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山竹镇迷云(捌)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279 2019.09.11 17:26

  “大家小心,”一束火光在黑暗中升起,郑向举着火折子眉头紧蹙,他将腰间的佩剑拔出横在身前语气凝重,“这不是大长老。”好好的大长老灭灯做什么?还阴气森森的,这群师弟师妹实在是太过无知。

  “不是大长老?那怎么办!”

  “不是大长老是谁啊!”

  “是凶手吗?我们会死吗?”

  “我不想死啊!谁能救救我们……”

  曾兴致勃勃的来到山竹镇,本以为可以掌控一切施展自己,却从一开始就陷入被凶手捕猎的怪圈,看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那些曾经的骄傲甚至尊严都在一点点被击碎。

  秦奉幽借着大师兄郑向手上的火光看着其他人脸上慌乱绝望的神色只觉得一股怒火在心头熊熊燃烧。昨晚在镇东也是这样,这些一个个贪生怕死的师弟师妹不听她指挥胡乱逃窜,最后一个人也没活下来,现在又是这样!难道只有他们害怕别人都不怕吗?本来就够乱的他们还要在这里添麻烦!

  “大师兄,你想想办法好不好?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谁来救救……”

  “吵什么吵!闭嘴!”怒火当头忍无可忍,秦奉幽一掌拍碎身边的木桌猛然起身,冰冷的训斥,“不想死?我就想死了吗?叫什么叫!怕死修什么仙!滚回去做你们的大小姐大少爷得了!平日里师门里就是教的你们怎么求饶,怎样贪生怕死吗?好好看看你们自己那张让人作呕的嘴脸!我们齐岳门的弟子要是都像你们,齐岳门一百年前就关门了!”

  秦奉幽的话就像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冷酷无情的撕开了众人明知道却不挑明的那张毫无作用的遮羞布,将他们一丝不挂的放置阳光下拷问。他们纷纷低着头无言以对,即使心里有不服气也只能忍着。气氛有些尴尬也有一股微不可察的火药味。

  短暂的沉默之后,郑向开口打断空气中的凝固,他上前安抚性的拍了拍秦奉幽的肩膀,才转头对其他人吩咐:“大家去房间各个角落布下防御阵,不要一个人走的太远,大长老很快就到了,我们会没事的。”

  ·

  夜里的凉像尸体贴上来的温度,让人头脑愈发清醒,偏偏酒精又想将人拉进混沌,于是便在冰火两重天挣扎。

  陆不凡更倾向于后者,酒可以解忧,醉可以忘怀,清醒却会让人一点一滴的解剖自我,把合起来或者尚未好的伤口翻开看个遍。所以在他身边已经放了好几个喝尽的酒坛。

  “刺啦——”

  一道赤色闪电从天边划过,刹那的明亮劈开酒后的混沌。陆不凡狠狠的将手中半坛酒砸向地面,酒坛摔得粉碎,清酒洒了一地,他抬手按了按眉心从房顶起身,飞身落地。

  “啧。”轻嗤一声,红衣瞬间融进黑暗。

  ·

  “你说她以为她是谁呢,大师兄都没说话她凶什么凶,就喜欢装,还害死那么多同门,她不会是想给自己找借口吧?我老早就看不惯他了,什么玩意儿呢。”

  “嘘,你小声点,小心让人给听了去。”

  望水轩房间一角两个女子蹲在一起,他们一边摆放着灵石一边小声嘀咕。

  “怕什么?我说的可是事实,我就不喜欢她怎么了?”

  “得了得了,你少说两句。”

  郑向看着大家将灵石在房间角落摆好,阵法成型后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屋里熄灭的蜡烛已经被重新点燃,郑向站在屋子中央看着跳跃的烛火疑惑的道:“已经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了,大长老怎么还没到?”

  ·

  不知何时,悬挂在夜空的那轮残月已经变成血红,像是被啃噬了的心脏鲜血淋漓。

  一阵疾风刮向山竹镇却被无形的结界挡在外边。空气轻微浮动一个身穿棕色衣袍的男人突然出现狼狈的稳住身形。他脸上闪过一抹震惊,伸手触摸前方的空气摸到一层无色的结界。

  瞬间,男人的整颗心沉入谷底。

  ·

  陆不凡飞快的在街道穿行,朝着寻仙楼而去。今晚的红月似乎预示着什么,整个山竹镇漆黑一片,连一丝呼吸声都听不见,像一座空镇。

  ·

  “嘎吱嘎吱……”木头痛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像是承受了巨大的折磨。

  躲在望水轩的众人脸色惨白,他们围在中间挤成一团,就像被饿狼驱赶到夹缝的羊群。

  在木头的哀叫中还有一股沉重的脚步声,一点一点朝着门口逼近,他们就像等待猎人斩首的猎物,感受死亡和绝望。此刻连恐惧都没有勇气宣泄出口,只能贴着同伴恐惧的睁大眼睛。

  作为大师兄郑向站在最前方握着剑注视木门。

  只听“哐!”一声木门被掀开,屋内的结界毫无作用,而门外黑洞洞的看不清任何东西,也没有想象中面容丑陋的怪物。好似房门只是无意中被吹开。木板的咯吱声也消失了,所有的一切回归沉寂。

  也许那阵怪异的响动只是错觉,人们最擅长自欺欺人,尤其是当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侥幸时。

  站在郑向身边的晓心已经将佩剑放回腰间,她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抬脚上前按住门边顺利的将被掀开的木门关上,然后回头脸上露出一种劫后余生的笑:“只是一阵风,我们都布了结界没什么好怕的,再说大长老也快来了。”

  可布了结界门怎么可能会被掀开?即使晓心的话疑点重重也没有人直接开口反驳她,这个时候大家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人站出告诉大家:没事,不用怕,都是错觉。

  与恐怖外界隔离,就算清醒这种安全只是自我麻痹,大家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只是笑容没有在他们脸上超出三个呼吸,木门又被掀开,站在最前面的晓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入黑暗中,连一声惨叫都没有。众人尖叫着后退,这一刻连自欺欺人的力气都没了,对死亡的恐惧已经刻进灵魂中,他们哆哆嗦嗦的看着黑暗只想将自己藏在别人身后。

  而门外的黑暗也不再安静,响起一阵阵难听的咀嚼声,“咯嘣咯嘣……”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就是他们五师姐晓心被咀嚼的声音。

  没有人再问怎么办,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这里的人和他们一样自身难保,同时他们也不想成为众矢之至引起凶手的注意。

  已经见过一次死亡的秦奉幽是所有人中最镇定的,恨意从她双眸中闪过,拔出佩剑她便要往前方冲,却被郑向一把拉住:“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我要去杀了它!为师弟师妹报仇!”

  “你冷静点,现在外面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出去只能送死。”

  “那我就留在这里等死吗?”她冷冷看了一眼郑向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出进黑暗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