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小郡爷的包办婚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徐徐图之

小郡爷的包办婚姻 祎宁画 2037 2020.05.23 18:18

  吉安反应过来时老阁主已经接近虚化了,他心里像刀割一样,手忙脚乱的去扶,可是老阁主的身体就像一团虚影根本触碰不到。那天,吉安在他父亲的房中枯坐一夜,他以为会一直陪着自己的父亲在他的眼皮底下消散直至寂灭,他甚至都不能最后再触摸一下父亲皮肤的残温。

  千机阁阁规:不得与皇室有任何牵扯。

  新任阁主就任,从此那个肆意人生的账房先生变成了端坐千机阁的阁主。

  自从上次醉酒事件后孔采儿就经常偶遇赵恒,她带着澄儿躲在后花园捉蛐蛐也能碰着他来散步,她很无语,她可不相信他会跨越大半个王府专门来着偏僻处散步。

  可事实证明,赵恒就是无聊到她在哪儿他就在哪儿。

  忍无可忍她问,“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赵恒看了她一眼,“我没跟着你。”

  她被气笑了,“好,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赵恒一把拉住她,“你……我走吧!”

  晚间用饭时赵恒如约而至只不过他还带了个小尾巴澄儿。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澄儿已经对孔采儿黏糊到不行,每每来到翠苑都自在的不行。

  今晚爹爹忽然来找他,待来到翠苑门口时,他忽然就开心起来了,立在他父亲身后光明正大地瞧着她甜腻腻的笑。

  孔采儿被可爱到了,抬手招呼他,“澄儿!快过来,你这几日都不来找我玩了。”

  澄儿仰头看向他父亲,满眼期待,“爹爹!”

  赵恒无奈松手,澄儿欢呼一声朝着她跑了过去,在饭桌上寻了一圈十分理所当然的嚷嚷,“我的梅花面片呢?”

  孔采儿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头,“去小厨房找春阳去!”

  澄儿走后,孔采儿这才招呼:小郡爷若是没用饭便在此处将就一顿吧。

  赵恒从善如流,落座,举筷,夹菜十分之坦然。

  她幽幽开口,“我有些搞不懂你了。”

  他看她,怎么?

  “明明都达成共识,我们互不干扰各自安好,可你近日的举动表现得有些明显,你,是不是喜欢,我?”她调转筷头指了指自己,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这是她这几日思索出来比较合理的解释。

  他顿了顿,放下筷子:是,我承认。

  他承认第一次见面就对她上了心,此后他不断的试图给自己建立远离她的理由,在她被二十一皇叔抓走时开始全线崩溃。

  他知道她善良心软便将自己心底那件发誓永不揭于人前的事和盘托出,再将澄儿不声不响的送到她面前,本以为将她留住就满足了,直到那日醉酒后。

  他承认自己并没有醉的人事不知,他只是仗着酒意上头,宣泄了自己满心的情意,他光明正大的去了她的院子,登堂入室。

  本来只是想看看她,怪就怪她太不警醒,睡得那般毫无防备,温软的模样让他忍不住想要的更多,将之前的那些可笑的坚持尽数抛却抱着她睡了。

  如此理直气壮如此坦然自在的回答让孔采儿一时无法言语,缓了一缓,“男子都是如此善变吗?”

  犹记得新婚之夜他的作为,行动间满满都是对这桩婚事的不满,怎能转眼就说喜欢呢?

  “我不相信。”

  意料之内的答案,“我知道,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思,想让你知道有我的存在,我等着你慢慢考量。”

  有句话叫徐徐图之,袁梦觉得用来形容赵恒再贴切不过了。看似给了她足够的空间让她自由选择,其实他已经抓住了她的命脉,这期间由着她蹦跶的作为便是在彻底拿下她之前给的甜头。

  之后,赵恒理所当然的带着澄儿日日来蹭饭,说到底,是他硬要拽着澄儿做挡箭牌。

  要知道,澄儿在孔采儿的地方有一张永久饭票,用不着蹭饭,只可怜他逃脱不了被他父亲拿来当借口的命运。

  赵恒的怀柔政策很是奏效,至少目前来说,她已经默认他参与进她的生活中。

  一日,孔采儿来了兴致,在书房里作画。她小时被爹爹本着天性自然的选择养大,琴棋书画样样都学了点却只有画略有所成,尤善山水。

  前些日子托澄儿的福,赵恒带着她和澄儿去了天目山游玩儿,自打回来她便琢磨着将自己所见山水之秀丽画下来,留存以后可时时观看。

  很是废寝忘食了几日,赵恒来找她时,发现她正在桌案前立着,案上铺着一副画作,正是那日的天目山景色,只是不知为何她秀气的眉头像一座小山都快堆起了。

  他走上前自然的立在她身边,“有哪里不满意?”

  她整片心思都在画上去,没在意他们之间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亲密无间的肢体接触。

  “你不觉得这画缺点什么?”

  赵恒这才将目光从她的脸上撕下来,这山水画着实画的颇有神韵,便是放在当今大家的画作堆里也是极其出挑的一副。

  山水画应有诗词来点缀,意境是同每个画作家的角度和心态挂钩的。

  “我觉得这画堪称一绝,若是再题诗一首便更妙了。”

  她听了顿时来了精神,磨刀霍霍拿起了笔,但却久久没有下笔。

  “怎么?”

  她看了赵恒一眼,有些不好意思,“我的字实在是有碍观瞻,不如请你来题字。”

  赵恒有些怀疑她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我观你画作线条流畅,层次分明,这字,想来也不会差到有碍观瞻这种程度吧!”

  孔采儿颇有些汗颜,“其实,琴棋书画四门我只堪堪入了画这一扇门,其他的实在是拿不出手。”

  他笑了笑接过她手里的笔,饱蘸墨汁,“可有题词?”

  “有!”

  山光水色留心间,不若留待纸上观,片片山水时时在,点点颜色长长久。

  赵恒的字有一种洒脱自由的味道,每个字在他笔下好似有了各自的个性,各有各的姿态,陪她这幅画正好!由衷的:说了句,“你写的真好!”

  赵恒放下笔笑的开怀,他是头一次听到这么朴实无华的夸赞,别人都是要起承转合的引经据典一番,她倒好,简简单单一句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