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战斗,机甲的对决和运气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22 2020.03.24 20:00

  奶白的雾气仿佛纱幕飘荡在湖面上,水汽浓郁,空气中飘荡着湖水潮腥的味道,湿润的,带着水生植物与泥土的腥气。懒洋洋的阳光像一张乏力的网倒扣下来,夏日的燥热就这样被水汽一点点消磨。不远处的森林向湖泊延伸的部分像一只试图握住对方的手,最后被沙滩隔开。

  低飞的机甲犁开湖面,强大的气流撞破平静的水面,浪花飞溅。借着雾气的掩护,几乎无法找到它们的身影,变色迷彩有效地隔绝了大部分探查手段,包括光电雷达,肉眼,红外感应。诞生于旧地球时代的变色迷彩技术发展到今天,在物理意义上几乎无敌——如果没有场。

  克奇的场像一张缓慢沉重的帷幕,一点点在裸石,森林,沙滩,湖面上张挂,所到之处,一切都似乎被按下了暂停键,甚至鸟雀的鸣叫也被短暂打断,厚重无形的场无声无息地覆盖住一切生物体,在这个区域之中,只要克奇愿意——这些活得一无所知的猎物将在下一秒沉入永久的安眠当中。

  “我还是没有找到他们。”精神系异能者平静地说。他盯着面前的屏幕,光屏上的画面忠实地反映了机甲周遭一千米以内的影像——技术手段是异能不错的补充。

  “不奇怪。他们现在有两个精神系。”安杰鲁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遗憾的是我们还是没能知道吴畏的等级。”

  “哪怕他的等级是A又怎么样?”队友插进来说,克奇微笑着,轻松地分辨出队友浓厚的敌意之下藏不住的嫉妒,“机甲可不是孩子的玩具,他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练习,”如果对方也有场,那他声音里的幸灾乐祸估计比眼前的湖水还要多,“你们大概没有注意,但是他的机甲启动那一瞬间,啧啧。”

  “闭嘴。”安杰鲁平静地开口。

  通讯频道里噤若寒蝉。

  “我们现在都还没能找到他们。”克奇笑着说,他似乎并不太在意这个让人不快的事实,“这里并不大,地形也并不复杂,我们甚至抢先进入森林,而且我们人手充足,但是,现在找不到他们的也是我们——你觉得,究竟是谁比较无能呢?”

  “他们的场比我们想象中更强大。”安杰鲁的场发出高频次的无数波动,证明主人的心情和情绪都不怎么美妙,“谢忱不好对付,如果再加上一个同样不好对付的吴畏……”

  “不要着急。”克奇说,“他们会来找我们的。”

  “我们必须找到他们。”刘浩给队友发去一份复杂的数据,完全无视另两个人只看结论的习惯,“而且越快越好。”

  “我找不到他们。”谢忱简短地说。

  “机甲战比拼的就是谁的耐心更好。”刘浩说,同时将一个光屏转向同座舱的队友,“他们有三架机甲,根据地形,机甲的性能以及小队三的个人数据,我认为他们有可能在以上几个地方藏身。”

  “有可能?”谢忱瞥了一眼屏幕。

  “有可能。概率从70%到25%不等。”刘浩确保谢忱看见屏幕上的数据之后又将光屏转向了自己,“数据不会说谎,但我们面对的毕竟是人,人类的行为充满了不可预知性,尤其对手是克奇,他的行为可预知性更低。”他习惯地想扯扯耳朵,碰到碳纤维坚硬的外壳才想起来自己的脑袋已经像一个肉馅儿那样被碳纤维数据交换头盔包裹得严严实实。

  “他们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是哪里?”吴畏忽然问。

  “湖边,一个绰号钻石的小高地。”刘浩回答他的问题,“这里比周围只高出五米不到,背后倒是森林,可惜中间连接部分是高山草甸,完全起不到掩护的作用。”他一边说一边手快地调出地图,把细节放大,“看,唯一的好处大概是这地方面勉强能算个制高点。”

  “我们可以往那边儿过去看看。”吴畏关掉地图,机甲开始缓慢加速,强大的气流将水面冲出深坑,水雾愈加浓厚,“他们找不到我们,可不是因为不敢找我们。”

  下一刻,离子引擎发出强劲的咆哮,蓝色的火焰喷射而出,高大的机甲自水面轻盈地跃起至高处,然后向着岸边疾射而去!

  “我大概能抗揍一会儿,”吴畏的声音在耳机里断断续续,这是场发生了对抗而不稳定的原因,“你们别急着上来,谢忱,把场收起来,他们三架机甲,那几个力量系的家伙估计会忍不住冲出来!”

  “你自己小心。”如此简短地说完,队友干脆利落地断开和吴畏的连接。少年的后侧突然空出大片,随即被吴畏自己的场填充,中间甚至没花上半秒钟,但哪怕如此细微的变动也依旧无法瞒过克奇的眼睛,他低低地一笑:“抓住你了。”

  和吴畏的尤弥尔几乎同样迷彩的机甲像一尊蛰伏的巨兽自深沉的梦中突然醒转,引擎毫无预兆喷出火焰,比吴畏动作更快,克奇破开水雾,向着某个方向扑了过去!

  克奇的机甲里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个负责数据和搜索的精神系异能者队友。而整个小队三,力量系异能者只有三个人,其他人几乎清一色是克奇的同班同学,也就是精神系异能者。这样大胆的人员配置不是没有在教官中间引起议论,但相比起67小队堪称神来之笔的三人小队,小队三又显得正常太多了。

  一直不断向前方侵蚀的场忽然停滞下来,吴畏精神一振,机甲立刻加速,原本深蓝的火焰向外又喷射出近乎一米的长度,外焰已接近无色,这是引擎温度攀升到极致的象征。再勉强加速,无法承受高温的引擎外壳将会融化,不受约束的离子将会在短于十毫秒的时间内燃烧,爆炸,就像一支大号的烟花。

  这里距离湖岸已经进入了肉眼可视的范围,在大片翻腾的粘稠雾气当中,某些不同寻常的轮廓在雾中若隐若现,但不等吴畏反应过来,那个微妙的轮廓发出低沉的吼叫,机械的力量在瞬间震开绵密的水雾,五米之内再无阻拦,配置与迷彩几乎一模一样的两架机甲同时发现了对方!

  在那个瞬间,吴畏的场仿佛一往无前的汹涌海浪撞上了坚硬的礁石,被尖利的石锋迎面劈开!少年眼睁睁地看着那柄无坚不摧的利刃劈向眼前,他眨了眨眼睛,脆弱的角膜似乎能感受到泠泠寒气。但也仅到如此,海浪缩了回去,形成一道密不可破的水幕,将锋刃包裹住一点点推开,那雪亮的刀锋似乎因此沾染上什么,黑色的锈斑眨眼间不断蔓延,呼吸的间隙,原本锋利无匹的利刃就腐朽得仿佛一柄不堪使用的废刀!

  克奇“咦”了一声,安杰鲁在通讯频道中问他:“遇到麻烦了?”

  异能者收回被逐渐侵蚀的场,“比想象中麻烦。”他坦然承认道,然后切换成机甲内通讯:“亚特伍德,”克奇呼叫自己的数据员,“我把驾驶权限切换给你。”他活动了一下脖颈和手腕,淡淡地开口:“我得好好玩一玩。”

  谢忱在不久之后也到达了湖岸,而原本厚重的雾气在刚才吴畏和克奇两个人场的短暂碰撞中被驱散得干干净净,他不得不冒险直接登陆——或者说,谢忱是冲着那架在左臂上涂写汉字叁的机甲来的。

  极富侵略性的场在瞬间向着目标冲了过去,并且在下一刻将它牢牢地禁锢在原地,空气中荡起一阵阵青色的波纹——这是场被全力驱动之后具现化的象征。机甲腾空而起,谢忱闭上眼睛,一把毫无装饰的短刀出现在驾驶员的脑海中,他毫不犹豫地握上了刀柄,并在下一刻将它拔了出来!

  属于谢忱的尤弥尔沉重地落在了猎物面前,然后干净利落地拔出了藏在机甲后腰的短刀,大约只有机甲小臂长,刀刃是高速运动的粒子束,几乎无坚不摧——除了攻击范围过窄之外没有缺点——然后向着对手劈头砍了下去!

  接着,闪着莹莹光芒的刀锋陷入无形的盾牌。

  原本以为已经束手就擒的机甲从容地撕开了禁锢他的场,离子引擎点火,蓝色的火焰差点灼伤了谢忱的眼睛,他忍住闭眼的冲动,原地向后跳开,正好躲开一记致命的攻击——小队三的第三架机甲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对准谢忱的尤弥尔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七点钟方向,向右三度,三发!”刘浩狠狠地锤在了控制台上,“跟我玩儿埋伏战?!”

  “收到。”

  “想跑?”谢忱咬着牙冷笑着再度展开青色的场,网住那架一击不中正打算撤退的机甲,他猛地将摊开的右手捏成一个拳头——青色的巨网发出令人不安的嗡鸣,目睹这一切的安杰鲁脸色大变,“阿尔文!小心!”他极力撑开属于自己的场,试图赶在谢忱的网将猎物绞成一团烂泥之前将队友拉回来。

  可惜他的动作还不够快。

  青色的网刹那收紧,机甲的钢铁躯体上很快出现了绳索的痕迹,金属在无形的力量挤压之下发出可怕的吱呀声并且逐渐变形,原本光滑的表面出现大大小小密如蛛网的裂痕,接着,恐怖的龟裂声不断炸响,机甲开始响起代表危险,人员必须立刻撤离的警报声。

  “谢忱!谢忱!”刘浩震惊地转向谢忱,他打算伸手将他晃醒,却在密密麻麻的生物电连接线路前无法下手,只得大声喊叫,试图将队友从几乎失去理智的状态中唤醒:“快住手!你会勒死他的!”

  安杰鲁的场在事情不可收拾之前总算赶到了,两个场相撞的瞬间,空气中响起一声沉闷的声响,就像初春之时天际炸响的闷雷。冰蓝色的波纹挤入机甲与谢忱的场之间,缓慢而又坚决地将那些致命的绳索撑了起来。

  “谢忱!”刘浩眼睁睁地看着安杰鲁将己方机甲从岌岌可危的境地中救了回来,一方面总算放心——在练习战中失手杀害同学的罪过可不是几场罚跑就能解决的,另一方面,看着对方救援来得如此之快,也并不让刘浩感到开心。

  “叫什么?”精神系异能者终于开口回答了刘浩一声。他先同刘浩说话:“放心,没什么大问题。”在队友看不到的地方,青年的大腿肌肉不断震颤,既是高强度对抗之后的后遗症,也是恐惧:就在刚才,他差一点真的杀了对方。

  青色的场像潮水般退下,如果不是机甲躯体上留有恐怖的痕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夏日午后的一场梦。但那架已经无法保持自主站立的机甲提醒着每一个人:这里的确发生过什么。

  “叫救援吧。”谢忱的声音通过外放模式传出来,“哪怕你们的机甲还能动,但驾驶员动不了吧?”

  的确如此。安杰鲁阴郁地看着光屏,编号03的机甲座舱已经严重受损,驾驶员的口鼻不断涌出鲜血。他按住耳机,呼叫队友:“阿尔文,你还好吗?”瞥了一眼光屏左下角的生命监测,数据提示他对方必须接受救援了。

  “不太好。”阿尔文的呼吸声在耳机里沉重地像在海底,“抱歉,估计我帮不上什么忙了。”

  “那是个疯子,你叫救援吧。”直截了当地说完,安杰鲁索性断开通讯场,打开内部通讯,阴恻恻地开口:“要不要出来活动活动?伙计们?”

  标示02的机甲毫无预兆地打开双肋下的载人座舱,一直留意周围刘浩心中一紧,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告警雷达的红色灯光突然在座舱中闪烁,巨大的警报声不断响起:“袭击!袭击!”

  两枚能量导弹一前一后击中了尤弥尔的腰部,坚实的磁约束装甲发挥了作用,这次突袭仅仅破坏了表层的金属外壳,机甲踉跄了一下马上站稳,报告机体破坏的信号立刻出现在乘员正面的光屏上。

  谢忱和刘浩震惊地互看一眼:这是实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