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蕴蕴,是独享,是独享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01 2019.05.14 22:29

  柳溪见全珣脸色变了,他们私下里怎么讲都行,可不能再二房面前失了面子,遂把眉目一转,兴致颇深地望向了在谢怡蕴身后跟来的崔翠:“我说妹妹,你到底是哪房的人呢,家里男主子要走了,你还有闲情逸致去看我们的二夫人,你的体面是二夫人给你挣的吗?”

  崔翠登时一个哆嗦,神色中流露出害怕的表情:“大夫人,我只是刚好碰到了二夫人。”

  “鬼扯!”崔翠为何要去二房,柳溪一清二楚,还不是为了她那个讨人嫌的孩子,装模作样道,“你我都是当母亲的人,哪能不懂你的心情呢,只是大公子都要走了,你还惦记着自己的那点私情,伤不伤大公子的心啊?”

  柳溪话轻飘飘的,可句句都要让那个本就斗不过她的女子认输服软,何必呢,在弱者身上找存在感,崔翠被欺负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关键是,那男子也不觉得伤心啊。

  全珣从骏马上看下来,眼神直接掠过了崔翠,看向了自己的妻子:“你在家里有事便传信给我。”

  崔翠的送与不送,在意与不在意,他根本就不在乎。

  这般冷情被赤果果地暴露在人前,显得那位无辜的女子更低贱,事实上,崔翠不知所措得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全琮可真是对他大哥了若指掌,柳溪笑笑,对崔翠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你真想到二房去?”

  崔翠一愣,反应过来后提起步子,准备往柳溪身边走去。

  谢怡蕴看了看,又是不忍,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女子往阎王大道上走去,路边全是恶鬼,路的尽头则更是深渊,挑了挑眉,对柳溪说道:“嫂子,您这么说不恰当吧?崔姨娘确实是我二房的人。”

  柳溪听了,发出一声痴狂的笑:“我的好弟媳,你在说笑话吗?崔翠可是侯爷钦点给你大哥的。”

  “全琮,我要她。”谢怡蕴没管她,只扭头,出神地望着全琮,像一个讨糖吃的孩童。

  全琮蹙着眉心,心道难熬,明明她有能力杀出一条大道,却突然不想杀了,想找个轻便的法子达成目的,那样子,望着他,他还有几条命走出情障:“这个人,我们要了。”全琮义正言辞道。

  这是二房第一次向大房要人。

  崔翠的立场已经显得不再重要。

  她摆摆手,着急地说:“二夫人,二公子,我愿意伺候大夫人和大公子的。”

  “有你说话的地方吗?”柳溪一个眼神扫过去,冷得像落入冰窖一样,再抬眼望着谢怡蕴,目光仿佛可以射出冰渣,“弟媳,你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呢?非要在兄友弟恭的日子,装出一副兄弟阋于墙?”

  “我喜欢。”谢怡蕴无所谓地讲。

  “那就给你吧。”跨在马背上的那个男人,以更无所谓的态度敲定和他有过一夜温存的女子的命运。

  该寒心的人没寒心,站在岸上看不会游泳的人挣扎,反倒发出一声尖叫,柳溪夸张着面容,气急败坏地看向整颗心眼都偏向她的男子:“你说什么?我是她的主母,我要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

  全珣却罕见地避开了她的目光,直挺挺地看向了全琮:“这个府里,你想怎么就怎么,但只一条,确保你嫂嫂和侄儿无恙。”

  “我蕴蕴和你爱妻吵架,我肯定帮着我的蕴蕴。”全琮想也不想地回。

  “全琮,她是你的嫂嫂。”全珣放缓了声音,一字一句,警示性地看着他。

  全琮无畏地迎上了他的目光,嘲讽地笑笑:“你是在用崔翠换你妻子的安稳吗?”

  他大哥倒不是劣根性,而是一颗心扑在柳溪身上,太满了,就容易亏损自己和别人。

  因为柳溪根本就不领情:“全珣,我要她。”她的指尖,指向了瑟缩的崔翠。

  谢怡蕴不管是出于何种心态,只要是和她作对,她就一定要赢。

  全珣不明白她的心理,但她开口了,就必须办到,转头对全琮说:“崔翠是我大房的人,你要是有男女需求,我替你找。”

  全琮真是被倒打一耙,可怜一个无辜的女子,还要牵连进去他的忠诚和清白,全珣明里暗里都在讲,你要女人,没问题,我替你处理好。全琮忐忑地望了一眼谢怡蕴,见她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舒了一口气,心刚放下去,又腾地一下升起来,听到谢怡蕴讲:“大公子,我没有和别人分享男人的习惯。”

  众人听了这句话,俱是不自然地张望了过来,而说出了这句话的主人脸不红心不跳,像是说的一句正常话一样,连全珣也被噎了噎:“身为女子,该说出这样的话吗!”

  望向全琮的时候却多了几分艳羡,他找了一个会把他放在心上的妻子。

  而全琮根本就没看他,凑到谢怡蕴面前,像幼时背好了经文,等待私塾老师夸奖一样,一眼就能望到他的欣喜:“蕴蕴,是独享,是独享。”

  谢怡蕴没管他,直面对上全珣的目光:“大公子,崔姨娘是侯爷认定的,您要是想随心所欲我和全琮都无所谓,但侯爷很忌讳一点,不弄出人命和伤残人身,您认为您的妻子做得到吗?”

  全珣嗫嚅了嘴唇,等待谢怡蕴的后文,他毕竟是一个将领,纵容了妻子的行事,可不代表他看不见旁人的眼神,尤其是最近,父亲提起后宅的事,频频摇头,他不满的是什么,宣德侯府又有什么让他不满的,不是显而易见吗?

  “所以,我们是为了您的安稳,才要崔姨娘暂时栖息在我们小院。”

  “伶牙俐齿,黑的都能掰成白的,这双嘴不去当谈判的使者,真是可惜了。”

  “大公子,这个理由你不能信服没关系,我是为了全琮。”她勾勾嘴唇,看起来没怎么走心,“崔翠落难我是一定会施以援手的,届时您不在府上,怪罪在全琮头上,兄弟反目,宣德侯该有多伤心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