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定海珠(拾壹)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35 2019.09.28 05:40

  什么是人间炼狱,恐怕没有什么能够形容此番场景。

  厮杀,鲜血,是一场血腥的盛宴,甚至吞噬——看着将从别人身上撕下的血肉塞进嘴里的那些被琴声迷惑的失去神智的人,跟着琴声赶来的落月狠狠的皱了皱眉,他脚尖点地飞向归鹤楼顶,随手撑开一道结界挡开琴声对自己的迷惑。

  看着朝着自己逼近的落月,蓝南山手上动作更快,楼下活着的人立刻丢掉别人的肢体抱着自己下口。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着发狂的普通人,跟着落月和蓝震守而来的修士下意识的后退。

  落月稳稳的落到归鹤楼最高一层,他抬手一挥一道灵气击中蓝南山,琴声戛然而止:“蓝南山,还不快住手,如今迷途知返还来得及!”

  从蛟琴上收回手,蓝南山抬头看向站在跟前的男子轻蔑一笑:“是吗,想不到落月长老竟然还认得晚辈,实在是荣幸。”

  “蓝南山,回头是岸,否则别怪我替天行道。”当初在城门口送陆启时他曾对蓝南山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当日那一眼看到的青年和今天实在是相差太远。

  “那您不如替天行道。”放在身侧的手颤了颤,蓝南山脸上的笑不断放大,“落月长老今天最好杀了晚辈,否则晚辈就会把你们杀光哦,整个澜城一个不留。”

  “放肆!”落月没想到对方会这般回答,气得当下便冲到蓝南山身边掐着他的脖子将人提起来,“蓝南山,念在蓝家的份上,你若今日悔改我便从轻发落,我想你也不愿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今日之事,你可对得起你们蓝家?对得起你父亲和你死去的母亲?他们谁不是正道的楷模,而你非得堕入……”

  噗呲——血肉被划开的声音。

  “魔道是吗?”握着捅进落月胸口的匕首狠狠地转动,蓝南山脸上笑意不减眼中充满杀机,“本来不想杀你的,毕竟你救过陆启一命,要不是你陆启早就被我连累了。”

  “但是,现在我后悔了,你还是去死吧。像你们这样所谓的名门正派果然还是死了最好。”

  刺啦——匕首下划,划开落月的胸口腹部,看着从他身体流出的鲜血掉出的内脏,蓝南山无声的笑了,笑出了泪花:“别挣扎了,你活不了的,这把匕首是师父给我的,可以散尽你的灵气,好好体会死亡吧。”

  说罢,蓝南山重新坐下,将琴放在膝盖上。

  “等等。”倒在地上的落月开口,“你师父是谁……”

  “你认识的,清刹魔君凉傲而已。”说完覆上琴弦,琴声再次响起。

  “原来如此……”那晚觉醒魔脉的人是你,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回头,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上古魔君凉傲为师……

  落月狠狠的闭上眼睛,抬手将最后的灵气运于掌心击向自己的天灵盖:就算是死,也不要变成被琴声迷惑的怪物,可惜了新收的小徒弟……等不到你去长氙门拜我为师了,小启……往后的路,愿你永远至善至纯……

  凛冽的琴声像蓄势待发的士兵,随时可以冲向前方取下敌人的首级,它唤起人们心中的嗜血因子,让脑子里只剩下三个字——杀!毁灭!

  听着琴声中无形的迷惑,许多年轻的修士眼神也逐渐迷离,幸亏他们长老发现的快才没有造成什么可怕的后果。

  蓝震守抬头看着归鹤楼上方,他等了许久没见动静,才蹙着眉运起灵气登上楼顶。蓝震守做梦都没想到等他到楼上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幅景象——

  凶手早已不知所踪,而长氙门的六长老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白衣,被划开的肚子内脏掉落在一旁。堂堂长氙门的长老竟然死的如此凄惨。

  看着尸体蓝震守挥手,下一刻震惊的发现他竟然没办法将尸体复原!看来此事已经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了。

  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可被琴声迷惑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修士们神色紧张,看着蓝震守从楼上飞下来,有人连忙问:“凶手抓到了吗?”

  看了一眼开口的人,蓝震守微微沉吟:“落月长老惨死,凶手逃了。”

  “皓儿,此事你速速去禀报族中闭关的前辈们,就说上古魔君偷了定海珠在我澜城滥杀无辜。”

  “是,父亲。”

  看着蓝泽皓带着人回去,蓝震守抬手揉了揉眉心,听到那些上了楼的长氙门弟子悲伤的哭喊声心情烦躁:长氙门长老在澜城出事,接下来他们蓝家如果不给长氙门一个交代,长氙门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

  漆黑的街道,似乎今晚的杀机有预兆般,往日在街道上游走的人今夜一个也没看见。

  蓝南山走在街道上时不时回头看看有没有修士跟踪自己。今日的杀戮让他有一种酣畅淋漓之感,有东西即将破土而出,也有东西在渐渐失去。

  没走几步,在月光照射的阴影里出现一个黑影,蓝南山连忙停下脚步撩起衣摆跪下:“师父。”

  “让你做的事怎么样?”

  “回师父,弟子已经成功祭琴,归鹤楼附近的三千多人已经成为琴下亡魂。徒儿,还杀了落月。”

  凉傲呼吸一滞,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蓝南山跟前,他盯着蓝南山看了片刻才道:“你比本座想象的要优秀,也更适合做一个魔族。开弓没有回头箭,宣儿在澜城待的有些不耐烦了,你快些处理完澜城的事,不日我们将要起程回魔界。”

  “是,弟子遵命。”

  “天快亮了。”凉傲抬头看了一眼,绕过蓝南山往前走,“宣儿也快醒了,你去买点他爱吃烧鸡回来,本座只在澜城待最后一天,明天本座要看到结果。”

  “是,师父。”

  “既然你是本座徒弟,也不必与本座客气,早去早回。”

  凉傲的身影渐行渐远,蓝南山起身回头看着凉傲远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羡慕:这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父爱,不过都是痴心妄想……

  ·

  “叩叩叩。”

  蓝府,东院暮阁。

  蓝震守刚脱完衣服打算睡觉,房门便被人敲响。大夫人柳凉衣衫半解斜靠在床头媚眼如丝,她撇撇嘴不满的抱怨:“谁啊,大半夜的这么不识趣,坏人兴致。”

  蓝震守无奈的亲了亲柳凉,不得不起身:“夫人别生气。”

  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一群人,蓝震守下意识的问道:“和风长老,你们这是?”

  “蓝家主,深夜叨扰实在是不好意思。”领头的男子笑着颔首,目光真挚,“门中宗主突然急着召见我,所以我就带着弟子们来向你辞别,不过家主放心,我已经向宗主禀告澜城的事,要不了几日宗主就会派人前来协助家主。”

  “长老客气了,既然暗宗有事,你们就先回吧,我就不送了,长老慢走。”

  “谢家主体谅。”再次朝着蓝震守拱手,和风才带着弟子们转身离开。

  出了院子,有人忍不住问道:“师父,宗主并没有让我们回去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