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命运不仁(拾伍)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47 2019.10.16 12:11

  “蓝家有九子,大公子蓝泽皓,三公子蓝南山,四子蓝双星,七子蓝句芒,其余皆为女儿。

  一年多前蓝家遭到魔族偷袭,随后不知什么原因蓝家四公子与七公子突然消失不见,如今来看四公子竟是到了长氙门,想来七公子也是在这里。几个月前蓝家上上下下死于魔族,好不容易有两位公子还活着,怎么能够死在我们手中?

  赵峰主,还请你法外开恩,放过这个孩子,也算是告慰蓝家主的在天之灵。”

  “你拿什么证明你的话是真的?”赵普依依不饶。放人容易,要是放错了丢人的是他又不是别人。

  “我可以证明!”人群中一只纤细的小手举了起来。站在玄武台下的众人连忙让出一条道露出后面的少年。虽然年纪不大但句芒并无畏惧,大大方方的走上玄武台,他过人的胆识和非凡的气度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前辈,在下南句芒,也姓蓝,离开蓝家以后我与四哥便改了姓。”朝着男子抱拳一礼小少年不急不缓的解释,“四哥杀人实属无奈,皆是为了我,当年被魔族偷袭我被魔气侵袭,体内魔气未除时不时需要鲜血,前段时间魔气已经无法压制四哥才铤而走险。”

  “如果前辈们要罚,连我一起罚吧!”

  从憎恶到同情不过是顷刻间的事,虽然真假难断,但赵普一时间也不好再针锋相对,只能退一步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也不能改变他违背门规之事……”

  “将蓝家二人逐出长氙门终生不得再踏入长氙门半步。”

  充满磁性的声音打破大家的争执不休,所有人皆是一愣,随后便有人将句芒和南双星送下玄武台,那替南双星撑腰的男子也被请回了空中的席位,比试继续。

  这时所有人恍然大悟,不觉后背一层冷汗,他们竟然当着这么多大能争执一个拿不出手的小辈的事,幸好大能们没有责怪,但让笑宗主亲自开口将俩孩子逐出长氙门可见也不会太高兴。

  ·

  扶着曲厝兮回到竹屋,陆启连忙翻出这些天准备的药丸想给对方服下,却不想曲厝兮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疑惑的问道:“陆大哥,在玄武台上之时你为何要把南双星的事抖出来?”

  拿着药瓶的手一抖,陆启微微垂眸随后抬起另一只手摸摸曲厝兮的脑袋回答:“我说过会替你帮陈系报仇,既然说了就要做到,南双星罪有应得。”

  “陆大哥谢谢你!”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曲厝兮一把搂紧陆启的脖子,“陆大哥你人真好。”

  “不客气,应该的。”陆启的声音很轻,目光落到曲厝兮身后的竹墙上略微有些复杂。

  其实说一句自私的话,如果可以他宁愿不揭发南双星,给南双星悔改的机会,可是当时……当时的场面谁又说得清,如果最终以他与曲厝兮取消比试资格结束,那么作为静瑕峰外门弟子的管理者一定会秋后算账。

  他当时并不是想把南双星怎么样,只是想把图生拉下水,他也很庆幸那个赵峰主直接就处置了图生,而不是事后再定夺,否则他与曲厝兮又会置于什么样的风口浪尖?

  没有人知道,当时他一直在赌。

  ·

  月光在冰冷里藏了刀,永远都是那么薄凉。

  风吹在身上刺骨的疼,夜空中闪烁的流萤仿佛一张张充满嘲讽的脸。

  句芒背着奄奄一息的南双星迎着无情的月色一步一步踩着吊桥往外走,吃力缓慢,以他的力气根本无法移动比他体型大一倍的南双星。

  他还记得当初刚到长氙门走在这座吊桥上的满心欢喜,以为去了长氙门就可以治好自己,然后重新开始,可谁知道连那些所谓前辈的面都没见过就直接被分到外门,然后是每天的苟且偷生。

  带着希望来,带着失望离开。如果,早知道是这般,当初他们又怎么会来这个长氙门?

  他们记得长氙门的名动天下,却忘了自己的不值一提。

  ·

  第一天仙比结束,玄衣银边男子几乎毫不犹豫就去静瑕峰找蓝家遗孤,不过他去时人已经不在了,本想着去白吼门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会看到两人。

  站在桥头看着桥上的少年,男子不由得想到了当年自己孤身一人去暗宗拜师的时候,不过他要比这两个孩子幸运多了。

  正走神,突然听到一声闷哼,定神一看原来背着南双星的句芒被被绊倒了,男子连忙运起灵气飞向摔在地上的两人。

  膝盖上的疼痛清晰的提醒着曲厝兮长氙门带给他和南双星的痛苦,被伤者压在地上,他按着吊桥的手指抠进木头中,木屑刺进指甲缝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如今对他和双星哥视而不见者、弃之不顾者,将来他会一一还回去,今天伤害他们的人,将来他一定会通通讨回来……

  “没事吧?”背上一轻,句芒怔愣的抬头就看到在玄武台替他们求情的男子将南双星扶了过去,正担心的看着他,“起来吧。”

  句芒眼中恨意收敛的飞快,如今只剩下可怜巴巴的无辜,他看着伸在跟前的大手犹豫的将自己的小手递了上去:“谢谢你前辈。”

  “不用客气。”将小少年扶起来后,男子温柔的替他拍掉身上的灰尘,“我叫和风,和你家父亲算是老相识,以后你们就叫我师父吧。”

  “真的吗?谢谢你前辈……师父,你人真好师父。”

  小少年原本暗淡的眸子突然爆发出光芒,和风的心情瞬间也跟着愉悦了起来,他抬手点住小少年的眉心:“别怕,师父为你将魔气驱除。”

  “嗯嗯,谢谢师父!”

  对和风来说驱除小少年身体的魔气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几乎眨眼之间男子手里便多了一缕黑雾,他将黑雾用灵力碾碎后拉起小少年的手往回走:“走吧,明天师父带你们去看关门弟子的比试。”

  “嗯,好的师父。”被男子牵着句芒乖巧的附和,可在男子看不见的角度小少年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猩红和残酷。

  如今的恩泽怎抵他们遭受的痛苦?可他不介意利用这份恩情去报仇在修真界立足!

  小少年答应的如此快,毫无防备的样子和风也不在意,毕竟人在绝望的时候,就算是万丈深渊也会想跳下去碰碰运气。

  ·

  月光闯进竹屋,像是一位不速之客铺展在曲厝兮的床头。累了一天,曲厝兮睡的很沉,陆启坐在桌边却无法入睡。

  屋里没有点灯,但明亮的月光却足以看清一切。定定的看着洒落的月光,像看着无家可归随处可栖的流浪汉,而陆启满脑子都是白日里南双星那张冷漠的脸,以及曾经见过的句芒孤身一人无助的模样。

  自从上次句芒离开后便了无音讯,而南双星也不知是死是活。猛然间陆启感觉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有些无助。

  他从怀里摸出玉佩,月光下玉佩身上的光芒柔和的很,每次迷茫时他都会想起父亲,想起父亲的照顾和对自己的期望。而他也在这里学会了低调和收敛,喜不言悲不怒。

  有点想父亲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