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命运不仁(柒)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50 2019.10.08 12:14

  摆在桌子上的夜明珠陆启并没有收起来,屋子里亮如白昼。句芒将陆启给自己的烤肉重新包好抱在怀里,他转身走到门边在门槛上坐下,静静的盯着黑夜下的小路默默等着南双星回来。

  夜风浸过单薄的衣衫带来刺骨的寒意,句芒哈了一口气嘴唇发抖依旧坚定的等在门口。

  陆启并没有心思打坐,他闭了一会儿眼便睁开,看到门口冻得瑟瑟发抖的句芒抬手打出一道灵气将对方护住,随后扯开被子躺下将自己裹好,在心中默念:好梦。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不管你喜不喜欢它都在世上一一上演,视而不见也好,闻而不听也好,它本与你无关。

  陆启醒时天刚亮不久,撑起身看了一眼门口,句芒还坐在原地不过垂着头估计已经睡着了。

  下床快速的收拾完东西陆启大步离开,走到句芒身边时他顿了顿低头看了一眼小少年,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隔着空气画了一个符文打在句芒身上,做完这一切后他便头也不回的出了竹屋。

  朝阳早早的铺盖在长行山的山头,会是一个明媚的天气,却叫人觉得有些厌烦,或许是长行山的外门弟子配不上这么好的天气。

  陆启沿着河边的小路不急不缓前进,胸口压抑着阴郁。走到昨晚火堆残留的痕迹旁在石头上坐下,一言不发的就开始发呆。

  ·

  南双星是在下午回来的,头发凌乱看起来很是疲惫,他手里提着一只野鸡。

  在门槛上坐了一天一夜的句芒立马起身扬起笑容,他踉跄了一下扶住门框笑着开口:“双星哥,你回来了。”

  见状南双星连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句芒,略带责怪:“你病才好没多久,怎么能够下床?”

  “没事的,我就是担心你。”

  “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小心翼翼的将句芒扶到床边,他熟练的握紧野鸡的脖子拿出匕首割下野鸡头,从床下摸出一个大碗接住鸡血。一只野鸡可以流大半碗的鲜血,等最后一滴鲜血流出,南双星双手端起大碗递给句芒,“来,快喝吧。”

  看着那碗鲜血句芒面露排斥,他想拒绝不想像个怪物一样靠鲜血为生,却又不得不接过它将鲜血饮下。

  看着句芒将碗中的鲜血全部喝光,南双星摸摸小少年的脑袋扶着人躺下:“睡吧,休息一会儿,你已经一夜未眠,我就在旁边守着。”

  “嗯。”眨眨眼睛,句芒乖巧的闭上眼睛。

  南双星坐在句芒床边转头看向陆启早已搬空的床位若有所思。他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变等到句芒呼吸平稳后才起身离开竹屋,朝着静瑕峰而去。

  ·

  树带低垂,在微风中摇曳,草木茂盛,山峰就是普通的山峰,与山下相比少了仙境般的夸张。

  南双星屏住呼吸蹲在草丛中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十几个白衣弟子举着剑在长者的监督下挥舞着。每招每式南双星都努力记在脑中,因为这是他未来在仙比上胜利的唯一办法!只有在仙比大会上出彩才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就可以给句芒治病。

  ·

  一套剑法很快结束,白胡子老头满意的点点头便让他大家各自散去,众人欢呼一声一哄而散。

  站在边缘的白衣女子四周看了一眼,目光最后停留在跟着白胡子老头离开的男子身上,她冷哼一声狠狠的跺了跺脚。

  “怎么了阿雅,谁又惹你生气了?”这时另一个白衣男子熟练的窜到女子身边,眼中满是笑意。

  “除了高天还能谁,我怎么会与这样的人有婚约。”女子脸色不好,更多的是挫败,随后她身子一软趴进白衣男子的怀里,“明义,你可得帮我好好教训他,让他在我面前摆出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捏着女子腰间的软肉,男子整个人都有一点飘:“放心吧,等去秘境我就帮你教训他,让他死的不知不觉。”

  “这还差不多,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嗯,你说呢……”

  南双星冷眼看着前方黏在一起的二人眼中闪过一抹算计,微微眯起眸子起身悄悄离去。

  ·

  殷正之月(十二月)十七,陆启到长行山已经一个月左右。

  刚过了月亮最圆的第二天夜晚,陆启习惯性的在小河边坐着什么也不干,就静静的看着水中彩色游鱼欢腾。

  月上枝头,流萤飞烁,淅淅沥沥的小雨滴在水塘中溅起层层浪花,一圈一圈惊的游鱼乱窜,水中像是点燃了烟花,五颜六色让人眼花。陆启抬手一点用灵气在水面撑了一道护罩,惊恐的游鱼才渐渐冷静下来,水中恢复宁静祥和。

  曲厝兮打着一把破旧的油纸伞走来,他停在陆启身边抬头看着河对面的山峰缓缓开口:“陆大哥,陈哥死了,尸体就裹在草席里被人抬着从白吼门旁的悬崖上扔下了崖底,都怪我,我不该和他吵架。”

  “昨晚要是我不任性和他吵架一夜不归,他就不会出门来找我,也就不会被怪物吸干血死了。”

  “这不是你能控制的事。”陆启轻叹一声转头仰视曲厝兮,“不要自责了,我们把凶手找出来替陈哥报仇就好了。”

  “不!陆大哥,我不想待在长氙门了!”曲厝兮摇摇头猛然蹲在陆启身边,雨滴落在油纸伞上的声音清晰可闻,滴滴嗒嗒附和着曲厝兮苦涩的声音,“陆大哥,我受够了长氙门,他们把我们丢在外门不闻不问,现在陈哥也没了!”

  “陈哥是我们这南边一块儿外门弟子资历最老的人,对我们新人总是很照顾,要不是他说不定一年前我在长氙门第一次生病就活不下去了。”

  陆启不答,抬手拍拍曲厝兮的肩膀移开目光看着他身后的草丛。离开?说的轻巧,可是甘心吗?

  “陆大哥,我们离开长氙门好不好?”见对方不回答,曲厝兮摇了摇陆启继续询问。

  “厝兮,如果我们离开长氙门,那离开后呢?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曲厝兮语结,小声反驳,“我们先离开长氙门,到时候总可以找到办法吧?”

  “厝兮,你听我说。”陆启无奈,捧起对方的脸让对方看着自己,“你可还记得来长氙门的初衷?我们都一样,当初上油锅下火海都不怕,如今为什么退缩了?”

  “你怕了,不是怕苦,是怕离别,可是你要知道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悲欢离合都是我们无法掌控的。不管未来如何,和我一起面对吧,有些事逃到天涯海角都于事无补。

  厝兮,我是真把你当做亲弟弟看待,我希望你长大,不是永远做一个面对困难就逃跑的小孩。在长氙门一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不能坚持的?

  半个月后就是仙门大比,所有人都有参赛资格,你就打算这么走了吗?我相信陈系也不会愿意看到你半途而废的,你也不想枉费我这一个月辛苦的教导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