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交流,胜利和嬗变

自由之民 破重围 3991 2020.04.05 19:00

  通讯频道里有片刻的安静。

  “也没太超出我想象的范围。”最先开口的是对安杰鲁完全没有期待的吴畏,“不过让我很惊讶的是,你居然没有趁机杀了他。”

  “麻烦太多而已。”听起来安杰鲁很遗憾,“我到现在也有点后悔,这小子很难缠,也许当时应该坚持干掉他的。”

  “然后你现在应该已经进了惩教处。”克奇冷静地说,“并且还会连累我一起到里边儿去——毕竟在他们看来我算半个同谋。”

  帕洛斯再次胜利之后,暂时没有第三个勇于挑战的学生。机甲环视一圈,最后停在了看向某处的位置。

  “听说安杰鲁和克奇退出了小队三,加入67小队,我还很遗憾,”帕洛斯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虽然没有任何人会愚蠢得认为这是因为他心情很好,“觉得大概没有机会再痛痛快快地来上一次战斗,不过现在出于意料。很好!”

  “吴畏!我要求和你战斗!”

  所有人都沉默了。随后,巨大的风暴从学生当中诞生出来,不少人索性打开了外放语音,叽叽喳喳的讨论,所有的声音混在一起,撞向高耸的穹顶再一阵阵反射回来,回声混着说话声,一时间甚至连场都不稳定了。

  “安静!”教官怒吼了一声。

  吴畏犹犹豫豫地在通讯频道里问:“我听到了我的名字?”他问同样目瞪口呆的队友:“这家伙,帕洛斯叫的是我不是安杰鲁?”他不可思议地说:“这家伙脑子是有什么问题吗?”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同样被吴畏评价为脑子有病的安杰鲁,他竟然毫无障碍地理解了其中的逻辑:“他大概知道了第二异能的事,可能觉得如果不先打败吴畏的话就没有意义——他知道我们输给了你们。”

  “既然你能打败安杰鲁,说明你比他更强!”擂台上的帕洛斯对67小队的谈话一无所知,他的声音从外放通讯里传出来:“那我只能打败了你,才有资格去挑战安杰鲁!”

  “果然有病啊……”刘浩笑嘻嘻地感叹,然后话锋一转:“不过这种人执着心特别强,看在队友的份上,给你个建议,最好不要拒绝他。”

  “我为什么要拒绝他?管他什么理由啊,”吴畏奇怪地反问了一句,他活动一下手腕和颈部——机甲的手臂抬起来,扭了扭手腕,又左右转了转脑袋,驾驶座舱中的吴畏翘起嘴角,呲出一个血色森森的笑容——“我已经等很久了!”

  机甲表面的纯黑仿佛被什么溶解了一般,新的颜色像一束喷泉涌了上来——带着金属的铝白和光泽,在灯光之下闪着冷冽的光泽,然而再仔细看,并不是银白,而是酷似太空底色的深灰。

  “这个颜色可不怎么好看。”安杰鲁在频道里笑了一声,“我以为他要选红色或者黄色什么的,至少也得是金属蓝,选个灰色——他的眼睛哪儿不好吗?”

  “多看看书没坏处。”刘浩嘻嘻哈哈不软不硬地把安杰鲁顶了回去,“你不知道当年星际舰队的标准涂装就是灰色吗?”

  “有个词就为此而生,太空灰!”

  队友无聊的争论当然不会传到吴畏的耳中。他从座位中站了起来,没有选择大多数驾驶员同行的做法:将所有的动作在脑子里解析之后再以脑电波的形式传输信号。吴畏活动手脚,他的机甲也有相同的动作,因此得到了许多人的侧目,然后,在议论声中,这个特殊的驾驶员微微下蹲,再猛地起跳!

  灰色的机甲倏然跳起,高高跃至半空,浅淡得几乎无法察觉的红色悄悄蔓延出去,隔着场看灰色机甲,仿佛夏日强烈阳光之下扭曲的街道,它跳得如此之高,几乎与穹顶擦肩而过,搅动空气,裹带着冷风,灯链发出牙酸的摩擦声,那些巨大的吊灯摇了起来,光柱摇晃不停。

  帕洛斯眯起了眼睛。一秒钟以后,黑色的机甲遽然下蹲,不知何时掏出的短刀刚好架住了被红色波纹包裹住的,几乎与他的武器一模一样的刀刃!

  黄色和红色的场就这样毫无阻隔地撞到了一起!

  四周浅蓝的电膜在同一时间瞬间变深,然后向外凸起一个恐怖的弧度,原本不断靠近的学生和机甲立刻飞快后退,离得近些的学生甚至已经感受到强大的冲击波从电膜中丝丝渗透出来的力量!

  “他们要冲出来了!”不少人脱口而出!

  好在几秒之后电磁拘束器慢慢恢复了正常,但原本浅蓝的颜色被深邃的藏蓝所取代,这意味着电磁拘束器的频率已经开到了最大,学生们默契地停留在一个安全的距离——过去并不是没有安全装置失效然后导致巨大伤亡的例子。

  在巨大的冲击下,分别落在擂台两边的机甲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吴畏没有选择能量步枪——和一般人想象中不同,依靠机甲作为“击针”的能量步枪事实上要消耗掉机甲内部三分之一左右的电能,他作为一个新手驾驶员,射击更是完全靠信仰——离子短刀蒙上了一层幽幽的淡红,在刀尖吞吐伸缩数次之后,终于成功地伸长,稳定了下来。

  灰色机甲提着刀的右臂猛地上提之后狠狠地摔下来,陡然伸长的刀锋在擂台上留下一道焦黑的印记。

  帕洛斯的脸色第一次沉重了起来。

  事实上,精神系异能者中的菜鸟和老手比起来,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对于场的运用。很多新手喜欢将场像泼水一样尽力向四周伸展,但佼佼者却深知比起弱而大,不如小而强。他们的场范围往往很小,但强度却很高。一个熟练的精神系异能者,甚至能将场凝结成只有一根针的粗细,但却刺穿级别远高于他的异兽的防御。

  “第二异能,真的这么厉害么?”帕洛斯脸色阴晴不定,他望着对面保持着沉默的灰色机甲,突然意识到直到现在,对方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黑色机甲背后的引擎喷出两道蓝焰,下一刻机甲蹿到了半空当中,然后在离子引擎推进器的帮助下,朝着吴畏俯冲下来!同时,厚重的,几乎无法看透的黄色波纹以机甲为原点,一层一层地卷了过来!

  “帕洛斯……”谢忱挑了挑眉,“看来之前也留了一手。”

  克奇的声音也认真不少:“之前他的资料里等级一直是B+,但是看场的颜色和威力,估计已经快到A-了吧。”

  “我们要不要赌一赌他们谁会赢?”安杰鲁兴致勃勃地声音听起来没有半分担心:“你们押谁?”

  欧新毫不犹豫地说:“吴畏。”

  “真有信心。”安杰鲁笑嘻嘻地评价了一句,“还有谁?”

  “吴畏。”刘浩补充了一句,笑得和安杰鲁一模一样:“我不喜欢输。”

  “吴畏。”

  “我选吴畏。”

  克奇和谢忱一前一后地说。

  “那就太没有意思了。”安杰鲁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因为我也选吴畏。”

  仿佛一个正在合拢的圆球,灰色的机甲超过三分之二的身影几乎都快看不见了。帕洛斯在稍远的半空中停了下来。黑色机甲头部银色的眼睛以无机质的眼神看向对手,每个人都知道那不过是光电系统,但巨大的人形装甲的确在学生们的留下了颇带压迫感的印象。

  “第二异能……”帕洛斯再度开启了外放通讯,声音中的狂妄真是让人反感:“哼,我以为多厉害。”然后他不再看几乎被场裹成一团的对手,转向了站在场外的安杰鲁:“安杰鲁,我今天要洗刷——”

  “洗刷什么?”

  一个甚至带着疑惑的声音在擂台上响了起来。帕洛斯猛然转身,机甲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而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音,紧接着,他惊恐地发现,那层厚重的,仿佛被冻结的黄色熔岩上,开始出现一丝丝缺口,尽管全无关系,却让人联想起雏鸟破壳的画面。

  不过,事实当然不是那么温情。帕洛斯发出巨大的吼叫声,黑色的机甲再度朝对手冲了下来,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凝固的黄色熔岩再度融化,从厚重到稀薄,红色的微光慢慢清晰,终于,深沉得近似黑色的赤红光芒一闪而过,帕洛斯的场就像一块黄油被一把烧红的刀从中毫不费力地划开——

  附着在短刀上不断吞吐的红色光芒爆起,只用一刀,吴畏就将帕洛斯的场彻底劈成了两半!

  “哇呜!”安杰鲁夸张地喊叫道:“真是惊人!”

  就连谢忱也赞同地开口:“的确很惊人。”

  确实如此。

  场并没有实体,要制造出类似实体的视觉效果,只能建立在强弱绝对的压制基础上。但这个结论明显更惊人——吴畏的场,对帕洛斯有绝对的统治力。

  想到这一点的明显不在少数。许多人再度看向擂台的目光已经变得微妙,看向67小队的目光则更加意味深长。也许训练课结束之后,67小队会成为不少人预备亲近交往的对象。

  不过这些暂时和擂台上的吴畏无关。破碎成两半的场像潮水般退却,重新回到了帕洛斯的身边。黑色的机甲沉默地降落在了擂台上,和灰色机甲遥遥相望。

  “帕洛斯会选择认输吗?”欧新忍不住问。

  “也许会,也许不会。”安杰鲁愉快地回答了搭档的问话,他自己也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最明智的选择是认输,不过,”他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如果是帕洛斯的话,我觉得他可能不会这么简单地选择放弃。”

  他的话音还未消失,擂台上的黑色装甲已经跃起,再重重地蹬向地面,借助这个力量,就像一刻炮弹向吴畏冲了过去!

  “看,”安杰鲁快乐地说,“果然是吧!”

  和吴畏一样,帕洛斯同样选择了短刀作为武器,不过他的攻击明显落了空,吴畏轻松地架住了他的刀锋,以场延长刀锋的短刀比起帕洛斯的武器更加有力。用力格开之后,灰色的机甲毫不犹豫地发起进攻,刀势简单凌厉,毫无花巧,黑色的机甲应付得相当困难,一个疏忽之下,被吴畏抓住机会——机甲猛然抱住它的对手上身,然后右腿屈膝,毫不犹豫重重地撞上黑色机甲的腹部,直接将它撞飞了出去!

  “轰!”沉重的机甲落地时甚至震动了整个地面!

  “分出胜负了。”谢忱简短地说。

  黑色机甲的驾驶座舱毫无预兆地弹开,帕洛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然后踉跄了一下,险些从座舱中摔了出去!

  “这是机甲受创过重的表现,弹出座舱使驾驶员有逃生的机会。”克奇向队友解释道——不过需要他解释的也只有欧新和吴畏两个人,前者完全不了解机甲,后者则是还没来得及完全了解。

  教官简单地数十之后宣布了胜利者:“吴畏胜利!”

  几秒钟之后,零零散散的掌声才犹犹豫豫地响了起来,不过片刻之后,掌声就像暴风雨般热烈起来,学生们兴奋地大叫,吹口哨,呼喊吴畏的名字,双脚使劲儿跺地,机甲的驾驶员则打开附带的照明系统为这场突然开始的狂欢助兴。

  吴畏在短暂的懵头之后一度差点从擂台上逃下来,但刘浩立刻制止了他这种愚蠢的行为:“这是传统,证明强者的诞生,”他又嘀咕了一句:“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强者。”

  “只要对手足够讨厌又足够强大。”克奇的声音从频道中传出来,“不过这些不重要,好好享受欢呼吧。”

  的确是享受光荣的时刻,哪怕短暂得不值一提。但这的确是热爱强者的异能者所能献上的至高的赞美。地点可以是和异兽厮杀之后的残骸里,可以是学校地下训练场中的擂台上,更可以是未来千万人注目之下的比赛中——

  总之,吴畏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力量为他带来的胜利,光荣,及——

  在懵懂间诞生的野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