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命运不仁(玖)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216 2019.10.10 09:35

  句芒的年纪还没有曲厝兮大,发生在小少年身上的一切都印在陆启眼中,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过于刺目,陆启忍不住稍微错开视线,他将灵气覆盖在手掌上用手刀利落的劈开铁链……

  ·

  有一种无助,是撕心裂肺的无助;有一种绝望,是不顾一切的歇斯底里;有一种伤痛,只要不疼就是伤……

  “小芒!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有了这些东西你就可以一个月之内不用再喝血,开不开……”

  “嘭——”

  满心欢喜的南双星走进山洞看着搭在地上的铁链瞬间一颗心沉入谷底,手中端着的碗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摔的粉碎,碗中的鲜血倾泻一地。

  “小芒……小芒!”他愣了一下连忙转身冲出山洞。

  一时间,寂静的夜晚南双星焦急的呼喊声惊走静瑕峰的灵兽。

  “小芒!”

  “小芒,你在哪里快出来!”

  “小芒,小芒!”

  他慌张的寻找,不敢相信被本能左右的句芒会惹出怎样的祸来,又会被别人如何对待。

  “小芒!”

  “小芒,我是双星哥啊,你快出来!”

  “小芒!”

  任凭南双星找遍所有地方都没有句芒的踪迹,最后他只能回到小竹屋坐在门槛上颓废的等待:也许小芒过一会儿就会回家的,小芒一定会回来的,他只需要在这里等着小芒回来就好了。

  可他终究没有等到句芒回去。

  ·

  “他怎么在这里!”

  清晨里的一道惊呼将陆启从冥想中惊醒,他睁开眼睛看去便见曲厝兮双目通红的掀开被子赤着脚踩在地上,摸出腰间的匕首便朝着昏迷中的句芒冲过来。

  “你干什么?”陆启连忙挡住气势汹汹的曲厝兮,抓住他的手腕夺过匕首,“厝兮,你干什么呢!”

  “陆大哥!他就是个怪物!他喝血!陈哥一定是被他杀了的!”

  “你怎么知道?”陆启一愣。

  “以前我和陈哥无意中看到过他咬断山鸡的脖子,当时陈哥不让我说出去,没想到他竟然把陈哥也杀了,我不会放过他的!”充满愤怒和怨恨的曲厝兮情绪激动,恨不得将床上的句芒拆骨扒皮,“陆大哥,你不要护着他,他杀人不眨眼!我要替陈哥报仇!”

  “厝兮,”心情复杂陆启拦住曲厝兮不放手,斟酌着词汇,“他如今昏迷不醒,你杀了他也没用,等他醒来之后把一切交代清楚后我们再把他押给管事的,你现在杀了他不但无法让凶手伏法反而自己也背上一条残害同门的罪名。”

  “我不管!”曲厝兮眼睛发红,“只要可以杀了他就行!”

  床上躺着的人昏迷不醒,醒着的人被仇恨吞噬了理智。陆启抬手按按发涨的太阳穴,一道灵气打入曲厝兮的眉心,瞬间曲厝兮便感觉一股凉意浸入全身,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明,他突然停下激烈的字句看向陆启,便见陆启启唇——

  “厝兮,相信我,我会给你替陈系报仇的,但不是现在随随便便就将句芒杀了。

  并且觉得句芒是凶手也只是你的猜测罢了。姑且不说句芒不是陈系的对手,就算是句芒也无杀人动机。”

  “有,因为陈哥经常欺负他。”

  陆启一噎,抬手拍拍曲厝兮的肩膀叹息一声,“我不会偏私,即便是有私心也不会是向着句芒。厝兮你先好好准备,一切等过了仙门大比再说吧。”

  放在身侧的手用力握紧,他极其不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好。”

  知道曲厝兮不甘心陆启也没办法,他抬手按住句芒的手腕目光却落在曲厝兮身上:不过是命运的无常与无奈罢了,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灵气顺着与句芒触碰的位置流入句芒的身体里,是否能够检查出句芒的身体状况陆启并没有抱有什么希望。一个月前他曾查探过句芒的脉搏以及周身穴道却一无所获,现在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句芒的身体中各大筋脉并不平静,都若隐若无的盘旋着一种阴邪霸道的气息,这股气息中充满了恶意与残酷,当灵气与它相汇陆启便有一种被人盯上的阴冷感。如果陆启接触过魔族就会一眼认出盘亘在句芒体内的是魔气。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只要知道祸根是什么就一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收回手陆启低头在乾坤袋摸索一阵摸出几颗灵石和一张纸以及笔。

  尽管曲厝兮不喜欢句芒,但却在一边看得很仔细,陆启现在所做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

  陆启将想要的东西在纸上写好与灵石一起交到曲厝兮手里,“照着这个单子帮我去找那些普通弟子要这些草药,速度要快,人命关天。”句芒身体中的那股气息已经漫延到周身筋脉,等它们潜入血液之中就彻底没救了,到时候只能变成被那股气息控制的傀儡。

  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张了张嘴看着陆启理所当然的样子曲厝兮却说不出拒绝的话。只是去给句芒拿个药而已,陆大哥说的对,他不能因为陈哥的死意气用事,不能公报私仇,别人不仁他不能不义,他不能让陆大哥看不起。

  接过药单灵石,曲厝兮点点头:“放心吧陆大哥,我会在半个时辰之内回来的。”

  “嗯。”曲厝兮虽然开始犹豫了一下,可随后爽快的回答也陆启有些诧异,微微颔首看着曲厝兮离开后他才将目光转向昏迷的句芒。

  光靠那些草药自然不可能将句芒体内的那股气息除掉,草药不过是起到压制固定的作用。因为修为实在太低,陆启打算将句芒体内的那股气息逼到一角,然后在慢慢剔除,不过估计时间会有点久。

  ·

  “师父,弟子听闻最近静瑕峰山下有些不太平,你看是否要派人去看看?”

  断崖上,白发老者迎风而立,白衣男子恭敬的站在他身后略带担忧的开口。

  “听说山下已经死了几个外门弟子,现在人心惶惶。

  “哦?”老者不堪在意的扬声,满是不屑,“既然害怕为何不亲自来讲反而要你来说,恐怕又是那群没什么灵根的废物想要引起山上的注意。”

  “可是师父……”外门弟子上不了山……

  “不必多说。”老者打断他的话,略带不耐,“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将静瑕峰给翻过来,你不必理会他们,过段时间就是仙门大比了,你可得好好准备,等大比结束我便将阿雅许配给你。”

  “明义,高天如今已故,现在整个静瑕峰也只有你配得上阿雅了。”

  “谢师父!”闻言男子一喜,连忙回复,瞬间不再提起外门之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