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魍城(陆)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230 2019.10.22 20:46

  南苑,难得在冥界可以见到色彩艳丽的牡丹花,让人感觉到丝丝人界的气息。

  庄洁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手里拿着一朵开的正盛的粉牡丹,一片一片将它的花瓣摘下,她动作漫不经心。

  小丫鬟嫣红端正的站在她身后,看着被庄洁摘掉一半花瓣的牡丹满是心疼。要知道牡丹在冥界是很难存活的,好不容易活了这么几束小姐却摘着玩,到时死了倒霉的又是她,她上哪里去给小姐弄这牡丹?

  “嫣红,你说咨大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拔着花瓣庄洁眼珠转了转有些犹疑的开口寻问,“咨大哥离开魍城这么多年,又是罗刹宗宗主,他一定见过许多漂亮的女子吧,他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呢?”

  “自然是小姐你这样的啊,要是咨宗主不喜欢你他为什么来魍城?还不是为了来迎娶小姐,履行当年的婚约。要嫣红说小姐与咨宗主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小姐何必庸人自扰,咨宗主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

  丫鬟理所当然的语气让庄洁很是满意,同时也被彻底说服,她立刻放下手里被摧残的牡丹花起身:“你说的对,咨大哥为了我千里迢迢而来,我怎么能不相信他,他舟车劳顿,我得给他做点什么。”

  “小姐说的是,嫣红给你打下手。”

  ·

  简陋的院子里,三两棵枯萎的淮阳树枝参差不齐,像破土而出的死人朝着天空伸着白骨森森的五指。

  魍城没有客栈,或者说魂界没有客栈,在这里落脚一般都是找当地的魂族付魂晶后住院子,其实和人界的客栈没什么区别。

  在枯枝下的石桌前,咨邪严肃的从怀里摸出一块银白色的薄片,上面雕刻着一只闭着眼睛的苍龙。

  “降尘,你能感觉到秘境的具体位置吗?”

  “具体的位置我感觉不到,但我能够感觉到它就在魍城。”青衣男子落在薄片上的目光充满担忧,“宗主,按理说我都能感觉到秘境就在魍城,那么找到秘境也不是难事,可进了魍城后我连秘境一点气息都察觉不到,是不是有人已经找到了秘境,用阵法将秘境隔离了?”

  将薄片重新收起,咨邪皱了皱眉直勾勾的盯着降尘:“魍城就这么大,一个二流小城,根本没有拿的出手的人,谁会找到秘境还将它隔绝了?”

  “魍城没有人,不代表魍城外没有人,这件事看来还要麻烦城主了。”

  咨邪没有接降尘的话,事实上已经与庄城主摊牌后他便不想再去麻烦他们了。

  知道对方所想,青衣男子劝道:“宗主,大事要紧,你和庄小姐的事既然已经和城主说了,想必他也不会为难你。再说只是找城主查查城内进出情况,也不是什么大事,庄城主不会不答应的。”

  “咨大哥,你们找我爹有什么事吗?”

  黄鹂般清脆动听的声音突然响起,青衣男子连忙从石凳上起身站到咨邪身边,二人一同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女子神色不定。

  “怎么了?你们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走进院子后庄洁不自在的停下脚步,下意识的回头看向身边的丫鬟。

  嫣红自然是不敢在主人和客人面前多嘴,只能低着头假装不知道。

  “没什么。”咨邪出声打破庄洁的不安,“大老远的,你还送东西过来,辛苦了。”

  “不辛苦,给咨大哥做吃的是小洁的荣幸。”见男人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她松了一口气,连忙端着手里的汤在石桌上放下,然后从嫣红手中接过碗筷勺子盛上满满一碗推到咨邪面前,“咨大哥你快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多谢。”在庄洁充满期待的目光下他不得不端起喝一口。轻轻抿了一口便放下,就听到她压着声音非常小心的问,“咨大哥,味道怎么样?”就像初次下厨请人品尝般。

  “嗯,挺好的。”

  “真的吗?咨大哥喜欢就好!”庄洁眼睛一亮,连忙在咨邪身边坐下欢喜的看着他,“只要咨大哥喜欢,我以后天天给咨大哥做。”

  “不……”正要委婉的拒绝,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将已经向庄城主提出解除婚姻的事也说清楚,可刚开口就被降尘不着痕迹的推了一把,咨邪连忙改口,“小洁,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为难你了,还煲着汤送过来。”

  “这还不简单,我只需要让下人去查查今日魍城的出去记录和住房登记就知道你们住哪里了。”自豪的扬了扬下巴,庄洁忽然伸手替咨邪理理衣领,然后起身不好意思的笑道,“咨大哥,你也累了,我就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吧,下次见。”

  “下次见,路上注意安全。”

  “嗯嗯。”乖巧的点点头,转身往外走背对着男人那一刻庄洁恨不得尖叫出声。咨大哥真好,强大又温柔,果然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夫君。

  目送着庄洁离开院子后,咨邪皱着眉回头看向降尘:“你干什么?”

  “宗主,庄小姐送上门你何不抓住机会?在魍城有了庄家帮忙我们会方便很多。”降尘并不畏惧咨邪的不满,他虽然是咨邪的贴身护卫,但更像一个谋士和知己朋友,“宗主如果非要与庄家谈交情,到时候打开秘境拿到里面的宝物分一些给他们,这样的恩情对他们来说何尝又不是大恩大德?更何况上一辈几百年前的情义,如今能剩下几分?你拒绝婚事后庄城主的态度已经很明显。”

  “宗主,你又何须大仁大义?”有的人虽然不是好人,不过做坏事也喜欢给自己找个看上去充满正义的理由。

  “你这说的什么话?”男人微怒,“你把小洁当做什么了?”

  “属下该死。”降尘低下头,可嘴上却并没有认错的意思,“庄小姐对你的感情想必刚才你已经看到了,不管你怎么做对她都是伤害。宗主的事属下不该多问,是属下越界了,属下先告退。”

  看着青衣男子离开咨邪脸上的神色琢磨不透。作为魂修,还是罗刹宗的宗主,要是什么正义之士那还真是天大的笑话。可是,即使不是什么好人,也没人会把坏人二字摆在脸上。

  庄城主对他的态度摆在那里,一宗之主,要地位有地位,要身份有身份,是女婿首选人,庄洁对他的爱慕除去那丝腼腆也不过是冲着他罗刹宗宗主的身份而来罢了。这些,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大家互相明白不拆穿罢了。

  但是今天那白衣女子,眼神干净,长相不比庄洁差,没有庄家父女看他时的野心,只是不知道是哪家女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