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章 梁衡,你真的是无药可救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53 2019.05.31 16:25

  南阳王妃心里苦涩翻腾,想到自己儿媳被这般对待,更是心疼得找不到北:“母亲都听你的,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和某些人不一样,你大人大量,可是做错了事情必须受到惩罚。”

  唐则安对这些事不太在意,自然会有些发落谢怡岚,用不着她出手,淡淡地说:“母亲,我想去我陪嫁的庄子上静养一两个月。”

  现在唐则安说什么,南阳王妃都依,心里更是恨透了谢怡岚:“好孩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听到这句话,唐则安的目光瞬时被点亮了一样,起先枯萎无神的眼睛现在闪闪发光,她道:“母亲,我想回唐家去,我想和离。”

  此语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南阳王妃首先慌了:“好孩子,你放心,母亲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一定会让谢怡岚那狐媚子剥筋断骨。”

  谢怡岚也以为这只是唐则安的策略,以退求进,以悲惨换取更多同情的忍让,直到梁衡率先发现了唐则安眼神里的一点点心灰意冷,虽然只有极其微末的一点,但也刺痛了梁衡的眼睛,因为他发现唐则安是真的一点也不在意,不在意他和谁生孩子,不在意他身边的女人是谁,甚至,他在她眼里可能就是个笑话。

  梁衡无法容忍这种轻慢,以更加不讲情理的口吻警示她:“唐则安,你嫁进了南阳王府,生是南阳王府的人,死是南阳王府的鬼,你想离开南阳王府,做梦!”

  “梁衡,你真的是无药可救!”出嫁前,她哥哥就警示过唐大人,梁衡烂泥扶不上墙,不要因为欠了恩情,葬送了她一身的幸福,当时,父亲在晦暗的灯光下长叹了一口气,带着一点虚无缥缈的期待讲,“少年郎嘛,都是会长大的。”而现在,唐则安已经等不到他长大了。

  南阳王妃此刻也是察觉到了唐则安语气里的认真,不由得慌了:“则安,你别胡思乱想,哪有这么严重,母亲替你把后院的事情料理干净便是,你的当务之急是好好调养身子。”

  唐则安慢慢拂开她的手,一字一句道:“母亲,我心凉了。”

  “小孩子家家,你经历过什么事,你见过什么大风大浪?则安,你的一辈子还很长,还会有一个谢姨娘,两个谢姨娘,你若现在就放弃,就逃离,便是目前看错了你,我的看重都被狗吃了。”南阳王妃越说越狠心,则安这孩子她是真心喜欢的,可这孩子看上去外强中干,遇事就退缩。

  “母亲,你和她费口舌干什么,南阳王府还能任由一个女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梁衡丝毫不觉得自己过了,天经地义地讲。

  这时,全琮俯下头,对谢怡蕴讲:“蕴蕴,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谢怡蕴点点头,没有察觉到自己眼波里有微不可查的悸动流过,只是觉得好笑,全琮见着什么事儿,都想着他要怎么规避,才能给她最大的感动。

  “母亲,我意已决!”本来还有婉转的余地,被梁衡这么一说,就更加坚定了想法,在梁衡打算说出下一句的时候,一反常态,以一种冷峻的口吻说,“梁衡,你不让我走,我就让谢怡岚肚子里的孩子滑掉,一命还一命,我年轻,她也年轻,滋补回来有可以给你生。”

  “毒妇!”梁衡指着她,怒火快喷出双眼。

  他身边的谢怡岚,真真切切残害了别人孩子的人,此刻畏畏缩缩地捂着肚子,十分无助。

  谢怡蕴觉得自己太天真了,她来捞谢怡岚,其实就是助纣为虐,哪怕她们是一个父亲所生的亲姐妹,转头对谢茂说:“父亲,你不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谢茂陡然听到谢怡蕴的话,张着嘴巴,瞠目结舌,他能说什么,要杀要剐都随梁家了,念在她是他女儿的份儿,只希望她少受一点苦,因为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悔过的意思,这让他想到了谢怡蕴归宁时,大张旗鼓从南阳王府回来,丝毫没考虑到朝堂中,南阳王爷处处和他作对,只是心里仍是痛,仍是遗憾,他大抵是做错了什么,才养出了这么一个孩子。

  谢怡蕴见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谢大人的话,遂转头,对南阳王妃说:“娘娘,此事错在我姐姐,我们也不好再提什么要求,只一件,唐则安想怎么发冷就怎么发落,我们绝无怨言。”

  “妹妹!你这不是把我的命捏在主……主母手里吗?”

  “你不是自己把命交过去的吗?”谢怡蕴冷冷看过去。

  谢怡岚在外人面前最会装,明明有愠怒却不敢表现,只得做出一副委委屈屈的泫然泪下样。

  唐则安吃惊地看过来,看向那个明艳动人的女子,以及她身边隐隐有替她阻挡风吹雨打架势的全琮,头一次出现了疑惑,因为她在全琮的脸上看见了“蕴蕴说的都对”,那种百分百的信任,而谢怡蕴却不怎么当一回事儿,仿佛已经习惯了,成为了一种默契,略微压了压心底的苦涩,道:“你是在大义灭亲?”

  “人命可贵。”谢怡蕴淡淡道,亲情会阻挠一个人的判断,从而酿成祸端,但她也没办法撇去法不波及无辜的现代理念,道,“我姐姐肚子里的胎儿也是无辜的。”

  “我明白了。”有时候她会觉得好笑,谢怡蕴这么聪明的人,也不是事事分得青红皂白,提出任她决断是在弥补她,可同时又不想无端牵涉进不必要的生命,矛盾,别扭,“你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后宅处理这些事情是可以不问理由的。”

  官差和衙门也管不到这里。

  所以唐则安完全可以不顾她为胎儿求情的理由。

  谢怡蕴摇摇头:“你不会的。”

  唐则安笑,谢怡蕴敏锐地抓住了自己生长的一个特点,从小受父兄以及全家人的喜爱,成长过程中鲜少受到抑制,以致不会走向极端,而且也极会在深渊之前止损,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对南阳王妃说:“母亲,等谢姨娘把孩子生出来了,就放到老家的别院静养,我想回家住一阵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