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余清和艾米丽①、67小队和练习战①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201 2020.03.16 20:00

  艾米丽敲了敲通电玻璃。

  玻璃发出两声沉闷的响声,引起了里面的人注意。原本能够供四个研究员同时工作的实验室现在只有拉蒙德一个人。男性研究员扭头看了客人一眼,然后指了指实验室外的某个区域——那里有休息座和饮料机,以及一些打发时间的杂志和书籍。

  女士笑着点点头回应拉蒙德。

  “真难得在这里看到你。”经过三级安全洗消之后拉蒙德从最后一道气密门中走出来,他的发梢往下滴水,在肩膀上的布料留下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圆形水渍。但研究员毫不在意,只是踩着一次性拖鞋走到饮料机前面为自己选择了一杯咖啡,然后他转向同僚:“咖啡还是茶?”

  “气泡水。”艾米丽说。

  拉蒙德将瓶装水丢给她,“你的实验室不在这层,甚至不在这栋楼。”他满意地嗅了嗅热腾腾的咖啡苦香——人类移民将咖啡树与盘古星球上某种与它极其类似的植物嫁接,获得了品质更加优越与产量更大的新品种——男性研究员抬起头,“这里没有其他人,”拉蒙德暗示道,“这是我的实验室。”他格外加重“我”的发音。

  “好吧。”艾米丽将气泡水在手里抛了抛,她并没有花太多时间确定拉蒙德话中的真假——这毕竟不是女士第一次为了某些特别的目的来找他——“我要知道余清实验的进度。”

  拉蒙德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余清每周都在个人账号中公布她的实验进度。”拉蒙德避重就轻地说,假装没听到艾米丽的话,“你只需要唤醒你的智能终端,大约等待三秒钟之后就能得到所有的公开信息。”他在“公开”上读了重音。

  “让我们彼此都坦诚一些。”艾米丽盯着拉蒙德的脸,讥嘲地开口:“毕竟这是‘你’的实验室。”女士在‘你’的发音上格外加重,“我们都知道我想知道的到底是什么。而我现在也可以告诉你,不知道幸与不幸,直到几天前我才知道我的课题和余清撞车了。”她举起两只握成拳头的手狠狠地撞在一起,同时发出了一个模拟音:“嘭!”

  “我以为你的课题是波塞冬。”拉蒙德的脸蒙上一层阴影,“艾米丽,你个人账户上的公开资料可不是这么说的。”

  “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我们必须在个人账户中说实话。”金发女士自得地一笑,眼角流露出妩媚动人的风韵,“甚至很多人选择在个人账户中什么都不说。”

  艾米丽说的的确是事实。但许多年以来,职测所自由散漫的研究员们已经习惯在选题之前先到同僚的个人账户底下看看对方的计划,这个习惯不知道从什么人,什么年代开始,但直到现在,或者说,在拉蒙德知道艾米丽的肆意妄为之前还运作良好。

  他沉默了几秒钟。

  “给我一个足够说服我自己的理由。”拉蒙德终于开口:“别拿我们的交情来说,”他的视线放肆地在金发女士曼妙的身姿上游走,男性研究员轻佻地笑了笑,“虽然足够愉快,但确实不值钱。”

  “我没想用这个。”艾米丽翘起嘴角,“但我不拒绝在之后和你,”女士的声音缱绻而潮湿,“谈一谈。”

  “她在烛龙的脑脊液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拉蒙德隐在阴影当中,艾米丽几乎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这些已经无法引起女士的注意,她急切地询问:“那是什么东西?”

  “我只能告诉你和β神经细胞有关。”拉蒙德说,“剩下的你可以问余清。”

  “看来她的试验进度远远超过了我。”艾米丽喃喃自语,“这些东西在她的个人账户里可看不到。”然后女士环抱手臂,“你知道的绝不会只有这些。做个交易吧,拉蒙德,”她向同僚抛出橄榄枝,“余清绝对不可能和你分享成功,但是我不在乎这些——研究一道为我通向更高位置架起的桥梁而已,我甚至不拒绝和余清分享。”

  拉蒙德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手上的咖啡已经彻底失去了香气和温度,“你的确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价钱。”男士表情阴晦,但他显然还没打定主意,表情显出严重的挣扎,“但那是余清。”拉蒙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一次性咖啡杯扔进回收桶,随后他面向艾米丽,极其认真地告诫胆大妄为的金发女性:“我必须承认你的邀请让我非常心动,但那是余清。”

  一道无名之火迅速从艾米丽的心底燃起,然后以最短的时间烧穿她的理智。“我承认她很强。”从表情看,艾米丽却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更加冷静:“拉蒙,我承认她很强。”女士重复了一遍。

  无形的波纹从蛰伏到暴起只是一瞬的时间,随后,金发女士的领域侵袭了这个空间的每一个缝隙——除了依旧没有反应,安静站在原地的拉蒙德以外——人耳听不到的噪音尖利地啸叫,如果有第三个人在这里,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他就会因无法忍受的痛苦而陷入昏迷,内脏衰竭,一分钟之内安静死去。

  “好吧。”拉蒙德似乎最终选择了妥协,“我同意你的提议,我能告诉你我所知道的其他部分,但其余的,”男性说,“得靠你自己了。”

  余清脱下了防护服。

  除非验证余清本人的瞳纹之外无法打开的气密门在女性研究员面前迅速关闭,发出轻微的“呲”声。余清转身沿着走过无数次的通道离开,接下来,她将接受三次安全洗消,然后通过安全检测仪,只有当代表一切平安无事的绿灯亮起,余清才能最终换下实验制服,下班回家。

  她费力地脱下防护服,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当身体完全解脱出来后,余清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哪怕防护服中安装了通风以及冷却装置,但本身的笨重和良好的气密性却仍旧让穿戴它变成一件苦差事。

  通道中的灯光毫无预兆地闪了两下。

  女性研究员停住正在穿上外套的手。她脸色冷淡,丢下白色制服外套,慢慢挽起黑色衬衫的长袖至手肘,然后解开领口第二颗纽扣。余清左右活动了头颈,“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黑发的女士平静地说:“不然一会儿恐怕要到回收中心去找你。”

  回答她的只是一室沉默,一切正常,和上一分钟,上一秒钟比起来毫无区别,头顶的灯光依旧明亮,仿佛在嘲笑研究员的敏感和大惊小怪。

  但显然余清不这么认为。

  她的谨慎是值得的。

  无声无形的网从天而降,人耳无法听到的尖啸突如其来,将余清死死捆在其中,这些直刺神经中枢,只能被蝙蝠和夜鼠感知的次声波毫无顾忌地冲入研究员脆弱的大脑,在精密的神经系统中肆意妄为,能够阻止它们的最好时机已经失去了,猎物只能束手就擒。

  鲜血从余清的鼻孔和嘴角涌了出来,这证明次声波开始在身体内部深入,破坏娇嫩的脏器或者坚硬的骨骼。在这个阶段,伴随次声波而来的高频带来高温,它们对内脏有着更加强大的杀伤力,会真正“煮熟”内脏,让对手从物理性质上从内到外熟透,高阶的精神系异能者甚至能控制成熟度——你需要五分还是七分熟?没问题。

  鲜血滴到了地面,滴出圆形的溅射型图案,随着余清弯腰,血色的圆斑边缘开始齐整,当她的高度低到某个数字时,圆斑的边缘甚至不再有突出部分,变成一个光滑的,近乎标准的圆形。

  “余清,想不到会有今天吧?”一道女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无限的感慨,骄傲,喜悦以及……一丁点儿的不可思议。她带着胜利者的从容继续往下说:“你确实很强……真的,确实很强……”

  的确如此。

  任何一个普通人——包括一般的异能者在内,在暴露在次声波以及高频之下如此长的时间,早就七孔流血倒地暴毙。人类实在太脆弱了,与整个星球的原住民比起来,皮肤,骨骼,内脏,大脑,神经,包括最基本的细胞,强韧度甚至无法超过一只皮纳德——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见的,有着四条触角,八只对足,两对复目的羽翅目昆虫。

  人类不止一次自我怀疑是否真的能在这个星球上活下去。

  “我敬佩你,今天过后,我将更加敬畏你。”女性的声音中掺入感叹,“你为什么还没死呢?到了这个时候,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吗?坚持不过是为了制造更多的痛苦,如果你干脆选择放弃,只要你跪下来……哪怕点点头——承认你输了,都能立刻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如果下一秒你就会死去,那你现在的坚持没有任何意义。为你的明天多考虑吧,你应该把坚持放到更有意义的地方去,而不是浪费在这种地方。”

  “只要你交出烛龙脑脊液的实验数据,我保证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无人知晓,不会有人知道你的痛苦和狼狈,来,点头吧,跪下吧,让我们都轻松一点,不要再做无所谓的坚持。”

  吴畏忽然抓住胸口。

  刘浩在他旁边,刚好看见队友表情痛苦地压住胸口位置,他吓了一大跳——“老吴!”他赶紧扶住他,又扭头叫谢忱:“老谢!老吴好像不行了!”

  “什么叫我不行了!”吴畏简直被刘浩气笑了,他甩开对方扶住自己的手,迷惑不解地揉了揉胸口,抬头一脸不解:“刚才我觉得心脏特别难受……就好像有人用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

  “我们最近才做过体检。”慢了一步过来的谢忱刚好听到吴畏的话,他提醒队友,“练习战之前应该拿到体检结果了。”

  “一切正常。”吴畏知道谢忱的意思,他稍稍用力压在胸口上,想再感受一边刚才针扎似的锥心之痛,但现在一切正常,少年的心脏依旧以每分钟60次的速度不紧不慢地跳动,他用力按下去,也只感受到皮肤被按压那一刻的压力。

  他慢慢松开手,忽然对那一阵来得快去得快的痛苦有了一种毫无理由的伤感,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离他而去,但这样的感伤并不容易让少年深刻体悟,最后,吴畏只是摇了摇头,将所有不明白不了解的东西深深掩埋进脑海的最深处,毕竟,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值得他付出所有的注意力。

  练习战即将开幕。

  虽然名字毫无特色,似乎是哪位教官随口一说,预备学院最为重要的比赛之一就此命名——事实也的确如此——但练习战的确是新生入学之后面临的第一个重要赛事,这个比赛毕竟将决定你的队友,更将决定你之后学院生涯愉快与否,那些胜利者可以得到更好的资源——更好的专属宿舍,专属餐厅,甚至是专属模拟训练室——失败者则近乎一无所有,除非他们在之后的比赛中洗刷耻辱。

  新生们按照小队而非班级排成整齐的方阵站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上,四周坐满了年长的学生和教官——前者将此视为不错的放松和观察后辈的机会,后者则希望能找到拥有绝佳潜质的学生——他们的座位离广场中央很远,不过这一点对观看比赛毫无影响,因为比赛会以3D投影的方式在广场上空播放,效果绝佳。

  杨米尔斯走上了广场中间的高台,他的目光滑过每一个队伍,片刻之后,所有一切都安静下来,仅余风声。

  “每队抽签,逢5轮空,上一轮失败者和胜利者分别和下一轮失败者和胜利者对战,直到所有队伍比赛胜率超过60%的小队会成为固定队伍,在这以下的队伍,练习战之后接受强制组队;比赛没有轮次,战至最后一个小队为止!最后的胜利者将赢得缪拉之星!”督导教官的声音回荡在广场中,“我必须提醒每一个学生,严肃对待练习战!胜率不足30%的学生将会被强制退学,因为你不符合预备学院的最低要求!这里不适合你!”

  低低的微弱声浪悄悄卷动起来,每个学生都和同伴交换着或者害怕,或者紧张,或者期待的眼神,也有那么些胆大包天的学生窃窃私语,有趣的是,他们议论的往往不是自己,而是那些最近成为焦点的人。

  “你们觉得谁会被强制退学?”

  “67小队。”

  “怪胎三人组。”

  “谢忱和吴畏。”

  “还有刘浩。”

  “还有呢?”

  “他们难道还不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