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C级的意义、日常和变革的前奏②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79 2020.03.05 21:31

  “日记联盟547年6月25日

  今天是正式入学的第十天。几乎所有新生都已经报到,不过正式授课要从明天开始,而开学典礼则还得再等几天,据说这个情况并不常见,难道是有什么事发生吗?可恶的是现在起床只能连上预备学院的校内网,据说正式注册入学以后才能正常使用智能终端。真的是太不习惯了——我已经在预备学院的校内网看了十天,里边儿几乎全是一本正经的马屁和垃圾,恶心得都要吐了。

  我还是给起床换了声音,因为教官说我让起床用童声有某种很危险的倾向,为了保住我的名誉,我只好当场换成了电子音——然后他说这是我在变相地表示不满,然后罚我跑了一次武装越野。

  欧新说我被罚是迟早的事。但是女性使用男童或者女童的声音却被认为是合理的,我向教官提出了质疑,然后得到了第二次惩罚性武装越野,真的太不公平了。

  除此之外,预备学院的生活谈得上不错,也能说非常有趣。我第一次见到武装型机甲,教官说它的代号是尤弥尔,据说来自地球时代北欧神话所有巨人的祖先。但现实中尤弥尔却是最新型机甲,分为武装型和非武装型两种,包括民用在内,有八个以上的变形拓展型号。

  我们这些还没入学的新生当然不可能驾驶它,甚至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只是参观了一堂高年级学生的机甲公开课而已。不过考虑到尤弥尔的驾驶员精神阀值最低也要超过70C,我大概是没有什么机会登入驾驶舱。

  说到这个,我想起参加考试那天听到的异能鄙视链,虽然没有任何人公开承认,但是也没有任何人公开否认。包括我自己。精神类及物质类异能的确要比力量型异能者更重要,就像精神类异能者能力测验哪怕拿到一个D也能成为尤弥尔的驾驶员,力量型异能者综合评价如果拿到D就根本没有入读异能学院的可能,只能参加普通高等职业学校的考试。

  我的能力测试评级是C,是不是仅仅是比D好一点的意思呢?”

  “当然不是。”

  教官加重了语气。

  实行全军事化管理的预备学院当然不会存在任何自由散漫的作风。虽然正式课程还没有展开,但课堂纪律依旧非常严肃——未经许可不得发言:教官拥有最终裁量权;学员必须回答问题,哪怕不知道答案,以及更多的,在这个时代只能使用苛刻形容的规定。

  三十四名新生明智地闭紧了嘴巴保持了沉默,毕竟某个勇于和暴政对抗的学员刚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这帮刚脱离市民身份不久的年轻人可怜的,堪比金鱼的大脑总算还记得教训。

  挂着中尉警衔的青年教官弯下腰,双手按在讲台上,他的目光从这群噤若寒蝉的新生头上扫过,“也许有人之前已经知道了分级的意义,但是在预备学院,所有一切都必须从头开始。”他保持着一种严肃的,不近人情的语气:“大家已经知道,能力分级从A+至D,综合了所有异能评测项目。今天我们的重点在于说明评级D的意义所在。”

  “异能综合评级D,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异能,D只是合格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评测结果连D都没有,那根本不用考虑任何一所异能学校。”教官毫无笑意地弯了弯嘴角,“选择一所适合自己的职业专业学校才是明智之举。”

  “于是,有的人会问,那评级C是不是意味着仅仅是比D好一些?”他突然指向台下的某个学员,“你,”教官看了一眼对方制服上的名牌,“艾布纳·伯顿,回答我的问题。”

  一个亚麻色短发,苍白的脸颊上布满雀斑,拥有一对绿色眼瞳的年轻人惴惴不安地在教官的命令下以立正的姿态站了起来。“报告教官,不是!”他尽量小心地做了吞咽的动作,喉结微微一动,“评级C意味着异能潜力在良好以上,综合各项因素,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得到的评级结果是完全不同的!完毕!”

  “看来这个教室里并不是所有人的脑子里只有空气。”教官近乎习惯性刻薄地挖苦新生,然后朝艾布纳点点头,“回答得不错,伯顿。”

  艾布纳坐下时满脸难以置信大难不死的幸福表情。

  “也许你们曾经看过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轻易相信能力评测一成不变,然后因为这种愚蠢的理由告诉自己放弃选择放弃!”教官异常明显地冷笑了一声,“呵呵”——甚至第一次笑出了声,“那只能说,你们根本不配得到来自这颗星球的祝福!”

  “能力测评,除了当前表现出来的异能,更重要的是沉睡在你身体当中,还未被使用的那部分!”他严厉地看向新生们,眼神挑剔,“除非能在测评当中拿到A以上的评级,否则B或者C毫无意义!在满分面前,难道79或者89有什么不同吗?”

  教官站直身体,他的双手交叉环抱过前胸,以一种新生们绝对不会错认的轻视,不耐和恶意的戏谑说:“能够坐进这件教室,仅仅说明你们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垃圾、废物!”他缓了口气,在一片死寂的低气压态度自若地继续往下说:“不过,如果你们从现在开始,认清现实,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一些……”

  教官露出进入教室之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微笑:“那你们离开的时候,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让预备学院骄傲的毕业生。”

  “起立!解散!”

  “5:30,起床铃,5:40,宿舍楼下集合,第一次武装越野;早晨7:00早饭,上午的课程从7:30——11:30钟结束,11:50——12:30午餐,13:00——17:00异能实战或实践课程,晚饭17:10——18:00,晚间课程18:30——20:00,20:00——21:00第二次武装越野,22:00熄灯,逢五休一。”吴畏的视线从光屏移动到对面的欧新,“我以为之前就已经是正式的课程安排,”一直呆在自由宽容的普通学校里,从未经历如此严苛的日程安排的少年不可思议地问自己的室友,“然后我现在看到了什么?”

  欧新面朝下瘫在床上,闻言扒着床边探出头,看了吴畏一眼——哪怕没有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蠢——然后了然地笑起来,“你是第一次体验吧?”小胖子不无同情地说:“据说预备学院的日程安排和猎警学院一模一样,”他盘腿坐起来,“不过异能学校的学生倒是早习惯啦——毕竟异能学校的安排和现在也没差多少。”

  “我真的开始后悔为什么考预备学院了。”吴畏喃喃自语,他瞪着光屏,“这完全是反人类,反道德的安排。”

  “是吗?”欧新不以为然地说,然后——“普通学校是怎么样的?”据说从三岁开始就读于异能学校的小胖子略带好奇地问吴畏,“也许完全不一样?”

  吴畏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差太多了啊……少年看着对面一脸好奇的欧新,在心底默默地苦笑。但这一刻,吴畏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比你们轻松一点吧……”最后他含混不清地说,然后扯开话题,“不知道明天上课的教官是个怎么样的人?”

  欧新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据说是曾经的一线猎警?”他看了看手里的光屏,某个身着制服的中年男性半身照占据了大部分屏幕,小胖子看着那张严肃的脸,吞了吞口水,“总觉得,未来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的确如此。

  就在少年们谈话结束的十几个小时之后,效果堪比空袭警报的起床铃声音尖锐刺耳,在六月初夏晨曦里毫无预兆地炸响,全副武装的高年级学生在教官的注视下踢开新生们的宿舍,然后粗鲁地将惊魂未定的新生们从床上拖下来,咆哮着催促仿佛晕头转向秃毛鹌鹑的新生:“换上战斗服!”

  “你妈妈没教过你怎么穿衣服吗?!”

  “蠢货!携行具!”

  “你的武器!”

  “快快快!你们还有二十秒时间!”

  新生们的大脑上一刻还停留在温暖的,舒适的被窝里,然而下一刻,在极度的恐惧感折磨下,所有的大脑皮层细胞都开始急速运作,通过中枢神经向肢体发出指令,在生物电信号的帮助下,他们笨拙地,努力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套上连体式战斗服,把脚塞进全新的,坚硬的战斗靴里,然后是携行具——包括八个弹匣,六个手榴弹,三天基础营养干粮,背负式水袋,腰挂式水壶,个人救护包;背囊——隐蔽式个人睡袋,可供换洗的战斗服,全地形斗篷;第四代全防护头盔,单兵武器。

  在高年级学生不耐烦的,一声快过一声的“八、七、六、五……”倒数中,吴畏咬着牙扣上携行具插扣,哪怕他是力量系异能者也被压得险些直不起腰。少年伸手把压倒眉骨处的盔檐往上抬了抬,正好和对面愁眉苦脸的欧新撞上,两个人默契地互看一眼,然后看着对方的样子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形象。

  他们在教官的呵斥声中狼狈不堪涌向楼下的空地,按照班级排成不太整齐的方阵,然后——“5:40,宿舍楼下集合,第一次武装越野”。初夏逐渐明亮的日光从远远的天际照射而来,少年沉重的脚步声逐开清晨的静谧,他们跑过逐渐清醒的校园,沉静的森林,然后折返,沐浴着朝阳回到出发地点。

  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人类的体力并不是无限的,更何况长距离越野高负重跑要求你有更加强健的肌肉和关节,更加健康强大的心肺,含氧量更高的血液。新生的确都是异能者,但他们从前所受到的训练和学习没有哪一天能比今天的武装越野更让人印象深刻。

  左臂上挂着红色识别章的高年级学生作为领队显得异常轻松,他们的负重比新生们更多,但没有人露出任何异样——除了呼吸略微加快。回到出发点之后,这些阶级更高的学生命令新生放下背囊,取下携行具、头盔、武器,然后两两互相放松。

  “我差一点儿。”吴畏一下一下地喘气,头发被汗湿透了,软软地搭在前额上,他龇牙咧嘴地由着室友给他捏腿,手下不停地也帮欧新放松肌肉,“真的,差一点儿就跑吐了,我看你怎么好像没这么累?”

  欧新一边锤着吴畏的腿,一边小声回答:“还好吧,毕竟之前在学校也要跑,不过当时不负重,也不会跑这么远。来,换腿,”他示意吴畏把另一条腿挪过来,“不过我也不行了,早上那会儿差点没给吓死。”

  的确如此。经历过最初的慌乱之后,绝大多数新生都迅速跟上了领队的速度和节奏——他们的身体已经习惯奔跑。除了险些掉队的个别人,大部分人的表现在教官看来还算得上良好。当然,他们面对突袭的反应的确也过分青涩和愚蠢,但是——教官并不打算在这一点上过分苛责,毕竟这是正式开学后的第一天。

  日子还长着呢。

  简单的放松和拉伸之后,新生们像一群迷茫紧张的绵羊,挤成一团,在牧羊犬的驱赶下回到宿舍,整理好内务,简单洗漱,赶在被虎视眈眈守在边上的教官暴力丢出宿舍之前出门——每个人都必须穿好制服,包括能映出倒影的皮鞋,硬檐帽,没有皱褶的衬衫、领带、以及灰色常服,裤脚垂在鞋面上不超过一公分。

  所有人按照班级排成四列,行进的步子必须踩在同样的点上,目视前方,不许交头接耳,不许打呵欠,不许咳嗽——除了摆动胳膊,迈开步子,呼吸之外,你最好什么都不要做。

  作为领队的高年级学生走在最前面,教官则跟在边上,他会观察队列里的每一个新生,如果有什么被他逮到的毛病——同手同脚,驼背,吊儿郎当(按照教官的标准),表情(有个倒霉鬼笑了一下)——恭喜你,你不仅可以和早餐说再见,用一顿口沫横飞的训斥作为代替,还必须在第二次武装越野结束,所有人都回去休息后独自加罚三公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