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亲不亲,友不友,情不情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60 2019.05.27 22:31

  螃蟹本就是寒凉之物,吃了对孕妇不好,不是正好能佐证全家二夫人图谋不轨吗!

  南阳王妃急急打断她,对谢怡蕴说道:“如今我家儿媳都说了,东西是你送来的,你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谢怡蕴什么也没说,只一双眸子冷冷地盯着南阳王妃:“叫大夫!”

  唐则安见了,向赵妈妈使了个眼色:“府里替我调养的秦大夫还没走,妈妈快去把他请来,给这位小姑娘瞧瞧。”

  谢怡蕴走过去,用手帕将蕊珠儿的额头包住,略带埋怨道:“你逞什么能,她们要是真要我的命,你在前面挡着,我就真的能安然无恙?”

  蕊珠儿瘪瘪嘴,那样子和她哥哥如出一辙,见了让人生气:“小姐,我没逞能的,你只能好好活着。”

  谢怡蕴按捺下心酸,嘴角拉紧了几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生气了,南阳王妃在这冷漠的氛围里,不由自主抽了口凉气,唐则安见识过谢怡蕴的嘴上功夫,若要辩,没有人说得过她,梁衡的母亲是误打误撞碰上了她的弱处——能够用嘴巴赢的,绝不动手,因此忽视了武力抗衡学习。

  唐则安拉住南阳王妃的手,微微制止住她更进一步的情绪化举动,说道:“母亲,我怀孕了自己都不清楚,更何况王府外边的人?是我收到螃蟹后,让厨房的人煮了,吃了几口觉得不舒服,赵妈妈留了个心眼儿,让大夫来诊断,才知道有喜了。”

  “你这么说还全然不关她的干系了?”南阳王妃冷哼。

  “干系是有的。”唐则安微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们家的谢姨娘一边抓着爷儿的手,一边派人盯着我,见大夫从我院子里出去了,就上前打听,大夫也是个嘴门不严的,什么都说得干干净净,母亲,你说这事儿和宣德家的二夫人有没有关系?”

  唐则安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话里话外都在影射谢怡岚,南阳王妃虽然也不喜欢那个狐媚精,可大好的局面让她就此放弃又有点不甘心,问道:“全家二夫人平白无故送你什么螃蟹?”

  唐则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谢怡蕴归宁回谢家那日,她在宴桌上言之凿凿要和梁衡断绝情义,回来不久就发现了怀孕,而谢怡蕴竟然送来了她在宴桌上砸梁衡的螃蟹,她的孩子最终也掉了,世事多么讽刺。

  唐则安咽下心底的酸涩,道:“母亲,全家二夫人事先不知道我怀孕,是在谢家吃酒时,她见我爱吃酒酿螃蟹,特意送来了几只。”

  依照唐则安这个口风,她孩子滑掉的罪魁祸首只能怪在谢怡岚头上了。

  以为万事皆在掌握中,此时无端被利刃指着,谢怡岚感觉浑身一冷,她这个妹妹是什么好运气,之前分明是死对头的人,此刻竟然站在了一处,哭嗒嗒地道:“母亲,我怎么会害了衡郎的骨肉呢,我和姐姐同时为梁家开枝散叶,我高兴都还来不及。”

  谢怡蕴嗤笑一声,唐则安都比她可爱,知道送过去的那一箩筐螃蟹代表了什么寓意:为自己做主的女子总是能赢得别人的尊重,虽然事与愿违,有时候命运会给你开玩笑。

  谢怡岚现在作天作地,一副假惺惺的样子,看了就令人生厌,南阳王妃更是在气头上:“无论如何,则安肚子里的孩子都是吃了你送来的糕点没的,人赃俱在,你休想狡辩!”

  谢怡岚柔柔弱弱地转向谢怡蕴,还准备使小时候使过的把戏,以为还像以前一样,拿出“谢家女儿”几个字就可以让谢怡蕴替她擦屁股,装模作样道:“妹妹,那东西是你给我的,从小你想的东西就比我深,比我多,也许你从什么蛛丝马迹发现了南阳王府什么秘密也不一定,我哪里是你的对手。”

  “你们南阳王府有什么是值得我要费尽心思得到的呢?你肚子里的孩子?唐则安肚子里的?还是梁衡?”谢怡蕴发出一声嘲讽,真当她天天无事闲得慌,把南阳王府的事当做自己的,而且这些人里,除了唐则安耐看一点,其他没有一个好模样。

  谢怡岚听了谢怡蕴这语气,暗自咬牙切齿,面上却表现出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意有所指:“妹妹,我这边有婆子作证。”

  “我那边还有桂妈妈作证呢!”谢怡蕴微微讽刺地勾起唇。

  桂妈妈在她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等事,她没找她算账就好了,还被谢怡岚拿出来挡刀,暗示说到这里就可以了,好好把她从困境中捞出去。

  谢怡蕴还真是心服口服了,转身对南阳王妃说:“王妃娘娘,您在这个府邸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肮脏事必定瞒不过您的眼睛,还望您抛却私心,该怎么查就查,不要连累到无辜人身上。”

  “都说一个家里出来的同声同气,你们谢家两个姑娘倒让我见识了什么是亲不亲,友不友,情不情。”

  “无妨。”谢怡蕴无所谓地扯扯嘴角,“犯错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错了,只会犯更多的错,倒不如就此止住,挽救今后的无辜人。”

  南阳王妃倒是鲜少听到这么新鲜的理论,挑了挑眉,颇有些威胁的意味:“我南阳王府本就会彻查清楚,你放心大胆地置你姐姐于死地,那也不能怪我南阳王府法纪严明。”

  “您不也想置她于死地吗?”谢怡蕴反问。

  南阳王妃已经很少看到这么不识抬举的贵女了,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说了出来,只能证明说出这句话的人上不得台面:“你的一面之词,如何叫人信服,不过是给自己挣个伶牙俐齿的名声。”

  谢怡蕴不加反驳,反而平静道:“名声挣不挣都无所谓,关键是要还人信任。”

  听了这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众人一时发了懵。

  “你这句话什么意思?”南阳王妃问道。

  “你们家的少夫人尚在静养中都跋涉过来为我解围,还我清白,我不能对不起这份情谊。”

  最后倒用他们家的则安来为自己开脱了,南阳王妃讽刺地笑笑:“所以你便能不顾你的姐姐,你的骨肉亲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