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定海珠(伍)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04 2019.09.22 10:24

  漆黑的巷子似乎故意避开了街上的灯火蜷缩在一角。

  陆启在巷子口看了一会儿,便打算进去看看却被凉宣拦住:“你干什么?”

  “里面有人,去看看,说不定需要帮助。”

  “帮助?”仿佛听到什么不得了的话,凉宣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是说你要去帮助里面那个身份来历不明的人吗?”他凉宣怎么不知道修士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这可是连手足都会互相残杀的修真界,突然有人理所当然的说出“帮助”二字凉宣整个人感觉世界都变得奇异起来。

  “不然呢?”弄不懂凉宣突然而来的敌意,陆启甚至觉得费解,他推开对方拦着自己的手。

  看着走进巷子里的陆启凉宣目光一闪,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巷子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那道多出来的呼吸声。

  陆启在那粗重的呼吸旁停下,随后一道白光从他手里冒起,照亮了整条巷子。

  “控光术,厉害啊陆兄。”凉宣站在他后面惊奇的看着陆启,“你什么修为?”

  “练气九层。”陆启一边回答一边皱着眉看着地上那一团倒在鲜血里形状奇怪的东西。他看上去像一只野兽可有头,分明是一个人。

  “练气九层就会控光术?偷学的吧?”

  “你才偷学的,我父亲教我的。”什么叫偷学的?陆启回头疑惑的看了一眼凉宣,随后在那一团前蹲下,将他翻过来。

  “蓝公子!”当白光揭开那层面纱露出不明物体真容时陆启吓得差点没坐到地上。他记得昨天见面对方还是风华无双的世家公子模样,只是双腿不便罢了,可是现在却四肢不见,头发打结衣袍凌乱。只是一天而已能经历什么把一个人变成这样?

  “认识他?”看着陆启说出那一团的名字还伸手想弄起来,凉宣立马走过去推开陆启,“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不会想救他吧?你看看他的样子难道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吗?”

  “还有你叫他蓝公子?猪,我问你澜城除了蓝氏还有谁会信蓝?他家族都不管他把他丢出来,你一个练气修士竟然想救他?你脑子没坏吧?不要告诉我你家父亲就是这样教你修行的!”

  父亲说了大道自在心中,按照自己的心做事。被推到地上的陆启爬起来推开凉宣:“你别管我,反正我要救他,你要是害怕的话就走吧,我不怕。”

  “你——”简直让人抓狂!凉宣看着陆启竟然真的想就这样把这一团搬回去,他咬了咬牙,“等等!你别动他,你不能这样把他带回去,会被别人发现,对你和他都不好。”

  “那怎么办?”听对方的意思就是同意了?陆启紧绷的小脸松下来抬头看着凉宣。

  “交给我。”凉宣抿了抿唇神色严肃,之前的吊儿郎当消失殆尽。他抬手掐了两道诀,地上那一团便消失不见。见陆启还迷茫担忧的寻找,他解释,“他在我的乾坤袋里,走吧,回去了再把他放出来。”

  “哦。”拍拍膝盖上的灰尘,陆启爬起来后知后觉的嘀咕,“原来乾坤袋还可以放活物啊,我也有乾坤袋还有芥子空间。”

  跟在陆启身边的凉宣将头转向一边使劲翻白眼:这个家伙是不是傻,怎么都没有一点警惕心?

  ·

  回到客栈后凉宣立刻嫌弃的将蓝南山从乾坤袋丢出来,“把我乾坤袋都弄脏了,还给你。还有你就住在这里吗?这么简陋?”他的话里话外都是嫌弃。

  陆启没有理他,小心翼翼的将蓝南山搬到床上,也不管对方脏不脏。从找到对方到回到客栈,蓝南山都是昏迷不醒的状态,抬手探探他的额头发现烫的可怕。

  “他在发烧!”

  “他那个样子不发烧才怪,你是不是傻啊,怎么……”

  “嘭——”凉宣话没说完,房门突然被粗暴的从外面震开,屋内两个人吓得一抖。

  看着站在门口的玄衣男人,陆启小声寻问:“是伤害蓝公子的人来了吗?”

  此刻的凉宣低着头像个鹌鹑似的,哪里还有心思理会陆启。只见玄衣男人冰冷的目光在屋内扫视一圈后落到凉宣身上:“宣儿。”

  “父亲。”凉宣畏惧的开口。

  玄衣男人只盯着凉宣看了几息便转身离去,凉宣连忙跟上去恭敬得不像话。

  看着离开的父子俩,虽然陆启心中有很多疑惑,可现在也不是寻问的时候。他连忙关上房门,回到床边将蓝南山脏衣服脱下,打了一盆水替对方擦拭身上的脏污……

  ·

  当街上第一声吆喝声响起蓝南山从噩梦中醒来,他浑身上下只有一颗脑袋能够动。

  周围干净的摆设让他诧异,他转头看到阳光透过窗纸落进屋里,打在趴在桌边熟睡的少年身上。

  陆启……他在心中默念,原来是这个小白痴救了他,还真是有缘,不过对方还是一如既往的白痴。

  突然,蓝南山嗅到一股腥臭味,他瞳孔猛的放大脸上满是屈辱,眼底是要化为实质的恨意。可他这个样子又能如何?屈辱也只能屈辱着。他闭上眼睛咬紧嘴唇,咬破的嘴皮在嘴里漫延出一股血腥味。

  ·

  陆启醒来时闻道空气中有一股臭味,混杂着让人作呕。他一抬头就对上蓝南山冰冷锐利的视线,吓得后背一紧。

  如今的蓝南山已经完全不同初次见面,他浑身都是煞气排斥着所有人,也让别人排斥。

  陆启看着蓝南山动了动嘴角没有开口,起身打开窗户散去屋里的怪味,才朝着蓝南山靠近。看着走过来的陆启蓝南山眼里突然出现对日后生活的恐惧,当对方手搭在他身上时他恨不得立刻杀了陆启,可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唯一可以做的只有死。但他怎么能死?他一要活着!

  在蓝南山杀人的目光下,把他身上的衣服换了是很费劲的。做完这一切陆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露出一个笑:“蓝公子饿了吧,有什么想吃的吗?”

  “蓝公子不说话我就按照我喜欢的来买了。”

  “那好吧,就吃包子吧。”被对方一言不发盯着瘆得慌,仿佛被死人注视着,陆启连忙逃似的出了房间。

  看着陆启离开,蓝南山缓缓闭上眼睛:也许他可以利用这个白痴……

  ·

  摘星楼——是澜城最有名的客栈,客栈的小二都是修真者,住的也只能是修士。

  二楼,天字一号房。

  “师父,你真的相信蓝府的话吗?”眉间印着三条银色浪纹的青年恭敬却又担心的寻问着跟前的白衣男子,“我们一去他们家凶手就跑了?有那么巧的事吗?”

  “凶手是蓝家三公子。”落月坐在木椅上悠闲的喝着茶,他没有看身边的青年,“无事,我们也不可能只靠蓝家,就算蓝三公子真的和魔族有关,我相信魔族也不会让他知道什么,不过是颗棋子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