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二娘子,生不生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1029 2019.04.17 19:44

  全琮一瞬间就看进了她心底,过来揩她眼角上的泪,岔开话题说笑道:“这么舍不得你的娘亲和弟弟,你就不心疼心疼我?如果你一辈子和他们在一起,我就得一辈子在你身边烦,烦到你嫁过去。”

  谢怡蕴破涕为笑,这是什么歪理,随着赞礼官的指示,一一拜别父母,上花轿,往宣德侯府在的府邸走去。

  全琮高头大马走在前头,更兼护城军打头阵,好不意气风发。

  下花轿,如高堂,拜天地,因宣德侯远在边地,全琮的母亲也早早过时,只拜了开国皇帝御赐的家徽,夫妻对拜时,谢怡蕴从红绸盖头下瞥见全琮的下巴,青色的,都长了一圈胡须,他这么猴急的一个人,自从皇帝下了谕旨过后,真的竟没有找过她,平常书信往来,克己得很。

  然而那都是假象,不一会儿就露出真实面目,牵着红绸往洞房走时,若不是谢怡蕴拉了他一下,他差点被门槛绊倒。

  那般小家子气的模样,谢怡蕴见了都想发笑。

  外头那群胆大妄为的男宾竟然敢妄想看她,她是他的宝贝,只能由他一个人瞧。

  然而他走到洞房的时候,竟然傻眼了,一群妯娌女眷守在门口,直愣愣地从他手里接过谢怡蕴,往黑漆描金拔步床走去,他握了握左手,是空的。

  谢怡蕴一屁股坐下去,硌硌的,想必是红枣花生桂圆莲子之类的——寓意早生贵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全琮的一个伯姨高亢道:“二娘子,生不生?”

  谢怡蕴耳边吵吵嚷嚷的,刚从一个热闹之所置身在另一个热闹之所,此刻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娇娇应道:“生。”

  全琮目露感动,用秤杆挑开她的盖头,痴痴地用他们两个才能明白的声音道:“你答应的啊?”

  这么多人面前给她下套,谢怡蕴就算略有不满,也只得换上一副娇羞的模样,陪他演下去,脆生生道:“是。”

  全琮特别高兴,很吃这一套,但嘴上却不依不饶,再次确认说:“我当真了的!”

  “嗯!你要当真的啊!”谢怡蕴仰着脑袋装傻,不想看他的傻样。

  主持洞房仪式的伯姨看不下去了,开始往外推全琮,取笑道:“二公子快去外头,宾客们都等着你呢!”

  “嗯。”全琮嘴上应着,可脚一点没动,眼睛像黏在谢怡蕴身上一样,一刻也没舍得挪开,要多傻有多傻。

  谢怡蕴拉拉他的衣袖,知道此刻她不出马,全琮还傻乎乎的,于是从旁边拿了两块芸豆卷,塞到他手里,温言暖语道:“你先垫垫肚子,等会儿喝酒好受一些。”

  “是。”全琮望着她,更温柔了,下定决心后对蕊珠儿说,“看好你家小姐,不能让她跑了。”

  话语一落,满足哄堂大笑,哪有喊陪嫁丫头给自己守人的,人家要守肯定也是听自家小姐的话,然而笑过之后,一抹泛着苦涩的羡慕油然而生,她们都是在高宅大院生存的人,当然知道一个知暖知热的男人意味着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