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预备学院、甄选和鄙视链底端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79 2020.03.02 00:01

  “起床。”在室内静谧的黑暗当中,吴畏低声唤醒智能终端——三指宽的环状显示屏亮起了呼吸灯。“吴畏。”智能终端忠实地履行了承诺,在少年为他安装最新的语音包之后去掉了名字后的尊称,也就是同学。然后它堪称彬彬有礼:“请问我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吗?”

  吴畏沉默了几秒钟。“你不能因为我给你挑了一个童声就这么对我。”少年险些没憋住笑,但他在最后一刻克制住了自己疯狂的笑意,“我觉得你之前挺好的。”

  “根据定义,童声是指儿童未变声之前的嗓音。”起床严肃地说,可惜软糯的声音破坏了其中严肃性,倒是显出几分可爱的滑稽,“而按照联盟的规定,每个联盟成员出生时就已经按照身份编号分配了智能终端。”它一板一眼地说:“距离我第一次出厂已经过了20年零3个月24天。”

  吴畏翻了个白眼,然后在床上翻了个身——哪怕他觉得已经没有大碍,但按照规定他仍旧必须在医疗中心再待上几天——“行行行。”他说,“你就当我想要一个弟弟什么的,就像余清有我,而我有你。”

  智能终端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它精准地指出最大的问题:“没有谁会给自己的弟弟起名叫起床。”

  “我问过你要不要换的。”吴畏毫不心虚,“是你自己坚持不换的。”

  “根据规定,智能终端的初始命名具有唯一性。哪怕之后改了名字终端记录仍旧以初始命名为准。”起床说,每一个智能终端都是高智能AI,起床也不例外。而它并非因为对“起床”有情感上的负面感受而拒绝它。“你当初应该选一个含义更好些的名字。”智能终端平静地对吴畏说:“某些人类有一种奇怪的倾向,会根据一些不必要或错误的因素判断同类的智商水平。”

  “你不用理那些人。”吴畏知道起床在说什么,“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连基本智商指数都达不到。”

  “所以你现在好些了吗?”智能终端换了一个话题。

  窗外透进月光——类似地球唯一的自然卫星,人类为距离这颗星球最近的卫星取名为新月,意思是全新的月亮——吴畏转过头,淡银的光亮薄薄地撒在少年年轻光洁,表情迷惘的脸上。

  “我不知道。”片刻之后他诚实地说,“我不知道我到底算不好还是好。”

  “今天余清女士给你的建议是目前来说性价比最优的选择。”起床秉承着智能终端的高度理智给吴畏建议,“而除非你打算回嘉江继续学业。”

  “我没这么想过。”吴畏下意识否定这个选项。

  “所以你在犹豫什么呢?”起床并不是以疑问的语气问出这个问题,然后它以高度AI的智商准确地猜测道:“是因为这个建议来自余清女士所以你并不能毫无芥蒂地接收它?”

  “作为一个智能终端,你居然能理解毫无芥蒂,”吴畏面无表情地说,“果然AI要统治人类了。”

  “这并不好笑。”起床抗议道:“这是一次简单推理就能得到的最佳答案,而毫无芥蒂是一个成语。”智能终端认为这个问题远比吴畏的别扭来得严重:“和情感没有任何关系。”

  吴畏叹了口气,他凭空摆了摆手,就像摸了摸谁的头那样。“抱歉。”他低声同智能终端道歉,“这是一个拙劣的玩笑。我不应该说这个。”然后少年干脆承认了起床的推理,“你说得没错,”他把双手垫在脑后,盯着隐在黑暗中的天花板,“我别扭就是因为这是余清给的建议。而且我也知道,天亮以后我也会老老实实地去填申请表,之后也会去参加甄选考试。”

  “那你应该利用现在的时间为之后的考试做准备。”智能终端的屏幕上列出日程安排,然后圈出某几个日期并且特别标红,“吴畏,你的时间并不足够多。”

  “你简直和余清一模一样。”吴畏的目光只在屏幕上停留了半秒钟就赶紧转开,“唉,让我安静最后一个晚上好吗?”他把被单拉高盖住自己的头,沉闷含糊的声音就此传出来:“我肯定会去考的——预备学院什么的,余清什么的,”少年最后闷闷地说,“太讨厌了。”

  职测所为研究员提供宿舍或者住房补贴,余清没有像大多数单身同事那样选择宿舍,而是拿了住房补贴,自己又贴了点,在职测所附近买了一间二手高层套房。她回家之前智能终端已经安排家务助手清扫出平时用作储藏的房间——虽然吴畏大概率不会在这里住下来,但是余清也并不打算就这么随便打发安排他。

  毕竟吴畏是她唯一的亲弟弟。

  和往常一样,余清到家的时间已经很晚。与起床不同,女研究员的智能终端沉默寡言,仅仅在余清再度打开光屏打算继续工作的时候简短地提醒她:“女士,今天你的工作时间已经超过了12个小时。”

  余清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啊,”她只是这样简单回应,并不打算停下手里的工作,不过为了转移智能终端的注意力,她随便提起一个话题:“预备学院的甄选考试是什么时候?”

  “6月14日,女士。”智能终端立刻回复她的问题,并且给了更加具体的答案:“必考项是科学,文学,体能测试,异能测试,选考项有体术,枪械,机械等等一共二十四个子项目,每名考生都必须用选考项目中选择四项作为自选考题。”

  余清的思绪短暂地从工作当中游移出去。她对着光屏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茶。”她简短地命令道,一分钟之后半人高银灰色的无人平台无声地行驶进来。智能终端的屏幕亮起了呼吸灯:“女士,您要的茶,卡尔山红茶加30毫升牛奶。”

  “谢谢。”余清从无人平台上端起杯子,她的注意力再度回到刚才的话题,“你认为吴畏会选哪几项作为自己的自选考题?”

  “根据吴畏的检测报告,他选择体术,机械,急救和枪械的可能性最大。”智能终端给出一份客观的回答,“其中体术,机械和急救取得优秀评价的可能性超过四成,枪械的评价最优可达良好。”

  “那也不错了。”余清喝了一口奶茶,“味道不错。”她评价道,然后就这样结束关于吴畏的话题,重新将思绪和注意力都沉入到工作当中去了。

  相比较作为五大之一的猎警学院,虽然同样也带着猎警二字,但开办于三年前的猎警预备学院就如它的名字所显示那样,它的初衷是培养猎警的后备力量,但在实际操作中,大批预备学院毕业的学生被匆匆投入一线补充紧缺的人力,负责后勤及警备任务。因此,预备学院的入学门槛相对较低,考生只需持有中学及以上学历证明,年龄不超过二十岁就能参加甄选考试。相比猎警学院4.7‰的录取率,预备学院38%的录取率真是相当亲民了。

  吴畏出院后没有去余清家暂住,反而选择直接去参加考试——他出院那天刚好是6月14日,简直能说是天意。一大早余清开车过来接他——行李已经被提前送到了长姐家暂存,不论考不考得上学院,吴畏都没有什么机会作为新京市民长时间在这里待下去。前者不需要,后者——余清告诉吴畏,一旦没有通过甄选,他会被第一时间送回嘉江。

  和建筑相当文艺传统的职测所相比,预备学院就是一座典型的军营。便于快速布置的模块化建筑明显不需要审美——每一根线条都直得好像不会拐弯,传承自地球时代代表军警的墨绿色是整个学院的主色调。如果有人从空中俯瞰,必然会看见墨绿色块中间时而穿插不断移动的深灰条状物——那是正在集结的学员队伍。

  “前几年条件更宽松,甄选环节几乎没人被刷下来。”虽然换了便装,但习惯了制服宽大的衣兜所以依旧选择将双手插进左右两个衣兜的余清陪着强装镇定的吴畏站在预备学院的大门外,“不过从去年开始预备学院就对考生提高了要求,据说今年甄选考试的难度会更高。”

  吴畏紧张地看着身穿灰色制服以跨立姿势站岗的两个预备学院学员,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吴畏干巴巴地开口,他感觉手心发潮,又湿又热地相当难受,赶紧在裤腿上蹭了蹭。“反正我绝对不回嘉江。”少年喃喃自语,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余清听。

  “那也是之后的事。”余清毫不留情地说,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吴畏:“该带的都带了么?”

  “要带什么?”吴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回了一句。

  这个时代,虽然污染严重的造纸业依旧没有从人类的日常生活中离开——毕竟人类依旧无法舍弃翻阅书籍的愉悦——但几乎所有的信息都已电子化,智能终端自出生始便分配给个人,不管是升学,就业,或者是其他信息——诸如犯罪史,家庭情况,能力范围,信用值等等等等,一概都被智能终端记录在案。因此吴畏不明白余清到底让他带什么。

  “一旦报名参加甄选,职测所出具的相关能力证明就会在第一时间传输给预备学院。”余清叹了口气,她其实不懂这种毫无意义的环节为什么现在依旧留存,“所以,你得出示职测所给你的证明文书,不然预备学院很有可能不会承认你的异能测试结果。”

  这种现今已经完全失去存在价值的环节属于旧地球时代的遗留问题,不仅是预备学院,还包括猎警学院在内的五大。联盟一度打算废除这些没有效率的部分,但公布之后居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反对——最后反对者以“仪式感”为理由成功地说服了绝大多数人。

  仪式感——吴畏环顾周围,心底对这个词有了微妙的,直观的理解。这来自于他刚才的经历——他在余清的目光中独自走进预备学院,原本保持微笑的卫兵在确认过他的考生身份之后立刻板起脸,除了给他说明方向之后不肯再和他多说一个字。

  吴畏没用太长时间就找到了考生报到处。还没走近,此起彼伏的口令声就吓了少年一跳——十来个预备学院高年级学员在教官的指挥下将手足无措的考生们以小队的形式分割开,这些年轻,强壮,服从性极高,身着剪裁合体的深灰猎警常服的学员多数面无表情,除了发出口令之外,只有莽撞的,过分好动的考生能收获他们亲切的问候。

  “26号,你只有一只脚吗?或者你是高低肩?!不然为什么你站不直?!”

  “17号,听不见口令吗?还是说你虽然听见了但是没办法理解口令内容!?”

  类似如此,不一而足。

  在被注意到之前,吴畏尽量迅速安静地服从右臂上挂着值星标志,肩章为一杠一星的年轻准尉警官——高年级学员已经授衔——的指挥,和另外十来个人排成两列歪七扭八的队列。

  准尉非常明显地皱了皱眉头。但除了抿紧嘴唇之外,这个拥有古铜肤色的男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短地命令道:“三十号至四十七号,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同时出列,在报名处再次确认身份之后在我的左手边等待。”

  有人战战兢兢地举起来手表示提问:“我们需要等多久?”

  “等待时间依照异能种类而定。”准尉倒是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很快回答:“精神类或者物质操控类最短,体能类最长。”

  不仅是吴畏这一队,就连隔壁几队在听到准尉的回答之后都不免骚动起来。但很快在负责管理的高年级学员呵斥中安静下来。等待在这里将近两百人的异能种类基本都是体能,而他们的人数也是最多。所以,他们不得不先等异能种类为精神或物质的考生们结束甄选。

  “我听说五大里最看不起体能类异能,”吴畏听到他身后有人在小声抱怨,“这种鄙视链原来连预备学院都有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