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方法,胜利的必要和比赛

自由之民 破重围 3996 2020.03.23 20:00

  幸运女神这次没有眷顾三人组。

  他们在抽签时不幸抽到巨石高地——地貌如地名所说,由无数裸露的巨大岩石构成,植被稀少,并且绝大部分是高山草甸和低矮的灌木,能够藏身的地方非常少,对于在人数完全不占优势的67小队来说,这样的地形堪称噩梦。

  “麻烦了。”自从知道抽签结果之后刘浩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这个地方对我们太不利了。”

  其他两个人看着他都没说话——明摆着的事。

  “还不知道会选择巨石高地的哪个部分作为地形参考,如果是东边,”刘浩叹了口气,“赶紧投降,那边是一望无际没有任何阻碍物,视野媲美潘达斯大草原。”

  “北边呢?”谢忱问了一句。

  “那还有一线希望。”刘浩调出地图,在北方画了一个圈,沉声说道:“这里有巨石高地唯一的高山森林和一小片高山湖泊,比起东边,这边的地形更复杂,能够选择的战术和打法也更多,考虑到蓝洞训练基地的性质,我觉得我们可以赌一把。”

  虽然嘴里说赌一把,但67小队还是尽可能做了准备——他们这次冒险选择了两架机甲,将其中一架给了吴畏——全武装全装甲型尤弥尔,加强了火力及装甲,机动性能有所降低,但好在并没有低到无法忍受;另一台机甲则换上了双人座舱——这是极端不同寻常的选择,因为以往双人驾驶都是精神系异能者,但这次,谢忱让刘浩做了副驾驶。

  “座舱里并不都是生物接口,还有正常的显示器及触控操作作为备份。”谢忱调出权限,将数据处理这一块儿分给副驾驶,他动作很快,一边做一边说:“双人驾驶的初衷也是如此,不过很少有配合特别默契的两个精神系异能者,这个功能就显得特别鸡肋,不过既然开发出来,一定有用得上的地方。”

  他把数据操作台推给刘浩:“你试试。”

  不同于正在进行全新尝试的队友,吴畏现在做的和刚刚接触机甲的精神系异能者菜鸟驾驶员没两样。

  在旧地球时代晚期,生物电信号传导的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人类通过光纤传导信号,得以将脑电波与机械相连,获得了想象不到的巨大成功,接连研发了各种人形或自然拟态机甲,但好景不长,为了操纵机甲而产生的庞大数据流对脆弱的大脑造成了极大的负担,许多驾驶员因此留下各种各样的后遗症,最严重的甚至当场死亡。

  不过,当人类来到盘古星球,尤其是精神系异能的发现,才使脑-机生物电信号驾驶技术迎来了突飞猛进式的发展。精神系异能者有别于传统人类大脑的构造,使他们通过脑电波驾驶机甲显得格外轻松,而异能者远远超出当时电脑的数据处理及反应速度让传统机甲技术一夜之间都显得过时,因此,到了吴畏的时代,精神系异能者是天生的机甲驾驶员已经成为公论。

  但是对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驾驶员的吴畏来说,这个所谓的公论就显得格外刺眼了。

  对精神系异能者来说,他们操纵机甲的方式和一般人所想象完全不同——曾有人问一个功勋驾驶员如何驾驶机甲,他回答提问者:“想象自己拥有无限延长的感知和身体。”

  吴畏闭上眼睛,无形无色的波纹以少年的身体为中心向周围一波又一波荡开,所到之处,人耳听不到的频率敲击一切生物与非生物体,吴畏第一次放开全力让感知向着周围扩展,似乎无穷无尽,然后他恍然大悟,忽然明白那位驾驶员所说的意思——当你使用场探索世界时,机甲自然就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

  他抬起了手。

  变色迷彩呈现出灰白斑块,高大的尤弥尔忽然抬起右手,紧接着,这架金属造物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那样踉踉跄跄地迈出了第一步——观众席中传出仿佛海啸般的哗然,巨大的吸气声像一阵飓风席卷而来,学院提前准备的几架维持秩序防止意外的机甲发出引擎发动时低沉的咆哮声,接二连三地升空,将吴畏的尤弥尔隐隐包围起来——他们要确保在发生意外之前控制住它,或者,毁灭它。

  最坏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几个摇摇晃晃的脚步之后,似乎已经掌握了平衡,尤弥尔渐渐以正常的姿态开始行走,然后,它毫无预兆地在地面浮起,离子引擎蓝色的火焰扭曲空气,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灰白色的机甲在瞬息之间腾空,两声尖利的音爆猛地炸响,附近所有的玻璃几乎在同一时间炸成碎片,尤弥尔早已看不到身影,只留下碟状的音爆云在原地慢慢散开。

  “吴畏!”谢忱的声音在通讯频道中气急败坏地炸开:“你赶紧给我滚回来!再往上飞,负责空域的猎警就要过来了!”

  吴畏忽然醒了过来。

  他眨了一下眼睛,眼前所见并不是还陌生的机甲座舱,绵延无边的云层在视野中看不到尽头,他下意识停了下来——正在飞行当中的尤弥尔背后的引擎渐次减弱,轰鸣声变得温柔起来,机甲“站在”云层之上——吴畏的心脏剧烈跳动,他无法形容这样的感觉,只能说,非常好。太好了。

  “喂喂,吴畏?”刘浩加入了通讯,他的声音带着笑意,“玩够了?该回来了吧?我们还得比赛。”

  少年深吸口气,他将手掌抬到眼前,所见仍旧是指节分明修长的手指,但他知道,在这只手掌之外,钢铁造物也默默地看着五指分明的肢体。

  “不可思议……”

  “我听到了。”吴畏试着切入谢忱的场中——对方有瞬间的呆滞,但立刻反应过来,就像队友伸出的一只手——他感受到了谢忱的场,冷淡浩瀚,让他想起夏夜仰望的星空。

  “快回来吧,”刘浩依旧嘻嘻哈哈地说,“不过教官说比赛之后你可能会得到一个月的加罚——如果我们输了的话。”

  吴畏的场离开了同伴。平流层之上无时无刻不在呼啸的狂风也无法吹动尤弥尔哪怕移动一毫米,引擎重新开始加速,和之前比起来,这次无疑从容并且轻松,蓝色的火焰再一次出现在喷口,暴虐的力量被束缚在这具钢铁之躯中。

  “我对罚跑没兴趣。”吴畏笑着回答——尤弥尔扎破云层,大地的轮廓逐渐清晰,视野急速缩小,几架熟悉的机甲出现在灰白迷彩的机甲身边,城市触手可及——“因为我不想输!”

  杨米尔斯从光屏上收回目光,投向坐在旁边脸色青白不定的安德森。督导教官表情微妙,嘴角介于笑与不笑之间:“你的学生很不错。”他看着对方逐渐挤到一起的眉毛,“每个学生都是一座宝库,安德森,”杨米尔斯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应该更多地设法打开它们,而不是毁了他。”

  安德森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是的,长官。”教官略低下头,避开杨米尔斯的目光,不让对方发现满脸的厌恶,“他的确是一座,”中年人停顿了一下,僵硬地继续往下说——一个字接一个字地吐出来:“宝藏。”

  鉴于吴畏的特殊情况,裁判原谅了他愚蠢的行为。“我能理解第一次在机甲上展开场的心情,”充当裁判的森田——原猎警学院资深教官,退出现役之后接受了预备学院的聘书——紧盯着少年,试图让这位特殊的人物明白规则的重要性:“但是违反规则依旧是不可接受的!”

  吴畏在他的目光下咽了口唾沫,悄悄直起原本便笔直的脊背。

  “不过考虑到你的特殊情况,另外并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危害,”森田一本正经地说,“所以暂时不会给你什么处分,”他看着少年大大地松了口气,忽然翘起嘴角,“仅限于你胜利的前提。”

  然后森田享受着吴畏的目瞪口呆继续说:“如果你输掉比赛,按照校规,擅自进入空域,不服从教官的命令,”他悠闲地竖起指头,“根据校规,你会被罚到毕业啊。”

  在猎警学院时期就在学生们中间有魔头之称的森田最终真情实感地笑出了声:“吴畏,不少教官已经等着申请成为你的惩罚监督人了,”他笑出一口森然的白牙,“加油。”

  “所以绝对不能失败。”吴畏在进入地图前的最后一次通话中异常严肃地说:“我绝对不想把宝贵的休息时间浪费在没有丁点儿好处的夜间罚跑上。”然后他警告嘻嘻哈哈看热闹的队友,“别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咱们是队友。”

  “立刻上升到了严重威胁的地步啊。”刘浩的声音在耳机中有些许失真,但是不妨碍他在话语中流露出极度的重视,“没办法了,看来别无选择。”

  谢忱一如既往地冷淡:“出发吧。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蓝洞再次展现在了学生们的面前,和之前感受过毫无二致的狂风又一次出现,但吴畏却不再像之前那样恐惧或敬畏——他一马当先,向前跨出一步,当机甲就要向下坠落时,离子引擎突然发动,蓝色的火焰在将近傍晚的夜色中格外明亮。

  “这次我们抽到了白日战,就看地形能不能赌赢了。”刘浩的通讯从正常的电磁模式切换成场,而这么近的距离,处在两个场之中,通讯稳定得就像面对面说话。

  冲出浓雾,巨石高原逐渐出现在了两个队伍的视野当中。五架机甲谨慎地分为两个集团,一前一后地隔开老远的距离,并且互相用场试探着攻击,阻拦,尽量保证己方的虚实能够保密到最后一刻。

  “老谢的手气简直了!”刘浩快活地大笑起来,“是巨石北边!”

  队友的话音还未彻底消失,一片黑沉沉的森林就在67小队的面前突然出现,在低矮的草甸和灌木中间极其惹眼。这时候已经彻底看不到小队三的踪迹,涂着67小队标志——由两个造型简单的数字构成——的两架机甲停在森林附近,没有贸然进入。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三分钟。”谢忱问刘浩,“这次的战术是什么?”

  “小队三他们动作比我们快,已经进入森林,现在想必找好了埋伏的地点,”刘浩一边说话一边标注地图,“但他们能够埋伏的地方并不多——严格来说只有三个左右。”

  “这里并不是真的前线。”吴畏提醒他,“他们的顾忌也没有那么多。”

  “我知道。”刘浩把做好标记的地图发给队友,“这次轮到我们当‘鬼’,得想办法把他们抓出来,但是小队三应该不会蠢到分兵,因此战斗几乎是一次决胜负——我们和他们都没有进行第二次‘猫捉老鼠’游戏的能力。”

  “我不清楚他们对这张地图有多熟悉,不过如果是我的话,”刘浩敲了敲地图上标注着高山湖泊的位置,“我会选择在这里展开战斗。”

  “我们定在这里,”克奇在通话中与队友说:“在这里让那三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尝尝我们的厉害。”

  “巨石湖,距离最近的森林大约有2公里远,”小队三的队长慢条斯理地分析道:“因此他们无法借助森林隐藏身形,如果他们拒绝在这里和我们决战,故意怠战比失败受到的惩罚更严厉,这三个家伙是绝不想接受这样的耻辱。”

  和克奇比起来,他的兄弟安杰鲁无疑安静许多,但绝不是说安杰鲁的能力低于克奇,相反,应该说,安杰鲁更加致命,也更加危险。

  “我们的速度比他们快多了。”安杰鲁的声音要低沉一些,说起这类不大良善的话题总显得冰冷,“刚好可以打他们措手不及。”

  “让他们知道,赢一个装模作样的小队四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克奇的声音轻得像一根落在水面的羽毛,可惜内容和轻盈没有半点关系:“让他们到湖里去冷静冷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