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命运不仁(捌)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280 2019.10.09 05:30

  “我……”曲厝兮想反驳,张了张嘴却发现竟然无言以对。他是害怕,他是想逃避,因为在长氙门一年多他看到的都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对外门弟子的忽视,他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并且作为一个外门弟子什么也学不到,拿什么来让那些长辈们刮目相看?难道是被别人打成猪头吗?

  “好了,别想了。”深深地叹息一声,陆启扶着曲厝兮起身拿过对方手里的油纸伞,“以后你就好好修炼,别的事都不要想了知不知道,陈系的死我一定会查明的,不要乱想了。”

  “陆大哥,遇到你真好。”看着陆启满是担忧的明亮眸子,曲厝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抬手将眼中的泪珠拭去,“陆大哥,以后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一句话,我曲厝兮万死不辞!”

  “嗯。”

  哄住了曲厝兮,这边的心刚松下去,陆启又忍不住想起一个月不曾再见过面的南双星与句芒二人……

  ·

  潮湿的山洞,微弱的烛火轻轻跳动,刺鼻的血腥味冲刺着整个洞穴,满地的动物尸体与鲜血汇聚在一起。

  山洞中间用粗大的铁链拷着一个人,碗口粗的链子对小少年纤细的四肢来说过于残忍。在小少年跟前放着一个大盆,满满的一盆鲜血几乎溢出。

  南双星痛苦坐在尸骨上白衣染的绯红,他近乎绝望的看着瞳孔猩红晃动着铁链想要接近鲜血的句芒。他知道句芒的病已经不可以再拖了,他必须在仙门大比上得到长辈的青睐,只有这样才能够进入药谷给句芒治病!

  如今动物的鲜血已经压制不了句芒体内的渴望,只有人类的鲜血才能让句芒稍微好受一点。

  可是……可是……杀人,要是小芒知道一定会愧疚吧?

  可他不得不这样做啊,小芒是他唯一的亲人,就算是下地狱他也得去啊!

  “嗬!嗬嗬——”

  野兽般的低吼一声声从被铁链锁住的少年嗓子里挤出,充满了暴怒和无助。南双星慢吞吞的起身走到小少年面前端起那一盆鲜血喂到对方面前,嗅到鲜血的味道小少年立马张开嘴狼吞虎咽。

  南双星心疼的看着小少年抬手揉揉他长时间没洗打结的头发:“小芒再忍忍,很快的,很快我就可以治好你了。”

  ·

  清谷与静瑕峰相邻,在清谷深处有一座竹屋几乎无人知晓。

  夜晚时,在五彩缤纷的荧光下,溪水映着星空像一条流动的星河,美到无法想象。

  竹屋里点着油灯,灯光从屋内游出,陆启在门前的大石块上摆着棋盘盘腿而坐,他一手执白棋一手执黑棋,头顶是星空,脚下是草地,跟前是小溪,身后是竹屋。

  陆启与一个月前相比他的性格更加沉稳,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温润如玉的气质,似乎长氙门的灵气将他蕴养出了仙气感。也许是长氙门的外门弟子虽然被忽视,但恰恰因为这种不被关注的静寂氛围沉寂了他整个人。

  风从耳边轻轻吹过,像美人在耳边低吟,美人围绕的少年不为所动添了三分禁欲。

  曲厝兮挎着包袱从远处走来,身影在黑夜中不断放大,他步伐飞快远远的便高声呼喊:“陆大哥,陆大哥!”

  正要落下的黑子微微一顿猛然偏向一处绝路,看着不经意落下的棋子陆启微微蹙眉,想要伸手捡起黑棋重来,却在指尖即将碰到黑子时停住:俗话说君子下棋落子无悔,人生如棋棋如人生,很多时候总是不经意的绝望,或绝处逢生……

  “陆大哥,呼……”喘着气停在陆启身边,看着陆启面前的棋盘曲厝兮随口问道,“你一个人下棋不无聊吗?”

  停在空中的手收回放在膝盖上,陆启转头看向跑的满头大汗的曲厝兮:“你这是?”

  “陆大哥我打算搬过来和你一起住。”掂了掂背上的包袱曲厝兮笑意满满,“陆大哥,你不会嫌弃我吧?”

  陆启失笑:“当然不会。”包袱都背来了他总不能将人赶回去吧?再说最近静瑕峰下动荡不安,曲厝兮还是和他待在一起比较放心。

  “多谢陆大哥!”俏皮的抱拳一礼,曲厝兮背着包袱转身熟练的进了竹屋。

  陆启看着曲厝兮在竹屋里晃荡的影子若有所思。

  ·

  当一个人走上绝路之时,是奋起反抗像条饿狼一样四处觅食,还是像濒临死亡的鱼儿躺在沙滩上回忆着海水的甘甜选择等候死亡?

  山洞里的小少年目光渐渐清明,他麻木的打量着周遭的情况眼泪无声的流下。终于等到这一天他活成了嗜血的魔鬼。

  山洞里没有南双星,但他可以猜到对方是去做什么了——捕猎。至于猎什么,他不想去细想。

  小声的呜咽慢慢清晰,直到最后变成嚎啕大哭。句芒摇晃着拷在四肢的铁链,用力挣扎,任凭铁链割破手腕。他只想逃离这个地方,把自己永远的藏起来。

  如果命运这般残忍,他已无话可说,那就让他解脱吧。

  鲜血顺着手腕流下也刺激着少年的嗅觉,他眼中的猩红重新升起……

  ·

  山谷的夜晚要比其他地方凉的多。

  额头冒出丝丝冷汗,陆启从冥想中醒来。保持着坐姿他怔了许久才回神,慢悠悠的转动眼珠看向另一处缩在被子里的曲厝兮。眨了眨眼起身,陆启抱着自己的被子走到曲厝兮床边停下,他抖开手里的被子替对方加上掖好被角才悠悠的走出竹屋。

  夜空的月亮被些许乌云阻挡,几分薄凉的朦胧美,只看了一眼陆启便大步沿着小路走远。

  一个月前陆启从句芒和南双星的小屋搬出去时,曾留下一道灵印在句芒身上为了预防不时之需,搬出去后他也借灵印监视过句芒,知道一些对方无法言说的秘密。而就在刚才他打坐时,灵印剧烈的波动牵动了他的心神,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本来这些事他不想管的,可在知道甚至能够预料的情况下,让他袖手旁观还是太难。这不是泛滥的善心,只是本心使然,大概这就是他吧。

  跟着灵印传递的信息陆启找到了一处被草丛荆棘隐藏的异常严实的山洞,剥开草丛从山洞泄露出点点烛光,一股浓烈的血腥恶臭味也扑面而来,陆启连忙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走进山洞。此刻他的心情就像洞中混杂的空气,五味陈杂。

  山洞并不深,十几来步就到了洞中,洞中间不大二十来平方米。在山洞中央句芒被铁链拴着手脚,白色的弟子服破烂看不出原样,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都是干涸的血迹。

  此刻,句芒闭着眼睛已经昏迷,陆启上前两步打量,小少年的手腕已经被铁链磨破肿的碗口大,铁链深深镶嵌在其中,只是看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