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定海珠(捌)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291 2019.09.25 06:04

  龙骨扇乃是十方圣器中最神秘的存在。传闻龙骨扇由上古龙王的脊骨所制,所以取名龙骨扇,龙骨扇下方有一处口笛可以号令天下妖兽。不过对于龙骨扇去向却无人可知,甚至都没有人能够确定世上是否真的存在龙骨扇。

  蓝南山见玄衣男人抿紧嘴唇不说话知道对方是不相信自己,他嘴角拉开一丝邪笑起身走到屋里的一处小木柜前,拉开抽屉摸出一把铁扇转身回到男人面前撩起衣摆重新跪下:“这就是龙骨扇,魔君请过目。”

  如果陆启醒着就会认出这是第一次认识蓝南山对方敲自己的那把铁扇,也是他将蓝南山带回客栈对方身上唯一有的东西。

  只是看着那把铁扇就可以感觉到一种古朴的威严感,男人伸手接过铁扇拿在手里打量片刻后取下脸上的面具露出英俊的脸,他无悲无喜的问道:“你是怎么拿到这把扇子的?”

  “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见对方没有反应,蓝南山继续解释,“家母是雪域圣女,龙骨扇是雪族至宝,母亲被人害死后便将龙骨扇留给了我。”

  “我对你们的私人恩怨不感兴趣。”男人收起铁扇重新戴上面具,“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发誓吧。”

  “谢师父!”蓝南山脸上一喜,连忙磕头。

  “不过,你似乎很讨厌蓝家,作为入门的拜礼,本座要你亲手屠了澜城,一个人也不能放过。”

  “想要入我魔道不会杀人可不行。”

  “……是,师父。”

  ·

  卯时(早上五点到七点)初,天还未亮,蓝月已消失仿佛做了一场梦,无忧客栈的结界和阵法也跟着消失,蓝震守同落月二人最先冲进客栈,他们直接朝着魔气最重的地方而去。

  推开门屋里很安静,床上躺着一个人。蓝震守直接走到床边将被子里的人提起来丢在地上,粗鲁蛮横的样子看得旁边的落月蹙了蹙眉。

  陆启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站在面前凶神恶煞的中年男人:“有什么事吗?”

  蓝震守冷哼一声不屑的开口:“快说你私藏的魔修在什么地方,交出来饶你不死。”

  少年听得一脸迷茫,他转着头四周看好像在找什么人。落月有些厌烦,上前挡住少年打量蓝震守的视线将人拉起来:“孩子,你在找谁?”

  “……”陆启没有立刻回答对方的话,而是沉默了一下摇摇头,“我记得这里是我住的地方,你们是从窗户进来的吗?”

  言下之意我就是看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落月看着少年背后那扇被踢开门顿了顿笑道:“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叫什么?”

  “嗯,我叫陆启,来澜城找凌渊的。”

  “凌渊?哪个凌渊?”蓝震守语气不耐,明明是他在审问这个落月竟然直接插进来,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喜欢穿红衣服的凌渊,你认识吗?”陆启眼睛一亮侧身去看落月身后的蓝震守。

  “不认识。”

  “……”那你刚才那个语气不就是好像认识他嘛。

  “蓝家主,”落月抬手揉揉少年柔软的发顶,把探头的陆启按回来,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人道,“我与这孩子有些私事要说,麻烦你先出去等我。”

  还公然让他回避?这些仙门就没几个尊敬他的!蓝震守阴沉着一张脸不爽的走出门,狠狠的将门关上宣泄着自己的不满。要不是看在长氙门的面子上,他蓝震守会听落月这个小辈的,甚至恭敬?

  陆启被关门声吓了一跳,下意识回头去看。那个人真是莫名其妙还脾气不好。

  “小启,你为什么要找凌渊?”落月开口唤回陆启的注意力。

  “我父亲让我来澜城找一个穿红衣服名叫凌渊的人,父亲说他会带我去仙门拜师。”

  听完少年的话落月若有所思:“可有信物?”

  “有有有,叔叔你是不是认识他啊?”连忙从乾坤袋取出那块白玉,“你看,这就是父亲让我交给凌渊的玉佩。”

  接过玉佩落月伸手摩挲玉佩不起眼的侧面,直到摸到两个字他脸上的笑容加深:“这玉佩是我长氙门的,不过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现在长氙门收徒不用这腰牌。你说的凌渊是我的二弟子。”

  “长氙门的腰牌吗?”陆启连忙从落月手里抢回白玉,激动的舌头打结,“那我可以进长氙门吗?修真界第一仙门?”

  自然是不能的,这玉佩早已经不做收徒用。但落月并没有说出来,他点点头回答:“你我有缘,可愿拜我为师?”

  “你很厉害吗?我想找一个特别厉害的师父!”

  “傻孩子。”落月失笑再次伸手揉揉少年的头发,“去长行山找我,踏进长氙门的白吼门你就是我落月的内门弟子。”

  “哦,好,那你呢?”

  “我会在你到长行山之前回到门中等你。”笑了笑,落月拍拍少年的肩膀抖抖衣袖抬脚离去,“孩子,早日出发吧。”

  “嗯,好的,谢谢叔叔。”握紧玉佩目送着落月出门,陆启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等落月离开后他连忙拿出传讯玉给陆不凡留言:父亲,孩儿被长氙门收为徒弟了,孩儿没有让你失望……

  ·

  客栈外的众修士还没离开,都围在一起等着,一见到落月走出来纷纷涌上来。

  “问出来了吗?”作为蓝家主几乎掌控澜城蓝震守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斜了蓝震守一眼,落月继续往前:“你也看到了,那孩子什么都不懂,他身上的灵气干净剔透,应该与魔族无关,魔修借地,我们从无忧客栈的客人身上是查不到什么的。”

  “那我们今天就这样算了?”

  “那依蓝家主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做?”忍了一路的落月停下脚步转头面无表情的盯着蓝震守,“像蓝家主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如同对待蓝家三公子一样将那个孩子抓起来严刑拷打吗?问不出来或者没用的时候找个借口让人消失?”

  “蓝震守,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蓝三公子被抓后又逃走一事里的弯弯绕绕,只怕现在蓝三公子尸体凉在哪里都没人知道!

  我们不过问蓝三公子只不过因为那是你的家事,但这个孩子可不是你蓝家人,轮不到你蓝家处理。

  奉劝蓝家主,不要把你蓝家那一套用到其他人身上,也不要把你在蓝家的高高在上用到外面来,这里不是你蓝家,由不得你为所欲为!我们修道之人,修的是身心不是家世族规,恕我不敢与蓝家主苟同!”

  说完落月甩袖愤愤离去,留下脸色发青的蓝震守。其他修士听完落月的话忍不住低下头,被蓝震守影响他们竟然差点将修者与执法者混为一谈。

  修者就算与普通人不同,也没资格处置别人,尤其是以自己主观的认知判定别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