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第二次机会,队友和变革的前奏④

自由之民 破重围 3994 2020.03.07 23:58

  吴畏放在身侧的手一下握拳捏紧,指骨发白。

  他努力放平眉毛,长长地自身体深处吐出一口气,将愤怒,郁闷与不甘送离身体,力量异能者强健的心脏以毫秒为时间单位,通过血液为大脑补给了足够多的氧气——少年成功地控制了情绪,他看着一脸挑衅的C班同学,目光落在对方制服左胸口的姓名条上——“尤尼斯·丹”。

  “不管我的目标是后勤还是二线职员?”吴畏咬紧后槽牙,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少年尚没有成年人泰然自若的厚脸皮——提醒他,“从根本上说,这和你都没有任何关系。”

  “看来你承认了。”尤尼斯从头到脚打量他两眼,站在身后的某个人突然扯了扯他的衣服,然后在尤尼斯不耐烦地扭头时低声提醒他:“安德森。”然后C班的学生露出恍然大悟,幸灾乐祸的笑容,他眼神发亮,“吴畏,”尤尼斯不怀好意地咧开嘴,“似乎安德森教官对你非常有兴趣。”

  吴畏冷冷地看着他。

  尤尼斯把手插进裤兜里,上身向被安德森盯上的倒霉同学倾过来——他的脸在少年面前突然放大:“你会倒大霉的,”他看着吴畏的眼睛轻声说:“全预备学院都知道,安德森是个神经病,是个‘活死人’,”欧洲后裔灰蓝色的眼睛里倒映出吴畏的影子,“为自己祈祷吧,吴畏,祈祷自己不要死在他的手上。”

  然后尤尼斯直起身,带着同伴扬长而去,再也不看吴畏一眼。

  “时间到!”扬声器里传出被电磁干扰之后微微失真的声音,一个身形强壮的中年男***站到室内运动场的高台上,他俯视这些仿佛被捕猎者窥视的小羊一样的学生们,“我是杨米尔斯。”教官言简意赅地自我介绍,然后他说:“已经选好队友的同学,”杨米尔斯并没有刻意提高声音,但每一个人都把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按照编号的先后顺序站成一列!被我叫到名字的人,到最前面来!”

  在短暂的时间当中,混乱加甚了,但很快学生们就按照杨米尔斯的要求自我调节完毕。宽阔的运动场内陆站起一个个整齐的队列,并且在教官叫到他们时及时出列,然后以跨立的姿势——也就是双脚分开与肩同宽,同时手臂弯曲背在身后——大声喊出他们的姓名,异能种类,能力等级。教官会进行简单的记录,在接下来的两周里,如果学生们的自由配对能通过测验,他们就会成为固定队友,并将一直延续到毕业,走上真正的战场。

  吴畏不知不觉间再一次咬住了下唇。直到嘴唇上传来钝痛,他才后知后觉地放开,同时假装看不到那些有意无意向他所在的这个区域投来的视线——包括他在内,大约有十来个没有组队的学生单独站在队列之外,他们有些人面色紧张尴尬,也有些人一脸吊儿郎当满不在乎,当然也有人一脸阴郁压抑——比如吴畏和另一个亚裔学生,其他学生默契地站得离这两个人远远地。

  杨米尔斯并没有要求新生保持沉默,他自己也会和同事进行简短迅速的交谈。和神经质,脾气暴躁的安德森比起来,自称督导教官的男人显然更容易得到学生们的爱戴。但安德森显然不喜欢这一点,证据是当杨米尔斯发言时,他的嘴唇总是会死死地向下撇,两道眉毛中间也皱得仿佛能夹死蚊子。

  被登记之后的队伍在教官的指挥下集结在场地的另一边,留在原地的学员越来越少。终于,最后一支小队也离开了,杨米尔斯的目光转向在稀稀拉拉的队列,最后在脸色最难看的两个新生——也就是吴畏和站在他不远处不知名的男生——身上略微停留了片刻。

  他从高台上走了下来。包括安德森在内的其他教官跟在杨米尔斯身后,一行人停在某种意义上被同学抛弃的学生们身前。颧骨高耸,眼窝凹陷,高鼻厚唇肤色黝黑的教官花了几秒钟打量他们,然后随便指了一个学生出来:“你为什么没有找到队友?”他面无表情地向脸色惨白的学生问道:“或者说,为什么没人想要和你组队?”

  这个可怜的新生肉眼可见地全身颤抖,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出点什么,却只能挤出微弱的气音。在短短的,难堪的沉默之后,似乎终于无法承受来自教官的沉重压力,“咚”——在杨米尔斯冷淡的目光当中,他面朝下,直直地倒在了地板上。

  “高度紧张。”教官说,他咕哝了一句:“今年的标准是不是太低了?”然后摇摇头,“把他带到医疗室去吧。”

  昏迷的新生很快被无人医疗平台带走,剩下的学生噤若寒蝉,在杨米尔斯的目光移过来时或者僵硬地侧过脸,或者故作自然地低头避开他的视线。

  安德森怀着微妙的恶意,几乎立刻就在队列中发现了吴畏。教官眯起眼睛,注意到这个愚蠢,天真,好说大话,爱慕虚荣的学生的确如他所愿留在了这些无人选择的学员中间。接下来,如果他不接受强制配对,或者在组队之后表现不佳——吴畏将永远和一线说再见。

  中年教官甚至因为想象太过愉悦,绷得紧紧的嘴唇轻轻地,无人察觉地向上翘了翘。

  这个糟糕的开场绝对不是杨米尔斯想要的。诚然每年都会有学生无法成功完成自由组队,但其中的原因很多,并不能单纯归结到学院个人能力不足的问题上来。何况据他所知,今年还有两个各方面都不算弱的学生——一个是力量类异能,一个是精神类异能——也被剩了下来。

  他打开便携式光屏,视线在吴畏和沈宽的照片和名字上停留了片刻。

  “吴畏,沈宽。”杨米尔斯没有花太长时间思考,他想听听看学生自己的想法:“出列。”他命令道:“到我面前来。”

  两个学员立刻以标准姿态跑步至督导教官前立正站好。

  “我看过你们的资料。”杨米尔斯开门见山地说:“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没能成功组队。”

  学员保持了沉默。

  杨米尔斯卷起嘴唇,他看着少年们面无表情的脸有了微妙的了悟。然后教官不动声色地说:“现在大多数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小队,你们只能在剩下的人中选择自己的队友——看在入学成绩的份儿上,我再给你们俩两个选择。”

  “第一,按照常规,接受教官安排的强制组队。”

  “或者选第二个,你们显然不可能像之前那样得到一个满员的小队,但是没关系,你们可以在剩下的同学中尽可能挑选队友,无论人数多少。但是,如果在一个月之后的第一次小队实战练习中输掉练习,那你们不仅没有强制组队的机会,我会向学院建议将你们做退学处理。”

  杨米尔斯停顿了一下,确保两个少年都牢牢记住了他的话,随后男人提高了声音:“这个机会对剩下的人一样有效!愿意选择第一项的,到刘易斯教官处登记,接受安排,愿意选择第二项的,留在原地!”

  接受强制配对,或者在剩下的人当中自由选择,但是一个月之后却有可能被直接退学——吴畏咬紧下唇,两个选项在他脑子里不断闪现,他拿捏不定,犹豫不决,少年第一次强烈地感到,自己非常需要余清给一个建议。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吴畏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当当前最重要的事上。然后吴畏向前跨出一步,他直视杨米尔斯的眼睛:“我选第二个。”新生努力压抑住颤抖的声音,重复了一遍:“我选第二个选项!”

  “那你现在就可以去找队友了,”杨米尔斯冲那群脸色迷茫的新生们抬了抬下巴,然后教官颇感有趣地开口:“我个人表示很感兴趣——对你未来的队友。”

  我也感兴趣。吴畏松了口气,下一秒钟注意力立刻转移到了他的未来队友身上——不管是强制或者是自由组队,总之他现在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大约十来个学生中,力量类异能者占到了三分之二以上,精神系异能者在其中显得珍贵无比。也因此,凡是有志于选择自由组队的学生第一时间都向着仅有的几个C班学生涌了过去。但几乎是下一刻,大多数人脸色难看愤愤不平地转身离开。

  吴畏随手拦了一个新生——他看了一眼对方的姓名牌:“刘浩。”他指指自己:“我是吴畏。哥们儿,”少年单刀直入:“有兴趣组队吗?”

  对方愣了愣,然后冷静地开口反问:“理由呢?”

  “看你顺眼。”吴畏耸耸肩,“何况也没有什么多余的选择。”他冲刘浩伸出手:“同意组队吗?”

  刘浩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干脆利落地握住吴畏的手。“B班刘浩,物质系异能,C+。”他简短地自我介绍:“新京第三异能学校毕业,在模拟小队的位置是支援A,战斗B。”

  吴畏有瞬间的僵硬。他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行吧,现在我们有两个人了。”然后少年挠了挠头:“这里有你认识的异能是精神系的人吗?”

  刚和吴畏新鲜组队的B班学生扭头环顾一周——有大约一半的人选择接受强制组队,但是剩下的人除了他与吴畏之后,只有另外两个人站到一起,看来也是取得了组队的共识。然后刘浩注意到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挪地方的那个人。

  然后他叹了口气。

  “如果只是认识的话,”刘浩说,“我认识一个,非常厉害,精神类甄选排名第三。新柏林第一异能学校的毕业生。”

  “谢忱。”

  吴畏眨了眨眼睛:“嗯,然后呢?”

  刘浩狐疑地看着吴畏:“你不认识他吗?”

  “我是嘉江人。”少年摸了摸鼻子,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嗯,我之前没念过异能学校。”

  “……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后悔了怎么样?”刘浩瞪着他,“你是怎么考进预备学院的?”

  “我的能力测评是C好吗?”吴畏翻了个白眼,提醒刘浩:“在场的力量系测评我是最好的那个。”

  “算了。”刘浩看着吴畏那张颇带少年气质的脸叹了口气——他确实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并且的确如吴畏所说,他的能力测评结果相当不错,尤其考虑到他没有接受过系统科学的异能训练之后。

  “别说我了。”吴畏曲起手肘撞了撞队友,“那个谢忱怎么回事?”他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同为亚裔的黑发年轻人,“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为什么之前没人选他呢?他这么强,不会找不到队友啊?”

  “据说他啊,”刘浩压低声音,侧了侧身,把衣领立起来试图挡住脸,唯恐被谢忱注意到,“脾气特别特别差。”

  “什么?”

  “你以为他为什么来考预备学院,而不是直接选择新柏林高等学院入学?”刘浩说,“因为听说他在新柏林入学甄选那天和几个考生不知道因为什么吵了起来,然后,”他横过手掌,在脖子前拉动了一下,“如果不是新柏林的安保系统足够优秀,之后会发生什么可真说不定。”

  “那看来的确是非常强了……”吴畏盯着那道人影喃喃出声。

  “别想了……喂!”刘浩眼睁睁地看着不知道该用勇敢还是该用愚蠢形容的队友三步并两步地冲谢忱走过去,然后声音洪亮态度亲切地问:“你好!愿意和我组队吗?已经有一个队友了!”

  谢忱挑起一边眉毛。上下打量了几眼——他想了想,某张照片和面前这张脸对上了号——吴畏,然后他收回视线,不再注意不请自来的某人,冷漠地开口:“抱歉,没兴趣。”

  “我们的实力并不弱。”吴畏试图说服对方,他拿出十二万分的诚意,看着谢忱的眼睛说:“相信我,这是你最好的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