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113 2019.05.22 23:31

  “妈妈这是笑话了,您家的事还需要我一个外人主持公道?”谢怡蕴若无其事地笑道,赵妈妈这话里有话的样子,指不定谢怡岚在南阳王府干出了什么蠢事,把南阳王妃气糊涂了,连来侯府请人拜帖都没拿。

  赵妈妈毕竟在后宅沉浮了几十年,这点话外之音还是听得出来的,在娘家的时候就听说了谢家两姐妹儿不怎么对付,要想谢怡蕴一个人精儿似的人去南阳王府,不拿出点必要的理由,是说不动她的,遂静了静心神道:“夫人,说起来本不应该劳烦你的,只是谢姨娘她亲娘毕竟不是正室,发生了那样大逆不道的事,也不好让她出面讲。”

  谢怡蕴还发笑了,这些人真是可笑,一方面瞧不起使狐媚手段的姨娘,一方面又眼红家里的男人天天往姨娘屋里跑,发生的大事又要拿出主母的威严,认为姨娘上不得台面,南阳王府摆出这个朝代后宅女人最正确的姿态——谈事,只与配得上她身份的谈,谢怡蕴漫不经心地开口,问赵妈妈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让你们绕开了谢府,跑到了我这个外嫁女这里来了?”

  赵妈妈也不藏着掖着,到了这一步,双方坦诚见山:“则安小产了。”

  说到“小产”两个字时,她真切地露出了一丝伤感,毕竟是她从小一手带大的姑娘,看着她如花般长开,看着她从一个府邸到另一个府邸,以为是良配,结果是豺狼。

  谢怡蕴只消一想,就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只要谁挡到谢怡岚的道了,她无论如何都要让那人付出代价,唐则安对后宅的认识还是太少了,谢怡蕴道:“说什么也没有找外嫁女的道理。”

  “您母亲已经接到话儿去了,差我们也来叫你一声。”赵妈妈镇定道。

  谢怡蕴嗤笑一声,她母亲要她去,自会派身边的人传话,现在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让南阳王府过来传,像什么话?况且以她母亲对谢怡岚的态度,见不见南阳王府的人都不好说,编谎话都不用脑子好好想一想。

  “放肆!谎话都说到我母亲身上了!”谢怡蕴大拍了一下高脚茶几,吓得座下的人一抖。

  赵妈妈也被吓到了,身子不由自主地震动了一下,但她一想到自家小姐虚弱的躺在床上,丢了一个孩子,哭都没法哭出了,简直失神了一样,咽下心底的苦涩,对谢怡蕴讲:“二夫人,您是个聪慧的,我恨急了你姐姐,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南阳王府决不允许子嗣受损,你姐姐说只有你才就得了她。”

  “那你不是替她搬救兵?”谢怡蕴嘲讽地笑笑。

  “大概吧。”赵妈妈说出了积聚在心里的话,畅快了许多,但仍没掉以轻心,警惕性地望了望坐在高座上明丽的女子,道,“王妃说了,她要当着谢姨娘的面,让她知道大罗天仙来了也救不了她。”

  “那我又何必去看一个必然的结局?”谢怡蕴不为所动。

  赵妈妈也不着急,转述南阳王妃嘱托她的话,说道:“二夫人,这些个深宅大院,说是父父子子,兄友弟恭,舐犊情深,可谁又说得清父爱不爱子,子敬不敬父,您不去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您父亲占据着那么一个显赫的位置,又做的是太子的老师,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外嫁女有个闪失始终不好。”

  南阳王府这话说得有意思了,一方面想置谢怡岚于死地,另一方面又假意顾全谢府的名声,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但有一点谢怡蕴很清楚,他父亲虽然说一是一,看似不能圆融,其实内心最心软,对于子女失望到极点都怀着一丝爱意。

  谢怡岚出了个好歹,他还是会伤心。

  谢怡蕴无奈地叹气,她上辈子不知道哪件事没有做对,这一世竟然与谢怡岚做了姐妹儿,吩咐人备车,对赵妈妈道:“妈妈请。”

  南阳王府与宣德侯府其实隔得不远,拐两条街就到了,马车行进的过程中,谢怡蕴看到周姨娘身边的妈妈坐着轺车一闪而过,好像是奔着宣德侯府来的,火急火燎的样子,完美地避开了谢怡蕴这对人马。

  蕊珠儿讳莫如深地凑到她耳边道:“夫人,大小姐她自食其果,太委屈您了。”

  谢怡蕴摸摸她的脑袋,饱含深意地说:“南阳王府避开谢府,直接找到了我,必然是谢怡岚说了什么,她是用心不正,和她那个娘一样太为着自己了,可她是谢家出来的姑娘,谢府也不能装作没有这个女儿,如果谢府不认,必然会受到别人的指摘。”

  这是她的难处,即便谢怡蕴算到了事情的来源经过也必须走这一茬。

  还好走之前已经喊人通知了她父亲,无论如何她这个外嫁女都不宜出面太多。

  谢怡岚把人家正妻的头胎滑掉了,还让人把把柄我在手上,这场仗不好打。

  蕊珠儿迷迷糊糊感叹道:“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要么等人改正,洗心革面变成另一个人,要么等关系彻底破裂,不用再顾及什么。”谢怡蕴冷着脸庞,毫无感情地说道。

  蕊珠儿仍在深思,思考两个选项哪个更有可能,谢怡蕴却在心里早有了答案,等一个人改变,倒不如海枯石烂地等一个人亲手把局面搅到无法补救,后者更有可能,尤其是对于谢怡岚这种人。

  谢怡蕴说完后就靠在引枕上闭目养神,南阳王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唐则安的娘家也不会,更何况唐则安的父亲占据工部尚书之位多年,是谢大人的顶头上司,谢怡岚唯一的赢面是她肚中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但孩子出生后她要何去何从,是南阳王府与自己将要讨论的重点。

  棘手,棘手,谢怡蕴在心中叹道,连摇了三次头。

  她这个姐姐还真有本事,大好局面玩死了,自己也套了进去,还连累旁人无端费神。

  谢怡蕴这边正思考,她不知道赵妈妈在另一架马车里长舒了一口气,刚才刻意调动出来的警戒在别人看不到的场合变成了可怖的阴狠,小姐,您和您腹中还没出生的小公子太让人心痛了,旁人欺负到你头上,还不吭不语,她这身老骨头就算是拼了命也替您出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