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魍城(贰)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05 2019.10.18 13:58

  魂界,天空是猩红的,空气是腐朽的,没有日月星辰,没有春夏秋冬,天空中永远只有一轮黑日,在同一个高度同一个方位,仿佛被刻在哪个位置,永远也不会移动。

  离开住处从芥子空间拿出一顶纱顶戴上,他慢悠悠走在街道上朝着魍城东最热闹的中心地带走去。

  在魂界是一个随意释放欲望的空间,这里是人死后的归处,活着时不敢做的事这里都可以做。这里没有道德的约束,没有规矩的限制,大概唯一的禁忌便是不要招惹比自己强的人。

  如果人界的繁华是一种光荣富强的象征,那么在这里的最完美的象征只有堕落。

  街道上没有糖人面摊,有的是人血人肉;没有发簪油纸伞,有的是掏心挖肺以及床间的惩罚器具;没有滔滔不绝的说书人,只有一个挨着一个的赌摊,在这里不赌钱只赌手脚赌命;在这里最多的不是酒楼客栈,而是风流地。

  在魍城最大的寻乐处是风馆。

  站在雕刻着骷髅头暗红色的大门下,陆不凡镇定的取下纱顶露出那张英俊的脸,他盯着牌匾细细看了一会儿后才不急不缓的抬脚走进大门。

  门后与门外唯一的区别大概是从幽灵游街变成了群魔乱舞。

  黑色与红色的帷幔低垂,帷幔后的身姿妙曼妖娆,是勾魂的妖精,引人堕落的恶魔。那些从帷幔探出的手有的白骨森森,那些望出来的脸大多五官不齐。

  这里就像荒野上山魅的狂欢。

  从陆不凡踏进大门那一刻,便有女人往他身上扑,却都被无情的躲开。看着男人一步步往里走她们只能气鼓鼓的用那双阴森恐怖的眸子委屈的看着他。

  走到木阶前,一个肥胖的女人突然冒出来,除了脖子上有一个巨大的窟窿她几乎与常人无异。

  胖女人笑着迎上陆不凡,娇嗔的拍拍他的胸口似抱怨似调侃:“陆公子就是眼光高,外面这些都看不上。老规矩,剪魅姑娘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曲儿也准备好了,琴师还是咱们风馆最好的。”

  面对胖女人的讨好,陆不凡目光落到她那涂了厚厚一层粉的脸上,将手里的纱顶往她怀里一塞,便绕过去往楼上走:“还是老板娘懂事。”

  “哪里哪里,照顾陆公子是应该的。”接过纱顶的同时手里多了几块猩红的水晶,胖女人笑的合不拢嘴,连忙小心翼翼的将纱顶交给身边路过的小斯,“给我放好,这可是陆公子的东西。”

  ·

  熟练的推开木雕门,一股香风迎面袭来,夹在木头腐朽的阴湿味中,味道难以言喻。屋子里全局暗色以黑色为主,男人一身红衣立于其中邪魅而夺目。

  轻缓的琴声低低的盘旋,似有哀怨似有无奈,欲语还休,让人心头哽咽。

  可陆不凡恍若未闻,这种夹杂在琴声里低廉的感情还不够他看,与白清相比此处抚琴者完全不够看,但却是整个魍城最好的琴师。

  帷幔里和着琴声起舞的女子在陆不凡进门那一刻便一点一点甩袖弄姿往外而来,等陆不凡在软榻上坐下,女子已经出了垂帘朝着他走来。

  在琴声低下的时候女子挽着兰花指优雅的转了一圈完美的在男人怀里坐下,她一手环着男人的脖子一手从榻桌上端起一杯温热的血往男人嘴边送:“公子,你都好久没来看剪魅了,这次来是想看剪魅还是听曲儿呢?”

  就着女人端起的杯子喝了一口,陆不凡漫不经心的回答:“看热闹。”

  “讨厌。”撇撇嘴,女子嘟着嘴满是委屈,“公子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喜欢奴家了?”

  “你猜?”笑着低头看向怀里的女子,陆不凡从她手里拿过杯子全部饮下后放下,随后转头看向垂帘后的抚琴人,“双公子,听闻庄小姐已经同罗刹宗宗主定亲,三日后罗刹宗便派人来迎娶庄小姐,不知是真是假?”

  嗡——

  琴声戛然而止,垂帘慢慢升起,露出帘后抚琴之人白净俊生的模样。看到琴师,剪魅眼里闪过一丝不屑,要不是她陆公子怎么会多看这个低等乐师一眼?

  不论是在人界还是在魂界都有关于山魅的传说,传说山魅与一个凡人相爱,二人不离不弃,凡人放弃生命也要追随山魅。

  不过传说终究是传说,所谓山魅不过是一个低级魂修,而那个凡人也只是一只堕入魔道的狐妖。

  指尖被琴弦割破,双未不动声色的捻了捻指尖的血迹,直勾勾的盯着陆不凡:“是吗,不知公子从哪里听说。”

  “双公子足不出户当然不知道,这事整个魍城都知道的。”

  “……”眉头微微隆起,琴师开始有些坐立难安。陆不凡一双多情的黑眸似笑非笑,仿佛没看到对方受到的冲击,继续道,“听闻那罗刹宗宗主可是庄小姐打小就仰慕的人,想来两人在一起一定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嘭!

  双未突然起身,狠狠地一甩衣袖大步的离开,步伐匆匆。看着被双未丢在地上的琴,陆不凡淡然的扬了扬眉,端起银壶替自己倒了一杯新鲜的血液慢悠悠的品尝,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懒散的气息。

  被双未弄出的动静吓了一跳,慢慢回神的剪魅睁着水眸贴在男人怀里手指在对方胸口画着圈:“公子,你好坏,干嘛刺激他,吓死人家了。”

  “当然是为了看热闹。”

  “看什么热闹,看奴家不好吗?”窝在男人怀里看着男人光洁的下巴,剪魅眼里露出痴迷,她使出浑身解数的讨好着对方。

  “成,现在本公子就同你好好探讨一下我们之间才可以探讨的事,如何?”

  “讨厌。”

  风馆是寻欢的地方,来这里的人自然都是寻欢的。

  从帷幔里传出的声音有一种诡异的阴森,并不是场面不激烈不过瘾,只是……那个应该与剪魅同躺在床幔里的男人却依旧坐在软榻上。

  陆不凡抬手将躺在地上的琴隔空取来,他熟练的拨动长弦,琴声盖过床幔后床上的女人娇喊声,可这一切剪魅全然不知。

  伴着琴声,男人脸上轻佻的表情渐渐收敛,深邃的眸子暗藏风云。

  虽然,他并不需要阴谋阳谋算计什么成败,也没有什么志在必得的野心,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有实力什么都不配,一只蚂蚁就别妄想逍遥自在四海为家。

  虽然,陆启在正道与他搭不上边,但总归要给儿子和自己留一手,就算未来正邪争锋相对时,成不了启儿的自豪也不能成为累赘!

  可笑那蠢孩子以为那块玉佩只能传信,殊不知长氙门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一旦成了关门弟子,就算再不济,未来在长氙门也可以混个殿主的位置。

  儿子虽然有点傻,但是运气不错。

  陆不凡无奈的笑了笑,拨动长弦的动作加快,心情愉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