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 谢忱、三个人的队伍和变革的前奏⑤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28 2020.03.08 02:51

  杨米尔斯颇感兴趣地挑起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尽管理论上教官们不会对那些无法顺利组队的学生们另眼相看,但不得不说,大多数没能顺利组队的学生都是因为自身实力太差。这个世界对强者非常宽容,尤其是异能者的世界当中,对弱者的毫不留情不如说是对他们最大的保护。没人想和注定丢掉性命的人一起上战场。

  跟随强者是生物的本能。

  但的确有一些人,他们被大多数人放弃的原因也是因为“太强”。杨米尔斯很期待,注定无法达到标准小队人数的这几个新生,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我看过你的资料。”谢忱的态度相当冷淡,“你的能力评测只有C,作为一位力量型异能者,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出色的成绩。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的能力评测是B+,并且有望在三年之中达到A,”他看着吴畏,露出一个毫无笑意的微笑:“你给我一个选择你的理由。”然后谢忱补充了一句:“不要说什么除了你之外没有最好的——预备学院没有,而我甚至可以选择退学,重新报考其他学院。”

  吴畏耸了耸肩,“老实说我的砝码不多。”少年的开场白异常坦诚,然后他看着对方挑起一边眉毛,“就像你说的,你站在足够有力的位置上,”吴畏咧开嘴笑起来,眼神闪闪发光,“如果换一个时间和地点,我绝对不会做这样无谓的努力。可是你现在站在这儿,那代表我确实有机会。”

  接着,他在被对方打断自己的话之前抢先开口:“以你的评测结果,你完全可以选择更好的——比如猎警学院什么的,但是你没有,所以我猜也许你有不得不来这儿的可能——”吴畏停顿了一下,观察谢忱面无表情的脸,“看来我猜对了。”

  “那些傻货没选你是他们的脑容积太小。”吴畏语气活泼,“当然,没选我也是一样的原因。”

  “其实你也不用对和我们组队,”少年侧过身指了指站在不远处一脸紧张的刘浩:“喏,还有一个在那儿——有什么想法,想开点,我们根本不可能达到标准小队的人数,一个月后的练习多半会输,搞不好到时候就得一起被扫地出门。”

  “你现在选择我们,仅仅需要忍耐一个月,”吴畏笑着补充了一句,“我真的觉得自己还不错。”

  谢忱的表情在刚才吴畏说话时有微妙的变化——某些时候看上去他就快忍不住给对方一下了——但他确实忍了下来。

  “好吧。”年轻的精神类异能者不情愿地承认道:“某种意义上,你猜对了,我现在确实无处可去,至少现在是。”他强调了一句,说到这里咬紧了牙关,“也不怎么想和那帮……”谢忱冷笑,“人组队。”

  吴畏松了口气。他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表情,谨慎地开口:“所以你同意了?”

  “对。”谢忱言简意赅,“我同意。”出乎意料地干脆。

  刘浩犹犹豫豫地朝新出炉的队友走过来,然后停在离谢忱尽量远的地方——虽然下一刻他就被吴畏一手拖住。

  “我刚才去问了其他几个人,”刘浩好不容易把吴畏的手撕开站直,然后意外地不紧张了。他看着对面表情各异的两个人——一脸无所谓的谢忱和笑眯眯的吴畏,“他们一看谢忱就马上拒绝了。”

  “正式开学也没几天,你做了什么有这么坏的名声?”吴畏顺口问了一句。

  “你呢?干了什么得到安德森的关照?”谢忱顺口反问了一句。

  “我只是告诉他刻耳帕洛斯的弱点不是眼睛而是肋下的骨头。”吴畏冲谢忱笑了笑,“可能地点不是很好,在他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上。”

  刘浩插嘴进来:“我是因为坚持数据第一。”

  “啊,那个说技术一定会战胜本能的就是你啊!”谢忱都难得露出一瞬的惊讶,“你居然没被赶出去,时代真是变了。”

  “所以你呢?”吴畏还记得最开始的问题。

  “这个我知道。”大约是接触之后发现谢忱并不像传闻中那么可怕,刘浩大着胆子说:“因为谢忱在第一堂课就和同学打起来,”然后他偷瞥了一眼对方的表情,“把三个人打进了医疗室。”

  吴畏忍不住吹了声口哨:“厉害啊!”他兴致勃勃地问:“怎么做的?”

  谢忱莫名其妙地看他:“因为他们打不过我。”

  非常朴素的道理。对面两个人哽了一下。

  “好了。”刘浩试图让他的队友回到最重要的问题上来,“我们可能找不到第四个队友了。”他忧心忡忡地说,“除了我们,还有一个队,他们拉人比我们顺利多了。刚才我去问的时候还有四个人,现在么,”刘浩指了指空荡荡的场地,“一个都没有了。”

  “他们应该达到了标准小队人数。”吴畏摸了摸下巴,“愿意接受强制组队的有七个人,剩了十一个,哦,就是我们,坚持自由组队,其实一开始就注定会有三个人没办法组队。”

  “一群麻雀挤在一起也不会变成老鹰。”谢忱冷漠地说,“并不是人数越多越好。”

  “也不是越少越好。”刘浩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我们之后不是单人作战,三个人……”他摇了摇头,“不过,”年轻人恢复了平静,“现在说输赢确实太早了。”

  教官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来:“还没有完成组队的人,你们还有三十秒登记时间!”

  “行了,先去登记吧。”吴畏冲对面的队友笑了笑,伸出手,紧接着,另外两只手毫不犹豫地叠了上来。

  “不论如何,一起加油吧!”

  “我注意到这次诞生了一支只有三个人的队伍。”安德森装作不经意地开口。

  “很显然。”杨米尔斯心情不错,他收回视线——之前督导教官一直注意着角落里的三个人,然后现在他看向安德森:“你看上去挺开心的,安德森。”杨米尔斯向同僚问道:“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新血即将加入我们,这当然值得开心。”安德森圆滑地说,他向来阴沉的脸上嘴角僵硬地抽动了一下——杨米尔斯认为这大概是代表微笑:“证明我们开了个好头。”

  杨米尔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啊,”督导教官眯了眯眼睛,“确实如此。”

  “你们确定?”负责登记的教官从光屏后惊讶地抬头,他又再看了一遍光屏上刚才由学生输入的资料——确实只有三个人的名字。教官的脸色一下严肃起来,他向吴畏再次确认道:“你们队只有三个人?”

  “对。”吴畏大大方方地承认:“我们只有三个人。”他补充了一句:“因为只剩下我们三个了。”

  年轻的教官还想再说什么,旁边的同僚及时制止了他,并且侧身靠近他低声说:“督导说可以让他们组队。”他只好将尚未说出口的话咽回肚子,脸色复杂地叹了口气,然后将代表队伍的标志——数字67的徽章,由金属3D打印机现场打印,只需等待三分钟——交给三个人:“你们必须将金属徽章佩戴在常服左臂,稍晚些时候记得去常务处领布面臂章,可以贴到战斗服左臂上。”

  他继续向三个年轻人交代:“组队成功之后,你们的日常分数将和队友挂钩,一份犯错,全部扣分,日常的理论课程不变,但战斗实践课程就必须和队友一起进行,这个徽章也是一个记录仪,”教官指了指谢忱手中的徽章:“它会记录你们的成绩,可以和智能终端联网,同时也具备定位仪的功能。可以用指纹唤醒——按压徽章正面三秒钟。”

  “联网之后会将使用守则发到你们的个人终端上,记得登陆,”教官指了指光屏,“已经为你们注册了。”

  然后他最后一次认真地看向三个人:“祝你们好运。”

  “好了,下一位。”

  新生中有一支三人小队的消息迅速传遍了预备学院。吴畏在当天晚上就感受到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的感觉:不论他走到哪里,都有人要么有意无意地看着他和同伴窃窃私语,要么干脆明目张胆地冲着他指指点点。大多数人的态度显然并不足够善意,如果不是因为预备学院规定严苛制度森严,吴畏觉得自己大概已经和不下五六拨人来上几场“亲切又热情的运动”。

  “杨米尔斯教官同意我的舍友换宿舍。”刘浩在当天晚上的视频通话里告诉吴畏,他看上去表情多少有些受伤:“理由是他想和队友增进了解和默契。”对方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几个吊车尾的家伙有什么默契,一起拿评测D的默契么?”

  “然后呢?”吴畏喘着气,费力地脱下沉重的携行具和背包——他被安德森找了个理由加罚武装越野,此时刚刚回到宿舍,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

  “然后谢忱搬来和我做了室友。”刘浩在视频里盘腿坐在床上,一脸忧伤地说:“我宁愿是之前那个吊车尾。”

  “所以你确实需要和队友增进默契。”吴畏把头盔摘了下来,甩了甩满头的汗水,幸灾乐祸地说:“你总不能连吊车尾都比不过。”

  “你呢?”队友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你的室友怎么样?”

  “比起你,我显然幸运多了。”吴畏将智能终端的屏幕转到背面,“来,和我的室友打个招呼。”

  然后被吴畏的神操作打败的刘浩和天真善良的欧新猝不及防地打了个照面。

  和新队友的通话结束以后,欧新难得还没有躺到床上去,他把椅子反过来坐下,两只手叠在椅背上,然后将下巴搁了上去:“我觉得你挺开心的。”小胖子歪了歪头,“本来我以为你可能需要鼓励或者安慰。”

  “我确实挺开心的。”吴畏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精准地扔进三米外的脏衣篓中——他刚洗完澡,浑身酸疼的肌肉终于得到放松。然后少年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室友,对方的脸上有几丝没藏好的愧疚:“我说,”吴畏赶在欧新开口之前说:“你千万别说什么很抱歉之类的。”

  “我是挺抱歉的。”小胖子承认道,顺便抽了抽鼻子:“我今天应该选你的,”他涨红脸,“当时我都打算过去找你了,结果被他们拦住了,”显然这件事让欧新非常沮丧:“他们威胁说如果我选了你,那就不会再有人选择和我做队友了。”

  “他们?”

  “安德森喜欢的那几个。钱烈,安迪,内森,”欧新扳着指头数:“反正就那几个特别喜欢围着安德森摇尾巴的人。”一向好脾气到稍显软弱的小胖子露出极其少见的厌恶:“他们拦下了所有人,还在其他班里说A班的学生绝对不会加入到有你的队伍。”

  光着上身,正在穿衣服的吴畏停顿了一下,“不会加入有我队伍?”

  “安德森是我们的指导教官,”欧新闷闷地说:“也就是说,不出意外,他会和我们呆在一起整整十三个月——直到毕业。”

  吴畏知道室友的意思。

  再厉害的异能者也需要同伴,尤其长年奋战在一线的猎警,他们依靠娴熟的默契配合往往能越级战胜高等级异兽或异植。精神类或者物质类异能者固然强大,但如果缺少了被誉为盾牌的力量型异能者作为战士,这两类肉体条件脆弱的异能者在战斗中也不会有太高的生存几率。

  安德森的威胁非常有效。

  “实在不行,”欧新叹了口气,在椅子上直起腰站起来,他看着吴畏,有些犹豫地开口:“你去给安德森道个歉吧,还有十三个月啊,一年呢,而且毕业之后分配去向指导教官的意见也非常重要。你总不想被丢到什么危险又辛苦的地方去吧?”

  “如果是那种地方,”吴畏低声说,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欧新听,“我倒觉得不坏。”

  “就怕那家伙,会把我流放到哪个仓库去发霉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