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无情无义李暮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许萧雪

无情无义李暮一 夜色里的狗 2399 2020.09.16 17:25

  李暮,道号为阴烛子。

  相传他修有一种诡异的功法,一但施展,他的敌人就会如同白色的蜡烛,

  会从头颅开始,一点一点的燃烧着那种阴暗的火,直到完全烧成了灰烬,火焰才会熄灭。

  可那种如同鬼哭般的痛苦哀嚎,却始终,要持续很多天才会慢慢的从灰烬中消失。

  阁楼内。

  优儿睡着了。

  是李暮给她洗的澡。

  身为一个八岁的女孩子,李暮虽然开始避讳,但毕竟这孩子还小,又是自幼被自己抚养长大,所以还不懂的男女有别。

  这也是李暮需要紫衣安排一个女弟子前来的原因。

  暮外星辰,永恒不变。

  此时的李暮安静的走到了那阳台上,看着远处的风景,神情却格外的出神。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轻声的说。

  “系统,你还好吗?”

  可这语气听起来,却夹杂着一丝想念的味道。

  当他这句话说完后,他的左眼突然出现了一堆堆数字组成的乱码,如同显示器一般,不断的向上翻页。

  李暮的视角也在这句话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一道虚幻的射线以波动的形式从李暮的左眼中散发开来。

  在黑夜中,这波动似乎扫描一般,划过了去凡峰的每一处场景。

  却又在很快的时间内,那道别人看不见的波动在达到了一定距离后,突然停止的扩散,之后遍是呈现收拢的形式,回到了李暮的左眼中。

  【系统以损坏,无法启动。】

  【请关闭…叮叮叮……】

  【叮……】

  “砰!”

  李暮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哼,身子也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再抬起头的他,伸手捂着了左眼,鲜血也从手指的缝隙中不断流出,滴落到地面上,他苦涩的摇了摇头,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还是不行呀。”

  良久良久。

  李暮回到了房间内,同时也转身关上了那道一直被打开的阳台门。

  次日清晨。

  许萧雪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从昨晚接到命令后,就于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轻微的呼噜声以及不知道是谁的梦话,深深的刺激了她的神经。

  以至于天才刚微微亮,她就一个人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从那住了三年的外门弟子宿舍楼中,一个人抱着行李,就去往了紫衣长老交代的地方。

  宿舍内的其他人都还没有醒,甚至她们也不知道。

  师兄们都以为师妹的房间是整洁干净的,但是她却好想否定他们的看法。

  房间内七零八乱,甚至一些人的袜子都丢在了地上。

  平日里用于洗漱的盆都泡满了衣服,如果不是紫衣长老突然下的命令,或许自己还是会像往常一样,给她们洗好,晾干,还要折的整整齐齐的双手奉到她们前面吧。

  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嘛?

  她抱着包裹,身子已经走到了门外,却突然在迈出那门槛的时候,心中涌起了一丝不舍。

  她的脑海中也不断想起,大家刚刚住进来的样子。

  那是多么和谐,多么美好的友情。

  可后来大家为什么都变了呢?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懂,眼神中的迷茫也体现出了她内心的无奈。

  如果她们知道自己去了一位长老身边,会是怎样的想法呢?

  或许会嫉妒吧。

  许萧雪轻轻的哈出一口气。

  “再见了,我曾经的好姐妹们。”

  随后她就湿润着眼睛,抱着自己的包裹,独自一人,不发出一点声音的离开了这里。

  清晨的阳光没有那么刺眼,相反还有些温暖之意。

  “阴烛长老,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她路过了石桥,听着流水,看着前方高大的阁楼,却总是不自觉的在脑海中,想象着阴烛长老的样子。

  有人说他头上有角。

  也有人说他喜欢吃人。

  总归是昨天下午弟子们在一旁讨论的时候,她一个人路过的时候,听到的。

  虽然她知道自己不相信,可是突然就要面对了,这一刻的她还是迷茫的。

  前方的弟子有点多,貌似是在看告示牌上的新消息。

  对于这些,她一向不敢兴趣,却总是又很好奇那些弟子有说有笑的是在干嘛?

  融入不了,就不要融入。

  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常常安慰自己的话。

  于是,她向上提了提包裹,假装在思索别的事情,直到穿过了他们,才终于吐了吐舌头后,快速的离开。

  若从她的模样上看去,刚刚的那一幕,反倒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

  终于,前方就是长老所说的阁楼了。

  反正也躲不了,不如就直接面对吧。

  她放慢了脚步,心里突然有些不想去,但是她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是没有丝毫话语权的。

  尤其是像她这种无钱无势的人。

  在凡界的时候,也不过是因为极阳宗的人看到了姐姐的资质非凡,故而也在带走姐姐的时候,顺便带上了她。

  可自姐姐来到了宗门里后,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她了吧。

  很快的,哪怕她有意放慢脚步,但是最终还是来到了阁楼的入口大门面前。

  丝丝的阴寒气息从她的面前吹到了她前额的秀发上。

  秀发微风摆摆,她却突然有些害怕。

  害怕陌生的环境,害怕前途未卜的自己,更是害怕自己不愿意提起的秘密也会被带到那边。

  她的身后阳光好像很温暖,而那也是她一直都默默习惯的一切。

  终于,她又犹豫了。

  李暮少见了拿起了黑玉毛笔,粘了粘用温水融化的石砚里的墨水。

  趴在了一张桌子前,埋头将自己记忆中,那些能让人从练气到筑基的功法,慢慢的写了出来。

  北方的修真界的低阶功法,在如今的他看来,确实太过于极端了。

  就比如自己正在写的这本《养死攻》,就是需要修炼者在修炼的时候不断的温养一把本命灵器,用自己的精血去刺激它,直到将其养成一把魔兵,而魔兵成型之时,就得需要大量的精血去满足魔兵的饥渴。

  日复一日,威力不可言喻。

  但是这魔兵有个近乎于无敌的缺陷,那就是修炼者一生只能用一次,一次过后,修炼者必死。

  但是它的威力已经可以说是同境无敌了。

  字迹很丑,一如前世。

  皱眉思索间,李暮微微一愣,他低头看向了楼下楼梯的位置。

  一个女子迈着坚定的步伐,向上走去。

  她的脚步声,也在李暮看向她时传入了耳中。

  恍惚间,他的脑海中似乎想起了一个黄衣女子。

  一个仗剑于风中逆行的黄衣女子,在那夕阳下,艰难前行,她的背影被拉的很长很长,就像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李暮的呼吸也在这一刻突然加重,不经意间,他手中的玉笔拦腰折断。

  这是这一下折断的声响,拉回了他的思绪。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脚步声已经离自己的房门越来越近。

  “唉,我又想起你了。”

  李暮放下了笔,将自己原本已经书写一半的功法揉成一团废纸后,靠在了椅子上,默默的看着那女子朝着这里走来。

  尤其是她怀中的包裹,李暮已经明白了她是来做什么的。

  许萧雪带着紧张的呼吸声,来到了李暮的门前。

  她轻轻的呼出几个气,来掩盖自己内心的紧张,却不知一门之隔的李暮早已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少许时光,她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外门弟子许萧雪,拜见…阴烛长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