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出名的吴畏,克奇和小队三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11 2020.03.22 20:00

  尽管余清和杨米尔斯都说第二异能极其稀少,但他们显然没告诉吴畏,稀少的意思的确是罕见,但并不是说不出名。事实上,作为极其罕见的异能现象,第二异能从出现之后就一直为异能者们梦寐以求。而人类显然也并不是什么懂得保守秘密的生物。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受欢迎。”吴畏把帽子丢到桌子上,他拉开椅子坐下来脸上的神色可谈不上太好,“我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安德森的那张脸能笑出这么多褶子。”

  刘浩的注意力还留在光屏中不断变化的数字上,谢忱关上光屏,盯着吴畏看了一会儿,难得开玩笑:“你应该习惯这种生活,”精神系异能者调侃道:“毕竟学院只是个小地方,迟早有一天,”他伸了个懒腰,“你会到更大的世界中去的,”谢忱恢复笔挺的坐姿,嘴角撇了撇,“会有更多人发现和你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

  “听上去你经验丰富。”吴畏在对方冷冷地看过来的视线中缩了缩脖子,“好了,”他笑着投降,“我不想知道是什么经验。”

  “休息时间到此为此。”刘浩终于结束庞大的数据库整理更新工作。他将光屏转向两位队友——屏幕上出现了十来个面无表情的年轻人照片,吴畏在里头发现了一两个熟悉的面孔——“这是我们之后的比赛中最有可能遇到的一些人,”刘浩补充了一句,“同时也是最值得关注的人。”

  “比如说这个,小队七的佩洛斯,力量系异能,但他的数据应该更加偏向速度系,或者双系都不错;还有同队的莱特和巴特尔,一个是元素系异能,一个是精神系异能,非常强。尤其是莱特,能力测评A,据说五年内突破到A+的可能性非常高。”刘浩神情严肃地指了指一个脸型瘦长眼神冷淡的年轻人,“这是我们的重点观察对象。”

  “这几个呢?”吴畏随手指了指其他人。

  “小队三的克奇和安杰鲁,据说兄弟,不过没有什么听说过这方面的传言。两个都是精神系异能者,比较麻烦的是他们的默契特别好,1+1的效果远大于2。”刘浩强调了一遍,“是缪拉之星的有力争夺者,和他们打过交道的人都说非常难缠,算是我个人不太希望遇上的对手之一。”

  “这是胡拜,力量系的强者。”谢忱插话进来,他显然也对名单上的人不太陌生——哪怕是部分——也强过近乎一无所知的吴畏。“他不是新京人,应该也来自新柏林,据我所知他非常强,父母都是强力异能者,据说中学时代就已经被猎警学院内定,不过为什么最后选择预备学院就不清楚了。”

  “也是小队三。”吴畏特意凑近看了看了胡拜的照片——欧洲裔年轻男性,两侧头发被刻意剃得很短,露出青色的头皮,肌肉将套头短袖撑得仿佛下一刻就要裂开,脸型方正,颧骨高耸,但意外的是这样一幅凶恶的相貌,胡拜的眼睛里居然流露出一股憨厚的气质,让人升不起防备之心。

  “我们如果对上小队三,”刘浩点开一个数学模型,向队友介绍,“根据我的模型,取胜的几率非常低。”

  “我们并不是一定要取胜。”吴畏颇有自知之明地说。按照余清的说法,他的第二异能现在还不太稳定,尤其精神系异能在初期需要更多的时间调整和稳固,但吴畏和67小队明显没有这个时间。

  谢忱看了他一眼——他也是这个意见:“我们拿下对小队四比赛的胜利,某个意义上来说已经非常足够。”他指的是杨米尔斯曾说过的话,“其实我建议后面的比赛不用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的确如此。吴畏摸了摸鼻子。67小队的状况现在并不那么好,撇除掉不太稳定,最大用途暂时只是唬人的第二异能,吴畏在对小队四的比赛中也受了不轻的伤,谢忱全程维持着场进行高强度对抗,比赛结束的时候差点从座舱里摔出来;毫发无损的大约只有刘浩——但他一个人哪怕把数据理出花儿来也什么都干不了。

  尽管还有微妙的不甘心,但67小队的确打算放弃下一场比赛——这是默认规则,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场不落地参与全部比赛的勇气,毅力和体力,大多数队伍会视情况不同而有选择地放弃比赛。

  但是天不遂人愿从来是一句非常不受欢迎但极度真实的话。当67小队做出放弃第四场比赛决定的第二天,他们就偶遇了下一场比赛的对手。

  夏日温热的风让人不快,汗水腻在制服衬衫的后背。在这个曲速引擎都已经变为现实的今天,人类依旧固执地维持着四季更替的季节感,哪怕要为此浪费许多不必要的能源。比如现在,热辣的阳光在庭院中投下浓重的阴影,明亮得过分的光线穿过枝头叶梢,洒下点点光斑,随风波动,简直像是粼粼水波。不过,再美好的画面如果掺杂了不协调的元素,也让人觉得不怎么愉快了。

  “我猜你们已经决定放弃比赛。”有些脸熟的年轻人在午间休息的时间出现在三人组面前,他冲脸色冰冷的谢忱一笑:“不好意思,现在你们是很多人重点关注的对象,想要知道你们的行动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难。”

  “克奇。”谢忱平平地打了个招呼。“你现在已经能肯定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是我们?”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不然你没兴趣来找我们。”刘浩摩挲着下巴,他已经观察对方很久,此时突然说话,让克奇的注意力不得不转向他。“介绍一下,”数据刘说,“元素系,也能说是物质系异能,刘浩。”

  “我知道你。”克奇打了个响指,“非常擅长处理数据。”他眯了眯眼睛,看似人畜无害地笑了起来:“我个人还认为你是你们上一场胜利的关键之一。”

  刘浩耸耸肩,“谢谢你的夸奖。”

  “看来你们已经决定放弃比赛了。”克奇注意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对面三个人的表情出奇一致,“真可惜,”他真情实感地说,“原本我还期待着见识一下第二异能。”

  “总会有很多机会。”吴畏满不在乎地开口,他现在急切地想要回到宿舍去冲个澡,好洗掉满身汗渍,因此态度也毫不遮拦地显出不耐烦:“说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总是这么着急——我没记错的话,练习战并不是唯一的比赛。”

  克奇双手交叉环抱住胳膊,“看来你的确什么都不明白。”他的脸上流露出真情实感的遗憾,然后克奇松开手,插进裤兜里,“当然,这和我倒没什么关系。”

  “比赛见——抱歉,我忘了你们已经打算放弃比赛。”小队三的队员笑着用手掌稍碰了碰帽檐,用一种可恶的,让人讨厌的甜蜜语气说:“那就——以后见。”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你说他们难缠了。”吴畏盯着克奇的身影直到看不到,才收回视线对着刘浩抱怨,“说真的,如果他站得离我再近一点儿——我不保证不会因为打架而收获几个晚上的罚跑。”

  “你可以在以后找机会揍他。”刘浩心不在焉地说,他心神不定的样子明显到了连谢忱都要关心的地步:“你看起来可不是这么想的,”谢忱指了指被刘浩无意识蹂躏的衣服,“你觉得运动不足所以打算晚上罚跑吗?”

  “该死。”刘浩赶紧放开衣角,但织物已经无法复原,他也只能沮丧地松手——然后犹豫了片刻:“我知道克奇说这些的目的了。”他赶在队友提问之前继续说:“我们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练习战中输掉太多比赛的队伍很有可能被迫重新组队。”

  “算上轮空的两场,我们保持了三场全胜。”谢忱哼了一声,“哪怕我们放弃第四场,对最终成绩的影响也不大。”

  “我们只有三个人。”刘浩提醒他——午休时间临近结束,他们穿过树荫下的道路,让那些粼粼的光斑洒在肩头——他看了一眼吴畏,“而且,我猜教官们可能认为吴畏需要一个标准小队。”

  这句话让三个人都沉默下来。刘浩说到了问题的关键。

  吴畏认为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他停下脚步,看着队友郑重其事地开口:“我不知道教官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认为我在一支很好的队伍里,”少年不知道该怎么措辞,也只好顺着自己的心意颠三倒四说下去:“你们很好,我也不想再换队友。”

  谢忱默默地看他,最后拍了拍吴畏的肩膀,“走了。”刘浩嘻嘻哈哈地扑过来,勾住少年的脖子,“我就知道!老吴就不是那种人!”他一时间豪情万丈:“克奇算什么?小队三算什么?等着看吧!让他们输得连裤子都找不到!”

  “所以不打算认输啦?”谢忱好整以暇地问。

  “原先真的是这么计划的。”刘浩站直身体,苦恼地挠了挠鬓角,“但是克奇……”他对这个人实在有些忌讳,“这个人啊,如果可能,我真的不想和他打交道。”

  “总之,”吴畏下了结论,“他已经来挑衅了,如果我们真的认输,和害怕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正正经经地打一回,输赢这种事……之前谁又相信我们能赢小队四呢?我们就三个人,输给他们不挺正常?但是万一赢了呢?”

  “你就会被克奇一直一直惦记下去。”谢忱说了个冷笑话,“就像惦记姑娘那样日思夜想。”

  “那就一次又一次地打败他。”光斑在少年的脸上闪动,“直到他看到我就绕着走!”

  就像克奇说的那样,之后的抽签67小队果然对上了小队三。裁判宣布比赛即将开始,两队分别前往等候位置时,已经穿好全套战斗服的克奇特意叫住了吴畏。

  “吴畏!”他大大方方地喊了一声,“这场比赛只有,要不要试试转到我们队伍里来?”

  “你们是满员。”吴畏面无表情地指出一个事实:完全不缺人的小队三根本塞不进第九个人。

  克奇望了还未走远的队员一眼——“没关系,”他笑得一派轻松,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轻蔑,似乎完全不知道脱口而出的那些话的分量:“小队三不需要弱者,我们只欢迎强者。想在小队三留下来,普通的优秀根本不及格。”

  不过当克奇看向吴畏时,脸上则是满满的真诚:“吴畏,相信我,小队三是最适合你的队伍。这场比赛结束之后你会更清楚这一点。”

  一直没有开口机会的刘浩目瞪口呆地看着克奇走远的背影,相当不可思议地问谢忱:“这个人的自我感觉是不是也太良好了一点。”

  谢忱倒是没有任何反应。“他一直就是这样的人,”精神系异能者一边整理装具,一边冷静地评论道:“从某个角度来说,克奇算是非常坦荡。不过的确也非常现实,嗯,意外地不算讨厌。”

  “你和他很熟?”刘浩抓住了关键点。

  “不算熟。”谢忱含糊其辞,“我们是同班同学。”

  队友显然隐瞒了许多信息,但刘浩放弃了追问——那些毕竟是谢忱的个人隐私,并且和比赛没有关系。

  “就算熟,他应该也不会突然心软。”暗自嘀咕了一句,刘浩看着不远处发出引擎启动轰鸣声的三架机甲,为难似地咂了一下舌头,“不愧是小队三……上回的战术这次用不了了啊……”

  吴畏也听到了声音,他抬起头,正好看见三架尤弥尔呈品字形贴地飞行,率先前往比赛地点。他转过头,己方的两架尤弥尔沉默地看着他。

  “总觉得,”他在通讯频道里说,“输了会不甘心。”

  “机甲大混战……”刘浩大大咧咧地说:“赢了是奇迹啦。”

  “还是赢了克奇比较好。”谢忱最后说,“你不会想要输给他的。”

  战斗即将拉开序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