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 你怀里抱着的才是那个真正血腥的妇人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51 2019.05.29 22:58

  这不是说笑吗!真当他们南阳王府是什么,让自己家里的子孙流落在外,不得让整个京城嗤笑。

  “您不喜欢我姐姐,都说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唐则安还可以给你们梁家繁衍子嗣,我这个姐姐和离后,在王府孤苦伶仃,倒不如眼不见心不烦,让我姐姐和他待在一处。”

  “你口口声声说不是为了你姐姐,最后却替她开脱,全二夫人,你好深的城府。”

  谢怡蕴不置可否地笑笑:“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我姐姐哪还有脸面待在南阳王府。”

  “你知道如果她留在南阳王府,将永世没有快活日子可过。”南阳王妃不留情面地拆穿谢怡蕴的话。

  “王妃娘娘,我也不过了为了家父。”谢怡岚何种造化,她根本不在乎,愿意搭把手过来,也只不过是为了这一世亦师亦友的谢大人,她一身农事本事都是在他身上学的。

  “我们谢家在平安寺长点长明灯,我姐姐生产后也会在庙里吃斋念佛,为唐则安腹中的孩儿超度。”

  谢怡蕴直直看着南阳王妃,看她愿不愿意达成这桩交易,谢怡岚这个麻烦从此远离南阳王妃,条件是——放她一命。

  这厢正在思考,屋外突然喧闹起来,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谢怡岚这么心思敏捷的人自然一下子就从脚板触底的重量中知道了来人,立马换上一副悲惨的受害者模样,哀哀求道:“母亲,你怎么能撵我出府呢,我对衡郎一心一意,想一生服侍他,为他生儿育女,你怎么能撵我出府,让我与衡郎和离呢!”

  她在“和离”上故意加重了几分声气儿。

  外面来的男人自然听到了这个词,跨进屋内就朝谢怡岚奔来,急呼呼地问:“谁要撵你?谁敢撵你走?谁要你与我和离?”

  南阳王妃不咸不淡地看了眼,怒不可遏:“她害了则安腹中的胎儿。”

  “没了就没了,大不了我再赔她一个,下次再怀。”梁衡一双眼睛都粘在了委屈的谢怡岚身上,南阳王妃拍了拍身边的小案几,震得上面的茶盏都摔下来,指着谢怡岚道,“狐狸精,你这个狐狸精!搅得我们家不得安宁!”

  谢怡岚小鸟依人地偎在梁衡怀里,泫然泪下。

  而门口,谢茂和全琮也掀开帘子进来了,与谢大人晦暗的面容不同,全琮一进屋就奔谢怡蕴来了,焦急说:“蕴蕴,她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谢怡蕴摊摊手,露出白净的手心:“全琮,我手疼。”

  被打的那几个婆子目瞪口呆地捂了捂脸颊,花都说不出来一声。

  而全力看着自己公子朝服都没脱,像捧着什么绝世珍宝似的,托起谢怡蕴的手,轻轻吹了吹:“蕴蕴,我替你教训她们。”

  学什么习性不好,偏偏要去惹他的蕴蕴,她能饶她们一命,他不能。

  今早在宫门外遇见谢大人以及通报的小厮,脑袋一寻思就不对,她的蕴蕴又来受气了,他得替她撑着。

  谢茂环视了一周情形,依照谢怡蕴给的一点信息判断形势,挤出一个笑脸赔笑道:“亲家,我们家孩子做错了事,谢家绝不姑息,我们坐下来慢慢谈,慢慢谈。”

  南阳王妃起先还觉得谢怡蕴的提议过分,见了谢怡岚在男人面前的样子,她觉得谢怡蕴的提议简直温和了,就是把谢怡岚丢进乱·葬岗自生自灭也不够解气,有她在一天,家里的男人根就坏一天,阴阳怪气道:“你们家这个小庶女可真是厉害,挺着个大肚子进我家,挺着个大肚子害死主母的孩子,还挺着个大肚子等妹妹和爹爹捞她,她真以为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亲家息怒,事情原委可都调查清楚了?是否真是我岚儿做的糊涂事?”谢茂也没想到自己眼中一向乖巧的女儿,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面目可憎的样子,在谢府,即便谢宋氏和周姨娘再不对付,也没有动过对方孩子的心思。

  “我要她从哪儿回哪儿去!”南阳王妃厉声道。

  “这……”谢茂面露难色,谢怡岚一旦回去了,就是向众人宣称她德行有缺,人精似的京城妇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猫腻,“王妃,请你三思。”

  “谢大人,您在宫中教太子,什么叫为人端正,什么叫在明明德,想必您很清楚吧?可面对自己的女儿就换了另一幅脸面,您说太子会觉得崩塌吗?”南阳王妃很明白朝中之人的心态,特别是谢大人这种位置的,为了保命小心谨慎不说,必须得维持良好的名声和形象,这样才维持自己在文官团体中的威望。

  谢茂果然偃旗息鼓,朝堂倾轧尚且可以变一变,他这样一个帝师为女儿狡辩的话,是会被世人耻笑的。

  南阳王妃见谢茂不说话了,满意地笑了笑,然而还没有得意多久,又听见谢茂说:“我以一个父亲的名义请求您从轻发落。”

  再怎么说谢怡岚也是他的女儿,他不想女儿最后一条生路也没有了,这是他作为一个父亲的失责。

  “那就一命偿一命吧。”南阳王妃不带任何感情地说。

  她想明白了,留谢怡岚始终是个祸害,再加上她肚子里的孩子,更能够逞凶作恶了,到时候搅得南阳王府更没得安宁。

  谢茂不确定地道:“您是说岚儿……腹中的胎儿?”

  “拿谢怡岚偿也可以!”南阳王府冷酷道。

  梁衡一听这话就疯了,着急出声:“母亲,你怎么也变成了那些血腥的妇人,要拿命偿,何况岚儿腹中的孩子还不是你的孙儿,你怎么这么狠心。”

  “你怀里抱着的才是那个真正血腥的妇人。”南阳王妃恨铁不成钢地道,“你怀里抱着的柔弱女子把你正经的孩子害没了,你还包庇她!”

  梁衡正想反驳,“反正唐则安也不想给我生孩子”,坐在一旁喘着粗气的唐则安说话了,声量弱弱的,“母亲,我做了一回母亲才知道失去孩子的滋味,谢姨娘她肚子里的孩子大了,过不了几个月便生产了,我不想给我早逝的孩儿再添罪孽。”

举报

作者感言

周知知啊

周知知啊

这一章梁衡说“大不了再生一个”和南阳王妃指着谢怡岚说“狐狸精”,写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强烈的不适感,梁衡那句话对女性很不尊重,南阳王妃那句话也是对女性的一种伤害,因为从始至终她都没觉得自己的儿子有毛病,而怪罪到和她同一性别的女性身上,想了想,最后我还是写了出来,虽然是很不起眼的一笔,但觉得还是有写下来的必要,大家不要被误导了,两种言论都是令人不舒服的话。

2019-05-29 22: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