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定海珠(拾叁)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280 2019.09.30 05:36

  一阵冷风从院外吹进,戴着面具的青年背着风而立衣袂飘飘,他身后跟着一群神色呆滞的普通人。

  “蓝南山!你个畜生!我要杀了你!”看到青年的刹那蓝震守的怒火立刻找到了发泄口,也不断吞噬着他的理智,随手抽出身边蓝泽皓的佩剑,蓝震守运起灵气朝着蓝南山而去,直刺青年胸膛。

  “噗嗤——”

  银色的佩剑贯穿青年的胸膛,明明达到了想要的目的,蓝震守却仿佛触电般松开剑后退一步,诧异的看着蓝南山:“为什么不躲?”那蛮横的一剑因为愤怒没有灵活度,就算是普通人都可以躲开,可蓝南山没躲。

  “躲?”青年嘴角携着笑,嘲讽的目光看得蓝震守几乎无地自容,“知道吗蓝震守,我一直等着这一剑,把你给的一切都还给你,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这一剑可够了?你啊,确实应该早点杀了我。”

  说着蓝南山拔出胸口的剑丢到一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连划破的衣服都完好无损:“不知蓝家主对在下送的小惊喜可还满意,绝望的滋味如何?”

  “你……”嗓子干涩,蓝震守吞了吞口水,“孽障!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是要与整个修真界为敌吗!”

  “报仇啊,我不是正在与你们为敌吗?”

  “你!你个混账东西!”

  “呵呵~”蓝南山眯了眯眼睛轻笑出声,“蓝震守,你就只会骂我混账东西吗?你还会什么?打我?”

  “你……”对方眼里的冷漠与厌恶像掉在心头的烙铁,烫的他心口一阵阵灼痛。原来在三子心中他一直是这样的人,他以为三子不学无术,原来是厌恶他吗?

  “南山……”

  “闭嘴!”被蓝震守那么一叫,蓝南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嫌弃的打断蓝震守的话,朝着身后被控制的百姓挥挥手,“我可没空陪你聊过往曾经往后余生,你还是去问阎王爷吧!”

  顷刻间院子里冲进一群目光呆滞行为疯狂的百姓,他们朝着修者而去。蓝南山从芥子空间拿出蛟琴利落的撩起衣袍盘腿坐下,红瞳中蓝光闪过,充满杀伐之气的琴声响起,音色雄浑像是拉响的战鼓。

  被控制的普通人长出尖锐的指甲攻向修士,他们的生机从天灵盖慢慢流失,沦为被琴声控制傀儡。

  蓝震守用灵气震开身边围上来的人,视线穿透人群落到蓝南山身上。他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的看过自己的三子,不得不承认蓝南山长相不错,气质也不错,可因为他的疏忽最终堕入魔道,如果他早点明白会不会就有不同的结果。

  杀人在修真界从来都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下定决心去杀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圣人言:人之初性本善。一个人要下定多大的决心才能战胜心中最后的良知?

  其实做好人不难,难的是怎么做坏人,站在万界之巅与世界为敌。

  蓝南山抬头视线与蓝震守撞在一起,这一眼仿佛穿透了时空回到最开始的曾经。母亲说在他小的时候,父亲其实很爱他……母亲说父亲其实没有抛弃他们,只是身份的必然,是有人唆使……

  他经常通过母亲零碎的话去想象小时候父亲抱着他的场景,可是不过是幻想。有时候恨一个人很容易,原谅一个人也很容易,尤其是对有想法的人……不过……

  一朝入魔,终身是魔,这头他没打算回,也不会有人给他回头的机会!

  指尖一转,琴声化为一把把音刃朝着蓝震守而去。中年男人没有躲,眼看音刃即将把他截成两半,却被一名白衣弟子挡开。

  护着蓝震守,白衣弟子焦急的开口:“蓝家主你醒醒吧,现在可不是心疼这个魔头的时候,他现在是魔不是你的儿子,你今天若不想办法杀了他,他就会屠了澜城将蓝家赶尽杀绝!”

  “他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你觉得他还是原来那个蓝南山吗?他还有同情的必要吗?”

  白衣弟子的话让蓝震守浑身一震,如此见解让他醍醐灌顶,他欣赏的看向这名弟子:“你叫什么?”

  “晚辈敬子远,家师落月。”白衣弟子微微颔首,说完转身投入身边的战斗。

  蓝震守盯着那名弟子看了一会儿,才拿出自己的法器。虽然他是蓝南山的父亲,但他更是蓝家家主!是这场战斗中的主心骨,谁都可以倒下唯独他不行!阵阵威压从蓝震守身上发出,这才是蓝家主该有的气场。

  很快琴声控制的傀儡被击败,修者们已经倒下一半,但蓝南山却是一个人,众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孽子,还不快束手就擒,这一次我可不会手软!”

  那种俯视一切的目光落在蓝南山身上,蓝南山停下弹琴的动作缓缓起身,青年莞尔一笑与蓝震守对视:“还是那句忠告,蓝家主可千万不要对我手软,也不要想着折磨我,我一定会东山再起,到时候的代价你一定无法想象。”

  “好,成全你。”对方嚣张的模样让人恨得牙痒痒,蓝震守握着的剑一转,扬剑一挥剑气直逼蓝南山面门。

  蓝南山依旧没躲,冰冷的目光看着对面一群人仿佛在看一群蝼蚁。在剑气离蓝南山只有一寸之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散。

  凉傲负手而立出现在蓝南山的的身边。

  “徒儿拜见师父。”

  “嗯。”不冷不淡的点点头,凉傲挥手变出石桌凳子坐下,他姿态悠闲的敲了敲石桌,“让我看看你最近可有长进。”

  修士们心中涌起一股不安,看着将手搭在琴弦上的蓝南山纷纷感到了死亡的恐惧。

  “清刹魔君,大家快跑啊!”丘门弟子突然喊了一声,转身就逃,其他人纷纷跟着丢下武器跟上去。

  嗡——

  琴声一响,所有人的速度被放慢,随着琴声黑气在空气中弥漫,飞快的钻进修者们身体,眨眼睛间恢复行动的他们七窍流血却没有立即死亡。

  “救命啊!救命啊!”

  “谁帮我看看有东西钻到我眼睛里!”

  “我耳朵里也有!”

  “救命!”

  “啊啊啊!它在我肚子里!”

  他们就像疯了一样挖出自己眼睛,撕下耳朵,剖开肚子……在身体里胡乱的摸索寻找。

  “这是《双生曲》!”一位老者惊恐的道。

  “怎么可能?木黎真人你是不是搞错了?”离老者不远的蓝震守毫不犹豫的否认了老者的话。

  “就是《双生曲》,当年段绝弦屠义城的时候我还小,就是这首曲子,要不是母亲用尽最后的灵力将我送出义城,我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当年若不是因为段绝弦我又怎么会是这般苍老的模样?我母亲怎么会死?

  别说段绝弦屠义城之事已经时隔千年,就算是万年我也不会忘记这首曲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