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克隆体,新的67小队和新队长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28 2020.03.28 20:00

  “克隆体?”看起来三人当中唯一不知情的吴畏惊讶地看了看一脸沉静的谢忱,又看了看提前就收到消息的刘浩,他摘下帽子抓了抓脑袋,有些迷惑地开口:“我没记错的话,因为在克隆体中发现了DNA缺陷问题,五十多年前人类克隆技术就被禁止在临床是用了吧?”

  “有例外哟。”刘浩竖起一根指头摇了摇,“用于医学目的及特殊人群,经过批准的申请就可以,联盟医疗法就是这么规定的。”他一手保着胳膊,另一只手摸了摸下巴,“我猜他是特殊人群。”说完数据刘瞥了一眼吴畏,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他拿胳膊肘撞了撞队友:“老吴,如果你提出申请的话,八成也能做。”

  “为什么?”还沉浸在同学居然是克隆的冲击中,吴畏对刘浩的调侃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第二异能携带者。”已经有点不耐烦的谢忱看了刘浩一眼,成功地让对方收起嘻嘻哈哈的表情,他难得耐心地为吴畏解释道:“遗传并不能完全保证某些特殊能力的继承,这种时候,与其去赌自然遗传的那些不超过10%的几率,不如用安全性超过80%的技术再现特殊能力的拥有者。”

  “总之大致就是这么回事。”刘浩不敢再嬉皮笑脸,拿手指头蹭了蹭鼻子,总算有了几分正经:“这也是我收集到的信息,不保证一定正确啊。克奇和安杰鲁的DNA据说都来自同一个人,但似乎做胚胎植入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反正最后他们成了一对异卵双胞胎兄弟。这件事本来没几个人知道,但是不知道最近被谁泄露出来。”

  “难怪,我就说他们俩其实根本不像,但还是有人说他们是亲兄弟。”吴畏嘀咕了一句,偏头问队友:“那你们的意思呢?”他说完又马上接着说下去:“我先说我的意见,我不算多喜欢他们——但是也不讨厌。”

  谢忱和刘浩对视一眼——很明显这两个人之前已经有了默契。然后谢忱转过头看吴畏:“行,”他把双手插进裤兜里,脸色淡然地说:“你没意见的话,我们也没什么意见。他们都很强,之前输掉比赛算是个意外。”

  “你不会对克隆体有什么意见吧?”刘浩试探着开口——某些人出于宗教或者道德理由公开对克隆人表示厌恶。

  “诶?”吴畏耸了耸肩,以相当无所谓的语气开口:“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信仰,所以也不觉得克隆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克隆技术也不会把他们变成怪物。”

  刘浩松了口气,“那实在是太好了。”他似乎想起了某些不太愉快的事,摇了摇头:“也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的想法。”说到这里刘浩就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选择换了一个话题:“有欧新,克奇和安杰鲁,我们的人就够了。”

  “六个人?”吴畏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那我们还是没有达到标准小队人数哦。”

  “之前我也说过吧,标准小队的人数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八个人,很多年前是十二个人,”刘浩说到关于数据的问题就认真多了,他推了推眼镜,向着队友侃侃而谈:“后来技术不断进步,人类对于异能的掌握也不断加深,定下八人标准小队数据的那个年代,这个是最优选择,但是不代表现在也是。”

  “当时异能机甲的理念和技术也刚刚完善,单人驾驶机甲也推出不久,各方面都有不足。但是现在机甲技术已经很成熟,通过模块化技术能够迅速拓展武装机甲的用途。”刘浩如数家珍,“以前一个小队必须得带上一个阿喀琉斯,但自从可以自由选择机型之后,更多的人尝试用尤弥尔更换载人舱模块的方式增强火力。”

  “我认为哪怕标准小队的人数不会调整,队属机甲配置也会更改,我们只不过更快一步而已。”刘浩掏出光屏,调出早已准备好的资料——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他指着画面中四架不同配置的尤弥尔说:“我想过了,我们甚至可以尝试四机甲战术——”

  “等等!”吴畏打断了刘浩的话,他狐疑地看了看刘浩,又看了看至始至终都保持着诡异安静的谢忱,挑了挑眉:“我怎么觉得你们这都商量好了?”

  “也不算。”队伍中另一位精神系异能者平静地开口,“但是我们确实之前就讨论过这个问题。”

  “别生气。”数据刘观察着吴畏的表情,“因为这是我们的某个想法,嗯,某天晚上聊天的时候想到的。”他耸了耸肩,咧开嘴精神奕奕地笑了起来:“室友嘛,沟通起来总是会更方便一些。”

  吴畏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是生气啦,就是觉得有点惊讶。”他看着两个人清了清嗓子,“不太能想象你们聊天的样子……”

  “你也会加入进来的。”刘浩在吴畏惊讶的眼神里笑嘻嘻地继续往下说,“你忘了吗?这次分队之后,每个小队就会组成一间宿舍——不必担心,单人房间,但是共用一个客厅,居住条件比现在好多了,据说模仿前线猎警的宿舍。”

  “说太远了。”谢忱不满地拍了一下吴畏。

  “哦哦,说回来说回来。”刘浩将画面放大,“我敢说,这是我们才能使用的战术。”他相当自豪地向队友介绍自己的杰作:“我取名为指挥-战斗体系。”

  “毫无想象力的名字。”吴畏毫不留情地讽刺了一句。

  “但是很具体。”刘浩耸了耸肩,接着继续说:“四架机甲配置不同——我和老谢一架,模块配置重点在搜索和指挥,吴畏你单独一架,重点在火力,克奇和欧新一架,重点是搜查,克奇单独一架,算搜查的支援。”

  “这个配置不错,”吴畏冷静地指出漏洞,“但是单人驾驶的风险很大吧?如果驾驶员出舱之后这架机甲就等于废了。”

  “实战中,如果到了驾驶员不得不出舱的地步,机甲大概率也没什么用了。”谢忱淡淡地说,他倒是觉得刘浩这个方案不错,“根据很多以往的战例来看,驾驶员离开机甲之后的生还率不足三成,”他轻微地扯动了一下嘴角,比起冷笑倒像苦笑更多些:“严格来说,就比一成高点。”

  “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驾驶员宁愿死在机甲里了。”沉默一会儿,刘浩轻声说:“比起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吃掉,或者连尸骨都找不回来,让机甲成为棺椁大约还更能让人接受些。”

  三个人都因为这个话题的沉重安静下来。

  “这个方案乍一看似乎因为缺少后备力量而没有足够的可靠性,但实际上,尤弥尔的机动远在阿喀琉斯之上,火力和装甲在进行补足之后也颇为可观,”刘浩清清嗓子,努力扭转趋向严肃的气氛,“其实我也考虑过可以将其中一架机甲替换成骡子,”他冲两个人摊开手,“但是阿喀琉斯的机动性与尤弥尔相比实在太让人失望了,与其让骡子拖慢整个队伍,不如让大家都强大起来。”

  “按照常规配置,一架尤弥尔要带正副两个驾驶,并且很多人还会选择带上载人舱,根据前线的记录来看这个选择可以说是一个大趋势,只能说明越来越多人认为阿喀琉斯是个拖累。但是如果让尤弥尔带这么多人,在没有增加机甲的情况下,这么做只会削弱机甲的防护和续航能力,其中也包括火力续航。”

  刘浩随手从包里掏出几个软包装饮料扔给队友,喝了一大口润润嗓子之后为自己的发言做了总结:“如果只有一到两个乘员,机甲就能将以往载人的部分充实为机甲或备用能源,其实也是变相地提高了生存率。”

  “确实挺有意思的……”吴畏根据刘浩的话大概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感觉自己甚至开始期待起来,赶紧清清脑袋。他咳了一声:“反正过两天就是最后一次选择队友的机会,我们到时候让他们也听听看。”

  少年看了看似乎满脸冷淡,但眼睛却满是跃跃欲试的谢忱和满脸自信等着被夸奖的刘浩,忽然间信心就满溢于胸,某种激荡的情绪不断翻涌——

  “总觉得,”吴畏看向远处影影绰绰的城市,回过头笑着说:“我们会做出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他这么说的时候,夏日温热的风鼓起了单薄的衬衣。

  就像刘浩说的那样,之后不久最后一次选择队友时,克奇和安杰鲁毫不犹豫地选择了67小队——当然,可能安杰鲁不那么心甘情愿,但克奇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也只能摆着一张不爽的脸干脆了当地从教官手里接过了代表67小队的臂章。

  这件事让小队三剩下的队员非常愤怒,不过吴畏在某次不经意地一瞥间却发现其中有几个人的表情更接近幸灾乐祸和厌恶。他若有所思地回过头,正好撞上克奇含义丰富的视线。

  他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侧了脸问谢忱:“老谢,”吴畏摆出一张无比认真的脸,尽可能地忽略克奇略有些露骨的打量,“你做队长?”

  出乎吴畏的意料,谢忱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我不适合做队长,”他直接说,无视几个人惊讶的表情,“这也是我之后想说的——比起指挥,我更喜欢参与直接的战斗。”然后他转头定定地看向克奇,没有任何委婉的意思:“我提议克奇担任队长。”

  新出炉的小队此时呆在新宿舍的客厅当中——他们果然成为了室友,所有人都表示单独的盥洗间和卧室简直太棒了——正召开第一次队内会议。谢忱这句话显然酝酿了很久,也考虑了很久,根本不给别人打断他的机会:“重新组队之后本来也需要重新磨合,换一个队长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吴畏皱起眉头,他向来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想法,索性直接问克奇:“你觉得呢?”又问刘浩:“老刘,说句话。”

  刘浩用指头敲了几下桌面,比起吴畏显而易见的反对,他明显对谢忱的决定接受度更高。噔噔噔——刘浩盯着克奇,嘴里却向着吴畏解释:“其实我倒是觉得老谢说的有道理。”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吴畏说,“但是克奇明显对数据有着独特的偏好和看法,这在精神系异能者中非常,非常的罕见。”

  最后他总结道:“我觉得我能和他搭档。”

  三人组里有两个人都投了赞成票,吴畏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哪怕反对也不会有什么用——他已经足够了解自己的两个队友——“所以投票吧,”少年有点无精打采,他慢吞吞地开口,视线左右移动,暗暗期盼着有人大喊一声我不同意——不过吴畏的期待明显落了空,已经表明态度的谢忱和刘浩自然不可能拆自己的台,安杰鲁和克奇是一边儿的,至于欧新,小胖子明显还没反应过来,此刻正一脸茫然地东看西看。

  不过让吴畏略感到安慰的是,前室友最后还是非常仗义地站到他这边,但是——“好,四比二,”刘浩嘿嘿地笑了两声,他往后靠在椅背上,并起三根指头碰了碰额角,笑着对微笑的克奇说:“以后就在一个船上了,队长。”

  这并不是新67小队唯一的问题。

  “所以欧新确实是和谢忱一组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安杰鲁突然不怀好意地开口,目光向在场仅有的力量型异能者飘了过去。

  然后,别说谢忱,就连欧新本人都皱起了眉头。

  67小队在重组之前就是一支特殊的队伍,重组之后,特殊也没有少多少。最大的证据就是,比起标准小队中最少三位力量型异能者的配置,他们就只有欧新一个人——吴畏已经被以谢忱为首的精神系异能者们坚决地划分到了同一阵营,哪怕本人拼命表示自己的异能认证上是力量型。

  谢忱对此的表示是:“呵,等级比第二异能更低的力量型异能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