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 测试、排位和入学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88 2020.03.03 01:01

  在高年级学员严密的监控下,几乎没有谁胆敢给自己和别人找不痛快——因为不服从被灰色制服的学员从队列里揪出来的考生第一时间被取消了甄选考试的资格,亲眼目睹他们被拖出预备学院的考生们噤若寒蝉,恨不得连呼吸都放轻声音,更别提交谈。

  吴畏百无聊赖地打量四周。

  周围基本都是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人——神色高傲面色轻松的多半是新京本地人;行动拘谨小心的几乎都来自二线城市;也有吊儿郎当一脸满不在乎,却只收到带队学员警告性一瞥的,要么是异能少见优秀,要么是父辈有特殊的门路。不过偶尔也能看见面相更老成些的青年——他们都是大都临近二十岁,其中许多人是因为在普通学院考试失利后才想来预备学院碰碰运气。大部分人异能等级都不超过C。还有几个异能测试全D,抱着侥幸的心理也报了甄选。

  甄选分为笔试和面试两类。只有笔试合格才能参加面试。好在笔试结束半个小时后就能得到成绩,一旦合格立刻转入面试阶段,当天就能得到最终成绩,比起五大前后要花费五六天时间,预备学院并不算十分繁琐。

  虽然体能类异能的考生被安排到了最后,不过精神类异能和物质类异能都算少数,愿意来报考预备学院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少年们并没有等太长的时间,一队队考生在带队学员的指挥下分批次进入圆顶方形的巨大青灰色建筑。

  吴畏无暇四处打量,赶紧在带队学员的指示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他拉开座位坐下,斜立在桌面的光屏随即亮起微光。少年熟练地戴上蓝牙耳塞,一道冷淡的男音立刻在脑海中响起:“检测考生吴畏,考试编号BN530JJ1467,虹膜、指纹、声纹开启,请根据系统要求进行身份验证。”

  “考生吴畏,”吴畏敲了敲蓝牙耳塞,示意系统自己已经准备好:“考试编号BN530JJ1467。”

  “虹膜、指纹、声纹检测完毕,检测通过。考生吴畏,”智能系统说:“请准备,您的考试将于一分钟之后开始。”

  “笔试时间为两个小时,专心写自己的答案,”监考官以跨立姿态站在所有人前方的高台上,中气十足地吼道:“考试开始半个小时以后允许交卷,考试结束后三十分钟,成绩将通过个人智能终端进行告知,没有达到笔试分数线的考生必须立刻离开学院!”

  他环顾周围,被他眼神扫到的考生纷纷低头避开监考官锐利的视线。“考试过程中保持安静,现在,考试开始!”

  吴畏之后想不太起来当天的比试到底考了什么,只记得有几道科学题目非常难,他勉强列出了公式和一大半靠猜测的演算过程,最后差不多自暴自弃随便填了一个答案上去。但除此之外的其他题目他基本都有把握,匆匆写完,最后再把光屏上的答案走马观花地拉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犯下什么太过愚蠢的错误,少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在考试时间还剩十分钟时干脆利落地站起来请求交卷。

  他走出这栋巨大的建筑物,才发现也许是预备学院的礼堂——吴畏在大门附近看到了白底黑字的铭牌:“猎警学院大礼堂编号23 联盟544年建设纪念”。

  外边已经聚集了不少提前交卷的学生,负责维持秩序的高年级学员倒没有干涉考生们的私下聊天,只是禁止高声喧哗,也禁止随便走动。不少人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小声谈论刚才的考试。

  独自一人呆在边上翻看便携光屏的吴畏在到处扎堆的少年中显得格外显眼,就连站在不远处的高年级学员都时不时向他投来一瞥。不过这些显然不在吴畏的关心范围之内,他把余清之前帮他拟好的几个面试要点再看了几遍,正要把光屏收进书包里,手腕上的智能终端呼吸灯忽然亮起,然后无线耳机里传来起床的童声:“余清女士请求接入通讯信号。”

  “啊,老姐……”少年咕哝了一声,叹了口气,他无可奈何地回答道:“同意接入。”下一刻,余清冷静过分的脸出现在了智能终端的屏幕上。她穿着制服——显然送弟弟参加考试之后研究员就回了职测所——“看你的表情,”余清观察了一下视频里的吴畏,她难得暂停手下的工作,蹙起眉头:“难道考得不好?”

  “并没有。”吴畏低声嘀咕,看着屏幕上的余清别扭地开口:“还是有把握的。”

  “前10%?”

  吴畏想了想那几道科学题,信心像被针扎漏的气球瞬间瘪了一半,“可能前50%吧。”他不确定地开口,“有几道题没把握……”

  “算了,”余清难得没有多说什么,“好好准备面试。”随即结束了视频通话。

  “所以余清究竟想干什么?”吴畏瞪着已经变黑的屏幕,“专门来打击我的吗?”

  “余清女士是在向你表示关心。”智能终端一板一眼地说,搭配童声效果满分,“她非常在意你的考试。”

  少年没精打采地说:“我宁愿不要这种关心。”他回想起余清缺乏表情的脸,再一次真诚地向起床询问道:“我们真的是亲姐弟吗?不是什么,”他随便找了个不知道在哪儿看来的名词,“收养一类的非血亲关系?比如突然发现我是被收养的孤儿,或者余清是老爸牺牲同事的孩子什么的。”

  “你们的DNA相似程度超过95%。”起床提醒他,“伪造DNA数据是联盟重罪。”

  “我就是想一想。”吴畏真的有点儿生气了,“你真的是我的智能终端吗?我怎么觉得你像先被余清用过才给我似的?”

  “每个人的智能终端都有唯一性,能且只能绑定一个智能终端。”智能终端的童声平静,“余清有属于自己的智能终端。”

  “是是是,我还见过呢,连名字都没有。”吴畏懒洋洋地说,下一刻突然振奋起精神,“啊,我收到通知了!笔试成绩出来了!”

  考生们那一瞬间发出巨大的惊叹声,像一阵飓风呼啸而过,不过没等带队学员们训斥就已经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忙着查看自己的成绩,一时间喜怒哀乐众生相比比皆是。那些夹杂在喜悦兴奋的考生中间,面色灰败垂头丧气的人几乎都是没有通过考试的落选生。他们无精打采地在高年级学员命令下单独排成一列,然后在一个值星官的带领下不情不愿地离开了考场。

  这一刻甚至让欢喜的气氛都为止停滞。通过笔试的少年们神情复杂地看着失败者依次排队离开,一些人脸上是遗憾,也有一些人则是轻视与隐藏得不那么好的得意。

  笔试难度并不算特别高,超过八成的考生顺利通过。吴畏在面试名单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一直压在心底的那块石头终于怦然落地,呼吸都感觉畅快几分。他迫不及待地去看自己的分数排名,没敢从前看起,从最后一名往上拉,终于在中段靠上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还好还好,”吴畏盯着红色的112三个数字,颇为后怕地喃喃自语:“虽然没到10%,但也不到50%,如果面试拼一下,运气好的话进前30%还是有希望的。”

  起床的声音冒出来:“余清女士希望的成绩是10%,哪怕以30%来说,中间也还有20%的差距。”

  吴畏面无表情地关上了智能终端的屏幕,“那也总比落到50%好。”

  面试是在用作笔试考场的大礼堂第二层举行。通过笔试的考生们根据成绩领到了一个临时号码,“五人一队!”带队学员大声强调,“叫到号码的人跟着你们的带队长官进入面试间!”他威严地将底下紧张的少年们扫视一圈,直将他们看得跟迪纳斯鹌鹑一样瑟瑟发抖,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光屏上:“现在,1-5号!”

  吴畏排在112号,因此现在并不太着急。虽然刚才立下了考入30%的志向,不过他也不觉得就靠现在这么会儿功夫还能进步多少——比如说排在他前面身形微胖,和吴畏年龄相仿的少年,小胖子往上翻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已经有不少的考生被他吸引了注意力,就连带队的学员都朝他看了过来。

  看在都是考生的缘分上,吴畏曲起手肘毫不犹豫地朝欧新捅过去——笔试成绩排名表上有考生名字——“喂,”他在小胖子看过来略带迷惑与不满的视线里嚅动嘴唇低声说,“值星官在看你了。”

  欧新懵懵懂懂地抬头,下一刻对上了带队学员压抑着愤怒的眼神,他赶紧低头,直到眼睛余光确定对方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才大出一口气,扭头看着吴畏感激地开口:“谢谢啊,我太紧张了,刚才要是被值星官骂了,我……”

  “放轻松啊,”吴畏目视前方轻声说,“只要面试的时候不要犯错,基本都能通过。”

  吴畏听到身边的欧新悄悄地,放松地呼出一口气。

  “你是吴畏对吧?”小胖子趁着带队学员没注意这边时赶紧说:“我看过名单,你是异能学院的学生吗?”

  “不是。你是吗?”

  “我是新柏林第一异能中学,不过因为没考上猎警学院才到新京来考预备学院。”欧新叹了口气,“要是连预备学院都考不上,就只能去念职业技术学院了。”他愁眉苦脸地说:“我不想当机械师啊。”

  “我是嘉江人,普通中学。”吴畏无所谓地开口,没注意欧新和旁边人震惊的脸色,“我姐说如果考不上预备学院就让我回嘉江去念职业技术学院,可能也是学机械吧。”

  “哥们儿你厉害啊!”小胖子险些没压住声音,“你居然是普通中学的?不是,你做能力测试没有?”

  “这次刚在职测所做了。”吴畏注意到欧新怪异的面色,“怎么,”他有些奇怪地问,“这不是很正常吗?读普通中学什么的。”

  然后他看着小胖子的嘴巴张得能放下一个鸡蛋。

  “所以说你没有在异能学校就读的经历?”肩扛两杠两花的面试官挑了挑眉毛问吴畏,“看你的资料,你是嘉江人?”

  “是的。”吴畏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抓住自己的裤子,他听见自己平稳地开口:“我是嘉江人。”

  “一般来说很少有二级城市没有异能学校就读经历的孩子到新京来考预备学院。”另一个同样军衔的面试官和同僚互看了对方一眼,转过头看着吴畏颇感兴趣地问:“你为什么突然决定就读预备学院呢?”

  吴畏咽了口唾沫。他慢慢地深呼吸,试图放松自己,然后尽量条理清晰地说明:“我的父亲是一名猎警,我,我从小就有兴趣。”

  “你是猎警家属?”坐在最边上,一直没出声样貌颇为年轻的面试官突然开口:“你的父亲在哪个大区?”

  “之前应该是在十三区,”吴畏挺直脊背,“我来新京之前接到父亲的消息,说可能过两个月要调到第六区去。”

  面试官们互相交换着意味深长的视线:不管是十三区还是第六区,都是危险程度相当高的一线。

  “你的资料上显示十二岁曾接受过联盟统一能力测试?”面试官之一问道,态度已经温和了许多,“当时你的测试结果就是D,种类为体能项,为什么那时候没有进入专门的异能学校就读?”

  吴畏吸了口气,“因为在那之前我的姐姐,”他说出这个称呼时别扭地停了一下,“也就是职测所的余清研究员考上了五大之一的新柏林高等学院,我家就两个孩子,”少年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妈妈不希望我像姐姐和爸爸那样离开嘉江。”

  “好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下午五点之前我们会将最后的结果通知发到你的智能终端上。”面试官放下便携式光屏,微笑着对吴畏说道:“不过对于已经确定结果的考生来说,现在就能通知结果。”

  他收起笑容,脸上露出交织着严肃与期待的神情,“恭喜你,”面试官站了起来,“吴畏,现在你已经是猎警预备学院的一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