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魍城(玖)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38 2019.10.25 05:34

  从回忆里抽身,陆不凡才发现一局已经下完,黑子反败为胜将白子几乎吞噬殆尽。事实上很早之前他就已经败了,只是古洇顾忌着他恩客的身份又在发呆便没有提醒,一直等到他手里的白子全部下光自己回神。

  “我输了,愿赌服输,接下来听古姑娘的。古姑娘可有什么想要的?”

  “我......”她本是早就打算在下棋时不着痕迹的输给对方,毕竟哪个男人不爱面子?

  但是当陆不凡下棋走神时她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她观察这个男人这些时间不是白观察的,男儿看似随意其实精明着,她可不是剪魅,才不会觉得这个男人和其他男人一样会被美色迷惑,顶多只是将女人当做一种消遣。

  “不必顾忌,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吧。”

  “我想.......陆公子你能带我在魍城逛逛吗?不用走太远,就在风馆附近也行,我就是想出去走走。”自从来到魂界她就在风馆没有离开过,虽然知道魂界和修真界不同更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她也想去看看。

  当初刚到魂界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老鸨强行抓去了风馆,偏偏死后在魂界她修为尽无,只是一个普通的魂族。她不愿意接客老鸨就将她关起来哪里也不许去。其实陆不凡还是她的第一位恩客。

  “成,屋里有些闷出去走走也好。”

  .

  黑色的太阳,血红的天空,枯骨残肢在街上游荡,对于修仙世家出生的古洇而言一切并没有那么糟糕,反而像让那些修真者们谈之色变的诡异传说。

  女子脸上挂着连陆不凡都无法理解的欣喜,在她眼里魂界不是可怕不堪的,而是神秘的。

  “陆公子,这里看起来很混乱对吧,与修真界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可他们都很自由,没有约束,真好,这才是大家最真实的样子吧?不会算计什么。”

  “呵,或许你说的对吧。”陆不凡不置可否。

  最真实的样子?可笑,谁会愿意活成这副模样?

  也许在人界光明掩饰着黑暗,所以虚伪成了掩藏在正义之下假仁假义和无恶不作之人的专属,善意开始被曲解,猜测,以至于善恶难辨;可在魂界,经历过最深沉的痛苦孤独与折磨之时,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释放,将恐惧与不安掩盖在糜乱之下,他们的心底何尝又不羡慕人间?可不要说普通的魂族,就是有点修为的魂修也逃不出魂界!

  光明才是这群可悲可憎不堪的魂族最大的渴望。

  陆不凡敷衍的样子让古洇有些不知所措,她连忙转移话题,指着一处道:“陆公子,你看那里围了好多人,咱们也过去看看吧!”

  陆不凡只是抬眼一瞥就认出这是整个澜城最热闹的小赌馆,虽然没有地下赌坊大,但名气并不小。

  男人的态度总是很随意,很难让人猜测,但就是这样古洇才鼓起勇气拉住他的手往人群走去。如果不主动一点,这个男人会一直都是这样不痛不痒吧?她也想像剪魅那样被这个男人独宠,她相信以她的聪慧,绝对不会落到剪魅那个地步。

  仿佛应验她的猜测一般,她感觉到男人指尖不着痕迹的擦过她的手背。古洇嘴角微微上扬,直接拉着男人挤进了人群,这才发现原来是赌摊,她刚想离开,却被一只又粗又白的手拦住。

  露着一只胳膊在外面的女人语气粗鲁的催促:“喂,你们两个赌什么?”

  “不用了,我们只是……”古洇刚想拒绝女人离开这里,谁知身边的男人却轻佻的开口,“赌一只眼睛,买两点最小。”

  女老板沉默两息后继续问:“赌你女人的眼睛?”

  “你说呢?”

  男人轻浮的语气让女人皱了皱眉,虽然长相出色,可是和之前那位公子差远了,这态度还是不是个男人?

  古洇在女人问出这个问题后心里就一片冰冷:他怎么可能会赌自己的眼睛?一定是赌她的。

  见惯了同族的自私冷漠,鄙视归鄙视,女人不在多言开始摇骰子。随着骰子摇晃的声音古洇身体开始发抖。

  当最后竹筒在桌上落下时,古洇恨不得转身就跑。可是她又能逃去哪里呢?

  女人的目光将周围的人都看了一遍后才回到手里的竹筒上,她嘴角上翘:“开!”又有人要倒霉了,她就喜欢这群人悔恨却又不愿意认输,一次次把自己往赌局砸的样子。

  “两点,最小,小胜!”

  周围安静了一会儿,随后欢呼声盖过悲叫声。

  “怕吗?”陆不凡转头看向身边吓得脸色惨白久久没有回神的女子。

  听到说话声古洇木讷的转头,猛然扑进男人怀里:幸好,她眼睛还在,他没有输!

  “走吧。”打了一个哈欠,将古洇从怀里拉出来,推开挡路的赌者,陆不凡悠闲的离去。

  摇骰子的女人侧身看向离开的男人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本来这一局开出来应该是六,虽然不是大但绝对不是二,那个男人动了她的骰子,看来对方和她一样是个魂修。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结实一下这个男人,她喜欢结交能人异士,可是想到男人不动声色将自己女人眼睛赌出去的轻浮模样,她又放弃了,不是觉得男人不值得结交,而是不敢去招惹。

  如果一个轻浮的人没实力,那叫真的碌碌无为,地痞流氓,如果一个有实力的装出一副轻佻的样子,你会小看他吗?

  离开赌摊之后陆不凡便停下脚步,他漫不经心的偏头看向古洇:“古姑娘,在下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没处理,就不陪你了,你自己慢慢逛,下次再找你去玩。”

  抿紧嘴唇盯着男人,古洇勉强点点头,她有些迷茫:刚才风馆第一次见面大家公子的样子和刚才邪痞的样子,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男人?

  “这些魂晶今天的赏赐,不用送。”

  男人走的很干脆,干脆得让古洇觉得伤自尊。大概就是男人忽冷忽热的态度才让剪魅飞蛾扑火吧。

  ·

  甩掉古洇,陆不凡轻啧一声,转身走向另一家生意并不如风馆的风流地。

  古洇虽然聪明,但是小聪明太多了,看着厌烦,他虽然喜欢聪明听话的,却不喜欢满肚子小聪明的女人,还不如上一个剪魅顺眼,笨一点总比自以为不错满肚子算盘的看着舒服。

  ·

  在魍城落脚休息之后,咨邪便立刻带着降尘去城主府求见城主,却不想正好遇上城主外出见朋友。

  从下人口中听到城主不在,咨邪叹了一口气正打算离开却被降尘一把拉住,便听到青衣男子朝着下人改口:“既然城主不在,庄小姐是否在,咨宗主想见见庄小姐。”

  咨邪解除婚约的事整个城主府只有庄城主一人知道,下人不疑有他恭敬的伸手:“小姐在南苑,咨宗主请跟我来。”

  降尘的擅自决定让咨邪很是不满,可又不能当着庄家下人的面出什么乱子,只能无关痛痒的瞪一眼降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