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顾轻鸿的白月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沐瑾汐

顾轻鸿的白月光 七只小猪 2155 2020.09.16 17:40

  出府前,顾轻鸿喝了许多茶水,加之方才又饮了些桂花酿,一时内急,便匆匆放下碗筷,出了雅间。

  四处寻不到小二,便自己七拐八拐竟拐进了望春楼的后院里。

  阵阵桂花香扑鼻而来,她抬眼望去,便瞧见一院子的桂花树,只是此时桂花还未完全盛开,却难掩那阵阵幽香。

  这香气扑鼻而来,顾轻鸿心头一愣,只觉有些相熟,可待她平稳的细细嗅下,又觉得这不过是普通的桂花香而已。

  她心中莫名想着,走至廊下拐角,却与一人撞了个满怀,鼻息间闻到一股熟悉的冷咧气息,心头竟为之一动。

  她没曾想在这望春楼还能“巧遇”

  后院里这香气,不就是在他身上闻到过吗?只不过他身上原本的香气并非这桂花香,许是长久的习惯沾染了些桂花的香气,怪不得她闻着,觉得相熟。

  虽未看清来人,可鼻息间那熟悉的气息她再清楚不过了。

  她转身欲走,手腕却被他温热的手掌握住,耳边响起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爱妃这是急着去哪里?”

  手腕被他握上之处如同烙铁般滚烫,顾轻鸿一时乱了方寸,下意识的一掌击去,竟又被他牢牢拽住,整个人被他禁锢住,动弹不得。

  她正欲发怒,一抬头望进那双深如幽潭的凤眸里,他眸色清冷,面容依旧,只是越过他的肩头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那是顾轻鸿第一次见到,这位名唤沐瑾汐的女子。

  以往她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当初,浅浅曾打听过,凤宸月曾有一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未婚妻,名唤沐瑾汐。

  乃兵部侍郎沐明德之女,本与凤宸月有婚约在先,后因凤宸月被人陷害,失手伤了沐明德次子,沐明德震怒之下求陛下收回成命,解除了二人的婚约。

  婚约虽除,可二人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怕是早就情根深种了吧,今日这偷偷会面,不就是做实了二人早有情义。

  若当初不是自己,哦,不,若当初不是昭阳公主,只怕往后嫁与凤宸月的便是这位沐姑娘了。

  且闻着凤宸月身上的香气,只怕是没少来这里,私会佳人。

  眼前的女子目光清冷,一袭白衣广袖锦裙衬的她姿色清丽,犹如那幽幽青莲,与身俱来带着一股清幽的高贵,她虽未有那极致的美艳容颜,可却能让人一眼记住,再难忘怀。

  不知为何,顾轻鸿明明是第一次见到沐瑾汐,心中却觉得烦闷的很,胸腔里的一颗心像被一只手紧紧的掐着,挤压的她很是难受。

  她出神之时凤宸月已顺势将她揽进怀中,在她耳边低声道:“这位是沐侍郎之女,沐瑾汐。”

  顾轻鸿还未酝酿好情绪,那沐瑾汐盈盈一拜,不卑不亢,连声音都如同那溪涧泉水清冷中带着丝丝温婉,“瑾汐见过姐姐。”

  姐姐?

  顾轻鸿不免觉得好笑,扫视她一眼,凉声道:“姑娘莫要认错了,我可不是你姐姐。”

  闻言,沐瑾汐并未发怒,反道施施然浅笑一声道“顾姐姐既是宸月哥哥的王妃,那自是瑾汐的姐姐了。”

  那一声顾姐姐唤的顾轻鸿心头一颤,她回头瞧着凤宸月,望着那双深沉的凤眸,突然觉得自己竟这般可笑。

  可笑,居然相信他当初的话,会保守这个秘密。

  可笑,这些时日一直小心谨慎,怕一个不小心便暴露了身份,会连累了他。

  当初是谁说她的身份不会再有它人知晓,亏得她还那样的相信他。

  她冷笑一声,往日的那些信任瞬间坍塌。

  可又凭什么怪他?凭什么气他?当初,自己何尝不是抱着利用他的心态,与他结盟的,如今这一声顾姐姐算的了什么。

  沐瑾汐与他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知无不言再正常不过,情人之间不会有秘密的,自己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可她的心里,为何这般沉闷?

  顾轻鸿不愿心中心思被人窥探了去,敛下眼中的神色,望着沐瑾汐那翘起的唇角,同样勾起了唇角,“既然沐姑娘知晓楚昭的身份,那这一声姐姐,轻鸿更是担当不起,我还有事,两位随意。”

  或许是因着当着沐瑾汐的面,凤宸月并未为难她,她只是轻轻一挣他便放手,任由她转身离开。

  沐瑾汐瞧着顾轻鸿的背影,掩唇轻笑,“宸月哥哥可真够无情的,好歹她也是与你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娘子,你就不怕伤了她的心,跟别人跑了。”

  凤宸月面色不改,“本王的家事便不劳旁人费心了,汐儿还是别忘了答应本王的事情。”

  沐瑾色眼中神色闪了闪,随即笑道:“王爷吩咐的事情汐儿自是不敢忘。”

  ……

  顾轻鸿回到雅间,玉子卿见她脸色有些不对,一行人便回了别院,晚间又在别院食了晚膳,暮色将至这才回王府。

  栖梧院中灯火通明,锦瑟搀着她小心翼翼的走着。

  午间在望春楼食了些桂花酿,晚间又在玉子卿的府邸小酌了几杯,此时顾轻鸿白皙的脸庞染了些红晕,可她并未醉,脑子这会比平日里都要清醒几分。

  一进栖梧院她便收回手,瞧着院子里的凤凰花,缓缓道:“我想静一静,你退下吧。”

  锦瑟有些担忧,自望春楼出来,她便察觉到王妃有些不对,可又不知为何,奈何也问不得,此时唯有领命退下,想着准备些热水,一会让王妃泡个热水澡,兴许能睡的舒坦些,忘了烦心的事。

  待人都走后,顾轻鸿负手站在凤凰花树下,瞧着这满树火红的凤凰花,心中这莫名的沉闷之意并未有半分舒解。

  想起晚间玉子卿的一番话语,她心中更是迷茫,以往在蓝玉,无论师父说什么,她都深信不疑,师父吩咐的事,她也从未问缘由,一心只想着完成任务,可如今,师父让她做的事情,她虽点头应允了,可心中难免郁结于心,莫名有些抵触。

  她猜不透师父心中所想,总觉得隐隐不安,只怕是师父并非真心同凤宸月结盟,不过是将凤宸月当作一枚棋子罢了!

  或许,他们还有更大的阴谋,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你可知,凤凰花代表什么。”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顾轻鸿闻声回头,凤宸月不知何时竟站在她身后,他穿了件玄色锦袍,站在夜色里,几乎要与这朦胧月色融为一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