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命运不仁(壹)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264 2019.10.02 08:54

  虚弱的声音几不可闻,轻轻的回响在空气中让三人为之一愣。凉宣下意识的移动脚步朝着声源看去,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趴在地上,身上穿着的裙子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小哥哥,救我……西西好痛……”女孩抬头看着抱着小玩意儿眼神灵动的凉宣开口。在女孩的注视下,凉傲突然上前按了按凉宣的头,将少年拉走,“走吧。”

  回头望了一眼女孩,凉宣顺从的跟着凉傲离开。随后蓝南山站在女孩的跟前,手中多了一把匕首。

  “南山哥哥,求求你不要杀我,放过我好不好!”

  噗嗤——

  “南山哥哥……呃……”

  终究是结束了女孩的生命。

  蓝暮西,五岁,蓝震守的小女儿,应该是刚才逃跑时落下的。蓝家最后一个人没了。

  弥留之际躺在地上抽搐的蓝暮西看着那三人的背影,眼中闪过曾经蓝府的繁华印着这条空无一人的街道,第一次学会了恨……

  ·

  传说长行山为修真界十大福地之一,由神兽白泽守护。白泽浑身雪白,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很少出没,除非当时有圣人治理天下,才奉书而至。这是民间常有的白泽传说。

  而长氙门正处于长行山,受白泽庇佑,世代昌盛。

  事实上长行山草木茂盛,不知道还会以为是一座荒山,任谁也难以想象这是修真界第一仙门的落址,说是生机勃勃的繁荣,不如说是空无一物的荒凉。至少对于做了多年猎人的陆启来说是这样的。

  看着被荒草掩盖的不起眼的石碑,陆启弯腰低头凑近仔细瞅着,以防自己认错了。他已经在这片林子转了大半个月都走不出去,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路碑他没办法怀疑这不是陷阱。

  盯着石碑看了半天,陆启睁得老大的眼睛满是怀疑,仿佛在看一个骗子。看了半天石碑还是一动不动的矗立在原地,他才试探的伸手戳戳:是真的,不是假的啊。

  ·

  “大哥,你说这小子在干什么,围着这块石头看了快半个小时了,不会对眼了吧?我敢保证这小子脑子肯定有问题。”

  高耸入云的峰顶上,坐落着玉石堆砌的洁白宫殿,仿佛九天玄宫,被青云包裹。

  殿中的软榻前坐着两个白衣男子,他们跟前的小桌上除了茶杯器具还放着一面水镜,水镜中是一个有些狼狈的少年。

  两个男子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可周身气质却截然不同。

  “这小子要干什么?”看着镜中朝着石碑伸出双手的少年,右手上系着红绳的男子眼中充满了兴趣,“大哥,你看这个小子挺好玩的。”

  听到弟弟的话,闻求凰心里一紧警惕的抬眸看向闻求凤:“你又想干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个小子挺好玩的,想收为关门弟子。”

  听着闻求凤的话闻求凰面无表情,他已经习惯了自家弟弟有事没事折磨小弟子。

  “你说这个小子在迷阵转了大半个月,怎么坚持下来的,好不容易找到出路却不走,反而盯着阵眼不放,是……”

  正说着,突然看到闻求凰神色变得有点诡异,闻求凤连忙止声看向水镜中:“操!这小子到底是哪路神仙白痴体质!”

  镜中的少年已经将石碑拔起来,周围荒凉的景象全部消失,露出长行山本来的容貌。绿树红花,百鸟争鸣,灵兽成群,是真正的人间仙境。

  当然,最让闻家兄弟二人吃惊的不是少年取了阵眼,而是那头与少年四目相对雪白的灵兽。兽高八尺头顶一只尖锐的独角,像一只雪白的雄狮,它此刻正直勾勾的盯着少年。

  与野兽对视,陆启下意识的寻找称手的武器——手中的石碑毫不留情的砸向灵兽。似嘲笑,灵兽打了一个喷嚏,石碑在空中化为沙石,然后雪白的灵兽抬起前爪将陆启按在地上轻轻踩了踩,才扔上后背转身离开。

  看着水镜,大殿中的两兄弟嘴角同时抽了抽,闻求凤忍不住吐槽:“大哥,你说这个小子是不是蠢得白泽都看不下去了?啊,我突然想起我的迷阵就设在白泽巢穴附近,这小子肯定是蠢得白泽都看不下去了。”

  “可能是。”闻求凰严肃的附和,毕竟谁可以在同一个地方转大半个月,转着不嫌累看着都觉得累。

  不过——

  闻求凰放在身侧的手轻轻敲击着膝盖:神兽白泽愿意现身,看来这小子还是有点与众不同之处,虽然,最后被白泽报复性的按在地上踩了踩。

  ·

  陆启被横挂在白泽背上,他艰难的抬头看着飞速后退的风景,所有风景都成为模糊的线条,风刀刮在身上疼的刺骨。他只看了一眼便连忙将头埋进白泽的毛中挡住罡风,心里久久难以平静:他是不是要被这个野兽抓回去吃掉。

  这个念头刚产生,就是嘣咚一声被重重砸在地上,摔的晕头转向的。

  “喂,小鬼,白吼门到了,不用客气,下次没事不要跑到老娘窝边撒尿。不知者不怪,再让老娘逮住就把你炖了吃肉。”虽然语气很恶劣,但这个声音却说不出的好听。

  陆启拍拍身上的灰尘从地上爬起来,大白狮子已经消失不见,一个穿着白衣的银发女子负手而立,神色骄傲。

  看到女子陆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真好看,比秋生哥的娘子还漂亮,肯定是世上最好看的人了。

  “喂小鬼,再看把你眼睛挖了信不信?”

  “……谢谢你,大姐姐。”下意识的忽视女子语气里炮火,陆启红着脸扭捏的道谢。

  “姐姐?”白泽差点被对方的称呼噎死,“叫祖先,上神也可以,知道吗?小子,老娘建议你拜入师门后先让你师父给你看看脑子。”

  完全听不懂女子意思的陆启只好腼腆的保持笑容,却不知道在女子眼里显得更加傻。白泽嫌弃的啧了一声,一挥手消失在原地。

  “姐姐?”整个过程中陆启都是一脸茫然。

  女子走后他在原地望了一会儿,确定对方不会再回来后才转身踏进白吼门。

  ·

  从白泽带着少年离开迷阵后,水镜便找不到少年的踪迹,闻求凤拍着镜子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哎,神兽把我家小徒弟带哪里去了?啊呀呀,看来只能我自己去找,嗯,我真是一个好师父。”

  闻求凰端坐在软榻上一动不动,仿佛一个看客一样冷淡的看着闻求凤伸着懒腰起身,摇摇晃晃没睡醒似的走出上清殿。

  ·

  踏进白吼门又是另一个世界,看着天上的飞鹤,坐在飞鸟背上的白衣弟子们,陆启恨不得扯开嗓子大吼一声:终于!他终于踏进仙门了,还是修真界第一仙宗!父亲知道一定会为他高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