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魍城(叁)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62 2019.10.19 05:23

  剪魅醒过来时身体是无法形容的酸痛,跟本没有多少力气。她下意识的抬手去摸旁边的人,却摸到一片冰冷,心里瞬间一空连忙穿衣起身。

  等下床撩开床幔看到坐在软榻将鲜血换成清酒饮着的男人时才松了一口气,她嗔怪的瞪了男人一眼姿势怪异的走过去,一边道:“公子好生凶猛,奴家现在腰都在疼呢。”

  “奴家醒来没看到公子还以为公子走了呢。每次醒来公子都一个人坐在这里,要不是身上确实那个……奴家都要以为公子与奴家不曾一起……”

  “呵呵……”陆不凡笑着挑了挑眉,伸手将剪魅拉到怀里抱紧,“你睡的那么香,我这不是不忍心打扰吗?”

  “讨厌,还不是都怪你。”女子脸上飞上两道云霞。

  “那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讨厌,公子怎么能问这样的问题。”娇哼一声,剪魅靠在男人怀里心跳加快。

  陆不凡不再说话,一手抱着剪魅一手倒着酒一杯杯往嘴里灌。剪魅靠在男人怀里,听着对方的心跳心中满是甜蜜。如果可以和公子在一起,就算是放弃一切她也愿意。

  ·

  “喂喂喂!你给我站住!你这样衣衫不整的还敢进门,陆公子在剪魅屋里还没走呢!吓到陆公子了怎么……”

  双未回来时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颓废的气息,衣袍上都是褶子头发也乱糟糟的,像是出去和人打了一架,还是靠蛮力肉搏的那种。

  随着门被打开,风馆老板娘的叫骂也跟着传来,不过双未快速的将门一关就将那尖酸刻薄的骂声给关在了外面。

  剪魅看着双未狼狈的模样脸色忽的就沉了下来,她压制着怒气开口:“你这成何体统,还不快快去洗漱了再来!”

  双未并没动,他关上门后便盯着在一边看好戏的男人,嘴唇颤了颤没有底气的道:“陆公子,您可不可以给我赎身,我……我不想待在风馆里了,我……我可以给你当下人……”

  “哦?”陆不凡眼中闪过一抹玩味,一把推开怀里的剪魅起身,围着双未转了两圈,问道,“为何?我为何要帮你赎身?”

  “求陆公子成全!”放在身侧的手握紧,双未撩起衣袍突然跪下,连陆不凡都没有反应过来,便听他道,“陆公子,只要你替我赎身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双未,你脑子进水了吧?”剪魅从被男人推开的失落中回神,看到跪在地上的双未声音突然拔高情绪有些失控,心中是又气又嫉妒,更多的是担心,她怕陆公子真的替双未赎身,凭什么给双未赎?她更怕自己被双未牵连。

  “双未你是不是疯了,你喝酒了吧?”剪魅一边说着一边就想去挠双未,她想把这个给她捣乱的东西弄下去,“你给……”

  “公子,你……”

  银色的长剑刺透胸口,鲜血喷涌,剪魅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

  铮——

  陆不凡面无表情的抽出长剑,取出一块白色手帕将剑上的血迹擦拭干净,银色的剑泛起的幽幽冷光比屋子里的陈列更吓人。

  将擦拭干净的剑收回芥子空间,陆不凡低头看着被吓得脸色苍白的双未微微一笑,道:“别担心,她太碍事了,被感情冲昏头脑的女人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我比较欣赏聪明的人。”比如像他住的那个院子的老板娘。

  可是她喜欢的人是你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双未目光微颤,他想,他所谓的感情在这个男人眼里一定非常的可笑幼稚。就像当初第一次为剪魅和曲抚琴时见到这个男人,他便觉得这个男人绝对不可小觑,虽然他没有从男人眼中看到什么野心和欲望。

  “帮你赎身也不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到时候女人名利地位少不了你,而且我保证这个过程绝对刺激。”

  “公子请说。”

  男人眼底的算计太过于明显,但肯定不是对于他。

  “我要你变成女人去引诱咨邪,和你自己的女人抢男人,刺激吧?”

  双未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个魔鬼……可是,难堪的是他竟然动摇了,比起迷惑咨邪,他难道要永远待在这个风尘之地吗?

  “我……”他颤着睫毛,把心中的决定说出来仿佛用尽毕生的精力,“我答应你公子。”

  ·

  陆不凡回到院子时,芯儿披着一件单衣坐在石凳上目光落寞,看到男人她连忙收敛情绪迎上去,像一条滑泥鳅似的扑进男人怀里。

  “公子,你怎么能自己快乐后将奴家一个人丢下?”

  “咳咳。”陆不凡干咳两声,不自在的将芯儿推出怀抱:“老板娘,你就不要打趣我了。”

  打趣?她在打趣吗?

  正想反驳她突然看到男人身边漂亮的白衣女子,瞬间一盆冷水浇到心头。但她并没有失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白衣女子好奇的问:“这位是?”

  “在下未婚妻,陌末。”

  “未婚妻啊?”脸上的笑有点维持不住,“难怪玩笑都不开了,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小两口了,再见。”

  “嗯。”

  背对着男人往外走,芯儿咬紧嘴唇,只觉得呼吸困难。这个男人也和其他男人没什么两样,把她当做消遣,可恨自己身经百战竟然心动了。

  “她……”

  “不用管她。”陆不凡淡淡的瞥了一眼白衣女子,抬手指向左边的侧屋,“以后你就住这里,要是觉得小了睡主屋也可以,我住书房。”

  “……好。”这个男人身上太多秘密了,但他都不能问,只能自己慢慢去挖掘。

  “你似乎很多疑惑啊?”就在他走神的刹那男人突然眯起眼睛问道。

  耳鬓冒出冷汗,双未连忙道:“没有,我没什么疑惑。”

  “最好如此,俗话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最好永远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想法,猜来猜去很累的,我喜欢比较方便的方法,比如像对剪魅那样。”

  “是,公子请放心。”

  “叫夫君,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是,公……夫君。”

  看着双未眸子里的忌惮,陆不凡从嘴角溢出一丝笑,他甩袖负于身后,转身朝着书房走去。随着嘭一声书房的门关上,双未紧绷的身体才渐渐放松。

  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完全没有人能够猜透他心里的想法,更可怕的是陆不凡完全没有任何弱点,也许有,但谁又能够猜到呢?

  ·

  书房里摆着一张小榻,关上门后陆不凡便拿出夜明珠随意抽出一本书坐在小榻上翻看,此刻的他身上没有半点邪气,就端正的坐着像一个人界的修士般。

  他偶尔从压在小榻下的锦袋摸出几块果脯放进嘴里,为谪仙般的气质添了点平易近人。而他手里翻着的册子也不是秘籍绝本,只是凡人最基本的启蒙读物罢了。

  ·

  不管是谁,什么样的人,在心底都有一处别人不知的柔软,是弱点还是暗藏的杀机,谁知道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