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练习战的帷幕,吴畏的梦和吴畏的‘场’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65 2020.03.14 09:00

  不仅是新生,预备学院的高年级学生也随着练习战的到来逐渐骚动兴奋起来。

  虽然余清曾经告诉吴畏预备学院是一年学制,但实际上,一直有某种传言在学生中间流传:联盟教育署似乎打算将预备学院升级为高等学院,学制也顺理成章地从一年变为三年。这样的新闻从预备学院建校开始就一直存在,直到前两届学生毕业都仅仅是没有实据的传言,但去年入学的学生却在学年结束之后没有迎来属于自己的毕业季,而是进入预备学院前所未有的第二学年——从教官到学生,私下都在猜测,传闻已久的学院升级这次大约是真的。

  不过这一切传闻仍旧来自各种各样的消息,预备学院除了多出三百位——包括首次招收的普通学生在内——新生之外一切别无改变。早在新生入学之前学院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论是住宿还是教学条件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因此,最新的传闻是学院并不会升级,但是会增加学年——根据一线猎警传回的关于毕业生的报告,一学年制对于培养一个合格的猎警来说时间还是太短了。

  当然,这些目前和吴畏和一帮新生没有任何关系,在下一届新生到来之前,他们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预备学院的最底层。

  “练习战还有八天。”刘浩在又一次模拟战斗练习结束之后打开光屏,他曲起手指敲了敲桌子,提醒两位队友集中注意力——AR模拟战斗远比人们想象得困难,是对体力和精力的双重考验。

  “我们目前的进度……”现在被同学背地里叫做数据刘的学生泰然自若地调出三个人曲线图,然后他弯起了嘴角,“非常可观。”

  吴畏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数据曲线上,“哇哦,”他发出惊叹声,“先不说数据,这个曲线图就已经太厉害了。”

  三个人的视线都随着吴畏的话落在了这张复杂严谨的图纸上——超高清显示光屏甚至将最小的曲线都表现了出来。刘浩将三个人使用“胜利A”系统之后每一次的数据变化,包括配合,关键点控制,应对方案的评分等等,制成了分析图表,然后收集了依旧使用辅助练习系统的同学们进行对比——结果显示出三人小组的额外辛苦非常值得。

  “先说胜率——我们已经进入了‘胜利A’的最后阶段,所以在这个阶段,我们最重要的关注点就是战斗胜率,嗯,鉴于我们刚进入第三阶段第二天,胜率还没有得到根本改变,总数据仍旧很难看,但如果我们进入子项目看一看,”刘浩把手握成拳头,抵在鼻端下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比如关键击杀率和最少击杀时间,”

  剩下两个人的视线随着他的话移动至几行密密麻麻的小字上。

  “我直接说结论吧,具体数据已经发到你们的个人终端上,有空再看。”刘浩提醒完接着说,“67小队的得分已经反超之前得分最高的7小队。”

  “那我们的胜率为什么还是垫底的?”谢忱指着光屏上那几个红艳艳的数字——实在很难让人不在意,“如果我们的关键数据已经反超了7小队。”

  “因为我们之前失分太严重了。”刘浩耸耸肩,非常坦然地回答,“你不能指望我们在短短几天数据就能变得漂亮,人家前边那么多天的积累也不是放着好玩的。”他瞥到谢忱瞬间难看的表情,赶紧补了一句,“当然,以我们目前的数据,他们如果不做任何改变,那剩下的八天,”数据刘露出怀着某种微妙恶意的笑容,“大概会有特别有趣的事情发生。”

  他们甚至不需要八天。

  距离练习战开始还剩下三天时,新生们惊讶地发现怪胎三人组的成绩开始飞速爬升,从几乎垫底到胜率中段,他们花了四天,从中段到前段——也就是胜率超过75%,他们仅仅花了一天!

  虽然胜率暂时还没有进入排行榜前五,但几天之前胜率还一直垫底的67小队突然爆发,一口气升到排行榜第六,这件事换谁来看都会觉得是天方夜谭——甚至有学生举报67小队集体作弊,要求调查他们使用的AR辅助练习系统,但结果出来之后倒是让更多人感到不可思议:67小队的辅助系统和其他学生一样,没有任何遭到外界入侵的迹象!

  负责调查的教官看着面前这群脸色各异,神情狼狈的学生,视线在某几个表情极其僵硬的学生脸上停了停,微笑着意味深长地说:“不要轻视任何对手,因为一切皆有可能。”

  “你没看见托马斯跟我说话那个表情!”欧新兴奋地简直坐不下来,在宿舍里来回走来走去,“我发誓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我的天!我一直以为他的眼睛就长脑门上,结果还是可以好好说话嘛!”

  “托马斯?”如今锻炼时负重已经超过自身体重八倍的吴畏结束了今天最后一组训练,喘着粗气从地上坐起来,顺手关掉模拟负重服——少年瞬间感到一阵异乎寻常的轻松,“他是谁?”吴畏随口问了一句。

  “我忘记你几乎不认识班里的人了。”欧新拖了把椅子塞到屁股底下,“甄选时力量系异能排名第一,我们的班级队长。”似乎是基因问题,欧新最近又有发胖的迹象,哪怕他再度提高了练习强度也无济于事,现在隐隐的小肚子又开始晃荡,“嗯,算是安德森最喜欢的学生之一。”

  “哦?他找你麻烦了?”吴畏停下手里的动作,眼神锐利地盯着欧新,眉头几乎扭到一起——欧新是他现在除了队友之外唯一的朋友,吴畏不能容忍因为自己的原因给朋友带去麻烦。

  大概是生长期还未结束,又开始了异能的正规训练,吴畏最近的身高已经超过180公分,体重也涨了十公斤,但是因为增加的都是肌肉,因此少年看上去反倒比之前更瘦了几分,脸上原本还残留着儿童圆润柔和的感觉,现在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瘦削的五官轮廓,仿佛雕塑般立体的线条。

  他眼窝深陷下去,颧骨明显,鼻梁高挺,眼神越发幽深。当吴畏突然板起脸,认真地盯着欧新——哪怕小胖子深知室友的秉性为人,背后也忍不住惊出冷汗,那一瞬间,欧新甚至想起了在AR模拟战斗系统中突然遭遇异兽时所看到的,那双散发着冰冷杀意和他对视的橘黄竖瞳。

  “没有。”欧新略微不自然地转开头,又掩饰般转了回来。他有些紧张地笑了笑,“应该说,他最近今天好像突然发现我和你是室友。”

  说到这里小胖子彻底放松下来,他哈地笑了一声,带着十足嘲讽继续说道:“这件事大家开学就知道了!又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他今天的表情就好像刚知道,而且还特别意外!”欧新做了个鬼脸,“就好像我们是室友多让人惊讶的,是觉得我不配还是你不配啊?!”

  “别理他。”吴畏站起来,把负重服扔进储藏柜,从衣柜里翻出干净的套头短袖,去洗澡前他看着欧新,认真地同他说:“最近我们的胜率追上来了,教官没查出问题,他们那帮家伙可能觉得我们用了点什么别的手段所以教官才查不出来,可能最近还会找你打听消息,”吴畏踟蹰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要再找你问,你就让那个托马斯来找我吧。”

  欧新愣了一下,“干嘛?”

  “让你亲身感受一下我的进步嘛。”吴畏笑得一脸阳光坦荡,“好同学就是要共同进步,他笑眯眯地问欧新,把对方看得恶寒不止,“对吧?”

  吴畏再一次进入了梦境。

  他甚至没有太惊讶的情绪——哪怕他发现自己坠入梦中——只是又一次看到这座庞大的迷宫时无奈地揉了揉鼻子,“我也不是对迷宫有意见啦,”少年不知道在和谁说,“但是能不能稍微有点创意?”

  迷宫发出无声的,只有吴畏才能懂的催促。

  “好啦好啦!”吴畏抱怨了一句,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就不能稍微等等吗?”少年颀长的身材轻盈的跃起,“要知道,你可是实在太复杂了!”

  今天的迷宫……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但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吴畏暂时说不出来。他只是在不断奔跑中模糊地感知到了这一点,但举目所及,无一不是白,从天空到地板,无一不是寂静,但吴畏不知从何而来的笃定,他确信确实有什么被永久地改变了,少年提高了警惕——虽然他也不知道在梦中警惕到底有什么用,但余清说过的那些——“关上你的脑子”——从他的脑海中一掠而过。

  刚修好的信号中枢外壳上的蓝色电光开始聚集,从最初微不可见的一两丝,到十数根手指粗细的不断跳跃的电弧,在黑暗的房间中格外显眼。紧接着,微小的噼啪声炸开一室寂静。

  欧新是被这些噼里啪啦的声音惊醒的。小胖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然后入眼即是这团蓝色的电光,欧新的睡意瞬间灰飞烟灭。他哆哆嗦嗦地从床上坐起来,抄起枕头冲对面的室友砸过去,恨不得把对面睡得打呼噜的吴畏立刻砸醒:“吴畏!吴畏!醒醒!”

  迷宫毫无预兆地崩塌了,全速奔跑的吴畏还来不及反应就随着塌陷的建筑向着不知名的深处坠落,他甚至没有生出恐惧之心,只是莫名其妙的茫然,紧接着,欧新的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了过来:“……吴畏,吴畏!”

  “吴畏!”

  少年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还来不及生气,就看到了此生难忘的奇景:密密麻麻的蓝色电弧像自由自在的鱼群在大海中自由嬉戏,不过这当然不可能是那么可爱的东西,他们的宿舍不是大海,电弧也不是鱼群——成人在接触标准电压三秒之后就会因为心脏麻痹,内脏烧灼,大脑灼伤等各种原因死亡。

  “这些是什么东西?”刚清醒的大脑还一片混乱,吴畏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我怎么,知道!”欧新咽了口唾沫,他缩在床铺中间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呼吸都刻意放轻了几分,唯恐惊动了这些看似美丽的恐怖存在,“现在怎么办?”小胖子眼巴巴地看着室友,指望他能解决问题:“吴畏?”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元素系异能!”吴畏一边哭笑不得地回答,一边打算唤醒智能终端:“起床?起床?”

  然而柔性光屏上只有一片沉默的黑暗。

  “别叫了,我的欧三多也挂了。”欧新郁闷地说,“我才这玩意儿不仅影响了电路还影响了信号,智能终端能够通过微波,卫星及一般通讯信号进行连接,现在什么反应都没有……估计不仅是宿舍的中枢信号,连我们的智能终端也被屏蔽了。”

  黑暗中,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瞪了一会儿,吴畏正打算说话,蓝色的电弧忽然集体抖动了一下,然后就像从未出现过一半瞬间消失了。接着,少年们的智能终端前后上线,两道声线不同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你好,吴畏。”“你好,欧新。”

  吴畏立刻抓起光屏,他迫不及待地冲自己的智能终端嚷嚷:“起床!你还好吗!”

  “根据预备学院学生守则规定,熄灯时间过后不能发出超过30分贝的噪音,”起床先提醒差点就又要获得一次夜间武装越野罚跑的吴畏,接着才沉稳地回答他:“我现在很好。”

  “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吴畏有些语无伦次——从小陪着他长大的起床对他而言远不止一个智能终端那么简单——随后他才注意到起床的话:“现在很好?”

  “刚才你的‘场’突然出现。”

  吴畏呆呆地问起床:“我的‘场’?”

  对面的欧新在问他:“吴畏,你还好吧?”

  “你的‘场’,”起床确认了他的疑问,顺便补充了一句,“虽然我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的确可以确认,一切的异变都来自你的‘场’。”

  “恭喜你,吴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