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学院生活,武装机甲和三人小队日常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11 2020.03.11 09:00

  “最近安德森好像安静了很多。”欧新从床上探出头,冲着正在地板上做负重俯卧撑的吴畏问:“他都不怎么找你麻烦了。”

  “59——!”吴畏大汗淋漓地撑直不断颤抖的手臂,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的鬓角沿着脸颊滑落汇集到下巴滴落下来,在地面上聚成小小的水洼。他咬着牙,重新艰难地弯曲手肘,感受全身的沉重分量传达到掌根,他再度撑起手臂,咬着牙往下数出一个数字:“60!”

  然后吴畏放任自己面朝下摔在地板上,再艰难地翻了个身,少年毫无笑意地弯了弯嘴角,他盯着惨白的天花板,喘着粗气回答:“大约是因为,他很忙吧。”

  开学仪式结束以后,新生们正式进入学习阶段,班与班的区别日渐模糊,除了固定的理论课与一部分能力课程以外,其余时间大都和自己的队员呆在一起,同出同进,在练习场上努力培养默契——这也是一个猎警标准小队从诞生到合格的全过程。

  “现在你们看到的是尤弥尔I型武装机甲。”身着黑色连体战斗服的教官站在高大沉默的机甲前,冷静地向脸色狂热的学生们介绍这尊技术和异能结合得最为成功的暴力机器:“高为3.64米,离子引擎,内置核聚变电池,磁约束装甲,由D级及以上精神类异能者单人操控驾驶,近距武器是脉冲粒子束单刀,远距武器是α540年式突击步枪,模块化设计,可在30分钟内转换,由战斗模式转为运载或其他模式。”

  精神系异能学生们颇有优越感地得意地看了一眼其他人。

  教官不为所动,向着下一尊体型更为庞大的机甲走去——和武装得相当彻底的尤弥尔型机甲相比,阿喀琉斯就像一位憨厚朴实的农夫,就连它在猎警中的代号也说明了这一点:“骡子”。

  “阿喀琉斯III型,武装运载型机甲。”教官拍了拍大个子冰冷的金属外壳:“除驾驶员以外,一个阿喀琉斯III型机甲能够运载一个标准猎警小队与他们的装备,同时装备一挺β538年型重型机枪,载弹量为十个基本单位。”教官扫视了一眼不感兴趣的学生,“这是阿喀琉斯的最新改进型,由无武装的基本型改进而成,它同样需要D级及以上的精神类异能者驾驶操控。”

  学生中间传出嗡嗡的低沉的议论声,很明显没有多少精神类异能学生愿意去做一个“客车”驾驶员,哪怕这架“客车”2.7米高,重三十吨,磁约束装甲厚达15公分,能够抵御C级异兽及异植一个小时的攻击。

  “安静!”教官严厉地开口,他环视一圈面色各异的学生,神色严肃,极其严厉地开口:“在真正的一线,没有哪架尤弥尔能够脱离阿喀琉斯的掩护单独行动,也没有哪架阿喀琉斯能够离开尤弥尔的保护深入包围,它们的存在并不矛盾!也绝对不会有所谓最优秀的异能者才能驾驶某型机甲的说法,”说到这里,教官缓了缓语气,“当然,等级更高的异能者拥有机甲的优先选择权——因为他们能够更好地发挥出机甲的能力。”

  “报告!问题!”学生中间突然高高地举起了一条手臂。

  “同意提问!”

  “如果能力足够强大,”提问的学生大声问道:“是不是能够拥有专属于自己的机甲呢?”

  “不仅是专属于自己的机甲,”教官立刻回答了学生的提问,“还是机甲设计师根据驾驶者的习惯和喜好进行设计,同时工厂也会根据使用者的具体数据对机甲进行全方位的调试!”

  教官显然对学生的喜好有着深刻了解,说到这个部分时特意加大了声音:“甚至会针对驾驶员开发特别定制的部件和武器!但是!”他停顿了一下,在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之后再度开口:“这些荣誉和权利都属于最强大的战士!只有最勇敢,最顽强,在最危险的战斗中赢得胜利的强者才有资格得到这些——这是属于强者的战利品!”

  “如果你们想要,那就好好表现,用自己的能力赢得这一切吧!”

  联盟中每一个有志成为猎警的孩子都憧憬成为机甲驾驶员——他是强者的象征,是队伍的领导者与核心。几乎每一个传奇小队中都会有一个更加传奇的驾驶员,也许在联盟早期,能力平均的队伍依靠配合取得胜利,那到了吴畏成长的时代,通过个人能力在战斗的生死之际力挽狂澜的机甲驾驶者成为了全联盟追捧的英雄形象。

  “所以现在对力量类异能者的重视越来越低。”欧新垂头丧气地说——午后难得的休息时间,三人小队和吴畏的室友聚在学院某个偏僻的角落聊天。这片由枫杨,柞树,合欢及三角枫组成的树林少有人来,它远离宿舍,运动场及教学楼——不在学生日常线路上,也谈不上是什么优美让人难忘的景观——意味着恋人们不会青睐。因此,刘浩偶然发现不久之后,这片树林成为了三人小队的秘密基地。

  “我觉得你应该和你的队友们呆在一起。”吴畏随口给室友建议:“你们的练习和默契看上去都不太足够。”

  “他们已经打算在练习战之后接受教官二次配对。”小胖子在愁眉苦脸的表情中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没人愿意陪我一起练习。”

  谢忱一开口就是满满的嘲讽:“所以自由组队的目的就是心安理得地输掉战斗?”他挑了挑眉,“因为可以顺理成章地把责任推给队友?”

  欧新露在衣服之外的皮肤肉眼可见地缓缓变红。不过他一直有点怕能力测评B的谢忱,因此只是干巴巴地咕哝:“我们只是太有自知之明……”声音还不敢太大,唯恐引起此人注意。

  刘浩在这个问题上和谢忱站在同一阵线。他和吴畏的理由类似,都是在上课的第一天就得罪了指导教官,以至于连自由组队都无法选择队友。因此他对那些随意浪费机会的学生深恶痛绝:“实际上,”刘浩清了清嗓子,“根据统计,绝大多数在战斗中胜率能够维持70%以上的小队成员,能力测评并不见得高于平均数,他们只是依靠优秀的配合赢得战斗胜利。”

  欧新对此无话可说,只好默默地试图将自己缩成一团,最好能够躲进树洞里才好。

  “不过我们也没什么嘲笑别人的立场。”吴畏看了看一脸冷漠的谢忱和恨不得随身携带光脑的刘浩,颇为感慨地说:“搞不好练习战之后我们就得收拾行李滚出预备学院。”

  这个话题现在就不太让人开心了。不管是谢忱,刘浩,或者是吴畏,甄选成绩都能谈得上优秀,如果以失败者的身份被预备学院扫地出门——吴畏稍微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再想象余清得知这个消息以后的表情……仿佛有一桶冰水从天而降,将少年浇了个透心凉,他打了个哆嗦,发誓绝对不要看到这一幕发生在现实当中。

  “我们的赢面并不小。”刘浩打开个人终端,将他整理好的数据表格发给队友们,“我们对手的确都是标准小队配置,如果他们能够获得充足的训练。我们当然不是对手,”他左右看看谢忱和吴畏,相当自信地继续说:“但实际情况并不是——他们只是刚刚组队一个月的菜鸟集体而已,大多数人的等级不是和我们一样就是比我们还要差。人数多寡在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件事成功的决定因素。”

  “我们只有三个人。”谢忱若有所思,“的确,我们的默契训练难度远远小于他们。”他的视线滑过一脸热切的刘浩和兴奋的吴畏,最后精神类异能者下了结论:“而我们比大多数人都强!”

  吴畏大笑着伸出手,眼神闪闪发亮:“我非常期待,”少年冲队友挤了挤眼睛:“看到他们失败的样子!”

  刘浩毫不犹豫地将手叠放在吴畏的手掌上,谢忱也勉强把自己的手加了上去——吴畏大喊一声:“强者不一定是胜者,”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喊出了下一句:“胜者一定是强者!”

  被撇在边上的小胖子吞了口唾沫——他虽然说不出口,但心底确实羡慕得要命:任何一个打算上一线的猎警都渴望能拥有强大的团队。与斗志满满的三人小队相比,欧新悲哀地发现,如果在之后的练习战中遇到吴畏他们,自己那个自组建之后连正常训练都没进行几次的小队稳输不赢。

  “你们绝对不用担心退学,”欧新笑得比哭还难看,缓缓地开口:“我们小队大概率能为你们提供一场保底的胜利……”

  根据上千位猎警提供的原始数据,职测所在一百多年前组织异能者进行实验,最终整理出一份从低级异能者直到高级异能者,从个人到小队的训练资料,并且每十年更新一次。这份资料最终成为各大异能学院的标准训练法,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各大学院也对资料进行了不同的针对性修改,使之带上了鲜明的学院特色。

  预备学院本质是猎警学院的下级学院,因此训练方法也和猎警学院一脉相承,注重队伍的整体和协调性,强调纪律与服从精神。由单调乏味的基础训练开始,难度逐步加大,优点是循序渐进,缺点则是太过死板,不过对于刚刚入学不久的新生来说,这点毛病还轮不到他们挑剔。

  “你快了三秒。”在一轮练习结束之后,刘浩脱下AR头盔,毫不客气地对谢忱说:“你在V字口前冲太快,吴畏根本来不及接应你,因此我也无法得到吴畏的掩护——所以我们死了。”他冲谢忱伸出食指和大拇指,并且做了一个开枪之后上跳的动作,“嘣!”然后无视对方难看的脸色泰然自若地继续往下说:“全死了。”

  谢忱阴沉着脸不说话。

  倒是吴畏对刘浩的理论很有兴趣。他把AR头盔挂在胳膊上,眨了眨眼睛,相当好奇地问忙着用个人终端收集数据的刘浩:“说真的,”吴畏指了指头盔,“就连练习中辅助系统都不会给出这个严苛的时间控制。”

  “所以它们是辅助系统而不是决策系统。”刘浩扣上个人终端的光屏,“别说三秒,半秒钟就能决定很多事。”

  “比如?”

  刘浩歪了歪头。

  “当我们前出第一个T口的时候,你有犹豫吧?”他问吴畏。

  “所以呢?”说话的是谢忱,他看来也对刘浩这套目前来说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学说也颇感兴趣,“你想说明什么?”

  “我们的队友当时犹豫了一秒钟,也许不到一秒。”刘浩耸耸肩,将刚收集到的资料发送到队友的终端上,“按照地图,他应该向左,但那一刻,大概他犹豫了?然后险些没能躲过守卫。”

  吴畏在两个队友投过来的视线里尴尬地咧了咧嘴,默认了刘浩的话。

  “这么做当然有用,但是似乎用处不大。”谢忱有自己的看法,“比如你说吴畏——但以我的能力,哪怕他惊动了守卫,我也能攻击他的中枢神经,避免被发现的危险。所以我们对时间如此苛求真的有必要吗?”

  “异能远不是完美的。”刘浩心平气和地说,“以我自己为例,每一次异能发动的时间其实都不是固定的,感受上也许是即时,但大约有半秒到一秒钟左右的误差,如果我的状态不好,这个误差时间甚至最长可达三秒钟。”

  这点确实无法反驳。谢忱默默点头,吴畏托着下巴思考了片刻也认同了刘浩的意见。

  “三秒钟……”刘浩叹息着笑出声,“在真正的战斗中,三秒钟足够我们死上很多次了。”他摇摇头,声音里逐渐带上某种热切的味道:“但技术不是。它足够准确,至少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技术的存在弥补了我们许多弱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