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主母恩点她,是她的福分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35 2019.05.03 20:14

  唐则安想着,既然赵妈妈都说了要表现出一个主母的样子,在外人面前不能失了仪态,不能像以前在家里那样扭着母亲撒娇,要学会做一个成熟的大人,遂向席面上看了看,挑了样她喜欢吃的东西,放在了谢怡岚碗里,道:“妹妹,你现在怀的可是二爷的第一个孩子,府里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你得多吃点,补补营养。”

  这一夹东西不要紧,装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世家大族惯会这样粉饰,可那东西是螃蟹。

  寒凉之物不可多食,更何况是一个有身孕的人。

  此举一出,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这里,唐则安还恍然不觉,说道:“妹妹觉得不够吗?”说完,又向盘子里夹了一个。

  这下,无论唐则安做出什么示好的举动都无济于事了,大庭广众下,她摆明了要滑掉谢怡岚肚子里的孩子。

  众人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唐则安究竟是被惯到了什么程度,这么多双眼睛下,要杀了她丈夫的头生子!

  就算拿到衙门,到律法面前,无论如何说不清!

  “姐姐,你恨我就恨我,何必向我肚子里的孩子下手!”谢怡岚抓到把柄,更有理由撒疯了。

  唐则安现在还懵懵的,圆圆的眸子瞪得老大,求证似的往赵妈妈那儿望去,赵妈妈恨铁不成钢地咬了咬牙,对谢怡岚道:“你手下不是有个爱吃螃蟹的小丫头吗,前几日还联络门房去外面买了,主母恩点她,是她的福分!”

  赵妈妈也知道,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退的,不然刚才作出的样子全都化作了猫咪披老虎皮,尽是笑话。

  谢怡岚扭扭头,唤上来贴身丫鬟桃红:“快,还不快谢谢主母的隆恩。”

  桃红跪在地上,毕恭毕敬地接过来盘子:“奴婢多谢主母垂怜。”

  “下去吧。”唐则安也觉得没趣儿得很,白白惹些恶心。

  谢怡岚却不依,现在她正占上风,哪舍得好不容易抓住的先机离去,虚情假意地扶起桃红,拿起一个螃蟹,开壳,绞出蟹肉递到桃红嘴边,用不大不小,但正好女眷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声音道:“红儿,主母体恤我们在府里孤苦无依,什么东西都紧着我们,绫罗绸缎,金玉首饰,吃食干果,什么时候缺过我们,短过我们,我们要敬重她,感谢她,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妾室就瞧不起我,连带着你也添了福气。”

  谢怡岚说着说着,就滴下了几滴泪。

  方才她说的内容,虽然处处夸着唐则安,但在这个意境下,谁会认为她是一个真正的好主母,指不定在背后苛刻这儿,苛刻那儿的。

  “谢姨娘您可真是好口才,我这个老人不要脸地问你一下,入门这么久了,主母干预过你院中的事没有?”赵妈妈简直怒不可遏,病都要气出来了,更加心疼自家姑娘,天天被这绵里藏针的毒妇设计,哪里能够安生日子。

  谢怡岚却不置可否,毫不在意地说:“那是家里的夫君怜爱。”

  言下之意就是唐则安不受宠了。

  “你!”赵妈妈今天就是被撵出王府也要替自己从小照看大的姑娘出口气,扬起手准备打谢怡岚,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只手制止住了。

  梁衡一双醉醺醺的眼见到这一幕简直怒火中烧,转身朝唐则安发火道:“你看看,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奴仆!有这样对主子大吼大叫的吗,还要大打出手!”

  “没事儿,衡郎,你别怪姐姐,都是我做得不好。”谢怡岚身子像软了一样靠在梁衡身上,柔声安抚他,转眼就朝着地上干呕了两声,吓得梁衡急急问道,“这是怎么了?”

  谢怡岚状似无辜地拍拍胸口:“就是闻着螃蟹的味道有点犯呕。”

  “什么!谁给你吃螃蟹了?”梁衡往桌上一扫,就看见谢怡岚面前盘子里的螃蟹,只要用脑袋一想就知道是谁干的了,“唐则安,你不愿意给我生孩子就算了,何必让岚儿的孩子滑掉!”

  “我没有!”唐则安不屈地反驳。

  “还没有!人证物证俱在,你还狡辩!”梁衡怒火中烧。

  “不是你想的那样!”唐则安急急辩驳。

  “你奶妈手都抬起来了!”梁衡一面护住谢怡岚,一面直面唐则安,所不同的是,前者被小鸟依人地扯在背后,后者明明白白地从梁衡的眼中看见了厌恶。

  但说厌恶,谁不是呢,唐则安还怨恨梁衡肮脏的身子弄脏了她的,索性不管不顾起来,望着梁衡笑道:“夫君,我就是要滑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怎么样?王妃娘娘也是不会说什么的吧,家里嫡妻还未身孕,小妾迫不及待就要生儿子了,成什么体统!”

  “唐则安!”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暗示婚前他们已经有苟且了。

  “啪”地一声,梁衡的大掌打在了唐则安嘴上。

  赵妈妈正经地睁大了眼,不可遏制地说出:“二爷,你怎么可以对夫人动手!”唐则安却越笑越厉害,眼泪都笑出来了,仿佛突然一下子开智了一般,对梁衡说:“梁衡,你不就是想要儿子吗,谢姨娘身边那个贴身小婢姿色不错,我做主给你纳了,让她们主仆俩给你开枝散叶,至于我的——你永远得不到!”

  唐则安笑得很张狂,颠三倒四的,腰肢乱颤,这一生,她的父兄没舍得打她,却被自己的丈夫打了,何其可笑哟!

  赵妈妈准备伸手去扶唐则安,却被一把推开了,她活泼又残忍地笑着,桌上的菜碟小食“唰唰”地往梁衡身上招呼,惹来一声不可理喻的“泼妇”,然而唐则安根本不在乎,夫妻情义在此刻断了最好。

  桌上的菜都被丢完了后,她慢腾腾掏出手绢,摊在手掌上展开,犹如幼时参观母亲的珠宝盒,挑出最喜爱的珠宝一样,挑了一只螃蟹放上去,再牵起手绢的四角,缓缓合上,一字一顿,略带轻蔑地说:“夫君,我很是喜欢吃这些螃蟹呢!”

  “唐则安你无法无天了!”梁衡灌了几斤的酒都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