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二公子,注意你的仪态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26 2019.06.01 23:28

  南阳王妃开始听到唐则安处理谢姨娘还有点高兴,以为她终于开窍了,知道远远打发姨娘了,却没想到她的着重点在最后一句,那眼神分明在说:母亲,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紧迫的事了,还你一个不受妇人蛊惑的儿子,留你一个有血脉关系的孙辈,但你得放我回家。

  南阳王妃叹了口气,梁衡怒目而视的样子根本就是不满意,偏心眼偏到了无边无际,再这么下去,整个人就废了,心悲地点点头:“则安,都听你的,你先回家静养一阵,隔断时日我让衡儿接你回家。”

  谢怡岚暂时被发了一张安全牌,瞬间轻松了下去,悬在空中的心也掉了下去。

  南阳王府的事务外人不好插手太多,谢茂与谢怡蕴告辞而去,离开时,谢怡蕴望了望唐则安,郑重道:“我姐姐诞下胎儿之后,谢府会专门派送她去老家,以全你的手下留情。”

  唐则安笑笑,她已经很累了,不过运用到才学为自己挣脱掉一些樊篱,已是不幸中的万幸,带着些喟叹感慨的语气回谢怡蕴道:“有些事情看是现在落了下风,今后会有什么转变也说不清。”

  如果这个孩子生下来,她和梁衡的牵绊就会越来越深,在泥沼中也会越来越窒息,这个孩子是来点醒她,是来拯救她的,是上天给她的一点微弱的提示,她将永存善意。

  谢怡蕴没想到唐则安竟有这样通透的思维,一点也不像这个朝代的女子,在不染血的情况下为自己寻求到便利,抬脚出大门,与全琮回府前,同她父亲说了几句亲密话:“父亲,现在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谢茂点点头:“儿啊,我知道。”谢怡岚如今安安稳稳,可不就是最好的结果。

  “而且这件事来得正恰当。”谢怡蕴接着说。

  “此刻怎讲?”谢茂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痛恨谢怡岚无法无天,草菅人命,一方面又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有些不落忍,子之过,父之教也。

  “把谢怡岚丢到老家去,就让南阳王府当做没有娶过这个人,世人也渐渐忘记,您在朝堂中要好过一些。”

  是,谢茂岂不会看不破这个道理,南阳王府本就不是太子党的,他女儿又嫁入了敌手之府,终究没有两全的法子。

  “您已经做得够好了。”谢怡蕴道。

  “终究是意难平。”谢茂微微叹口气,保住了大女儿的性命,恐怕她也得不到什么好口舌,害她夫妻破裂,与孩儿永别,这些到时候都会算在他头上的,算了,谢茂重整旗鼓,向后看了两眼,道:“快回去吧,全二公子已经等好久了,家里的事你就别操心,毕竟做了你姐姐的父亲,我会给她营造一条生路的。”——至于领不领情,那就另当别论,但这句话谢茂没说,小女儿已经嫁为了人妇,还要被她姐姐拖累,已是亏欠了。

  谢怡蕴听了谢茂的话,转头看去,全琮正焦不可耐地来回走来走去,时不时踢踢车轮子,见她回头望他,又似抓到把柄般,火速冷静下来,表示:“你们聊,别理我”,谢怡蕴浅浅笑了一下,对谢茂说:“我先去了。”

  谢茂点点头。

  谢怡蕴去时,又嘱咐了一声:“父亲,别忘了你的宏图大业,是尽忠尽国后可以解甲归田,做个老农夫。”

  “呵。”他笑道,有些尴尬,没再说什么。

  小女儿是在告诫他,为了多年之后可以清清白白从朝堂功成身退,还是少付出点感情为妙,现在他对太子的感情不知不觉中因为对谢融的爱屋及乌,因为对容玉本身资质的欣喜,慢慢加深,如果他没有决定在朝局中怎么立足,还是克制一点自己的欣喜比较好。

  全琮目不转睛地盯着谢怡蕴慢慢走过来,在边地见她就觉得她是天边的月亮,娶进家里,看了这么久,还是觉得明艳,还是觉得看不够。

  全力在一旁小声地提醒他:“二公子,注意你的仪态。”

  全琮满不在乎地驳斥:“这有什么,你心爱的女子朝你走了过来,你还矜持什么?”

  全力默默揩汗,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公子双眼发光地等主母,手都伸出去了,却被主母轻飘飘一句:“你先去车上等我,我和蕊珠儿说几句话。”

  全琮目瞪口呆地立在原地,强忍尴尬地对一脸憋笑的全力讲:“你说得对,仪态是要注意的。”

  全力勾勾嘴角,没好意思地说:“你见了主母就是猫见了老鼠,一下子兴奋起来,除了头脑发热,其他什么也不知道。”

  “二公子,您终于威仪的重要性。”全力不要脸地拍马屁。

  全琮拍了他一下:“去。”也上了马车。

  这边谢怡蕴来到了蕊珠儿在的马车,掀开车帘进去,心疼地摸摸她的额头,道:“傻姑娘,何必呢。”

  “小姐。”蕊珠儿本来告诫自己没什么,只是一些皮肉苦,被谢怡蕴这么一安慰,委屈仿佛酒劲一样,一下子上来了,连称谓都不知不觉变回了以前的样子,“我不后悔的,我不能让人伤害你。”

  “我好好的,没有人能伤害我。”谢怡蕴握着她的手,心里想着全琮那里有一盒效果很好的退疤膏,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虽然和陶小管事两情相悦,可也不能让人破了相。

  蕊珠儿感受到谢怡蕴的体温,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低低说:“小姐,我以为你厌恶我了。”

  “怎么会?”谢怡蕴吃惊,不知道小姑娘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上次在城郊,我说错了话,你让我哥哥把我接回去,好好教导我一下,见了那个和尚后,我跟着你上马车,你却让我上另一辆,小姐,你是觉得我太笨了,不能够好好理解你的话,从而要你浪费精力来与我解释吗?”蕊珠儿陷入了深深的无力中,虽然是同一个父母生的,她哥哥沈侪楚就是要聪明一些,谢怡蕴不肖说什么就有天然的默契,她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