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余清的课程,训练课和独树一帜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75 2020.04.01 19:00

  “神学家会说这是因为你是天选之子,虽然很可笑,但是我的答案和那些神棍差不太多,自然选择了你。”余清拉了个椅子坐下来,顺手把可触光屏拉到身边,一边在上面写写画画,一边头也不抬地说:“关于第二异能的研究并不太多,”她说完这句之后终于抬头,正好看到吴畏一脸的茫然。

  她把手交叠着放在桌面上,“因为标本太少了,如果你已经关注过这个问题,那你应该知道在你之前的第二异能者数量也未能超过十个人,并且因为其中大多数人选择猎警作为职业的关系,”女性研究员的脸上也不免流露出遗憾的神色,“还没等到和研究机构合作就死在了一线——在科学的层面看来真是非常重大的遗憾。”

  杨米尔斯不满地插话进来:“余清女士,我认为你轻视了牺牲的意义,”督导教官的颊肉抽动了两下,他不易擦觉地瞥了一眼吴畏,大概了解了他为什么对与余清见面感到抵触,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好时机,杨米尔斯继续说了下去,他盯着余清,语气沉重:“在职测所看来他们只是宝贵的研究课题,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值得永远纪念和崇敬的烈士。”

  余清稍微侧头看了他,语气冷淡:“这个问题我们无法取得共识——不过我同意你后一个观点,”指烈士,“现在我们可以回到吴畏的问题上来吗?”

  “请继续。”

  “就现有的资料看来,异能者与普通人的结合最容易诞生第二异能,详细的机制因为缺乏具体的数据并不很清楚,不过曾经有一种猜想,”余清看着吴畏,立起之前那块光屏,“这是推测的化学式,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有太多兴趣看这个。”她啪地放倒光屏。

  “简单来说,我们知道异能的产生与盘古星球特殊的磁场有关,但能被磁场影响并且改造的只有极少数人,哪怕是今天,也没能超过总人口的万分之五,且大多数还是低等级者,符合自然定律,但并不是说其他人就完全没被影响。”

  余清身后的大屏光屏上出现了一片论文,“这是七十年前职测所某位研究员的论文,他在几大都市都随机选取了一万人,采录了他们的DNA进行分析,然后发现在某个片段上几乎都有一模一样变异的迹象,然后和异能者进行比对之后,认定这就是磁场作用于遗传物质的证据。”

  吴畏一动不动地看着光屏中的余清,他听入了迷。

  “所以我们可以推测认为,普通人同样具有异能的可能性,但因为某些未知因素,这份可能性最终没能实现。”余清端起不再冒出热气的杯子喝了一口。

  “但是这和第二异能有什么关系?”吴畏还没有明白。

  “你知道吗?”余清放下杯子,看着懵懂的小弟一脸的似笑非笑:“为什么现在提倡异能者与异能者的结合?”她并没有指望吴畏给出答案,而是干脆了当地自己回答了自己:“因为与普通人的结合后,下一代不是异能者的可能性高达40%,另外,异能降级的问题也很严重。”她做了个手势,“如果一个异能者,比如说你,”余清指了指吴畏,“未来的妻子也是一个异能者,那你们的下一代携带异能的可能性是60%,对比一下刚才的数字,中间有20%的落差——这意味着扼杀了许多本能出生的异能者。”

  “仅仅是个可能而已,还有人不结婚呢。”吴畏郁闷地顶了一句。

  “任性的权利可不是时刻都有啊,我亲爱的弟弟。”余清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在这个问题上和吴畏纠缠,“但事情就是这么有趣,第二异能却诞生在那些原本被认为的禁忌婚姻中,这个结论并不是现在才做出的,70年前那份论文的作者最后推测,当异能的强基因与弱基因相遇时会发生三种情况,一种是强基因覆盖掉弱基因,第二种是强基因不够强反而被弱基因影响了,”研究员看着吴畏发怔的脸继续说,“第三种,弱基因被强基因所影响,其中携带的异能因子开始发育,如果足够幸运——”她没再继续说下去,但吴畏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一时间没人说话。

  余清把冷掉的杯子捧在手心里,片刻之后热气又飘荡起来,研究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现在我来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她看了看光屏上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其实我很高兴你提出这个问题——因为很多人非常粗暴地认为第二异能的最大用途就是战斗,”她看了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杨米尔斯一眼,“但我个人的看法是,别被这样的看法束缚了自己。”

  “我看过你的战斗录像,不得不说,你比我想象中干得更好。”余清冲吴畏举了举杯子表示祝贺,“也许和你没有接受正统的异能教育有关,你在实际运用中虽然非常幼稚,但极具想象力,”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改口说:“应该说,具有非常鲜明的个人色彩。”

  吴畏在椅子上不安地动了动,他难得被余清夸奖一回,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女人最近哪儿不好了。

  “我最近很好,不用担心。”只用一瞥就知道弟弟在想什么,余清扯了扯嘴角当做微笑,心平气和地继续说:“大部分第二异能都是基础异能相反的种类,不过一般来说比基础异能强的很少,你这个也是特例中的特例。”

  “能用第二异能干嘛,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异能。精神系异能的用途非常广,与力量系异能结合的——你是第一个。”余清再度看了看时间,最后总结道:“这个问题我没办法给你标准答案,我的建议是,不要被经验和既往的知识束缚了,有时候无知并不完全是个缺点。”

  然后女研究员干净利落地关掉了视频。

  杨米尔斯摆摆手,光屏立刻出现了另外的画面。“你觉得怎么样?能适应么?”他向吴畏询问道:“如果觉得实在无法适应,”督导教官正直地暗示道:“理论课程也可以由我进行。”

  吴畏摇摇头。如果在之前问他这个问题,他多半会同意杨米尔斯的建议,但现在——“我觉得余清说得挺好的。”少年认真地说,“我知道她很厉害,但从来不知道她有这么厉害。”吴畏很难分辨自己的心情,但有一点可以确信的是,余清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他以肯定的语气说:“我想上她的课。”

  督导教官也不是一定要代替余清,他只是不希望余清将他心目中未来的战斗中坚拐带成一个成天呆在实验室的学究——异能最大的价值体现在战场上。

  “很好。那我们可以继续下一个部分。”杨米尔斯打了个响指,金色波纹悄无声息地出现,仿佛水波荡漾,督导教官心情开始好转,他左右活动脖颈,一脸轻松,:“让我看看你的场究竟是什么样子。”

  开始正式的训练课之后,预备学院一年级学生的日子普遍不太好过。

  只有现在他们才明白之前的训练是多么温柔了——不会对你大吼大叫,不会对你吹毛求疵,不会有恐怖的惩罚和毫不留情的教官——甚至连惩罚夜跑都加码了!

  每个人都必须竭尽全力,稍有松懈就会被丢下。

  “力量系和精神系的配合至关重要!”教官敲了敲光屏,暂停的视频重新开始播放,因为图像放大放慢而凸显的细节一览无遗:“我再强调一遍,”他扫视老老实实坐在底下的学员,加重语气:“机甲并不是万能的!现在有一种论调,认为力量系异能者会被逐渐淘汰,有些人,”他不甚明显地朝某个小队所在的区域看了一眼,“甚至激进到几乎要全精神系配置!”

  “在一线,不会有规规矩矩的场地和留有余地的对手!你们将要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生物!是这个星球原本的主人!”他提高了声音,“机甲也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是可靠的,只有人的精神,人的躯体,才能胜任最险恶的环境!”

  宽大的阶梯教室里,以小队为主的学员们按照自己的喜好坐在不同的位置上。67小队挑了个不远不近的地方。这是第三节训练课,大多数人仍旧在艰难地适应节奏。教官们大多数是刚从一线退下来的猎警,他们经验丰富,能力虽比起巅峰时期有所退步,但仍旧不是目前这帮学生能够挑战的对象,训练课伊始就把学员们收拾得鬼哭狼嚎。

  站在讲台正中的教官叫祁斌,年纪已经不轻了,他是极少数能够从一线全身而退的幸运儿,兢兢业业三十年,最后接受了预备学院的招揽,成为一位训练课的专职教官。

  被学员们简称为训练课的课程全程是实战认知及训练课程,重点在培养小队之间的默契及学员的作战能力,这其中能力训练当然是重点,但教官们也会有意识地培养学员对异能的正确认知,杜绝某些异想天开的行为——比如67小队。

  “这个视频拍摄于一年前的东线,是新柏林猎警总部旗下的一支部队,代号山羊I,标准小队成员配备,包括三个精神系和五个力量系异能者,携带一架阿喀琉斯及两架尤弥尔,其中一架做过改装,携带两个乘员舱。”祁斌用细长的教鞭指向画面,学员们只来得及看到一张带有照片和文字的图片一闪而过。

  “他们的任务是清除罗肯斯特森林中部盘踞的一群袋蛛,成年体五只,一公四雌,未成年体七只,非常标准的种群——有人能告诉我袋蛛的主要生物特点么?”祁斌沉甸甸的目光在学员脸上来回梭巡,看得学生们心惊肉跳。

  “谢忱,你起来说吧。”教官的视线冲67小队所在的地方扫过去,“说漏一点,晚上全队罚跑。”

  谢忱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袋蛛,异兽编号BU8563,常见分布地为罗肯斯特森林及奥斯洛特沼泽,节肢生物,成年体长可达三米以上,喜阴喜潮,筑巢卵生,雌蛛一生可多次生育,一次最多可生三只,公蛛会将子蛛中的公蛛赶走,只留下雌蛛。袋蛛前端生有一对镰足,后背有一对退化的小翅,行动缓慢,以中小型异兽为食。”

  他暂停了一下,在学生们目瞪口呆的表情里继续毫无起伏地说:“袋蛛外皮坚硬,弱点在眼,关节,尤其不能攻击雌蛛腹部,容易激怒公蛛。攻击方式以镰足及吐丝毒素为主,镰足可以切断机甲未覆装甲部分,毒素对蛋白质有反应,如果没有血清,中毒三十分钟后中毒者因为蛋白质融解而死。蛛丝坚韧粘稠,怕火,对金属有腐蚀。”

  他一口气说得没停歇,最后说:“报告,说完了。”

  祁斌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满意:“说得很到位,坐下!”他皱着眉头瞥了67小队一眼:功课不错,只是怎么一个个的脑子不清楚呢?全队就六个人,居然只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力量系!

  至于吴畏,已经被他彻底归类到精神系异能中去了。

  “山羊I自前线营地出发三天之后到达袋蛛巢穴附近扎营,”教官指着画面中在森林中缓慢前进的小队说道:“大家注意看,他们的侦查战术非常标准,携带乘员舱的尤弥尔最先,放出了两个偏速度的队员,另一架殿后,阿喀琉斯居中。应当说,山羊I的确是一支战技术非常过硬的小队,看他们的动作,非常轻柔,前后队员衔接紧密,配合默契。”

  的确如此。画面中,阿喀琉斯照着侦查的尤弥尔探出的道路亦步亦趋,中间的距离绝不超过一百米,殿后的尤弥尔则非常谨慎地观察着后路——曾有小队因为疏忽了对后路的防范而全队覆没。

  “山羊I与袋蛛的遭遇是在进入森林之后的第四天上午十一点十二分,根据记录,侦查机甲遇到了一只未成年体,虽然很快解决了这只袋蛛,但也因此惊动了成年体袋蛛,战斗主要发生在十二点之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