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无情无义李暮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真正的修为

无情无义李暮一 夜色里的狗 2020 2020.09.19 21:15

  由山石组成的巨人,缓缓的抬头看向李暮。

  仅仅只是动了动身子,就发出无数石头的摩擦破碎声。

  李暮的身子不断的的升高,方圆数百里的地面环境被他一眼看过。

  恨比天高的沙尘还在巨人身上,滚滚涌动,似江水波涛,已经掩盖了无数的土地。

  山妖怒了,这种怒意似乎是与生俱来,以至于现在的他站了起来,伸出手,呈五指状抓向了如同蚊子般的李暮。

  “死!”

  似乎灵智还不清醒,此时的它,在这种如同天崩地裂的拔地而起中,说出了它的第一句话。

  李暮的眼角微微触动,长袍在空,咧咧做响。

  已经很久都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了。

  仅仅是伸手所带来的威势,就有一种无法逃避的危机感。

  随着那只大手拍来。

  李暮兴奋间,又撕掉了一层黄色的符纸。

  久违的力量被唤醒,李暮的心跳声在这一刻,如同天雷滚滚般轰鸣。

  自古以来,人妖不两立。

  人族看不出妖族的具体修为。

  而妖族也是一样。

  而两者若是交锋在一起,也唯有站在对方的尸体上,才能知晓真正的胜负。

  这是不同的修炼提议所带来的必然结果,漫长的寿命,无休至的吐纳日月精华,乃至于这山妖的力量达到了一种令人难以相信的境地。

  一拳为止,可呼啸的风声却在打拳的一刻,直接扑打在李暮的身上。

  “来的好!”

  李暮狞笑中狂喜,带着一种狩猎的心态,此时的他感到了一种久违的满足。

  没有花里胡哨的术法,唯有以力角力的快乐。

  他们隔空互对一拳。

  刹那间山妖所在的土地向下深深的沉进了五丈。

  而李暮的身体则被一拳之击,打向了天空之上。

  这是对于力的对决,李暮处在了下风。

  人族自古以来肉身就不如妖族,尤其是这种非血肉之力的妖族。

  可这一拳并没有击溃李暮,反而让李暮在急速的倒退中,连续撕扯掉了三道。

  这一刻,天空出现了短暂的黑暗。

  如同一个白色的蜡烛,它的火苗就是太阳。

  化神期!

  婴变期!

  轰鸣之间,李暮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问鼎!

  可却没有结束,仅仅是他稳住身形,如同流星一般,撞击那妖的时候,他的修为已经越过了阴阳分割的第二步。

  也达到了他最巅峰的战力。

  阴虚期。

  轰鸣停止了。

  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李暮急促坠落,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白色蜡烛的虚影。

  而在山妖的暴动中,如有节奏的发出了送葬的歌谣。

  没有再给山妖第二次机会,他伸出了一指,带着审判的语气,缓缓的说道:“化烛!”

  刹那间,山妖的身体出现了一顿。

  如同一种看不见的力量,阻止了它四肢的伸张。

  紧接着,无数阴暗的火,出现了它的周围。

  无论它如何挣扎都无动于衷。

  就像是被一只火焰的大手,给紧紧握在了拳头之上。

  张家之人和李家之人在山妖拔地而起的时候,就以然发现了不对,甚至连那十一人正按照山妖的意志去搜寻灵石时,都突然神情萎靡,掉落在地上。

  当山妖咆哮的时候,张家和李家所在的城池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地震。

  无数的凡人在房屋倒塌中,失去了生命。

  更是有无数人在这场突如起来的灾难中,被活埋。

  哪怕是早已构建的阵法就在震动中分崩离析。

  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

  他们震惊的看着远处那比山高的巨人。

  发出了绝望的苦喊。

  而当那山妖挥拳的时候,所有人却惊讶的发现,竟然还有人族的修士再对战他。

  白色衣裙的少女,无助的站在了飞废墟中,绝望的哭泣。

  颇有修为的修士,则是一个二个化作长虹飞去。

  仅有少数的张家和李家的修士没有走,他们在救助被活埋的人,他们的心中还是抱有一丝的希望。

  而极阳宗,也在第一时间受到了消息。

  “你说什么?杂物堂长老的魂牌破碎?”

  议事堂前,各峰长老不断从各个方向前来。

  他们的面色阴沉,混身灵力如同死一般寂静,这是暴怒的情况,如同仇人出现在面前,这种寂静则会在第一时间化作汹涌的巨浪。

  “是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

  叶寻之拍桌大怒,他面色阴沉至极,本命真剑也在他的话语中,发出了嗜血的波动。

  来者共有二十几位,皆是与杂物堂长老相熟上百年之人。

  虽说杂物堂长老从来都是没有存在感,但是这种突如被害的消息第一时间告知他们后,任何人都没有推辞,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这里。

  “弟子拜见各位长老。”

  “我...我一直在杂物堂长老手低下做事,那天....那天,是有一位长老来了之后,二人发生了冲突,之后杂物堂长老就死了。”

  年轻的弟子浑身颤颤微微,他不敢抬头,仅仅只是这一句话说完之后,整个大堂瞬间宁静了下来。

  长老的死不是小事,反而牵扯到另外一个长老的时候,就会从一个大事,变成更大的事!

  稍有不慎,就会动摇根基。

  在坐的每一位长老都是活了是百年,他们的山峰就像是他们的领地。

  如果....

  叶寻之不敢想,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暴怒的语气也平静了下来。

  他看了看到场的所有人,从一峰都有,几乎所有的长老都到了。

  好像没有谁不在。

  刹那间,他突如似想到了什么,呼吸急促。

  脑海中也突如出现了一个老者循循道道说起故事的摸样。

  他埋头走了上去,集中在弟子身上的目光,汇聚到了他的身上。

  一步,两步,三步

  一只手拍在了弟子的肩旁上,弟子宛若受到惊吓般,抬起了一张苍白的脸。

  “你说的那位长老是不是...?”

  话未说完,大厅之外,传来焦急的呼喊。

  “报!!”

  匆忙间,一个人影带着焦急的身影冲进了大厅。

  没有拜见。

  反而双手从怀中取出了观天仪。

  “不好啦,山妖被人唤醒啦。据探子回报,以有大能在于其交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