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魍城(伍)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62 2019.10.21 06:23

  街道空荡荡的,不见那些面目狰狞的魂族反而更加显得诡异阴森。

  被喜欢的人牵着,芯儿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就算是死了都值了,在这一刻里,他们应该是相爱的,男人的未婚妻她的丈夫,所有的一切都远离他们,他们只有彼此。

  ·

  城门口是魍城难得一见的宏伟景象。围在城门下的各种各样魂族纷纷伸长了脖子,他们用一种看热闹看稀奇的目光打量着走来的一队人马。

  对魂族而言值得尊敬的人只有冥界地府的那些神明,其他人再怎么样也不过和他们一样是死去的幽灵。

  只见黑衣男人模样完整,谈不上风流倜傥,也算是帅气,他骑在白骨森森的马背上朝着魍城而来,身后跟着的白骨弟子只有脸上有肉,可以看出生前的模样。

  男人的马停在一个粉衣女子前,他低头朝着粉衣女子扬起一抹随和的笑:“小洁,好久不见。”

  “咨大哥,好久不见。”庄洁抬头看着他回以同样的笑。

  点点头,咨邪转头对庄洁身边笑呵呵的中年男人抱拳:“伯父好久不见,近来可安好?”

  “好着呢。”中年男人点点头,语气热络,“贤侄奔波劳累,不如到府中喝点再慢慢叙旧?”

  “当然。”咨邪爽快的一笑,翻身下马伸手,礼仪周到,“伯父小洁,请。”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将一切看在眼里对未来的女婿越发满意。

  看热闹的人群说散就散,背着草篓的一白衣女子没来得及回神,被身边的魂族挤出去。她惊呼一声,重心不稳。

  眼看就要摔在地上,却被一双大手扶住,触之即离。

  “多谢。”就这样突然冒出来还差点摔在别人脚下,白衣女子有些不好意思,她不自在的掖了掖耳边的碎发道谢。

  “不客气。”咨邪目光从女子的脸上扫过,放在身侧的手颤了颤。

  再次朝着咨邪道谢,白衣女子见庄洁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忙扶着草篓转身离开。

  等白衣女子离开,庄洁见咨邪还在看,忍不住呛声:“咨大哥,我们魍城的女子不错吧,好看吗?”

  被庄洁话里的不满拉回神,咨邪转头不解的看了她一眼,但并没有细问,只是笑了笑跟着庄家父女往城内走。

  跟在咨邪身边的青衣男子见状忍不住蹙了蹙眉,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

  出门莫约一个时辰的样子,街道上的魂族才开始多起来。

  按理说魂界任何城池的大街小巷都没什么让人逛下的欲望,不过面对深陷感情漩涡的人总是特殊的。

  芯儿从一个巴掌不大的小摊上拿起一根比小指还纤细的白骨,她转头看向旁边的陆不凡:“公子,你看我戴这个好看吗?”

  骨簪上雕刻一只獠牙直露的骷髅头,陆不凡只瞥了一眼便移开视线,老板抢在他之前开口:“姑娘,这簪子可是用人界死后将军的尸骨打磨而成的,做工也精致,喜欢就买一个吧。既然你拿起它了,想必第一眼自然是喜欢的吧?”

  “嗯。”拿着簪子,芯儿目光并没有从陆不凡身上移开,她依旧希望得到对方的认可。

  “喜欢就买吧。”陆不凡摸出一块魂晶交给老板,然后上前从女子手里拿过骨簪替她戴上。

  男人的容颜近在眼前,呼吸打在脸上,心跳都听得清清楚楚,女子忍不住屏主呼吸。

  老板拿着魂晶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笑呵呵的神情在半张脸都没有的头颅上是那般阴森恐怖。

  白衣女子背着草篓站在十几米外,看着亲密的二人心中冰冷,拿在手中把玩的魂草掉落在地上发不出一点声音,就像她此刻的心情痛的也是那般无声。

  芯儿眼里满是喜悦,抬眸瞥见陆不凡背后的白影,她动作一顿嘴角上扬,搂住男人的脖子亲上去。陆不凡偏了偏头,虽然只亲上了脸颊,但是足够了,对方一定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男人皱了皱眉一把推开芯儿,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回头,目光落到地面被行人践踏的魂草上,他直接转身大步离开:“以后少在我面前耍花招。”

  “……”看着男人的背影,她不甘心的跺了跺脚,犹豫了一会儿追上去。

  ·

  白衣女子呆呆的走在大街上,表情有些麻木,她的未婚夫竟然在大庭广众下和另一个女人不清不楚。

  “陌末!”那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暗含焦急。都和别的女人亲热了,还这样是不是很可笑?

  随后,她被一双大手拉过去,然后男人不容拒绝的靠了过来……

  “……”双未感觉着陆不凡用手隔开嘴唇的触碰,他嘴角抽搐,有点演不下去。

  陆公子刚才演的那么逼真的是你,现在不走心的也是你,不就亲一下嘛,两个大男人还怕少一块肉啊?

  追上来的芯儿躲在一处赌摊旁,隔着人群看着当街抱在一起的二人几乎嫉妒的要发狂。陆不凡在任何时候与她欢度时都不接会吻她,却吻了这个女人,她本以为是对方有洁癖,没想到……

  预计时间,陆不凡见双未没有反应,搂着他腰的手狠狠掐了一下,疼的双未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叫出来,他连忙推开陆不凡。

  男人顺势摸摸他的发顶,牵起他的手一起往回走。

  而这一切落到芯儿眼中就成了小两口化开误会和好。只有双未知道陆不凡揉自己的力道有多大,以及对方眼中的警告,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恶魔。

  等二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芯儿才甩袖愤愤的离开。

  既然陆公子喜欢你这样冰清玉洁的,她有的是办法让陆公子厌恶你,要知道公子最讨厌麻烦了……

  ·

  城主府。

  黑色的朽木雕刻着魑魅魍魉山魅邪怪,大厅里点着的烛火发着绿色的光芒。

  到了城主府闲聊一阵后,庄洁便告退离去,后来咨邪同城主又聊了很久,等话题结束后中年男人将咨邪送到门口脸色很是不好,语气也不太好:“咨宗主,慢走,我就不送了。”

  “伯父何必和我客气。”无奈的朝着中年男人抱拳行礼,咨邪也不好多说什么,带着贴身侍卫转身离去。

  等出了城主府,跟在咨邪身边的青衣男子才担忧的开口:“宗主,庄城主他……”

  “没事,他只是需要时间消化一下而已。”

  “宗主你……”

  “我已经跟他说了要和小洁解除婚姻的事。”咨邪朝着青衣男子安抚性的笑了笑,“小洁与我自幼订婚,也不过是大人们一时兴起的玩笑话,现在我们长大了,这个笑话就不应该继续下去了,而且我对小洁只是兄妹之情,并无非分之想。”

  “可是宗主,”青衣男子想到白日里庄洁对白衣女子的敌视,忍不住提醒,“怕只怕庄小姐对你不是兄妹之情而是男女之情。”

  “怎么可能,我们都几百年没见过了,而且以前在一起玩的时候才多大,那么小懂什么男女之情?”

  咨邪笃定的模样让青衣男子选择了沉默。这个世界永远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