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万灵祖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命运不仁(贰)

万灵祖师 十银公子 2309 2019.10.03 05:43

  空中飘洒着花瓣,清风将它们从周围的山峰吹来。

  陆启一身脏兮兮的棕色袍子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毕竟长氙门的人都是一身白衣,突然出现一个格格不入的人很难没人好奇。

  飞鹤长鸣一声从头顶飞过,坐在飞鹤身上的白衣弟子好奇的低头看一眼陆启便移开视线。虽然没有被盯着不放,但每个人都看一眼的感觉也不会太好,陆启抓着包裹的手微微用力,沿着台阶往前走。

  上完台阶前方便是悬崖,风从崖下掠上带着崖底的冰凉贴在肌肤上让人冻得一个机灵,在悬崖前方透过缭缭的云雾可以看到另一处断崖,两者之间链接着一座吊桥。吊桥周身呈乌黑色,锈迹斑斑,固定吊桥的绳子上的裂口数之不尽,整座桥看上去已经废弃多年。

  在吊桥这头的悬崖上有一个白衣弟子拿着扫帚扫着地上的落叶。虽然同为白衣,但这位弟子身上的白衣明显比其他弟子身上的白衣粗糙的多。

  陆启走到吊桥边,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埋着头扫地的白衣弟子,心里微微挣扎了一会儿,他深吸口气朝着白衣弟子走去。

  “那个你好,请问你知道凌渊住哪里吗?或者凌渊的师父住哪里?”

  白衣弟子扫地的动作微微一顿,并没有理会陆启,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气氛有些尴尬,陆启不自在的眨了眨眼,稍微等了一下才转身。

  吊桥悬挂在悬崖上,下方深不见底,盯着吊桥上的损坏陆启咬咬牙抬脚踏了上去。虽然这座桥看上去已经老朽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但他是不会因为一座山桥就放弃的。

  将两只脚踩上吊桥后陆启才松了一口气,这桥比他想象中的要牢固那么一点。

  走到桥中央时,便听到有说话声,只见几个与之前的白衣弟子一样打扮的人提着扫帚嘻嘻哈哈的迎面而来。

  “喂,我跟你说,你是不知道刚才句(gōu)芒那样子,都吓尿了好吗。”

  “咦,你别说了,一会儿让那个小畜生听到,又要发疯了。”

  “怕什么,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不成?弄不死他……”

  几人从陆启身边走过,说话声渐远,陆启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往前走。

  从吊桥上下来,又是一处石门,宽五六米高十几米威严雄壮,门上还题着字——

  横幅:长氙门。

  竖联:逍遥世间悟道在此间,气吞山河平天下不平。

  而在石门两边站着两名弟子,同样白衣飘飘,他们的衣料可比之前看到的几个人好多了。

  打量完周围的景象,陆启深吸口气继续前进:很快他也会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但,他刚走到门边就被那两位弟子拦下,右边的弟子面无表情的开口:“长氙门,外人不得进入,请回吧。”

  “我是来拜师的,我师父在里面。”陆启看着说话的弟子回答,想了想连忙摸出那块陆不凡给的玉佩,“我找凌渊,他是我师兄。”

  白衣弟子接过玉佩看了看,眉间慢慢皱起。他们的通行令并不长这个样子,但上头的人他们也不了解,又不好轻易下结论。盯着玉佩打量许久,白衣弟子对着另一人嘱咐,“我回去禀报霁月君,你在这里看着。”说罢又看向陆启,“请稍等我去通报。”

  “好的。”双手紧张的握紧,陆启点点头心跳开始加快。

  等那白衣弟子离开后,一直没说的那位弟子才开口,“你叫什么啊,听你叫凌渊师兄,收你为徒的是落月长老吧?”

  从踏进白吼门长氙门弟子在陆启心中都是比较不好接触的,突然有人主动和他说话,这让陆启有些受宠若惊,他不敢怠慢连忙回答:“应该是吧,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是在澜城遇到的他,那个叔叔说让我到这里来找他,他会收我为徒。”

  “原来如此。”白衣弟子看陆启的眼神慢慢带上同情,“恐怕你还不知道吧,落月长老已经殒身在澜城,他已经死了,现在六长老之位由上清玄君担任。不过你还能活着也算运气不错。”

  “死了?”陆启微微张大眼睛并不相信白衣弟子的话,他从澜城来的人都不知道,对方一定是骗人的,“你怎么知道的,我走的时候他还在呢,他不是你们长老吗?”

  “怎么,你还不信啊,就你这靠双腿走上长行山当然消息不灵通。别说落月长老,整个长氙门派去澜城的人没有一个人回来,这还不算什么,修真界六大修仙世家之首蓝家都被灭门了,澜城全城上下无一幸存。”

  “真的?”陆启听得整个人都有点蒙。

  “我骗你干什么?骗你我有什么好处?”

  ·

  没过多久,离开的白衣弟子便返了回来,他手里抱着一套衣服。

  “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长氙门的外门弟子,把衣服换上吧。”

  “我不用去见凌渊师兄他们吗?”

  “……”看着陆启无知的眼神那弟子生硬的语气微微放柔和了一点,将衣服塞进陆启怀里,“换上吧,以后不要想什么凌渊师兄了,你就好好待在外门吧,别人怎么做,你照做就是。”

  “哦。”接过了粗糙的弟子服,陆启总觉得有什么与想象的不一样。

  “你叫陆启是吧,这个收下,是长氙门的通行令。”那白衣弟子拿出一块木制令牌,“换好衣服去白吼门打扫台阶,以后你就和南双星、句芒两人一起住,有什么不懂的问南双星就好了。”

  “嗯,好。”拿过令牌,陆启抱着衣服转身,刚抬脚就被之前一起闲聊的那名弟子叫住,“喂,陆启,我叫李亚,以后有什么可以和我说。”

  “好的,谢谢李哥。”回头朝着李亚咧嘴一笑,陆启抱紧衣服回到吊桥上朝着白吼门而去。

  等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吊桥的云雾之间,那名白衣弟子转头不解的看向李亚:“你怎么对那个人那么好,认识吗?”

  “不认识。”李亚摇摇头轻叹一声,“只是觉得一个小孩子独自来到长氙门不容易,却又因为落月长老的死沦落为一个外门弟子,挺可怜的。”

  “我们这样的人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不一样,能帮就帮一点,就当积德好了。”

  “你想的挺好。”

  “那还是多亏鉴子你啊,当初要不是你帮我一把,我指不定在哪里被谁欺负呢。”李亚笑着,心里却说不出的复杂。所有人都以为长氙门是个好地方,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里成为别人日常的消遣,表面风光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当初只是顺手帮了一把,不客气。”冯鉴闻言愣了一下。

  凉风吹拂衣摆,李亚与冯鉴笔直的守在门边。

  长氙门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里并不是人间仙境,而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不论好的坏的,还原着人间最本来的面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