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余清和艾米丽②、67小队和练习战②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21 2020.03.17 20:00

  形势突转。

  “所以这是你的极限?”

  余清忽然说。她抬起头,横过手臂,毫不在意地用手背抹去了鼻血,口鼻间顿时一片淋漓血迹。她直起身,冷淡地看着虚空中的某个位置。她以事务性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评价道:“我以为你会干得更好些。”

  “你说什么!”不知名的女性开始咆哮,带着不可思议的恐惧:“你不是快死了吗?你不是就要认输了吗?!”她尖叫起来,尖利的,极具穿透力的声音简直比次声波更可怕:“你应该要死了!”

  “不要擅自把你的想象说成是我的现实。”黑发女性沉下脸,“当然,你有言论自由,联盟法律保障这一点”——说到这里余清讽刺地笑了笑——“但是麻烦你也要尊重一下我的自由:我活得好好的,目前不打算,将来也不打算就这么死,”

  死掉猎物伪装的猎人露出毫不掩饰恶意的微笑,“尤其是死在你手上。”

  “你说呢,亲爱的艾米丽。”

  通道中猛然袭来毫无来处的狂风,灯光闪烁不定忽暗忽明,原本恒温恒湿的房间温度缓慢下降,片刻之后,皮肤首先感知到逐渐冰冷的空气,毛孔收缩,毛发立起,紧接着是温暖潮湿的呼吸道,它们被冷空气刺激,毛细血管收缩,黏膜发干,之后是深藏在身体内部的脏器,心脏的跳动减缓,大脑活动变慢,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牙床相互撞击,最后,冰霜凝结在每一寸裸露在外的皮肤上。

  无形的领域张开了,艾米丽的网被一只巨手坚决地,不容反抗的合拢,揉捏,最后撕碎。隐藏在网后的艾米丽忽然出现,就好像直到现在,才有无形的力量将她从庇护所中拖了出来,金发女性发出悲愤恐惧的呼喊:“余清!”

  温度在继续下降,但奇妙的是,低温并未影响除了艾米丽之外的一切物质——墙,地板,线路,仪器,所有的一切维持着正常的状态,恒温恒湿的实验室继续为这些脆弱的人工造物提供保护,但除此之外,冰霜在艾米丽的衣角不断向上蔓延,女性的皮肤呈现出不正常的青紫,她从盛夏被蛮横地拖入了酷厉的寒冬之中。

  领域继续无声扩张,一切有形或者无形的——磁场,电波,频率,全都失去了方向,肆虐的次声波被严寒冻结,高频所带来的高温亦是,声音消失了,艾米丽惊恐地发现,从触觉开始,嗅觉,味觉,听觉,最后是视觉,五感被无情剥夺,她感知不到一切存在,甚至无法感知到自己。

  她在被迫封闭的思考中恍惚地问自己,我还活着吗?

  “你的领域不错。”余清的声音出现在艾米丽的脑海中,不是经由听觉神经,而是更加直接,更加粗鲁地直接倒映入大脑中枢,“偏重于声波和频率的使用?相当不错。”

  “你知道是我!?你早就知道这是我干的?!”艾米丽在脑海中与入侵者对峙,她畏缩不前,却仍旧保有最后一丝勇气,她向狡猾的猎手质问道:“你在利用我!”

  “你应该重修礼仪课,艾米丽。”余清不缓不急地说,“不过考虑到你现在的心情——如果你说的是你偷袭我然后以此胁迫我交出实验数据的话,如果是这件事,那我什么都不知道。”

  艾米丽用最后的理智克制住自己破口大骂的冲动。

  “感谢你的愚蠢,”余清的声音带着笑意,“我得到了非同寻常的数据——这个年代越来越多的精神系异能者过于看重自己的隐私,想要采集数据越来越困难了——从这个意义出发,我相当感谢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她意有所指地说,“我的数据库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

  就像失去那样突然,首先是触觉,接着是嗅觉,然后是味觉,听觉和视觉,五感重新出现,余清的领域如潮水般退却,低温消失,艾米丽低下头,她看着原本那些严重冻伤的躯体上恐怖的青紫色斑块渐渐消失,重新变为白皙,柔软,富有弹性的皮肤,金发女士盯着那块散发着健康气息的皮肤,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手感一如既往地柔滑,完全想象不出,就在片刻之前,它看上去就像一块风干过分的廉价皮革。

  骇人的低温消失得无影无踪,它原本影响的目标只有一个,而现在它已经完美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艾米丽沉默地瞪着余清——后者任由一大团可笑的血迹涂在口鼻附近,但如果有人因此而看轻或者嘲笑她,艾米丽只能祝对方好运。

  “好了,如果你没什么别的事,就请你离开吧。”余清抖开制服穿上,习惯性地把手插进宽大的衣兜里,她的脸上恢复了以往冷淡的神色,“顺便麻烦你告诉其他人,我的实验室不欢迎未经预约登记的访客。”

  练习战中的大部分比赛并没有多么精彩。

  严格来说,这才是常态。毕竟,指望一帮组队一个月的新生能有多么精彩的配合和表现,不如去看看联盟最近几年新拍的电视节目,也许还能收获更多的惊喜。

  不过也总有意外。

  这个世界的确有那么一种人,天生就是聚光灯的中心,是人群的焦点。哪怕大家都是刚组队一个月的新生,水平参差不齐,但他们依旧能以出色的表现在其中脱颖而出,成为最为耀眼夺目的存在。

  67小队继第一轮战斗轮空之后迎来了第二轮轮空,运气好到不可置信,简直是一个奇迹。甚至有学员质疑是否有某种不可言说的特别交易——当然,一切仅止于在背后讨论。但很快这种讨论就变成了嘲笑和同情——67小队在第三轮抽签时抽到了模拟战斗胜率第一的第4小队。

  吴畏盯着光屏上电子抽签系统所显示的大写的数字4,忍了又忍,五官才没有扭成一团毛线球。他扭头冲刘浩一字一顿地说:“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让你染指任何需要运气的抽签。”

  刘浩摸了摸鼻子,尴尬地,带着些许讨好地笑了起来,“失误,失误。”他干咳一声,转移话题,试图让队友忘记他神一样的发挥,“我们一会儿会陷入苦战。”说到正事,刘浩认真了很多,他警告两位队友,“我们真的可能会输。”

  就连一向自视甚高的谢忱都没有反驳刘浩的话。

  新生四队八人,在各班排名前五,精神系异能者领队约尔逊甄选试排名第一,而力量系异能者则是托马斯——也就是吴畏不久之前刚从室友那儿听说的同班同学。他们在之前两轮的比赛都没有轮空,成绩全胜。而三人组如果想拿到不被退学,不被强制组队的成绩,则必须战胜小队四,因为如果输了,他们将在第四轮无可避免地遭遇小队一——比四队更加难缠的对手。

  托马斯隔着赛场远远地看了对面孤零零的三个人,随后扭过头,和队友开玩笑:“他们真的能把机甲开起来吗?就三个人。”

  “如果是谢忱,应该没问题。”回答的是约尔逊。他的性格并不像许多同系异能者那么高傲,因此小队四的气氛相当不错,开赛之前他们认为自己队伍的胜率至少能到90%,如果运气再好一点——比如不要过早地和小队一一类的强队遭遇,胜率甚至能超过90%。

  “他很强?”托马斯几乎没和小队六十七打过交道,哪怕其中一位成员是他的同班同学,因此现在略带质疑地反问,“刚才看见森田——小队二里领队,你也没这样评价他。”

  “因为谢忱的确非常强。”约尔逊耸耸肩,他甚至怀疑甄选试时谢忱刻意隐藏实力,他面色凝重地转头盯着谢忱模糊的身影,再看向队友时神情严肃了许多:“不要掉以轻心——想想他们那个奇怪的胜率。”

  他稍稍放大声音,确保正在准备的队友们都能听到:“我知道你们觉得我们这场的比赛将会十分轻松,因为对方是只有三个人的小队六十七!但是,我要求你们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对手!如果小队六十七我们都能认真对待,那我们面对小队一,小队七这样的对手将会更加专注,更加强大!”

  “我们的目标是全胜,是缪尔之星!”

  少年们围成圆阵,头碰头挤在一起,斗志昂扬:“小队四,前进!”

  “看来我们有麻烦了。”远远传来对手的口号声,刘浩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了一会儿,再看向队友时颇为感慨地说:“我们确实有大麻烦了。”

  “别傻了。”吴畏随手挤了点免水清洁剂到手上,一边搓洗满手的油污,一边漫不经心地嘲笑刘浩:“从我们只有三个人组队那天开始,什么时候没有过麻烦?”他再度认真检查了机甲,用力合上核心保护装甲,拍了拍冰冷大个子的胸膛,“好了!它现在完美无缺,比任何时候都要好!”

  “所以我们确定了作战方案对吗?”刘浩在两个人都围过来时左右看看——不论是吴畏还是谢忱,脸上都已经换上郑重的神色,他低声说:“‘方案一’,但要记住,”未来的数据大师认真地对同伴说:“数据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要迷信数据!”

  然后他眼神熠熠生光,“但是,在同等条件下,拥有对手充分资料数据作为后盾的我们,一定是胜率更高的那一队!”

  “小队六十七,胜利!”

  当两队进入比赛场地站在指定位置并向裁判确认后,宽阔平坦的地面忽然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在隆隆响起的机械声中,大地从中间笔直地裂开!并且随着时间的推进,裂缝不断扩大,最后变为一个直径三百米的巨大坑洞。

  尖啸的风从地下冲了出来,广场周围的旗帜顿时被刮得猎猎作响。参赛选手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以防不小心掉下去——这样的事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到‘蓝洞’。”吴畏试探着向前伸长脖子,想要看看被誉为新京肚脐的蓝洞到底长什么样,他起初什么都没看到,只有狂乱的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但下一刻,强烈的光线猛然刺破黑暗,粗壮的光柱从深不见底的洞底向上射出!

  大约七十年前,随着新京城市面积不断向外扩张,人们在城市建设时意外发现了这个巨大的地下洞穴,先后派出十余支科考队对其进行考察,可惜结果让人失望,这里既没有罕见的异兽异植,也没有稀有矿产,洞**地形复杂,但总的来说,只要带着一个信号扩大器,基本能毫发无损地在洞穴里自由游荡。

  不过这并不意味蓝洞毫无价值。五十年前,猎警学院提出申请,将蓝洞作为自己的训练基地,

  数十年过去,猎警学院由于规模庞大不断搬迁,渐渐放弃了这个对他们来说逐渐鸡肋的训练基地,直到三年前将蓝洞整体移交给了新生的预备学院。

  长达五十年的时间,猎警学院在蓝洞内大兴土木,将这个原本就地形复杂的地方改造成几乎囊括盘古星球各大地形地貌,各种自然环境的训练基地。对于现在庞然大物般的猎警学院来说,蓝洞训练基地的价值几乎已被榨干,但对预备学院,尤其是那些入学不久的菜鸟新生来说,这里简直超出了他们小脑瓜想象的极限。

  “来,看看我们抽到了什么地形……”吴畏活动了一下关节,冲谢忱抬抬下巴,“老谢,就看你的了。”

  谢忱难得露出紧张,他木着脸点向个人终端的光屏——不断变化的数字慢慢停了下来,然后他不确定地说:“46?”

  “46?卡纳古斯森林?”同一时间,在67小队的对面,他们的对手也看到了抽签结果,约尔逊皱起了眉头。

  “被认为是复杂地形第一的卡纳古斯森林——看来幸运女神站在我们这边。”刘浩和对手的反应正好相反,他倒是心满意足:“老谢这手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