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蕴蕴,我在你身后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51 2019.05.08 21:49

  “她想见的人是你。”

  “我倒想她直接宣我。”全琮扯起一抹冷笑,整个宫中,最知道他对谢怡蕴志在必得,除了那位只想炼丹不想理朝政的嘉庆帝,就剩她了。

  “大概她认为我的耳边风好吹吧。”谢怡蕴淡淡道。

  “这她倒想对了。”全琮望着车厢摇摇摆摆的流苏,重重地叹了口气,“甘之如饴。”

  全琮就是有这本事,无论讲到什么,总能想着法儿,变着样儿地向你重申,你很重要,兴许你自己都不知道。

  谢怡蕴侧过脑袋,不想和他贫,全琮的感情一向表现得很直白,至少对她而言是如此,回到正题说正事:“养心殿的人会特意宣我。”

  “他们还真能无法无天了!”全琮从鼻孔里鼓出一口气,看起来气冲冲的。

  谢怡蕴气定神闲地咬了口糕点,不急不缓地喝了一口茶水,成婚那日,宫里也派人添妆了,只是养心殿送来的是一对参商题材的耳坠,被琥珀裹着,晶莹透亮,参星在左,商星在右,其中的深意不难猜测,宫里想让他们参商永隔。

  那对坠子现在正搁在妆奁底镇那批无用的嫁妆,即使以她上一世的目光来看这对坠子设计得很奇特,也没办法戴出来,全琮看了,心里不得凉瘆瘆的,觉得她一点都没把他放在心上。

  “蕴蕴,你怎么想的?”全琮认真地问道,如果她不想去,他想方设法也会替她找出一条路。

  谢怡蕴却不在意地摇摇头,说书似的,不带感情地翕合嘴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办法,中宫确实抓到了她的软肋,她永远无法弃自己的父亲和兄弟于不顾。

  全琮把她的手拿过来,紧紧握住,纤长的手指在她指间摩挲:“蕴蕴,我在你身后。”

  新婚妻子主意太大,什么事都走在前头,她要是不想走了,他替她走。

  谢怡蕴笑笑,两只眼睛弯起来像月牙一样,故意打趣说:“你不就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去。”

  “我本来就是不放心的。”全琮毫不辩驳地点头,言辞之间还颇有点自豪,我就是在意你,你奈我何。

  谢怡蕴不受控制地咳嗽了两声,她最见不得全琮一脸真挚的样子,仿佛每个表情都在说“蕴蕴我好乖巧,你要不要考虑每天多爱我一点”,岔开话题道:“全琮,中宫那边,你怎么想的?”

  “不要答应任何事情。”中宫要么利用宣德侯府,要么撕扯宣德侯府,不让中宫知道宣德侯府最真实的想法,是目前最稳妥的办法,但——,“答应了也没什么。”全琮望着她,坦诚地说。

  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布满了信赖,谢怡蕴知道他是认真的,他信任她的选择,歪着头笑了一下,没让他看到:“我知道了。”

  到了宣德侯府,蕊珠儿摆好马凳,谢怡蕴被扶着下了马车,全琮急不可耐地把她往东边他们的院子里引,谢怡蕴却停了下来,转身对蕊珠儿说:“蕊珠儿,你哥哥在府上吗?”

  “在的。”这几日忙,沈侪楚忙完了谢怡蕴嫁奁田庄铺子的事,又探查了一下流民的事,今日好不容易得了个空闲。

  谢怡蕴点点头:“你让他来见我。”又扭头,看向脸色突然有点沉郁的全琮,问道:“书房你用不用,我想谈点事情。”

  全琮不乐意地别开了脑袋:“要用,我有军务要处理。”

  “好吧。”谢怡蕴也不强求,提脚向院子里走去,对蕊珠儿说,“让你哥哥来房里找我。”

  “是。”蕊珠儿回道。

  全琮一听,这还得了,蕴蕴来宣德侯府,一个管事都没带,只带了一个沈侪楚,风度翩翩,年龄也与她相仿,让人不多想都不成:“我让韩将军去前书房的沙盘说事,后书房你用吧。”

  全琮说完就领着人走了,倒让谢怡蕴被他们带起的那阵冷风给吹凉了。

  “他这是怎么了?”谢怡蕴缩缩脖子,她只是商量一下,不同意也没什么。

  蕊珠儿讳莫如深地凑过来:“听以前的下人说,二公子房里以前都是没人的,必要的扫撒仆妇都没有,您过去了,他才允许下人进去,是照顾你的缘故。”

  “那可真是难为他了。”谢怡蕴在心里腹诽,明明在战时,和死人都躺过,有条件后,居所连个人影都不想看见,吩咐下去说:“蕊珠儿,你让不必要的仆妇候在外边儿,我不需要那么多人伺候。”

  “是。”姑娘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可处处都是照顾着新姑爷的。

  这边,全琮走路带风,怒气冲冲地往前书房走去,全力跟在后面苦不堪言:“二公子,今日早间韩将军就回边地复命去了,哪有要事要商量。”

  “光明正大要野男人进屋里,当我死了吗?”

  “您活着她才和您商量的。”全力毫不留情地拆穿自家公子的面子,您死了,她就是单方面决定。

  “你向着她,还是向着我的?”全琮怒道。

  “您说过,她是我们唯一的主母。”全力大无畏地回视。

  “对啊。”全琮望着天边那轮逐渐变圆的月亮,叹气道,她是他唯一的妻子,他能有什么办法呢,拐个弯,佯装不在意地去后书房门口守着。

  软烟罗糊的纱窗上映衬出两道不大不小的影子,明明灭灭,有时候重叠在一起,作为一个将领,最不欠缺的能力就是等待,一击即灭,全琮觉得自己的这个能力更厉害了些。

  屋内,谢怡蕴和沈侪楚面对面坐着,仿佛又回到了在谢府时,两人没日没夜的辩论,她道:“城外有多少流民了?”

  “十万,还有一些在陆陆续续赶来。”沈侪楚面无表情地说。

  “怎么会这么多。”谢怡蕴没想到形势已经严峻到了这种地步。

  “如果没有宣德侯府,情况还会严重很多。”

  一旦宣德侯府失手,边地最安全的那道屏障被撕破,外夷铁骑就可以长驱直入,打到京城前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就是因为东北边防线被撕破了,才会有这么多流民往内地走,又加上天灾,受灾的人口更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