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姐弟、第二异能和余清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10 2020.03.15 20:00

  “场”被认为是精神系异能者独有的攻击手段。具体成因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第一个精神系异能者大约在人类登陆盘古星球的第二年出现,根据记载,人们直到两年以后才确认了他的能力,五年以后才大致搞清楚攻击手段与攻击方式,其中,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就是“场”。

  简单来说,精神系异能者将能力外放,对攻击范围以内做无差别攻击——当然,这是比较初级的攻击方式,高等级的异能者攻击范围不但相对广阔,更能够精确定位攻击对象。与元素系或力量系异能者比起来,精神系异能者的攻击方式不易被人察觉,也很难防备。自第一位异能者出现之后,精神系异能就站在了异能者的能力顶端。

  “‘场’?”吴畏的脸有瞬间的扭曲,他简直想拆开起床的芯片看看智能终端到底在想什么,但摇摇欲坠的理智最终阻止了他。“起床,我是力量系异能者。”少年着重强调这几个字,手臂上的肌肉突然膨起,“看,”吴畏高兴地说,“我的能力完全没有变化。”

  智能终端的光屏上突然暴雪般滑下满屏的数据,然后屏幕自动暂停,一行数据被智能终端单独提取,然后放大,“许多精神系异能者能力爆发时都曾引起电外放信号,尤其是能力第一次出现时最为明显。”起床毫无特色的男中音平静地,无视吴畏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继续往下说:“这是电外放现场出现时你的身体数据——我建议吴畏你向余清女士寻求帮助。”

  吴畏咬紧了后槽牙。

  欧新从惊恐中暂时平复下来,他比无知无觉的吴畏敏感得多,但当他想向室友求证时,整个人仿佛笼罩在阴郁中的吴畏让欧新瞬间失去勇气——看起来,他的室友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好的事,起码完全不值得高兴。

  小胖子裹紧了自己的杯子,选择暂时假装没有自己这个人。

  “当余清女士第一次爆发能力时,电外放现象甚至影响了一整个社区。”起床说,“她进入职测所之后的第一个课题也与精神系异能者有关。”最后智能终端下了结论,“这是你最好的选择。”

  吴畏当然了解这一点。但越是了解,他越是别扭——甚至少年明白这样的别扭毫无理由。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打算命令起床删除相关记录,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但是——吴畏不能否认,当起床告诉他,那样恐怖又美丽的景象是由他创造时,他自心底感受到的惊喜和骄傲。

  “帮我联系……余清。”吴畏缓缓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如果她暂时不在线,那就把刚才的数据给她发过去。”

  少年最后不情愿地说:“她知道应该怎么做。”

  起床几乎刚发出视频通讯的请求,对面的余清立刻就接了起来——就好像她一直在等这个视频电话似的——“这是你入学之后主动给我打的第一个电话。”余清似乎还呆在实验室里,还穿着防护服,大概正在休息,女研究员端着一杯红茶,“说吧,出了什么事?”

  她注意到吴畏一脸罕见的纠结,这让长姐更认真了些——余清换了一只手拿杯子,“别用没什么回答我,吴畏,想一想爸爸常说的话——及时止损。”

  “好吧好吧。”吴畏翻了个白眼,他在长姐面前流露出少见的幼稚和孩子气,“那个,”少年咽了口唾沫,“我有了,”他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地描述这件事,“一个‘场’?”最后他只能随便找了个句子,“就是你那种的。”

  对面的余清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第一次出现惊讶的神色——片刻的僵硬和沉默之后,她转身把茶杯随便放在了什么地方,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屏幕之前,“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吗?”余清向弟弟确认道,“你确定这一点?”

  “起床说我的‘场’引发了电外放现象。”吴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出这件事感到了一丁点不好意思,作为掩饰,他抬起手挠了挠脸,故作轻松地说:“就是这么回事。”

  “数据。”长姐言简意赅地要求。

  她当然不是向吴畏提出要求,事实上,起床已经所有数据打包,只等余清提出要求。虽然这不太符合智能终端的行事准则——“一切主人的隐私数据必须得到本人许可之后方可发出”——但考虑到这件事的特殊性,起床难得给自己行使了一次变通的权利。

  从吴畏的角度看出去,余清似乎将起床传输给她的资料输入了某个大型机器当中,接下来是无聊而漫长的等待。期间少年甚至打起了瞌睡,但很快又被智能终端唤醒:“你现在必须保持清醒,这件事的重要性远超想象,”起床用轻微的电击惊醒吴畏之后公正地说,“吴畏,你必须随时做好准备。”

  在吴畏最终决定将智能终端扔到卫生间之前,余清终于完成了数据分析。“小弟,”女研究员露出一丝疲惫的神色,“首先恭喜你,”她缓下一向冷淡的声音,温和地开口:“你的确拥有了极其罕见的第二异能。”她似乎被吴畏茫然的神色取悦了,笑容里甚至难得地掺上了真正愉悦的笑意,“表情别这么难看——百万人中才有一个人拥有第二异能,从这个角度来说,小弟,你的运气真是非常好。”

  “接下来的话你仔细听。”余清收起笑容,近乎一字一顿地告诫吴畏:“天亮之后,立刻到职测所来,第二异能现象非常,非常罕见,”长姐强调道,“仅有的几个案例并不足以得到足够的数据,你得到这里来,我才能为你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吴畏沉默了一下。“这个能力有什么问题吗?”他问道。

  “从之前的几个案例来看,倒是没有,最大的问题大概是能力出现初期不稳定,但大约七天之后就会彻底稳定下来。”余清叹了口气,她已经猜到了吴畏想说什么。

  “练习战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的时间不多。”吴畏勇敢地抬起头,视频对面的余清看不清楚,但他的额头上的确沁出了汗水——这是他第一次明确拒绝长姐的要求:“这样的检查得花好几天的时间吧?”他向余清确认到。

  “最快大概也需要三天的时间。”余清没有否认他的猜测。

  “我没有这么多时间浪费。”少年看了看长姐的表情赶紧又补上一句,他涨红了脸:“我是说真的!”

  “没说你假!”余清瞪了小弟一眼,然后烦恼地揉了揉额头——虽然说她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好吧,你可以在练习战结束之后再过来——但是必须来!”余清警告吴畏,“不要觉得之前没有出问题,你就不会出问题,不要有任何侥幸之心!”

  “是是是……”吴畏总算高兴了一点儿,他忽然想听听余清是怎么评价这玩意儿,“它很强吗?”

  小弟一定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只眼巴巴等着喂食的小狗。余清没有把这个评价说出口,但吴畏的表情的确娱乐了余清,为女研究员带来相当不错的好心情——“所有的强都是相对的。”余清习惯性地先纠正吴畏话中的漏洞,夹在指尖的笔飞快地转了几圈,“不要迷信所谓某种异能比其他能力都要强的说法——非常无聊。”接着回答了他的问题:“不过你说得没错,总的来说,”女士意味深长地说,“第二异能,非常强。”

  她想起曾经看过的资料,想起那些被记载在历史顶端的人物。

  余清忽然想对吴畏说些什么:“它当然非常强,”长姐温和认真地对弟弟说,“但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的强大依附这些外物,那你永远不会得到真正的强大。”

  “只要你够强——就已经足够强大。”

  说完之后,余清结束了视频通话。

  吴畏显然没从余清最后的那句话中反应过来,但他没有暂时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思考余清留给他的这句话——欧新从自己的床上跳了下来,以极度不符合他体型的敏捷飞快爬上了吴畏的床。

  “所以你是精神系异能!?”欧新总算还记得压低声音,他死死地盯着吴畏,想要把对方哪怕丝毫的表情都看清楚,以便到时候分析他的回答是不是实话:“你姐姐在职测所吧!我看见她穿着职测所的制服!”

  “不算是。”吴畏没等欧新失望就紧接着说道:“余清——老姐说这是第二异能。”

  显然这个回答不在欧新的知识储备之内:“那是什么?”室友迷惑地问道。

  “简单来说,就是第二个异能。”吴畏照本宣科地用刚才智能终端搜索到的答案回答欧新:“除了基本异能之外,突然出现的第二种异能,极其罕见。”少年关上光屏,对着一脸惊叹的欧新,故作镇定地说:“基本就是这么回事。”

  欧新的鼻孔大张了几下,他有些不知所措,似乎在一瞬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但片刻之后,这个善良,正直,有些胆小和懦弱的少年人全心全意地为朋友高兴起来:“你真的太棒了!”小胖子抓住吴畏的肩膀,眼睛闪闪发亮:“吴畏!你太厉害了!”

  被朋友的激动所感染,吴畏终于抛开一切担忧,顾虑,感受到这件事真正的美好之处,他傻乎乎地笑了起来:“我们绝对会赢的!”少年的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我们一定会赢的!”

  他像个十多岁的少年一样开心地,彻底地笑出了声。

  当吴畏和欧新彻底睡不着,索性从床上跳到地上,压低声音开始聊天的时候,余清关上开了一夜的实验机器,检查了所有数据,这才端起被她遗忘已久的红茶,茶水理所当然地凉透了——女研究员没有浪费,也没有想办法重新加热——她只是简简单单地捧着茶杯,片刻之后,悠悠的茶香重新在房间内开始蔓延。

  绝大多数人,甚至包括部分精神系异能者对这项能力的认知基本局限于对神经系统的攻击,只有位于能力金字塔尖上的极少数人才知道真相——不仅是生物的神经系统,高阶精神系异能者能够展开自己的“场”,进行控制,更改,攻击,在这个范围以内,包括常见的电波与磁场在内的一切有形与无形射线都逃不过异能者的“场”。

  这种近乎无解的“场”,又被称为“领域”。

  站在这个世界上绝高的位置,欣赏近乎无人看过的风景,女性精神系异能者喃喃出声:“真想知道那小子的领域是什么样子啊……”

  她近乎放肆地将一双笔直修长的腿搭在交叉搭在桌面上,房间里的灯一盏接着一盏灭掉,最后留给余清一室安宁的黑暗。在这无声的暗色当中,女性研究员的四周突然荡起无形无状的波纹,就像月光下随着轻风温柔飘荡的海绵,这道被誉为最强武器的波纹无人察觉地穿过建筑物和植物的阻碍,向着某个特定的区域不断延伸,直到接触一道熟悉的,温暖的气息。

  余清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起来。

  吴畏突然打了个哈欠。欧新奇怪地看着他——就在几秒之前,他还精神奕奕,说自己兴奋过头完全睡不着,但现在少年眨了眨眼睛,似乎眼皮都沉重得到了抬不起来的地步。

  “不行,”他揉了揉脸,含混地咕哝,“好困。”

  “啊!赶紧睡觉,早上还得跑五公里。”欧新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溜回自己的床上——突如其来的睡意瞬间牢牢将他裹住,小胖子只来及说一句晚安,就陷入沉沉的安眠。

  少年轻巧地跃上自己的床,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有一道熟悉的气息就在不远的地方,但吴畏来不及再多想什么,等候已久的睡意压了下来,就像一床沉重的,温暖的被褥,把他包得严严实实。

  “小子,好好睡吧。”

  “晚安。”

举报

作者感言

破重围

破重围

改成晚上八点更新好了……

2020-03-15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