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职测所、能力测验和艾米丽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193 2020.02.25 20:11

  非常期待。

  吴畏直觉不想知道余清到底在期待什么。他略不自在地在座位了换了一个姿势,小心地让自己藏进车内后视镜看不见的死角——虽然他也知道对于精神领域展开之后十公里内无所不知的余清来说,这个动作和小孩子撒娇没有任何区别,但起码能让他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真是太烦了。吴畏听到自己在心底阴暗的角落里喃喃自语。

  “你如果现在有空,”余清的声音在前座再一次响起,“现在最好把职测所的流程再好好看一遍,”她有了一次微妙的停顿,“虽然这不会对结果有任何帮助,但起码能有效缓解你现在不太好的心情。”

  “我没有心情不好。”吴畏假笑,“余清你太敏感了。”

  然后研究员在又一次因为城市智能交通指挥系统给出的暂停信号里上身半侧,扭头朝因为种种原因板着脸的吴畏,“你不知道吗?在精神类异能者的领域里,人类情绪就好像黑夜里的火把一样醒目,”短发女性对着小弟弯了弯嘴角,“你的话,大约就是核聚变引擎启动。”

  这是在夸奖?

  “并不是夸奖,当然,你可以当做是一种奖赏。因为毕竟人类和机械不同。”很难讲是猜到了吴畏在想什么还是真的在某种意义上听到了他的“想法”,余清在家用车突然启动时产生的惯性中紧贴椅背,好整以暇地接着说,“你应该学会在将自己‘藏’起来,毕竟这个世界善良的总是少数?”

  “藏起来?”吴畏被余清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你可以认为每一个精神类异能者就是一座雷达,知道烧穿吗?”在后视镜里看到吴畏点头之后,余清继续解释:“每一个生物体在精神领域中都是一个信号,有强有弱,弱者会被领域捕捉,强者却能烧穿它。你在学习如何‘烧穿’之前得学会将自己有效地藏起来。”车内后视镜中出现了余清满是评估意味的眼睛,“现在你就像大号的灯泡,亮得简直刺瞎眼。”

  吴畏翻了个白眼,但奇异地发现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那还真是抱歉了。”他扭头看车窗外由银灰过渡为藏青的建筑群,“瞎眼什么的。”然后少年随便换了一个话题,“外面是什么?”

  “和职测所有相关业务往来的一些企业。”余清随意瞥了一眼,语气轻快地说:“建筑物颜色不同是因为上半截外墙都是光伏板。”

  “我以为现在已经淘汰光伏板了。”吴畏盯着那些曲线各异的建筑物,“核聚变技术在几百年前就非常成熟了。”

  “小弟,你的科学史看来学得不错。”在余清说话的同时,明显的减速感传递给了乘客,“虽然还是比不上核聚变的转变效率,但现代光伏技术除了发电之外还有吸收阳光有效降低建筑物室内温度的作用,”余清把扔在副驾驶位上的制服外套抓起来,“不过光伏外墙主要还是都市等级的城市使用,嘉江是二级市,没被允许使用这项技术。”

  “因为嘉江在建设之初的定位是聚居地,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好了,”车门无声滑开,余清下车前最后说道:“我们到了。”

  吴畏曾经许多次在各种各样的屏幕上——比如自己的智能终端,家里的柔性光屏,大街上的广告栏,学校的宣传光屏,甚至包括父亲与余清拍回家的视频——见过职测所的样子,但是当他第一次真正站在职测所大门外时,还是因为某种压倒性的气魄屏住了呼吸。

  “真的太大了。”少年由衷地感叹道。

  作为联盟唯一有进行异能者的能力资格检视,能力分级及异能研究的团体,全称联盟职业资格测定研究所的职测所起码在占地规模上就傲视群雄。它并没有选择在视觉效果上太过于冰冷,带有明显科技感的建筑设计。在主建筑群体上,职测所选择了更复古的,类似旧地球时代19世纪欧洲大学与教会的建筑风格,在分支建筑和庭院设计,则选择了以大中华文明为代表的亚洲风格。

  吴畏下意识踮起脚,远方建筑物高耸削瘦的尖顶在视野中若隐若现。他收回视线,目光停留作为分界线的一大片草坪上。“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不经允许可能不要轻易地踩到草坪上。”少年侧过头看向已经穿好制服——非常传统,从旧地球时代传承至星际时代,除了材质有些许变化之外形制没有任何改变的白色外套,小翻领,前胸衣兜,然后是左右衣摆上方的两个巨大口袋——的余清,“嗯,我觉得你先走比较好。”

  “谨慎也是聪明的一种。”余清向弟弟点头表示赞赏,然后研究员以双手插兜的轻松姿态踩上了草坪——一辆可供四人乘坐的小型锂电池车凭空出现在姐弟的面前,铁灰色的道路破开草坪向着四面八方铺陈开去。

  “上来。”研究员招呼测试者一起坐上去,“因为有很多磁敏感仪器,职测所里没有铺设超导线圈,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这个。”

  “我以为除了养老院和幼儿园之外这种交通工具已经绝迹了。”在这个时代极其罕见的四轮设计让吴畏既怀念又新鲜,“没想到居然能在职测所看到。”

  “技术的重点在于适合。”随口说完,余清趁这个机会把便携式光屏打开再度确定吴畏的测试项目。锂电池车的速度并不算太快,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她有足够的时间检查每一个纸面流程。

  一旦余清手里有任何阅读物,再打扰她和找死就相距不远。吴畏的血泪史够多,绝不想再多一笔。车速不快,留给他足够的时间来熟悉职测所的布局和建筑。

  少年颇为欣赏的视线流连在所谓哥特式建筑浅棕与青灰错杂的外墙以及深青色的屋顶上。旧地球时代的建筑全都留在了遥远的故乡地球,移民对于故乡建筑的回忆几乎全都来自于各类图书及视频,很少有人真正见过实物。

  他看得入迷,以至于没发现锂电池车已经停在了某幢建筑物的大门前,余清已经下车,顺手敲了敲车顶,“春游的小朋友,”长姐声音带笑,“我们已经到了。”

  外墙某处不起眼的角落贴着“测试楼(一)”的标识牌,吴畏没能看到更多的信息就被已经不太耐烦的余清扯了进去——作为能够将精神领域物质化干涉实体的高阶异能者,只要她想——无形的力量扯着少年的衣领将磨磨蹭蹭的吴畏一路拖进了建筑物的电梯里,然后当电梯停在某层之后又把他“拎”了出去。

  “余清。”已经等在门口的研究员大概没少看类似的场景,见到这一幕也只是含蓄地笑了笑,为首的男人和余清打了个招呼:“我以为你们会更早一点到。”

  “也并没有迟到。”余清冷淡地说,朝男人点点头,“拉蒙德。”

  “所以我们可以开始了?”对方并不介意余清的态度,“一切都准备好了。”

  吴畏没来得及说上半个字,就被两只悄无声息地从天花板伸出的金属机械手握住肩部和腿部,少年的视野突然发生了九十度的转变——他被平直地横放过来,然后在一串“啊啊啊啊啊”的惊恐叫喊中被放上推车——最后只来得及向余清发出一句深情的问候:“余清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我以为他是你亲弟弟。”拉蒙德看着逐渐消失在楼道深处的推车面不改色地说,“DNA超过95%相同那一种。”

  “他是。”余清没兴趣再在这里站下去,转身向实验室走去,研究员最后一句话飘了过来,“我们感情不错。”

  吴畏在推车开始移动之后就闭上了嘴巴。他只是有点被吓到了——很小的一点而已——但很快反应过来这只不过是职测所的例行公事——测验者将进行一系列身体测验及异能测验,为了保证结果最大程度真实,某一部分测试还将在测验者失去意识之后进行。现在他只是被强制送到测验室而已,至少还保持着清醒,总比昏迷着上仪器好——职测所不是没有爆出曾有研究员利用昏迷的测验者做人体实验的丑闻。

  少年眼睁睁地看着智能助手将自己剥得干干净净,洗消之后套上淡蓝色的外套塞进另外一个稍小的房间。他茫然地打量着里面陌生的仪器——“您好,第052号测验者,请跟着提示动作。”冷淡的数字合成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我们将进行第一项基础测试。”

  隔着单向透明玻璃,余清和拉蒙德注视着吴畏在智能助手的帮助下笨拙地站在了仪器上,两位研究员手上的便携式光屏立刻收到了报告。

  “姓名:吴畏

  年龄:17岁

  身高:175CM

  体重:62KG

  ……

  异能类:速度与力量

  能力综合等级:D

  ……”

  “少年人。”拉蒙德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他用事务性的语气评价道:“非常标准的数据,哦,可能体重偏轻是个问题。没有足够的蛋白质,碳水,脂肪和各项微量元素,骨骼生长会减缓甚至停止。”

  “这是营养学的范畴。”余清回答他,她的目光在光屏停留了相对较久的时间,然后研究员抬起头,命令等在一边的助手:“开始体能项目测验。”

  在一墙之隔的测验室内,人类的语音取代了电子合成音:“吴畏,现在请听我的指示,”一个男性的声音说:“提起编号N1的杠铃。”

  “目前杠铃的模拟重量是70公斤,如果你觉得不够,可以选择通过语音要求增加重量,每次十公斤,请放心,一切都处在监控之下。”

  “他的异能原始登记是什么?”拉蒙德看着少年毫不费力地将杠铃举过头顶,然后不断要求增加重量,终于有了一点儿兴趣:“我记得联盟规定十二岁要登记异能种类。”

  “身体项,体术大类,力量和速度。”想都没想,余清随口说:“但是那也是很多年前的记录了。青少年发育期间异能发生改变是很常见的。”

  “比如你从物质类变为精神类吗?”拉蒙德在余清看过来的视线里举起手表示无辜:“我只是举例而已,没有其他意思。”

  余清收回目光。

  “对。”

  “最终重量为360公斤。”助理说。

  “就力量项目来说已经相当可观了,超过了自身体重的六倍——他确实没有学习和训练的经历吗?”

  “没有。”余清顿了顿,“篮球社团活动算吗?”

  “您在开玩笑。”拉蒙德在光屏上匆匆记了一笔,短促地笑了两声。然后他思考了几秒,“考虑到他是你的亲弟弟,”男性研究员向自己的同事发出询问,“我们做做精神类测验怎么样?”

  “我没有意见——”余清突然停住,然后视线越过拉蒙德的肩膀落在另一个人身上,“艾米丽。”她平静地和同僚问好,“很高兴看见你。”

  “亚洲式的虚伪。”金发碧眼身材高挑丰满的女性不满地发出啧声,然后在拉蒙德的警告发出之前为自己辩解:“这不是人身攻击。”

  “你应该懂得挑选更合适的句子问候同事。”日耳曼的男性后裔慢吞吞地说,“艾米,有什么意见可以到地下室去。”

  余清笑了笑。愉快地弯了弯嘴角,“我很期待。”她对艾米丽说,“我随时有时间。”

  吴畏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个插曲。他大汗淋漓,双臂颤抖地放下了杠铃,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360公斤……”少年当然知道这个数值代表什么。他暗地里握了握拳,“不错,”吴畏给自己鼓劲儿,“这个数字能评上一个C甚至C+。”

  虽然比不上当年余清测验的A—,但是吴畏已经很满足了——毕竟他一直就读于普通学校,在遭遇刻耳帕洛斯之前从未考虑过开发与锻炼异能;而速度与力量类异能也并不是什么罕见能力,算是主流中的主流,一百个异能者中有七十个以上能力不是速度就是力量,或者像吴畏两者兼顾。

  “所以这是你的弟弟?”艾米丽转移了话题——她没兴趣被余清单方面殴打——她朝单面玻璃墙抬了抬下巴,少年正接过智能助手递给他的毛巾。金发的女性双手环胸,绿色的眼睛忽然漾开愉快的笑意,“我的妹妹乔伊,”她说出这个名字时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今天也在做测试。”

  “余清,让孩子们玩一玩,怎么样?”

举报

作者感言

破重围

破重围

~~~

2020-02-25 20: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