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你是我最后的归宿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68 2019.05.20 22:37

  全琮神情恹恹,向他抱了一拳,道:“王爷,此地风大,人多眼杂,不宜深谈,琮先告退了。”

  全琮走在宫墙下,觉得穿堂风从南到北直挺挺地吹了过来,吹得他心底发凉。

  全力见他脸色不佳,迎着风说道:“看来六王爷还是念旧情的。”

  全琮避开了他,大步跨向宫外,翻身上马,凝聚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他的蕴蕴。他和六王爷交往了这么多年,从他被整个帝国遗忘开始,相识于微末,怎么会分不清他哪个动作是温情,哪个动作是假意?刚才六王爷故意做出那副亲近的样子,无法是想利用年少的情谊换取他的助力。

  全琮的心底跟六月飘雪似的,冷得都不想说话。

  皇宫从来都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更何况是一个有皇家血脉的皇子,靠近权力,便意味着与权力带来的恶臭同行。

  人间也只有他的蕴蕴不求丝毫回报,豪掷自己多年经营,冒着被众目睽睽的危险,只为了替百姓做一点切实的事。他们都说他私欲太重,为了娶一个女子,就奉上五万兵权,不堪重任,可他的私欲是很重,因为他遇见了一个合适的人,只要一想到她,哪怕置身冰窖,也能感受到一点温暖。

  全琮看着她,用伯爵府谢怡蕴和谢怡岚使用的唇语讲:“你是我最后的归宿。”

  谢怡蕴一下子看懂了,全琮的唇很薄,此刻虽然苍白着,但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极其认真,从唇齿间蹦出来,谢怡蕴突然想到了一个这一世很少用来形容男子的词:“性感。”

  有时候撩拨你的心,不用大费周章,偶然的一个细节,便能让人动容。

  谢怡蕴发现了这桩婚姻的一个特点,她总是在不经意间受到感动,然后发现那个男子好的一面。

  比如全琮的眼睛其实很明净,但也可以深邃如深潭,额角饱满,鼻梁挺拔,用这一世还是用那一世的目光来看,都是一个帅男子,他还会对她示弱:“蕴蕴,我没能说服宫里那位。”

  谢怡蕴感受到全琮靠过来,身体传出来的体温,心底那点对于未知的惶恐也渐渐消失了,慧真算出来了她不属于这个世界又有什么关系,这一世她活得很开心,收获了一个很爱她的人,谢怡蕴的语气也软了:“无妨,佛法不可能永远奏效。”

  只要时间站在他们这一边,到时候嘉庆帝求着都会上门。

  全琮一个激灵,眸子中闪过一丝震惊,望着她,问道:“蕴蕴,这怎么说?”

  很简单,富商就是有万贯家财也经不住这么多张嘴,朝廷不出资,慧真那几个和尚也募不到这么多资金,况且夏天要来了,在不播种春耕,就完全来不及了,嘉庆帝但凡对皇位还有点眷恋,就不该,也不能完全放任不管。

  “六王爷解决不了那件事情的时候,宫里那位自然知道谁行。”谢怡蕴淡淡道。

  现在他们只有等。

  除了等也没有办法。

  他们还要加把火,挑拨起流民的怒气,让佛法也镇不下来,虽然不能让六王爷和慧真心生嫌隙,但能让他们互相猜疑,也于他们有利。

  “蕴蕴,他解决不了的。”全琮看着她,确凿无疑地讲,默然了一会儿,嗤笑道,“他根本没想过解决。”

  谢怡蕴吃惊,她会算事情,说到底也不过是数据分析和直觉驱动,权贵、皇亲方面的信息全琮远比她精通,事实上,他就是在贵胄中长起来的,对于和他在同样环境中饲育出来的人,有一种莫名的预判:“他只想帮皇帝解决最看重的问题,其他的自然交给别人来办。”

  全琮凑了过来,薄薄的鼻息扑在谢怡蕴脸上:“蕴蕴你说,我们那位圣上最看重的是什么?”

  “史载英明。”这还真讽刺了,明明扔下帝国不管,还想着后世对他笔下留情。

  全琮摇摇头:“那是史官的事,动动手里的权力哪个史官还敢乱写。”全琮叹了口气,很不想拆穿掌管整个帝国之人的丑陋面,但想了想,哪有人坏还不让人说的道理,遂道:“他在世的时候不想百姓骂他,至少不要让他听到。”

  而六王爷不过投其所好,能掩耳盗铃多久就掩耳盗铃多久,反正嘉庆帝最后也不会怪他,反倒觉得他善察言观色,伺候自己伺候得好。

  谢怡蕴听了之后一愣,想起来一件很久远的事情,那时候她十岁左右,在江南随谢大人田间地里瞎跑,突然听到人说了一声:天变了,她虽装进了小孩的壳子,却并非孩童的心智,仰头去看她父亲,只见她父亲内流满面,神情动荡地说星君陨落了,而对即将即位的这位君王出现了凝思。

  原因无他,这位君王不是先帝选中的,甚至都没经历过正经的储君历练,只是被几股势力丧家犬般地带着所有行囊从潍县到皇城,拖家带子,蔚为壮观,开始朝臣们还有几分期冀,至少是管事的,结果除了他的血脉和他血脉孕育出来的几个皇子,什么都没有给这个帝国带来。

  唯一受益的,只有在皇城晃荡了多年,被整个帝国遗忘了的六王爷。

  多年前养心殿的老太后路过潍县,生了一场大病,吃了静姝喂的药好了,从此认为是她的福运,回宫前非要把静姝带回宫当公主喂养,静姝毕竟大了几岁,知道没有姊妹支持,娘亲又逝去的胞弟在王府中难以生存,死命不从,差点撞在正堂的那根大柱子上死了。

  老太后于心不忍,大发善心,将两个孩子带回了宫。

  但人心始终是偏的,她爱静姝胜过爱夹带的孩子,管理了六王爷的一日三餐,并不上心,再后来,他提前离宫,住在了皇城,与全琮相识,过了一段快乐无忧的日子。

  再后来,一瞬之间,突然从角落站到了万众瞩目的中心,他的父亲,他那位自从他与胞姐被送到皇城后就不管不顾的父亲,出人意料的,带了更多的孩子进入了整个帝国最尊贵的宫殿。

  他开窍似的尝到了权力的味道,尝到了命运无常带给人的馈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