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山竹镇迷云(拾贰)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228 2019.09.15 23:29

  陆不凡是在县衙门口遇到郑向一伙人的。

  他从县衙路过,守在门边的弟子发现他后连忙叫住了他:“陆公子,我们大师兄在里面!”

  陆不凡停下脚步微微犹豫了一下,才朝着府中走去。其实他并没有去找郑向他们的打算,他也不在乎齐岳门弟子的生死。昨晚看到凶手的样子让他心中有了一个猜测想要去证实,不过现在他肯定不好离开,倒不如看看这群毛头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虽然这群小弟子的举动着实可笑,但年少无知谁不是这么过来的,但可惜他不是什么有同情心的人,更不喜欢去解释那么多。信则信,不信便摆,修真界没有什么大仁大德可言。

  进了门就发现院子里的摆设被人改变过,还有一些弟子正忙着搬动假山。

  粗略一看最基本的几个困阵已经成型,还有一两个中等的杀阵。不过——想要对付凶手却是远远不够。血尸阶段的尸修与血阵共存,其本身就是一个高级阵法的支柱,又怎么会惧怕这些不入流的二流阵法。

  “陆大哥!”正和一伙儿齐岳门弟子布阵的秦奉幽看到陆不凡一喜,连忙招呼,她自豪的道,“陆大哥你快看,这些阵法足够杀死凶手了吧?保证他有来无回!”

  “嗯。”不想打击对方的热情,陆不凡四周看了一眼转移话题,“郑向呢?”

  “大师兄在屋里布驱邪阵,陆大哥你找大师兄什么事啊?”

  陆不凡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子有些缠人,他绕过女子朝着里面走去,敷衍道:“我去看看。”

  “哦。”看着男子离开秦奉幽撇撇嘴不太开心,难道昨晚的事陆大哥心里都没有一点感觉吗?还是说对方在逃避她?那是有感觉吧?

  ·

  屋内郑向挽着剑指在空中画着符,金色的字体浮在空中很快又消失。陆不凡一眼便看出对方画的是六卯伏魔阵,在郑向这个年纪能够使用六卯伏魔阵算是修真界的佼佼者,可惜用来对付血尸根本不可能。

  布阵是非常消耗心神的,郑向咬紧牙关终于画完阵法的最后一步,他扶着梁柱忍住阵阵袭来的眩晕,等这股不适过去后才站直,看到屋里多出来的人微微讶异:“陆公子?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一会儿。”见郑向看过来,陆不凡直接朝着他走去,停在他跟前意味深长的一笑,“郑公子就打算用这些阵法杀了凶手?”

  “是,不错。”郑向点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如今山竹镇已经没有其他活人,凶手一定会来找我们,那我们就来个请君入瓮,瓮中捉鳖。”

  “……”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话陆不凡没有接,他寻了一张空椅坐下,回头发现郑向还在盯着自己看,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笑道,“郑道友先忙,我不懂阵法也帮不上忙,就开开眼好了。”

  “那好,你坐吧。”

  ·

  一层一层阴云堆积在头顶,血红的月亮像一颗停止心跳血淋淋的心脏悬挂在夜空,是死亡的符号。血月的光芒透过云层像鲜血溅起的浪花。

  陆不凡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空面色平静,仿佛这场屠杀中他不过是事外人。红云压顶,血月当头,今夜是血尸最后的杀宴,今晚过后没有血尸只有地煞,而这是一边倒的战斗,是一方对另一方的虐杀。

  秦奉幽等人都分散在院子的各个角落,围成一个星芒形。他们面色凝重,纷纷紧张的握着剑,手里掐着的剑指更是不敢松懈。

  头顶的云层逐渐聚拢,颜色加深偏向暗红,众人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站在院子中央的郑向抬头看向埋进云中的红月,他绷紧了下腭:“大家小心,血尸已经在附近了!”

  “师兄你自己也小心。”秦奉幽看着中间的郑向担心的嘱咐。要知道作为诱饵站在阵中的郑向才是处于危险的中心地带。

  秦奉幽话刚落,便刮起了血风,它们聚集在五六米的高空形成旋风,在院子周围的油灯照耀下可以看到旋风里带着血丝的红。等到风都静了一个黑袍青年出现在空中,他垂眸血红的眸子冰冷的俯视着地面的人。

  “布阵!”郑向大喝一声,众人连忙默念咒语掐手诀。

  七色的光束从齐岳门弟子脚下画好的符文飞出向着空中青年而去,缠住住他的手脚,青年没动仿佛看不到困住自己的阵法。

  见青年的四肢脖子都被阵法锁住,郑向连忙握住佩剑将身体中的灵力都注入剑中,朝着青年劈去,希望能够将敌人一击毙命。

  空中的青年迎着那道袭来的剑光,只是微微一侧身便轻松躲过,同时他身上的束缚像打碎的水晶全部碎裂散去。

  过度耗费精力的郑向撑着剑见青年动了动眼珠心中一滞,忙道:“大家布阵防御!”

  白色的光芒从地面升起覆过头顶形成一个半圆将众人罩在里面。不等大家松一口气地面突然冒出无数的骷髅人,它们握着陈旧的冥器朝着活人摇摇晃晃而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就是血尸吗?”

  草草应敌,骷髅人并不算强大慌了手脚的齐岳门弟子接连丧命,顷刻间化为血水。秦奉幽忙着保护脱力的郑向完全分不出神去保护其他弟子。

  在这场混战中唯独陆不凡好似置身事外,他静静的看着齐岳门弟子与骷髅人打斗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他竟然转身直接选择了离开。空中的青年目光跟随着他移动,却并没有追上去。直到陆不凡出了大门他才收回目光抬手成爪朝着院子中央俯冲而去,招式狠绝,杀气凛冽。

  浓烈的杀意已经让灵魂都感到颤栗,秦奉幽瞳孔一缩连忙从芥子空间掏出临走前她父亲送给她保命用的玄武甲。离秦奉幽不远的粗汉感觉到死亡逼近,看着秦奉幽抛出玄武甲连忙闪身到秦奉幽身边,瞬间三人被透明的龟甲罩住。

  青年的攻击被玄龟甲挡下,余威反冲击中其他人,瞬间除了秦奉幽三人,其他人瞬间炸为血沫!

  “陆大哥呢!!!”秦奉幽心中一紧四下一看,已经空无一人,“陆大哥他……”不会……

  “别管他了,先想想怎么办吧。”粗汉道。

  “能怎么办?你打的过吗?”她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放在身侧的手握紧,目光依旧不死心的在那些血沫中寻找,仿佛可以看到想看到的那个人。

  郑向扶着剑盘腿坐下,转头看了一眼秦奉幽心中了然,随后闭上眼睛开始打坐恢复元气。

  ·

  陆不凡离开县衙后直接去了郊外,上次他与白清打听第一个死者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