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顾轻鸿的白月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姬瑶公主

顾轻鸿的白月光 七只小猪 2520 2020.09.14 21:24

  顾轻鸿从玉子卿房中出来之时,月上枝头夜色浓重。

  她瞧着院子里的夜色,心中一阵悲凉,再回身瞧了一眼昏暗的厢房,终是什么也没说,抬脚便走。

  “轻鸿。”一直静默在门外的连诀开口唤住她。

  顾轻鸿脚下一顿,回头瞧去,只见一身黑色锦衣的连诀瞧着自己,似乎欲言又止。

  廊下的灯光微弱,连诀一身黑衣站在那里,橘色的烛光打在他冷峻的脸上,他的脸一半被烛光照亮,一半隐在阴影里,他抿着唇,似乎要说什么,可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是顾轻鸿从未见过的神色。

  他欲言又止,他在极力隐忍。

  顾轻鸿一直都极不喜欢连诀,他比她大两岁,自小一同服侍在璃王身边,可小时候他总爱欺负她,会抢走王爷给她编的兔子,会在她发呆时突然跳出来吓她一跳,两人切磋武艺之时,他更是从未手下留情,经常打伤了她,是以从小,她便极不喜欢他。

  一直以来,顾轻鸿同样认为,连诀肯定也是极讨厌自己的,不然,为何会做那么些讨人厌烦的事情。

  顾轻鸿戴着黑巾,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瞧着连诀皱了皱眉,并不想与他多话,冷冷道:“何事!”

  幽静的长廊里,她的语气冰冷,连诀沉默了片刻,别开头将脸完全掩盖在阴影里,沉声道:“无事,你走吧。”

  顾轻鸿本就不待见他,瞧他这般捉弄与自己,本想发怒,到嘴边的呵斥之语被强压了下去,她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这连诀,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这一次连诀并未强留,瞧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沉甸甸的胸膛里,感觉有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正在慢慢消散。

  ……

  玉子卿初来西凤,顾轻鸿作为他的“皇妹”自当要带他游历一番。

  第二日一早,顾轻鸿一早便等在玉子卿暂住的府邸门外,待玉子卿出府,两人结伴而行,随行的只有连诀与锦瑟。

  顾轻鸿来京都虽有些时日,可对这京都着实不熟,几人在锦瑟的带领下去京都最有名的戏园子听了一出戏,又闲逛了半日,这才来到京都最好的酒楼用午膳。

  酒楼里宾客满座,刚走至大门外便听得里头热闹的景象,顾轻鸿也是第一回来,又是随玉子卿一同来,眉眼之间不免染了一些喜色。

  从小到大她都将玉子卿当作最亲近的亲人,如今久别重逢,难免激动万分,那些不开心的暂且都抛诸脑后了。

  “都给我让开!”

  只是顾轻鸿脚下刚踏上石阶,耳边便听得一句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她眉头轻皱,还未来得及瞧去,身旁便飞来一条皮鞭,直直朝着走在前方带路的锦瑟肩头抽去。

  顾轻鸿脚下一动,伸手一拽,便将那皮鞭紧紧拽在手中,而后用力一扯,便瞧见了那头扯住皮鞭的女子。

  那女子模样娇俏,细长的柳叶眉下,一双眸子顾盼生辉,只是那眸子里的神色带着几分温怒,娇艳欲滴的唇紧抿着,一头如丝缎般墨黑顺滑的长发因着她挥鞭的动作飞扬而起,一袭烈火红衣衬的她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这样一个娇俏的美人,脾气着实太差。

  顾轻鸿扯紧手中的长鞭冷眼瞧着那女子,凉声道:“姑娘好大的脾性,这朗朗乾坤竟敢持凶伤人。”

  她话刚落音,一旁刚被她救下的锦瑟急忙拉住她的手腕,在她耳边温声道:“王妃,切莫动怒,那是姬瑶公主殿下。”

  公主?

  顾轻鸿回头瞧着一脸紧张的锦瑟,心头的疑惑一闪而过。

  她回过头,又瞧了红衣女子一眼,一脸平静的松开手中的皮鞭。

  只是她刚放手,那红衣女子的皮鞭不由分说的朝着她的面门便劈了过来。

  好一个脾气火爆的姬瑶公主!

  顾轻鸿还未出手,一旁的玉子卿衣袖一挥,那皮鞭便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竟生生掉头朝着一旁的门框抽去。

  “哐”的一声巨响,那门应声落地发出巨响,惊动了一屋子的人循声望来。

  而那姬瑶一向娇生惯养,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当下怒上心头,使出全身的内力回击了过去。

  谁料想,不出三招玉子卿便一个掌风震的姬瑶公主连连后退几步,所幸也没想真正伤她。

  姬瑶大怒,刚要发作,只瞧见酒楼内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出来,她脸色一变,朝那人扑了过去,哭诉道:“程铭扬,这几个该死的刁民敢伤本公主,你快些将他们都抓了,打入天牢。”

  这姬瑶公主转变太快,众人有些跟不上节奏。

  顾轻鸿回头,循声望去,便瞧见刚才还一副凶神恶煞模样的姬瑶公主,此刻正一副小鸟依人的委屈模样,依偎在程铭扬的怀里,那双凤眼中的热泪,瞧着便要簌簌落下。

  程铭扬推搡了一番,谁知姬瑶抱的更紧,他顿时冷了一张脸,沉声道:“姬瑶,你再这般,我这辈子都不会理你了!”

  姬瑶听了他这话立马撒手,绞着手指头站在一旁,一脸哀怨的瞅着他。

  这世人皆知堂堂西凤姬瑶公主刁蛮任性,肆意妄为,唯独钟爱程将军,喜怒哀乐都为他,更是听他的话。

  顾轻鸿以往也有耳闻,今日倒是见识到了。

  玉子卿入宫那日,程铭扬奉旨迎接,自是相熟,他双手抱拳行了一礼,温声道:“璃王爷,姬瑶年纪尚幼,并非有意为难,还望璃王爷莫怪。”

  玉子卿一袭白衣飘飘纤尘不染,那俊美的容颜上带着几分清冷,让人瞧着,只觉得是这浊世难的一见的清雅之人,众人皆被他的美色所吸引,一时倒忘了先前的闹剧。

  一路之上玉子卿都极少说话,都是静静地听着顾轻鸿絮叨。

  听完程铭扬一席话,他也只是礼貌勾唇浅笑,眼里的疏离之色异常明显,嗓音也如同他的人一般清雅醇净,“公主九五之尊自是金贵,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使皮鞭着实不太妥,万一不慎伤了自己可真是万分不该。”

  程铭扬脸色有些挂不住,玉子卿含沙射影的话语令他心中烦闷不悦,他并未接话,而是回头瞧了一脸哀怨的姬瑶,一脸平静的拱了拱手说道:“末将不扰璃王爷与晨阳王妃的雅兴了,这便随公主进宫,向圣上请罪。”

  “请罪倒不必了。”玉子卿一挥衣袖将手覆与身后,浅笑道:“姬瑶公主天真烂漫,想必圣上也舍不得责罚与她,今日之事并未有人受伤,这事且算了,公主也不必郁结于心,方才本王情急之下出手阻拦,还望公主海涵。”

  长得好看的人心眼果真都坏透了,姬瑶咬着红唇,瞪了玉子卿一眼,一甩衣袖头也不回的离开。

  见状,程铭扬匆匆行礼跟了上去,这小妮子脾性大的很,今日吃了这般大的亏,心中定是气愤。

  待人走后,围观的人群也都散了,那胡须花白的掌柜的这才敢出来,颤颤巍巍道:“几位公子,小人这酒楼是小本生意,今日突然造此横祸,这门,还有方才那位公子的酒钱……”

  掌柜的话未说完,连诀冷着一张脸掏出一定银子丢了过去。

  那掌柜的急急接住,那银子在手心滚了几滚,他双手合住,这才笑意盈盈道:“几位公子想必饿了吧,快请进,快请进。”

  顾轻鸿本是肚子饿了,被姬瑶这么一闹倒没什么胃口,可瞧着玉子卿笑意温润的望着自己,她唯有爽快应下,一行四人这才来到酒楼二楼,选了个雅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