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遭遇战、苦战和胜利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63 2020.03.20 20:00

  第一个为鹰巢命名的人甚至没能留下自己的名字。但这个卡尔卡斯金雕的筑巢之所确实以这样的方式在人类的开拓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作为卡纳古斯森林的最高点,海拔高度3750米的鹰巢峰就像一根被调皮的孩子插进地里的木棒,围绕它的只有一些高度不超过一千米连绵的丘陵,它的存在极其突兀。当年的猎警学院当然不可能在蓝洞找到一座同鹰巢一模一样的山峰,但他们足够幸运的是,他们在蓝洞最深处发现了一座高达2380米的巨大石柱,于是在花费天文数字般的人力物力之后,猎警学院成功重现了鹰巢,并在许多年后将它和训练基地一起作为礼物送给了预备学院。

  当小队四的成员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爬上鹰巢时,哪怕体力最为充沛的托马斯也想就地立刻就地躺下——担心对手抢在他们之前占据制高点,六个人冒着大雨一路狂奔,冒着危险徒手攀上怪石嶙峋悬崖遍地的山顶,每个人——除了两个被队友一路背上来的精神系异能者之外——都几乎透支了最后一份体力。

  威尔逊从尼奥的背上滑下来。他虽然不用自己爬山,但为了防止意外和偷袭,小队四的队长一路维持着场,高度精神紧张带来的疲惫感更甚于体力告罄。他神经质地抓紧手中的突击步枪,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山顶没有下雨,尖啸着的狂风刮得人几乎站不住。除了几个东倒西歪的队员之外,没有人。

  年轻人终于放松,他感觉后背衣服已经湿透了,粘腻的汗水粘在皮肤上,风一吹简直冷到透心。撑着石壁弯腰打算坐下来——这个动作意外地拯救了他。

  随着“呲”地一声轻响,原本威尔逊胸口位置的石壁冒出了一道黑烟——如果他没有弯腰,这道激光束将直接命中小队四队长的胸口,模拟战斗系统遍布全身的感知信号将立刻判定战损,然后把他从这场比赛中淘汰出去。

  比威尔逊动作更快的是安东尼。他立刻伸手将暴露在敌人枪口下的威尔逊扯到了一块巨石之后,但他自己却被对方的激光束命中左臂,然后发现自己的左胳膊再也动不了了。年轻人当机立断,立刻咬牙从威尔逊身边滚开——模拟战斗系统判定他左臂严重受伤,现在安东尼不但无法有效保护威尔逊,还可能因为行动不便成为敌人的靶子,为他带来更多的危险。

  发现队友遇袭的小队四其他人立刻反应过来。巴颂立刻试图展开场,找出袭击者的位置,尼奥则开始试着还击,掩护托马斯和李相训——他们分别从两头向枪击位置包抄过去,试图将袭击者困死在悬崖上。

  小队四的配合非常默契,完全看不出是组队才一个月的新生。不论是攻击还是掩护,小队四的节奏流畅,动作标准,比起那些大呼小叫的家伙,他们的确配得上种子选手的位置。

  威尔逊成功地将自己再度隐藏起来——甚至顺便拖着安东尼一起转移,期间没有发生任何事。他的心脏在胸膛中蹦得飞快,额角一跳一跳地抽痛,眼睛酸胀——这是高度疲劳还强行使用场留下的后遗症。但威尔逊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惊讶地,甚至带着几分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场居然找不到袭击者!

  “威尔,我找不到那个该死的家伙!”巴颂急促的声音出现在威尔逊的耳机里,“他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该死!李相训!”对方惊叫一声,威尔逊冒险从藏身之处探出半个头飞快地扫了一眼前方——他头痛欲裂,暂时无法稳定地维持场的存在。

  现在对小队四非常不利。威尔逊暂时没有找到巴颂,他猜副手也像他一样藏了起来。但试图和托马斯从左右包抄过去的李相训现在抱着腿半坐半躺地靠在一块巨大的石头背后,队长的心猛地一沉:很显然,他们又多了一个伤员。

  巴颂的场不如威尔逊稳定,导致他们的通话质量低了不少。“我的腿……判定受伤,……我看见左边有人……”李相训的声音暂时还算稳定,只是因为场的不稳定而断断续续,“这个地方不大,但可以藏身的地方太多!”

  “李相训,你负责观察!”托马斯当机立断,“巴颂!场能更强一些吗?”

  “巴颂,你现在专心维持场,我们需要稳定的通讯!”威尔逊狠狠地喘了一口气,“我不相信他能一直藏起来!”他强迫自己放缓呼吸,闭上眼睛,“我们一定能抓到他!”

  当眼睛闭上的瞬间,威尔逊的面前变为黑暗,但下一刻,世界以另外一种形式重新出现,一切都带上了重影,声音和动作被不断放慢。以年轻人为圆心,无形的波纹一层一层向外荡开,冲刷着每一处缝隙,并且反馈回去。

  “让我看看,你躲在哪里……”精神系异能者喃喃自语,“我承认你的确很厉害,但一切到此为止了。”高度专注之下,威尔逊的体温,心跳不断上升,细密的汗珠从年轻人的鬓角沁出来,他似乎毫无所觉——然后,队长慢慢地咧开嘴,他忽然笑了起来,“抓到你了。”

  不同于队员已经熟悉的身影,一个陌生矫健的身姿出现在了威尔逊的场中,他极其灵巧,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三秒钟,一直在不断的转移当中。威尔逊冷笑一声,在场中轻而易举地锁定住他,然后切入托马斯的通讯:“托马斯,那家伙在你的七点方向!小心一点,他的动作非常快!应该是偏向速度系的异能者!”

  “放心!”一直处在被压制状态的托马斯几乎迫不及待地狞笑起来,“我已经等不及知道他是谁了!”力量系异能者屈膝向下蓄力,他深吸口气,从原地起跳,猛地跳到了半空,然后向石缝中的某一处狠狠地踹了过去!

  籍由变色迷彩隐藏的吴畏被迫从藏身之处离开。他三两步跃下石头,灵巧地侧身躲开托马斯的攻击,迅速选择还击——年轻人的腿部迅速充血膨胀,由柔软的血肉之躯变为可媲美钢铁的武器,然后狠狠地向着托马斯抽了过去!

  “嘭”地一声闷响过后,被吴畏踢中的地方石渣迸飞,破开一个碗口大的洞。托马斯有些惊讶:“你不是速度系?”他脚下不停,重重地一蹬地,贴着地皮向着吴畏冲了过去!然后在少年反应过来之前,强悍的力量系异能者已经向吴畏挥出了拳头,他只来得及竖起手肘护住头面,沉重的拳头下一秒就敲在了吴畏的前臂上,少年甚至听到了不甚明显的骨骼开裂的声音,吴畏咬咬牙,毫不犹豫地屈膝撞向托马斯脆弱毫无保护的小腹,这一下如果撞实,坚硬的膝盖骨甚至能撞碎深藏在肌肉和脂肪之下的内脏!

  托马斯不得不撤步后退,避开对方犀利的攻击,然后提腿上蹬,带着风声踢向吴畏的侧脸,一击即中!巨大的耳鸣在吴畏脑海中响起,眩晕不期而至,额角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少年伸手抹了一下,混杂着泥土的殷红出现在他手指上——

  “有什么东西冲到我的场里来了!”威尔逊突然睁开眼睛,毫无预兆地嘶吼出声,下一秒他的脸色变为可怕的苍白:“是尤弥尔!”

  巨大的墨绿色机甲破开烟灰的雨雾,仿佛雨夜的恐怖幽灵忽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它已经是全副的战斗姿态,还没落地,机甲略抬手,激光束就向着小队四的队员扫射过来,目瞪口呆的小队四不得不到处躲避,惊怒的叫喊交织在一起,汇成一首对小队67来说极为动听的交响曲。

  “抱歉,花的时间比想象中长。”谢忱冷静的声音在吴畏的耳机里响起来:“你还好吧?”

  “还行。”吴畏把血抹到石头上,活动了一下双手,发现虽然还有些疼,但在可以忍耐的范围内。少年挽起已经破损的袖子,笑着回答队友们:“死不了。”

  大个子尼奥狂吼一声,抱着重型机枪冲上巨石顶对着尤弥尔疯狂射击——包括弹链重量超过30公斤,40型口径12.7毫米重型机枪,能够轻易打穿三公分以下的磁约束装甲,对于尤弥尔这样的轻型武装侦查型号来说也有一定的威胁。

  谢忱操纵着机甲轻松地原地跃起,它抽出短刀——对于人类来说那是一把巨剑——,狠狠向尼奥劈了过去。小队四的大个子不得不选择避开尤弥尔的攻击。但他已经为队友们赢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巴颂!”威尔逊吼出声,他被队友保护在安全的角落里,“先搞尤弥尔!”队长在通讯频道中疯狂地呼叫副手:“连接我的场!我们得把谢忱拉出来!”

  副手没有回答,但更直接的行动比语言更有力量——在除了精神系异能者以外谁也看不到的两张巨网融合在一起,不断纠结涌动,然后腾空而起,将尤弥尔牢牢地罩在了中间!

  谢忱的声音忽然在耳机中消失,紧接着,不仅是他的声音,连通讯信号也丢失了!吴畏心一沉,他立刻转头向机甲看去,正好看到刘浩打开座舱爬出来,他刚和吴畏对上视线,就扯开嗓子叫了起来:“吴畏!谢忱被威尔逊和巴颂缠上了!”

  沉迷数据的队友深吸口气,无视向他们冲过来的小队四其他人,他双手撑在机甲的钢铁外壳上,撕心裂肺地喊出更大的声音:“方案一!”

  “吴畏!方案一!”

  少年丢开了紧握的步枪。他想起余清告诉他的话:“你要想象你在大海中间抛出了一张巨大的渔网,你希望收获多少鱼,取决于你能抛出多大的网,你的网足够大,足够结实,那就能收到足够的战利品,你要坚信你的渔网无所不能。”

  站在顶峰的女性笑着对弟弟说:“如果你想捕获阿德曼鲸鱼,那不仅得有一张坚固的网,还得有一把锋利的渔枪。”

  “用它刺穿鲸鱼的心脏。”

  吴畏闭上眼睛。

  无声翻腾的“渔网”被少年高高地向四周抛了出去,它重重地落了下来,尽可能舒展身体,然后将网中的生物全部牢牢地束缚起来,不管他们如何挣扎,渔网只会越收越紧,直到猎物再也无力挣动,只能任由渔网将他们裹得密不透风,只能艰难地呼吸。

  托马斯张了张嘴,他就像一条濒死的鱼那样徒劳地试图呼吸,他想要喊出声,却发现有什么东西黏住了自己的嗓子眼,将声音和呼吸一起堵在了身体里,他甚至能感受到有一张厚重的,极端类似胶水的东西正缓慢地,不可拒绝地将他从头裹到脚。

  年轻人的遭遇不是个例。尼奥,受伤的安东尼和李相训,甚至包括巴颂和威尔逊,小队四的成员既迷惑又恐惧,他们不知道这个陌生的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刘浩从机甲中爬了出来,正操纵着岩石试图为队友及自己快速垒出一个临时防御阵地,虽然已经多半用不上了,而谢忱——小队四的正副队长确定他不可能还能抽出余力对付其他人。

  吴畏一屁股在原地坐了下来,他喘着粗气,满头大汗,浑身颤抖,咬着牙似乎在莫名坚持——的确如此,威尔逊和巴颂看到网从这个力量系异能者的身体里源源不断地涌出,由细小转向粗壮,由软弱变为刚强。

  刘浩走向自己的队友。

  “还行吗?”他丢了一瓶能量饮料给他,一边上下打量,一边点着头说:“看上去还不错。”

  “应该让你试试。”吴畏哆哆嗦嗦地拧开瓶盖,“这是我第一次展开场!”

  “但比想象中好。”刘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太好。”

  所谓方案一极其老套。当67小队得知来自吴畏的意外时,刘浩几乎瞬间就有了主意。严格保守关于吴畏的秘密,将它作为一道杀手锏来使用。

  “没有人能想到你居然有第二异能。”刘浩说,“所有人都将会大吃一惊。”

  的确如此,直到那张网将小队四一网打尽,所有人——没有任何例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